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治癒不能之尖端恐懼症 
個人誌【新刊】
參加場次:CWT22台北場 8/8-9
1.gif


展出刊物:[合誌]治癒不能系列(上)
社團名稱:目錄中成人條例
合誌作者:Sari‧夜漓
合誌篇名:尖端恐懼症



文案:
保科隆吾知道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高嶺孝弘都會在自己身邊,就像小時候一直牽著他的手直到最後--
第一章

保科隆吾,17歲,正值高中三年級考生,除了平時優異的成績外,沒有任何的缺點。但是每天上學卻是必定配備『手套』,以及臉上戴著『些微度數的眼鏡』,雖然會使視線模糊不清,但這就是最好的裝備。
上課時抄寫筆記,討厭原子筆、自動筆,凡是自己鉛筆盒裡的只有鉛筆,每支的鉛筆削磨成圓頭狀。
親手一筆一筆的抄寫筆記,滿滿的筆記本裡,全部是鉛筆所寫的重要筆記,而鉛筆的芯蕊,也已經用到最底的部分。
「孝弘,削筆了。」
沒錯!從不自己動手使用美工刀削筆,因為自己的好友「高嶺孝弘」則是負責削鉛筆得人物。
而高嶺孝弘也剛好的坐在隔壁,他接過鉛筆便一手拿出美工刀,仔細的琢磨著眼前的這一支鉛筆。
許久……
「小隆,這次鉛筆又被我削很圓。」
「謝謝你,孝弘。」
當隆吾拿回削圓的鉛筆,又再度的繼續埋頭在筆記本裡面,有時抬起頭看著黑板上的重要記錄。
這時抬起頭的瞬間,被窗外的鳥叫聲引起自己的注意,一眼過去看見即將掉落的葉子。
此刻裸露的樹枝尖端,直接照映在自己的眼瞳上,不知為何心臟開始起伏的跳動,噗通噗通的聲音,視線無法離開樹枝,直到下課鐘聲的瞬間——
「小隆、小隆!」
『砰』一大聲,跌到在地上,衣衫早已被冷汗弄濕,身子不斷的顫抖,伸手抓住了眼前的人,在他面前露出自己最脆弱的一面。
「孝弘,外面……外面……」
「外面有什麼嗎?」
「樹……樹枝……」
「原來是這樣,看我的!」高嶺孝弘迅速的動作,大膽的坐在窗邊,一個個折斷樹枝。
「大功告成,小隆已經沒有樹枝了。」
「我謝謝你,孝弘……」
這時自己就像是個小孩般一樣,得安撫著自己不穩定的情緒,這些得歸咎於一個很麻煩的病。
『尖端恐懼症』,是標準的心理疾病,凡是對於尖銳的物體,都會有恐懼感,除了在自己熟悉的生活環境下,對外界的無知,更是厭惡。

愉快的午餐時間,與許多的朋友們在一起聊天,免不了一些好奇的人……
「尖端恐懼症,那很嚴重嗎?」
「一般在遠處都可以接受,但是正對視線範圍內,我會感到害怕。」與其說害怕,實際上是無法正面的對到尖端物體,因為除了從心底竄起的恐懼,四肢變的無法動彈,視線更沒辦法離開物體。
「那假使筷子這樣呢?」
突然女同學好奇的把手中的筷子,正對著自己瞳孔前,雖然隔了眼鏡,但身體瞬間定住的無法動彈……
呼吸便開始斷斷續續,無法正常的呼吸,身體的難受,沒有人能解救自己。
突然一隻手伸了出來,用力撥掉筷子!
「臭八婆!你以為這樣很好玩嗎?」
「你罵什麼,不過是筷子而已。」
「妳!」 這下男人氣不過,但也不能出手傷害女孩,忍著怒火,便轉頭過去走到保科隆吾身邊,輕拍著背脊。
頓時,隆吾覺得身體放鬆的開始顫抖,嘴巴開始大口的喘氣,甚至眼前還殘餘著筷子的影像,眼眶也因心底的恐懼,不自覺的落淚。
「小隆,已經沒事……」
「呼……呼……我想要回家、回家……」
嘴巴大口的喘氣,雙手不聽使喚的發顫,甚至連淚水始終無法聽話,流個不停,而女同學也見狀隆吾的情況,才驚覺自己做的事情太過火。
「對不起,我、我真的不知道……」
「就是有你們這無知得群人,讓小隆的病情才會一直加重。」
「孝弘,我已經沒事了。」顫抖的手,緊抓著衝動的孝弘。
此時高嶺孝弘也開始耐心安撫著隆吾,直到身體顫抖停止,而隆吾受夠了一整天的心驚膽跳,隨時會被尖端的物體,嚇住的無法動彈。
隆吾手一伸一拉背包,迅速的就轉身離去。
「我要回去了。」
「小隆。等等我,小隆!」
孝弘連忙趕緊追著隆吾的身影,兩人一起的離開了學校。

