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青春鳥事之游泳社 
sw.jpg


文案:
夏天,是游泳社的季節。
李傑,一個詭異的游泳社新生。
明明是個游泳快手,卻要求自己教他……正確的游泳姿勢!?
可看著他那炙熱的眼神,方笙迷惑了。
他不懂,李傑究竟想在他身上得到什麼……

夏天,也是戀愛的季節。
周祥只是想把手中的電影票送出去,
卻沒想到被吳衛當成亂搭訕的登徒子!?
「媽的,你是看老子可愛,所以想跟老子搭訕嗎?」
「抱歉抱歉, 我我我我──喔,真的挺可愛的。」
這一個美麗誤會,讓他和吳衛再也牽扯不清……
第一章
我一直看著你,我眼中只有你的身影。喜歡你,迷戀你,你──

夏天,一個熱得要死的季節。
當校園壟罩在太陽無情曝曬之下,唯獨學校增設的室內游泳池,是天堂。雖說是天堂,卻也不是戲水的地方。
游泳池內,散發出不輸給太陽熱烈的鬥志,一室的人們慷慨激昂,嗶聲一下,緊接著是人跳入水中的嘩啦聲。
嘩啦嘩啦──七排水道,七個人,七種不同速度。同一個自由式。
他們是訓練有素的士兵。現在正挑選著最優秀的成員,成為所謂的台柱。
方笙的前一位是游泳社的社長周祥,速度兩分二十,曾經是社團之中最快的速度。
他盯著周祥看,一直到他上岸,才收回視線,感受到一股緊張感。其實他游得不快,至少在這社團裡,他並不是游得最快的人,也不是那種瘋狂追求速度的人,他只是很單純地喜歡游泳罷了。
教練兼社團導師舉起手,做出預備的動作,方笙彎下腰,準備下水。
「學長,加油。」一個剛打破周祥記錄的一年級新社員,經過他的身邊,輕聲對他說。
他記得,他好像叫做──
什麼來著?李什麼的。印象中,那位學弟入社到現在,三個月的時間,只說過一次話吧。如果沒記錯的話。當時的對話,好像是說著跟泳鏡有關的話題。
若不是因為自己是副社長的關係,搞不好連一次都說不到話。就像陌生人。雖說現在也跟陌生人沒兩樣。打破社長的記錄,又來幫他加油。難道說,是看不起他嗎?真是傲慢。方笙心裡冷笑。他很有自知之明,他並不是很快的選手。
他本身也不是很積極。但是,被人看輕,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教練手一揮,哨子一響。他與其他六位社員,齊齊跳下池裡,用自由式,換手,轉頭,換氣。方笙的速度只能算是中上,但他游泳的姿勢、換氣的時間點、俐落不囉嗦的動作,總是讓人目不轉睛。看他游泳,便能知道他喜歡游泳。
游泳是種態度。方笙很認真。所以他總是游得標準、又俐落。
若是比游泳姿勢,方笙無庸置疑是第一名。偏偏,方笙的速度就是不夠快。
永遠的兩分四十秒。就像機器人般,用他漂亮的泳姿,游出一樣的速度。也因此有了「機器人方笙」這個綽號。
今天,機器人方笙,有了歷史性的突破。到達終點兩分三十八秒。快了兩秒。
方笙從水中起身,他沒像其他人馬上拿下泳鏡,因為他的泳鏡有度數,而他有近九百的近視。周祥開心地站在他面前,好心地拉了他一把。順便向他祝賀,他說:
「恭喜恭喜。」
方笙不懂恭喜什麼,疑惑地看他一眼。
「兩分三十八,快了兩秒喔!」周祥笑著說,遞上他身上的浴巾,「機器人方笙也有快兩秒的時候。」
方笙嗤笑一聲,「我怎麼覺得你在揶揄我。」
「我可是真心誠意。」周祥打趣著。
真心誠意地揶揄?方笙笑了笑,用周祥的毛巾擦了擦頭髮。假裝聞了聞浴巾,唾棄的說:「噁,好臭。」
