[個]治癒不能之精神分裂症 
個人誌【新刊】
參加場次:CWT22台北場 8/8-9
展出刊物:[合誌]治癒不能系列(上)
社團名稱:目錄中成人條例
合誌作者:怪盜紅斗篷
合誌篇名:精神分裂症


612開放預購!!!!

文案:

喜歡你,喜歡到想佔有你。
但你是我哥哥,我們是有血緣關係的兄弟。
第一章
  王宥平坐在醫院樓下傳說中的百年老樹乘涼,除去百年老榕樹名號不說,這裡不妨是個乘涼的好地方。周遭許多的行人受到老榕樹樹蔭的誘惑,紛紛過來乘涼。陽光穿過樹葉,落在樹下蒼白人面上,他搧搧風散散熱。
  思考著,都這個時間了,他等的人怎麼還不出來?
  「你在等人嗎?」一名大學生靠了過來,向他詢問。手裡拿著一疊問卷,顯然地是醫院附屬大學的學生,要為報告而作問卷。
  他想,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因此填了那份問券。
  一些有趣的問題。
  一年之中,你大約會看幾次醫生?零到五次、六到十次││
  最後一題讓他想了好一會。填了其他這個的選項。
  負責人在一旁補充說明:「如果可以的話,可以寫一下大約次數嗎?」
  「咦?還要寫大約次數?需要這麼詳細嗎?」他有些困擾。
  「麻煩你了。」對方不好意思地笑說。
  對方都這麼說了,他也不好再埋怨什麼。寫下大約次數。
  「嗯││」對方發出疑惑的低呢,「那個,不好意思,請問這個次數是真的嗎?」語氣和善地詢問他。
  「嗯。」他篤定點頭,「是真的。」
  「可以請問你是得了什麼大病嗎?」對方十分好奇,看外表明明好好的一個人怎麼會填出這麼驚人的數字。
  「我沒病啊。」他回答。理所當然的否認。
  「咦?」對方一愣,又問,「所以你是亂填數字嗎?」
  「我才沒亂填。是認真的。」他皺眉,再認真不過的反駁。
  「但這三百六十五天都看醫生的次數││」對方對數字充滿質疑。
  「是真的!」他是真的一年看醫生三百六十五次,天天都看醫生。
  「好的,謝謝,你的配合。」對方認命地收回問卷,看來這份問卷注定成為無效問卷了。
  「不客氣。」他微笑,起身,「剛好我哥到了。再見。」與對方道別。
  「再見。」對方看他興沖沖地離去。走向一名白袍醫生,與之開心地對話著。
  謎題解開,如果醫生是家人的話,一年看醫生三百六十五次的次數,好像不無可能。對方自我反省,決定把最後一個曖昧不明的問題刪去。
  身穿白袍的王育平,對他的弟弟微笑,摸摸他的頭,曬過太陽格外柔軟的髮絲,令人愛不釋手。對他笑說,「怎麼不到醫院裡等我?裡面有空調,比較涼快。」
  「不要,我討厭醫院的味道。」王宥平撇嘴,翻白眼,「我還寧願曬太陽。」
  王育平低頭埋在弟弟頭上,深吸口氣,「你的頭髮有曬過的味道,還很燙,你出來多久了?」
  「兩、三個小時吧。」王宥平估算,從家裡出門到醫院等他出來的大約時間。
  「這麼久。」王育平驚呼,「太陽這麼大,你不怕中暑?像上次一樣貧血中暑,還讓路人叫救護車救你?」
  「那是意外啦!」王宥平忿忿不平,「不要說得我好像很弱。」
  「你是不強,沒錯。」王育平笑說。摸亂弟弟的頭髮,攬著他的肩,往停車場走,「你有想好中午要吃什麼嗎?」
  「沒想法、隨便。」王宥平聳肩,很隨意。
  「牛肉麵?排骨飯?還是要吃簡餐?」王育平詢問,提出一些想法。
  「不要簡餐。排骨飯不錯,牛肉麵也很好。」王宥平回答。讓王育平解開車子的防盜鎖,開門上車。瞬間安靜。
  「那就排骨飯吧。我今天比較想吃飯。」王育平說著,脫下白袍,丟進後車座,進入車內。發現弟弟的不對勁。摸摸他的臉,被太陽曬得發燙,但依舊是正常體溫,詢問,「怎麼了?」