光明正大蹺課的兩個人,在公車亭下,等待著回家的公車。
「小隆,既然都蹺課了,一起出去逛逛,我順便買個東西好不好。」
「我想直接回家。」回絕了孝弘,隆吾受夠天天提心吊膽的生活,從早一起來就是個夢厭,巴不得想每天待在家裡生活就好。
「孝弘,要去你自己一個人去。」
「喂、喂!你還打算這輩子窩在家裡?」
「我本來就不怎麼喜歡上學。」
現在隆吾一心只想好好回家睡個覺。
突然——
「孝弘,你在做什麼!這一班不是回家的車。」
「你上來就對了。」
這時孝弘硬是拉著隆吾上車,走入公車裡,而隆吾則氣的甩開孝弘的手。
「你到底在做什麼!」
「你就當作陪去買遊戲片,而我也會請你吃麥當勞。」
「你真是亂來。」
隆吾笑笑的伸手推了著己滑下的鏡框,更拿孝弘沒有辦法。
回想起自己與孝弘從小認識以來,做事總像個無頭蒼蠅一樣,連考試都有超乎人意料猜答案作題,結果竟然還可以及格過關。
這下被拉上公車後,也只能嘆口氣,認命的奉陪著孝弘。
「別嘆氣,都是朋友嘛!」
「是、是。」


熱鬧的大街上,眾多的人潮,讓隆吾開始有些緊張,或許太久沒有處在人來人往的人潮之中,身體感覺到緊張的不適。
此時,孝弘看出隆吾的不對勁。
「小隆,你還好吧!」
「我沒事,你不是要去買東西。」

許久,隆吾因為有著好友的陪伴下,自己逐漸適應起環境,不會緊張了,也比較放得開。
到了琳瑯滿目的電玩販售店,自己目不轉睛盯著牆壁的海報。
此時,孝弘的一聲大叫,拉回自己的注意。
「什麼!?沒有了。」
「不好意思,遊戲在早上就已經賣光了,而且先生你也沒有事先預定。」
「怎麼會這樣啊……怎麼會沒有呢……」孝弘搔著頭,百般的苦惱,再度的詢問著店員。
此時,隆吾也發現到周遭的目光怎麼好像集中在自己身上,轉頭發現孝弘卻賴著店員不放。
「孝弘,我們再去別家看看吧!」
此時,孝弘就像是孩子般,不停的鬧著店員,在隆吾的三催四請下,孝弘才打消念頭,奔波其它店家。