「屁啦!哪裡臭!」周祥一把搶過浴巾,認真大聞一口。明明沒有味道,「哪有味道。你聞,哪有味道?」他一手抓住方笙的頭,硬是抓著他逼他聞他的浴巾。
方笙身高一七六,周祥一八○──其實只有一七九,身高差不多的兩人互鬧對方,感情甚好。
「學長,你的浴巾。」那位被方笙遺忘名字的新生李傑,上前遞上屬於方笙的浴巾。
兩人一愣,趕緊分開。
「謝謝。」方笙向他點頭致謝。只是心裡奇怪,難道說學弟是特地從泳池的另一頭拿浴巾,到這一頭來給他。
李傑將浴巾交給他後,站在原地,盯著他們看,一動也不動。
突然莫名地尷尬。
周祥爽朗一笑,拍拍李傑的肩,對他說:「聽說你兩分十秒,很快喔。」
「是。」李傑回答。
方笙心想,這時候應該回答謝謝,或是沒這回事之類謙虛的話吧。學弟看起來成熟,搞不好內心很遲鈍也說不定。虧他還誤會他很傲慢呢。方笙自我反省。
李傑身高一百八十三,一身結實的肌肉,是社團裡身材最好的人。重點是,李傑現在才高中一年級,還會有成長的空間。羨煞一堆社團裡的人。當然,也迷死一堆社團外的少女們。那些瘋狂的追求者,也讓原本死氣沉沉的游泳社,變得生氣勃勃。不論是外在還是內在,李傑無庸置疑已經是游泳社的大台柱了。
身為游泳社社長的周祥對李傑是讚譽有加。身為他好友兼副手的方笙都聽膩了。
更不用說社團裡的教練,特別重視他。這次破紀錄,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事。
方笙和周祥邊說邊笑,進入盥洗室。今天的社團活動,測完速度就能各自解散。難得教練這麼好心,沒讓他們再多游個幾圈。周祥提議社團結束後,到附近的冰店吃冰。換好衣服的社員們,早就迫不及待先到冰店吃冰,一點也沒有要等召集人的意思,各自帶開。
「這些臭傢伙,太不給面子了。」周祥氣說。方笙也只是笑了笑。
盥洗室只剩下最後測速度的七人、周祥、以及不知道為什麼還在的李傑。
「等一下吃完冰,要不要來我家?」周祥問著在隔壁洗澡的方笙。他這麼一問,盥洗間所有人都聽到了。
「幹嘛?」方笙習以為常,反問他。
「沒幹嘛,我最近買了新片,要不要一起看?」周祥說。
「該不會又是A片吧?」方笙厭惡地問。
「幹嘛嫌棄A片?」周祥語氣不佳。
「我沒有嫌棄。我是不相信你的眼光。」方笙說明。
「你──」周祥頓一下,突然不知道怎麼反駁,「上次是意外。我也不知道那個是G片。我要是知道那是G片,我早就捏爛了,怎麼可能還放來看──」
別說了。方笙突然覺得苦澀。周祥的聲音繼續,「──我這次借的是動作片。」
「A片也是動作片。」方笙壓根不相信他。
「喂喂,就說不是了。」周祥踢了一下隔壁板子,方笙在隔壁哈哈笑著。周祥沒好氣地說:「不來拉倒。」
方笙笑完,最後還是答應他,「我去。我要去看拉拉。」拉拉是周祥家養的拉不拉多。
「真不給面子。」周祥抱怨。周祥咋舌一聲,不甚開心。方笙開心笑著。
換好衣服出來,李傑站在他門前,彷彿是在等他出來,卻臉色難看地瞪著他。接著又馬上別過臉,自顧自地離開。方笙愣在原地。
為什麼那個表情?他疑惑。
隔壁間的周祥出來,問他怎麼了。他搖搖頭,說了聲沒事,離開盥洗室。
後來偷偷觀察李傑,又跟平常沒兩樣,似乎是自己想太多了。
如果只是想太多,哪會看到李傑哪種臉。但李傑終年一張庫克臉,哪會有什麼難看或是開心的表情。一方面覺得自己想太多,一方面又覺得那不是幻覺。方笙一度陷入矛盾。一直到吃冰大會解散,才稍微放下疑惑。因為李傑擺著那張酷臉,從頭至尾不曾改變。
「喂,發什麼呆啊。」周祥的手劃過他面前,引起他的注意,收回放空的視線。周祥問,「累了?」
「沒。」方笙搖頭。