  「沒什麼。」王宥平勉強擠出微笑,試探性地詢問,「你今天是不是有載劉姊?」劉姊,劉麗芬,王育平的女友,認識五、六年,正式交往一年半。
  「她有個採訪在國外,所以早上就載她到機場一趟。怎麼了?」王育平反問。
  「沒有啊。只是聞到劉姊的香水味,隨意猜猜罷了。」
  「你啊,是靈犬萊西嗎?鼻子這麼靈。」王育平空出手捏捏弟弟的鼻子。
  「喂喂喂,很痛耶!」王宥平被捏得哀哀叫。
  「最好很痛,我又沒出力。」王育平白他一眼,收回手專心開車。
  王宥平悶悶地說,「你不疼我了。」不禁鼻酸。
  「怎麼會?這世界上我最疼的,就是我弟弟。」王育平說著。不知道是第幾次的宣示,順口得像是問你今天中午想吃什麼一樣流利。
  縱使知道是花言巧語,王宥平還是勾起開心的微笑,詢問,「比對劉姊還疼?」
  「當然囉。她怎麼能跟我弟弟比。」王育平又摸亂他的頭。
  王宥平擺手,開玩笑地說,「唉,所以說男人的話都不能信。只會甜言蜜語、口腹蜜劍。」
  「唉呦,怎麼這麼說,你自己還不是男人。」王育平反駁。
  如果可以,還真不想當男人。
  便當店前大排長龍,王宥平心不在焉地打算加入排隊的行列。但哥哥拉他到一旁的空桌說,「你在這裡佔位子,我去排隊就好。」
  因為哥哥是這麼體貼、這麼為他著想,所以他才會這麼這麼喜歡他。
  王宥平靜靜等待,望著哥哥排隊的身影,偶爾與他眼神對上,互相微笑。
  哥哥笑起來有可愛的梨窩,外表比年紀年輕許多,說是自己的同學都不會有人懷疑。說劉姊是哥哥的姑姑,也不會有人懷疑。啊,他好壞心。
  「在想什麼?笑得這麼開心。」王育平端著餐盤過來,詢問他。
  「沒什麼。」王宥平回話。又說,「動作好快,我還以為得等很久。」
  「畢竟是專業的便當店,手腳當然快。」王育平笑說,放下餐盤,「我挑了一些菜,你看喜不喜歡,不喜歡再交換。」
  王宥平看了一眼,都是自己喜歡的菜。很欣慰,「不愧是哥哥,都挑我喜歡的菜。」哥哥盤裡與自己完全不同的菜色,也都是他喜歡的菜,「你盤裡的,我也喜歡。」
  「分你吃可以,但別把菜都吃光啊。」王育平寵溺的微笑。
  哥哥對他的寵溺,是他的毒藥。讓他上癮,讓他渴望,讓他痛苦不已。卻不能求饒。
  「哥對我最好了。」王宥平一笑,提起筷子,吃下一口白飯,直接吞下。連同他突來的悲傷一起吞下。
  「怎麼沒有咬就吞了?這樣對腸胃不好。」
  「我太餓了。」
  「那也不能吞飯啊。」王育平責備著。
  「嗯,知道了。」點點頭,再吃一口,細嚼慢嚥。
  「待會要去哪裡,我載你過去?」王育平詢問。
  「我跟小童約好去圖書館做報告。」王宥平回答。
  「小童?誰啊?」王育平疑惑,沒這個人的印象。似乎不曾聽他提過。
  「是童定修,這學期英文閱讀跟我同組。」
  王育平沉吟一會,「你把他的姓名電話留給我。」
  「咦?不用吧,我們只是要去圖書館做報告。」王宥平有些抗拒。
  「沒關係,你留給我就是。」王育平從口袋裡掏出手機,像弟弟伸手,「手機裡面有他的電話吧,拿來。」
  只是要去圖書館做報告,為什麼這麼堅持留下對方的電話號碼。王宥平無奈拿出手機,交給哥哥。任他找尋小童,輸入他的號碼。
  「好,如果我找不到你,我會打這隻電話。」王育平總算安心,將手機還他。
  「哥,你太保護過度了。」王宥平嘆息。繼續吃飯。
  「我是擔心你。」收起手機,繼續吃飯。
  飯後,王育平送宥平到圖書館前,臨別前提醒他,「我今天六點下班,要不要過來接你?」