「可惡,這樣我又多花幾百元。」嘴裡咬著吸管,孝弘看著買來的遊戲片,翻著遊戲中的說明書,但是還是抱怨連連。
隆吾則是一旁靜靜的吃著薯條,一根接著一根,嘴巴從沒有停止過,這種含有豐富口感的美味食物,讓隆吾深深著迷不已。
當薯條見底的同時,嘴裡更是不滿足,隆吾便拿著錢包轉身,想多叫幾包薯條。
「小隆!」
「你幹嘛!」猛回頭一看,見到自己的好友竟然拿著背包,遮掩住自己的臉部。「孝弘,你到底在幹什麼?」
而在書包後面的孝弘,不停的對著隆吾打暗號,甚至張大口要讓隆吾讀他的唇語。
——主任,主任他在那邊!……
「啊?」
一時間,隆吾根本不知道孝弘想表達的事情,直到孝弘拎著書包,對著隆吾的耳邊,小聲的說著。
「你不知道嗎?最近主任都會在這邊抓蹺課的學生嗎!」
一翻白眼,隆吾對著孝弘說:「那是蹺課的你,才會知道!」
「別說了,閃人要緊。」說完,孝弘抓著隆吾離開。
但孝弘甚至臨走前還拿走未喝完的飲料,眼角持續觀望不遠處的學校主任,卻驚覺到主任的方向,並不是朝著窗外的一處兩人座椅,一屁股的坐上去,而隨後的清秀漂亮的男子,並排的與主任坐在一起。
下一秒,兩人一些親密互動,孝弘情急的從口袋中,拿起手機的拍下數十張照片。
「孝弘,你到底走不走!被抓到就慘了。」
「嘻,我拍到有趣的東西。」
此時,隆吾心急的一直拉著孝弘,但孝弘卻想著手機裡熱騰騰的那些畫面,瞬間知道未來可是一片光明,就免不了揚起笑容的開始大笑。
這下隆吾根本搞不清楚孝弘,還一度猜想他腦筋是否壞掉了。


當兩人 離開了速食店,孝弘趕緊收起手機,他不想讓知道身旁的好友,自己的未來就掌握在這手機裡的照片之中。
但臉上洋溢著開心笑臉,伸手一搭上隆吾的肩膀,說:「沒什麼,回家!我們回家!」
「喔,回、回家……」
一路上,隆吾看著孝弘持續傻楞的發笑,心裡充滿著擔心好友的狀況。
但才離開速食店不遠處,孝弘腳步突然停頓——
「該死!」
「孝弘,你又怎麼了?」
這下子隆吾開始擔心起孝弘,乞求他別搞出什麼問題。
而孝弘突然一臉認真的轉向隆吾面前,臉孔是極為嚴肅又正經,兩眼盯著隆吾,臉色開始越來越糟糕,慢慢的口中吐露出一句……
「我忘記社團要集合。」
隆吾一愣。
「集合什麼?你那爛運動神經,不是連踢球都沒辦法進門嗎!」
一想到孝弘空有陽光青年長相,運動是極度糟糕不行,可是卻還參加足球社,自願當社團中的板凳人員。但孝弘還很燦爛開心的笑容,對著自己說出餐加的理由。
因為可以受女生歡迎,我才參足球社。
隨後,孝弘開心的大笑,而隆吾感覺到自己被當白癡耍了一樣。

「因為學校有一場跟前亞軍的聯誼賽,所以我得幫忙啊!所以小隆,不要那麼無情嘛……」
「我才不管你,我要回家。」無情的回決,隆吾一心只想回到家裡,根本不想陪伴好友繼續打混下去。
即使看見孝弘苦苦哀求的臉色,隆吾最討厭被人牽著鼻子走,一而再、再而三的隆吾也是毫不留情甩開孝弘。
當隆吾看見返回家的公車,一腳就先踏上去,留下一句話——
「我管你去死!」
最後只剩孝弘一人,孤獨等待著往返學校的公車。