「還是改天再看?」他提議。方笙很明顯狀態不佳。
「我沒差。」
「那還是改天再借給你看吧。」周祥決定放棄一起看新片的計劃。
「都可以。」方笙逆來順受。
「要不要送你回去?」周祥熱血地關心好友。
「這倒不必。」方笙斷然拒絕。不過就算他斷然拒絕,周祥還是會跟自己一起回去。因為周祥是熱血陽光少年。
「沒關係啦,我陪你回去。」周祥笑說,騎著腳踏車跟著方笙。
看吧。他就知道。方笙心想,暗笑著。為熟知對方個性的自己,感到開心。
「我家最近有買新的餅乾。」方笙笑說。十分歡迎他來。
「該不會又是泰國榴槤餅吧?」周祥問,他極度不喜歡吃榴槤,但在方家大老的盛情難卻之下,硬是吃下一塊特地遠從泰國帶回來的榴槤餅乾。
「不是。」方笙笑著搖頭,他補充說:「這次是香蕉餅乾。」
「唉,什麼都好,只要不是榴槤餅就好。」周祥大大鬆口氣。
「怕什麼榴槤啊,你這個娘娘腔。」方笙毫不客氣地調侃他。
「哪裡娘啊──」
沒營養的對話繼續。突然有個突兀的聲音打斷沒營養的對話。是兩人都不熟悉的聲音。卻是兩人都知道的人。
「我順路,可以一起走嗎?」李傑不合時宜的開口,難得卻又突兀。
因為太難得也太突兀,突然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最後,方笙笑著打破僵局,讓順路的李傑與他們同行。一路上,李傑默默走在一旁,不說話不搭話。沉默是他,面無表情是他。一切尷尬氣氛都是他。
李傑跟著他們到方笙家,方笙邀請兩人進家門,李傑毅然決然拒絕,使得周祥也不好意思進去。方笙只能眼睜睜地目送兩人離開。
離去的背影,夏日黃昏後拖著長長的影子,令他心疼。
多年以後,方笙想起這件事,深深地覺得,當初應該拒絕李傑。
不該讓他同行。不該讓他知道這裡。

星期一,教練聚集所有游泳社的成員,大家心知肚明,接下來要發表正式隊員。
大家心中都有個底。正式隊員肯定有李傑、周祥。若是團體賽需要四個人。還有未知的兩個人。方笙坐在周祥身邊,聽周祥說些屁話。他清楚明白,正式隊員肯定不會有他。除非老師碼錶按錯。自我解嘲一番。然而,方笙心裡還是很在意。
矛盾又真實的心理。老師開始唱名,果不其然出現李傑、周祥的名字。還有兩個舊社員的名字。果然沒有他。難免一陣失落。
「別喪氣。」看他似乎很失望的模樣,周祥拍拍他的背。
方笙打起精神笑說:「我沒喪氣。倒是你,又是正式隊員了。恭喜。」
「謝啦。」周祥接受他的祝賀。裂嘴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
他喜形於外的笑容,讓方笙忍不住輕揍他一拳,「你這個臭小子!」
「喂喂,」周祥回揍他一拳,「記得在比賽時遞茶水啊,板凳隊員。」
「是,我會順便在裡面吐口水。」
「太噁了吧!」
當他們打鬧之時,一旁鮮少出聲的李傑舉起手,站起身,發言。他說:「教練,我拒絕。」
李傑說,他拒絕。拒絕當正式隊員。游泳社裡,開始議論紛紛。方笙和周祥互看一眼,同時望向李傑。
李傑站得筆直,毫無畏懼地與教練對望,毅然決然地拒絕他。
「你──」教練皺眉,十分不滿。最後,將李傑叫到一旁談談,放社團其他人自由活動。
可,誰還有心情游泳。社員們好奇地盯著李傑跟教練,彷彿都讀得懂唇語般,緊盯不放。李傑的態度很冷靜,反倒是教練有越說越火大的跡象。
「接下來,教練會摔板子。」周祥看這趨勢,預測教練的動作。方笙盯著他們。
須臾,教練真的將手上的計分板摔在地上。破口大罵,連他們都聽到了。他說:「你太狂妄了!」教練聲音又變弱,指著李傑訓話。