  「不用了啦,我們大概四、五點就會結束。我自己坐公車回家。」王宥平與哥哥揮手道別,看他的車揚長而去。
  幸福又失落的瞬間。
  「嘿!」童定修拍上他的肩膀,「太慢了吧,我在外面等好久喔。」
  「嗯,我剛跟我哥在吃飯。」王宥平解釋。
  「是喔,你還真黏你哥。連吃飯都要人陪。」童定修嘲笑。
  「對啊,我超黏我哥的,我有嚴重的戀兄情節。」王宥平裂嘴一笑,打趣地說。但不算說謊,他確實有很嚴重的戀兄情節。
  「哈,是喔,真巧,我也有很嚴重的戀胸情節。靠,圖書館有個女的,我目測她罩杯有E。」童定修十分興奮。
  此胸非彼兄。白他一眼,只覺他有點無恥。但王宥平知道正常男生都是會看女生胸部。是自己異類,是他自己不喜歡女生。
  「我特地把書放在那女生的旁邊,你待會就可以看到她。她是真的很大。」
  王宥平苦笑,無奈地說,「你這人怎麼這麼膚淺啊。」
  「男兒本色啊。」童定修嘿嘿笑。
  一整個下午耗費在圖書館,報告比想像中難做,童定修說的那女生的胸部真的很大。童定修討論報告整個很不專心,頻頻分心偷瞄那女生。搞得對方不自在地速速離開。王宥平受不了地白他一眼,報告進度嚴重落後。
  「真是受不了你,乾脆分工吧。我做一半、你做一半,各自找資料,最後整合,大家各做各的比較快。」王宥平擺手,決定散會,「你要走可以走了,不管是要追上去跟那女生要電話,還是怎樣都行,不要來打擾我。」
  「哇,你這麼絕情啊,那我先走一步。有事再連絡。」童定修抓了包包、外套,眼睛盯著門口,完全沒看王宥平一眼,匆匆追上大波美女的腳步。
  整個很誇張。有沒有這麼饑渴。王宥平不禁有些傻眼。
  算了,這樣也好,耳根子清靜許多,沒人在旁邊吵,做起事來比較快。王宥平快速整理報告重點,決定找些資料來輔助。本來只是想找些資料來看,不知不覺間就拿了兩三本又兩三本積少成多,不知不覺天慢慢黑了。
  一直到手機震動響起,才發現已經五點半了。來電顯示是哥哥,拿著手機往外走,在人少處接起電話,「哥?」
  「你們那邊結束了嗎?」王育平詢問。
  「嗯,早就結束了,我留在圖書館查資料。」王宥平回答。心裡有些開心,「你怎麼知道我還在圖書館?」
  「我打電話回家問,媽說你還沒回來。那我就順便接你回去吧。」
  「好啊。你到再打電話給我。」結束通話,王宥平突然好心情,收拾東西、幫手邊資料做收尾,借了幾本真正能用到的書,然後在雜誌區邊看雜誌邊等哥的到來。載他回家,大約有三、四十分鐘的車程,他還能和哥多相處三、四十分鐘。
  大約看了三本雜誌,手機又響起,哥已經在外頭等待。開心地將雜誌一本本放回架上,興沖沖地走出圖書館。像停車場的黑色VOLVO轎車邁進。
  原本愉快的笑容,在看清車內時凝結。副駕駛座上多了一個人,可能是哥的同事之類,可能哥順道載她回家。眼看著他們彼此有說有笑。心裡一陣糾結。
  哥的身邊可以是劉姊、可以是其它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女人,但就是不可能是他、不會是他。那副駕駛座永遠不可能屬於他。
  因為他是他的哥哥,他們是有血緣關係的兄弟。
  王宥平敲敲車窗,哥才發現他。他指了指後車門,要他解鎖,讓他上車。
  「你好,我是你哥哥的同事,不好意思,我有點趕時間,只好請你哥哥順道載我一程。」對方解釋,是一位笑起來很甜的女性。
  「嗯,不會,順路嘛。」王宥平善解人意地微笑。
  王育平開車,行進與對方說笑,王宥平有些被冷落,但他早就習慣了。
  只不過換個對象,不是劉姊,是一個陌生的女人。