面對著清一色的白色磁磚,蓮蓬頭撒下的熱水,洗淨身上的泡沫,露出染上紅暈的白晰肌膚,直到沖洗完泡沫,隆吾伸手拉下毛巾,擦拭身上的水珠,而妝台上的眼鏡,也仔細的反覆再沖洗一遍。
「老哥、老哥!」
聽見不斷反覆的詞語,要不是礙於人在浴室,隆吾想衝過去教訓妹妹說話方式沒大沒小。最後,往外頭一喊:
「保科靜奈,妳不要每次前面都加一個『老』字。」
「你也不是一樣,都連名帶姓的叫我。而且我可是你可愛的妹妹耶!」
大嘆口氣,隆吾直接拿妹妹沒輒的投降,趕緊穿上褲子,啪一聲的打開浴室門,看著。「是、是。妳到底有什麼事情。」
「剛才孝弘哥打電話來說有東西忘記在學校,所以問你肯不肯跟他一起去學校拿東西。」
一聽,隆吾驚訝的叫喊:「他是女人嗎!?要去自己去。」
「可是我已經答應了。」
「什麼!?」隆吾聽了簡直快昏過去,現在都已經十點了,他根本不想踏出家門。
「喂,好歹孝弘哥也算是個帥哥,雖然一付運動陽光帥哥,但沒人會想到,孝弘哥是個運動白痴。所以哥哥你跟過去保護他一下,也不會少塊肉。」
「靜奈,你說夠了沒。」
「是、是。」機靈的靜奈,便沒有再繼續的說下去。
隆吾則打開冰箱倒了杯水,靜奈看見自己的哥哥從面前經過,察覺到很奇妙的事情。
「靜奈,妳看什麼?」
「我現在才發覺,老哥你的肌膚,根本沒有什麼疤痕,而且四肢纖細很漂亮,腰身則跟女人有得拼了,但是臉蛋算普通……」
「給我回去寫你的作業,靜奈。」
「呵呵……」靜奈笑了笑,趕緊上樓的回到自己房間,但停頓一下,似乎想起什麼事情。「哥哥你開始做惡夢的話,還是給醫生開一下藥。媽媽他很擔心你……」
這時隆吾則是放下杯子,看著櫃子上的藥瓶中,只剩少數的幾顆。


據靜奈所說,為了孝弘遺忘在學校的東西,隆吾還是套件襯衫的出門,心想平常時上學都要搭公車,花個十幾分鐘的時間。但現在可是晚上十點,公車行駛的班次也沒了,隆吾到想看看孝弘要如何去學校拿遺忘的東西。
冷風一吹,隆吾感受到涼意,便抬起頭往天空一看,雲越來越多,空氣帶著一絲的潮溼,眼看感覺就要下雨一樣。
隆吾開始擔心自己容易發高燒的身體,萬一著涼可不妙了……
「小隆、小隆,在這裡!」
當耳朵聽見聲音,看見從家門旁的暗巷裡,漸漸的人影被路燈照的明顯,而見到孝弘正騎著一台時髦標榜著火焰圖案的機車……
「你從拿來的機車!?」
「跟鄰居大哥借來的。」
這下隆吾停頓看了看孝弘,問:「你有駕照嗎?」
「我沒有啊!可是小隆你騎的比我好。」
一臉理所當然的笑容中毫無任何的罪惡,隆吾自己深知被孝弘利用到底,更加顯得不爽,一手握緊拳頭,就賞孝弘一個爆栗!
「混帳!你叫我出來,就是要我騎機車載你去學校拿東西!」
「痛、痛……要不然我騎也可以,上來吧!」孝弘拍了拍後坐,示意的要隆吾坐上來。
這下隆吾忍不下去的一手推開孝弘,說:「閃開,我騎!」接著,單腳一跨上機車,也張望著四周,問:「安全帽呢?」
「才沒多遠,幹嘛要那種東西。」
「我不騎了。」聽見孝弘的話,覺得自己簡直被孝弘耍的團團轉。
「哇!小隆、小隆你明明知道我不敢一個人,不要丟下我。」
這下孝弘的死纏爛打,原本想憤而離開的隆吾,軟下心來。
「哇,還是小隆人最好了。」
「到時候被警察抓到,罰金全部都你要全額付款,還有如果吊銷駕照你要當我的車伕一輩子,另外……」
最後囉哩囉唆的抱怨完,隆吾轉動鑰匙的發動機車,而後頭的孝弘也順勢的伸手一抓——
「唔——別抓我的腰!」
「好、好,我知道你很敏感,可是那我要抓哪裡?」
「抓哪裡都行,最好摔下去死一死!我也落的輕鬆。」
一字一句都帶著狠勁,連孝弘都不禁的感覺到很受傷。
「小隆,你好過份。」




治癒不能之精神分裂症試閱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78-7c0abc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