可惜他們說得太小聲,他們太遠聽不到,為什麼教練不全程都用吼的呢。社員們心想。
教練的臉色難看,而被指責太狂妄的李傑全程一號表情。
唉呀唉呀。還真的很狂妄呢。方笙心裡很是認同教練的說法。
「奇怪,為什麼要拒絕呢?」周祥不解。古怪地看著遠處「交談」的兩人。
方笙聳肩,不以為意地說:「誰知道?他本來就很怪。」
「怪?」周祥疑惑,「哪裡怪?」他覺得李傑很正常很普通啊。
全部都怪。方笙心想。要是這麼說的話,周祥肯定會誤以為自己不喜歡李傑。接著會很熱血的想讓他跟李傑解開誤會變成好朋友。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結果。
「哪裡怪啊?」周祥認真思考,怪在哪裡。他猛地想到,「是不是因為他都不說話?」
「他是很沉默。」方笙順著他的話說。
周祥意外地說:「這樣你就覺得怪啊?」
方笙不說話。就當作是這樣吧。雖然事實根本不是這樣。李傑雖然沉默,但還不至於怪,頂多是酷了點。真正讓方笙覺得李傑很怪的原因,應該說是他總是突如其來的舉動。例如第一次說話是為了問他泳鏡的事情,第二次說話是幫他加油(況且他自認跟李傑並沒有很熟),第三次是他主動要求跟他們同行回家。這樣還不怪嗎?方笙沒把話說白。看了李傑一眼,正巧他也望著這個方向,教練也順著他的視線看過來。教練很快收回視線,繼續氣憤地訓話。
李傑慢條斯理收回視線,默默聽著。
怪透了。不論是那種冷靜態度,還是他天生沉默的性格。真是難相處。
「我想游泳。」方笙說,決定脫離充滿好奇的群眾,戴上泳鏡,往站台上一站。彎身預備,站起,輕輕一跳,在第六水道游泳。
水的阻力,水的溫度,水的味道。他是這麼地喜歡游泳。真不懂為什麼學弟輕言放棄當正式隊員的機會。他是這麼地努力爭取。真是令人不開心。
一趟來回,他休息一會。
「嘿,我想看蝶式。」周祥在岸上笑著提議。
「你自己不會游?」方笙駁回。
「別這麼說,你游起來特別好看。」周祥繼續勸說。打定主意讓他游蝶式。
「好看有什麼用。」又游不快。方笙在心中補上一句。
「別這麼說。」周祥裂嘴一笑,笑著威脅,「你不游蝶式,我就把你的浴巾丟到池裡。」軟的不行,來硬的。
「喂喂,沒禮貌。」方笙白他一眼,「我知道了,游就是了。真拿你沒辦法。」只好接受。喘口氣。深呼吸,淺水,踢牆,衝破阻力的瞬間真的很爽,接著是最累人的蝶式。伴隨著大動作,身邊的水波像是海浪般洶湧。游完來回一趟,方笙覺得很喘,比任何一種泳式還要喘、還要累人。真是吃力不討好的招式。
周祥在岸上讚美的咋舌,「嘖嘖嘖,太完美了。我想就連教練,可能都沒辦法做到這麼俐落標準的動作。」周祥打從心底讚美。
標準俐落有什麼用?方笙嗤笑。
「喔喔,對話結束了。」周祥發現對面遠方的兩人終於結束對話。「不知道談得怎樣。」
方笙沒搭話,爬上岸,拿起一旁屬於自己的浴巾,蓋在身上。
「正式隊員要是少了他,就損失慘重囉。」周祥盤算著。
的確。方笙認同,因為李傑的速度是真的很快。這點無庸置疑。
只是有一點,讓他很在意。李傑明明擁有數一數二的速度,為什麼──
為什麼他游泳的姿勢卻這麼地、這麼地──亂七八糟。簡直就是亂游一通。
第一次入社時,他還以為李傑沒有接受過正規訓練。但是聽教練說,李傑似乎從小就在練游泳了。既然這麼早就接觸了,那怎麼還會──這麼地──微妙。
「方笙,」教練在遠方大叫,「過來一下。」要他過去。
「教練叫你。」周祥手肘推了推他。
白他一眼,沒好氣地說:「我知道,我又不是聾了。」往那兩人的地方走去。