  其實這樣也好,免得被人發現他此刻鬱悶的情緒。
  手機響起,是童定修打來,大概是來道歉、或是炫耀。正好能讓他轉移注意,他現在非常非常需要這通電話。不疑有它,王宥平接起。
  「阿宥,跟你說,今天真是不好意思。」果然是來道歉。
  王宥平回答,「沒關係、不會啦。結果如何,有要到電話嗎?」
  「沒,那女生被我嚇傻了。哈哈哈。」對方爽朗的大笑。
  虧他還笑得出來,王宥平被他這麼一笑,忍不住也笑出來,「白癡喔你。順便跟你說,報告我快做完了,你可以不用做你那一部分了。」
  「哇,你手腳真快,好啦,為了補償你改天請你吃飯。」對方道歉。
  王宥平冷哼,「好阿,那你請我吃王品吧。」還要點最高級、最貴的餐。
  「王品喔?我都快吃膩了。還是我直接錢給你,你自己去吃。我家是他們的VIP有特別服務喔。報我爸的名字就好。」童定修說著,本人並沒有炫耀的意思,很平鋪直述地陳敘一件事實。
  「還是直接抱你爸的大腿好了。」王宥平反他一句,「你講話這麼招搖,小心被綁架。」這世界上有錢也不能胡亂炫耀。
  「安啦。我只說給你聽。」童定修呵呵笑說。
  「真是討人厭的同學。」王宥平嫌惡地說,但也笑著。
  「所以你要不去吃啦?」又問一次,他是真的打算那麼做。
  「你一點誠意都沒有,太倒胃口了,至少應該跟我一起去。不要王品那西堤好了。」王宥平說著。退而求其次,對他夠朋友了吧。
  「好啦,你自己選一天,我請你吃。」童定修很好講話。輕易答應。
  「那就報告當天晚上去吃,要讓你帶著罪惡感,跟我吃飯。」
  「用不著這樣吧。」對方乾笑。
  選定請客日子、時間,最後拉勒好一會,才結束通話。王宥平才發現前座熱烈的談話似乎結束很久。是他錯覺還是什麼,氣氛是不是有些尷尬。
  哥的同事指向前方,「到這裡就好,謝謝。」停車下車,像兩人揮手道別。
  直到那人遠去,王育平沒有任何動作。莫名其妙的沉默,王宥平開始不安。突然王育平開口,打破沉默,「你到前面來坐。」
  「喔。」王宥平應聲,開後車門,到前座坐好。門一關,重新啟動引擎。
  出發。停置時間沒有很久,王育平說話,「剛才通電話的是你同學?你們要去吃西堤?」
  「對,他要請客。」王宥平老實回答,「我幫他做作業,他要請我吃飯。」
  「幫別人做作業不好吧?」王育平有些責備。
  「我本來不打算幫他做,只是做我那份之後,就順便幫他的也做好了。」王宥平聳肩。作業很一股作氣地完成,只能說他今天情況特別好。
  王育平笑說,「奇怪,我那時候為什麼沒有你這種同學?」
  「你這麼厲害,哪還需要槍手。」王宥平反駁。
  「你也知道你哥很厲害啊。」王育平自豪地說。
  「當然。想當年你每次領獎學金,我都能海撈一筆。」現在是一到發薪日,還是海撈他一筆。(這弟弟有點夭壽。)
  「哎呀,原來我弟弟是吸血鬼,專吸哥哥的血。嗚嗚││」王育平假哭,但臉卻是笑著。
  如果現在不是在車子裡,他說不定會撲上哥哥,假裝要吸他的血。進而親近一番。
  對自己的親哥哥有親近的慾望,他真的是沒救了。王宥平自我厭惡著。
  「你們約什麼時候?」話題又回到原點。王育平對這話題意外地執著。
  「應該是下下禮拜三,如果沒意外的話。」王宥平回答。
  「咦,那天剛好麗芬回國,本來想順便約你一起去幫她洗塵。」王育平遺憾的語氣。
  「我去當什麼電燈泡啊?」王宥平無奈。
  「走啦,你想吃哪家餐廳,我都帶你去,王品也可以喔。」王育平利誘。
  「不用了,你剛才還說我是吸血鬼,專吸你的血。」王宥平哼說。
  「那我乖乖送上門,讓你吸血不好嗎?」王育平說這話時,笑意漸漸退去。
  感受到他微怒的情緒,王宥平安靜下來。他們之間偶爾會發生這種小衝突。
  「難道就不能改天嗎?」話題停了很久,王育平再度詢問。
  「我就非去不可嗎?」王宥平反問。
  雙方再度沉默,氣氛陷入緊張。
  「你是不是不喜歡劉姊?」所以才會不想幫她洗塵?王育平猜想。
  「沒有。我沒有不喜歡她。」就人品來說,他確實不討厭劉姊。他討厭的只有她是哥哥的女友這個身份而已。
  「那為什麼不幫她洗塵?」王育平追問。似乎有責備的成份。
  「我為什麼要幫她洗塵?」王宥平反問,有些上火,「你為什麼老是要我參與你和你女朋友之間的約會?難道不覺得打擾嗎?我都覺得我打擾到你們了。」
  「怎麼會打擾呢?我只是希望我們兄弟倆能有更多的相處時間。」王育平解釋,「我搬出來之後,你就很少來找我。通常都是我約你吃飯,你才肯出來。」
  「我不去你家是有原因的。」王宥平很是無奈。
  「你說說看。」王育平要他說。剛好停在家門樓下。正經八百地看著他。威脅著,「你不說,我就不開車門鎖。」
  王宥平不說話許久,「太晚回家,我會被爸媽罵。」
  「不然我打電話給他們,說你今天睡我家。」王育平聳肩,不是很在乎。
  「我沒有盥洗用具。」
  「回我家路上再買就好。」煞有其事說著。
  「我才不想睡你家沙發。」王宥平眼看對方還真想發車離開,他趕緊說。
  「沒有人要你睡沙發,我那張床好歹是雙人床,睡兩個人措措有餘。」
  「你那張雙人床是你跟劉姊在睡的,我才不好意思睡勒。」說完,很想咬斷自己舌頭,然後吞進去。他怎麼說出這種話來。王宥平自我厭惡著。
  「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把劉姊的東西整理整理就能睡了。」王育平理所當然地說著,沒有聽出那弦外之音。
  最令人傷心的是,王育平沒有否認他的說法,他是真的和劉姊睡在同一張雙人床。用力咬牙,忍住一股憤怒。王宥平伸手越過王育平,自行開了車門鎖。開了門,用力關上。
  王育平拉下車窗,對弟弟大聲責備,「王宥平,你幹嘛!」
  王宥平不回頭,直直走向家門口。在包包裡掏鑰匙,越急越找不到鑰匙。氣得他把包包翻轉,乾脆把所有東西都倒出來。他就不信這樣還會找不到鑰匙!
  「你發什麼脾氣!」王育平盛怒之下,開了車門,下車。
  王宥平蹲下撿起鑰匙,先開門,再撿地上的物品。完全不理身後的人。
  「王宥平!你把話說清楚!你到底發什麼脾氣!」王育平一把抓起弟弟的手臂,讓他站好面對他。又說一次,「你幹嘛?生什麼氣?」
  「沒有,我只是想回家。不行嗎?」很挑釁的回話。王宥平神色不耐。
  「你把話說清楚。你到底發什麼脾氣。」王育平問了三遍一樣的問題。心想,王宥平有本事再讓他問一次,他就直接把他帶走。
  「我就只是想回家,你到底讓不讓我回家?」王宥平用力甩了三次,甩不開哥哥抓著自己的手。
  王育平臉色難看,不發一語,抓著他,把地上的東西收一收,把他塞進車裡。
  「你幹嘛!」被塞進後座的王宥平,抓緊車門,就要開門。王育平站在車門前,用力一推,又把門關上。王宥平因為這樣差點拐到手。
  「你給我乖乖待著,你敢再出來,就饒不了你。」車門外,哥這麼警告他。
  說不害怕是騙人的。他很少看到氣成這樣的哥哥。王宥平乖乖坐著,不敢再動車門。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79-0e40931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