教練跟李傑都在等他,他也不好漫步過去,而游泳池又禁止奔跑,他只好稍微加快腳步,來到他們面前。
「什麼事?」方笙詢問。
教練指著身邊的李傑,一付快被他氣炸的模樣說:「這個臭小子,說加入游泳社不是為了比賽,而是想跟你學正確的游泳姿勢。」
方笙一愣。傻傻地說:「正確姿勢……那種東西,教練會教。」
教練搖頭說:「他指名要你教。」
指名──
還真是令人錯愕的消息。太出人意料之外了。
「他說,他不想為了比賽把時間花在訓練速度上,他只希望能游出正確的姿勢。」教練皺眉,十分不悅,「我說你啊,有多少人希望能跟你一樣快,你居然說出這種話。」忍不住又開始責備他。
沒錯沒錯。方笙完全認同教練的話。看吧,李傑真的超怪。
「可是,就算作訓練速度,也還是可以學習游出正確的姿勢。」方笙不了解李傑為什麼要拒絕。他對著李傑說話。
這時,沉默寡言的李傑,居然想開口回答他。但卻被多嘴的教練搶先一步,「我也這麼說啊。可是他卻說訓練比例不同。」
「也就是說,他希望調整泳姿的比例要比訊練速度多。」方笙終於搞懂。
「沒錯。就是這個意思。」教練說。
真是個大怪腳。
「所以我想請你幫忙。我跟他談了個條件,要是你親自指導他泳姿,他就可以接受正式隊員速度訓練。只是要請你在社團活動之後,留下來幫忙指導他。可以嗎?」教練說出結論。
嘖,這麼麻煩,那你就不要為難李傑,也為難自已,還順便為難到我。雖然心裡這麼想,但懂得李傑的速度對他們的游泳社是必要的。只好答應幫那個大怪咖惡補標準泳姿。
「我懂了。」方笙點點頭。
「太好了,那就從明天開始。」教練開心地宣布。
「等等,難道我也要參加正式隊員的每日訓練嗎?」方笙大吃一驚。
「不,你只要在我們訓練結束來就可以。」教練好心地說。
方笙現在很想跳水。他有種誤上賊船的感覺。這才發現教練很有當奸商的潛力。
「學長,請多指教。」李傑終於插入話題。
但他一開口,這件事不就定了。暗自嘆口氣。
「哪裡,你也是,請多指教。」方笙笑得有點勉強、有點為難。
「就這麼說定了。」教練是笑得最開心的人。反正只要李傑當正式隊員,一切都好辦。
方笙對李傑點頭微笑。未來的日子,每天都要見面啊。真不知道該怎麼跟這個寡言的學弟相處。難題!大難題啊!
方笙回到周祥身邊,對方用手肘推自己胸膛,好奇地問,「怎樣?教練找你幹嘛?」
「沒幹嘛。」方笙說,嘆氣,「就是把包袱丟給我。沒什麼。」沒什麼這句話,說得言不由衷。
「什麼包袱?」周祥詢問。包袱?視線盯上李傑,終於醒悟,「他把李傑丟給你?丟給你做什麼?」大疑惑。
「沒什麼,叫我指導他泳姿。」
「泳姿?幹嘛叫你教?教練會教啊。」
「怎麼說呢──」方笙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總之就是這樣。」
「什麼啊?」這樣是哪樣啊。周祥一頭霧水。
「總之,以後你們體能訓練之後,我就會來教導他正確的游泳姿勢。」方笙做了結論。
「哈哈,辛苦你啦。」周祥雖然一頭霧水,摸不著頭緒。但至少他聽懂方笙做的結論,笑著調侃。
「沒辦法,誰叫我人太好。」
「那要不要發好人卡給你。」
「不,這倒不必。」尤其不想要你給。方笙苦笑。
周祥開心大笑著。他拍著方笙的肩,就是像是哥們。他們確實是哥們。好友、死黨、兄弟──
旁人說,他們感情很好。再好的關係,也不是方笙要的那種。他想要的是──
更加深入的那種感情。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76-b0b6aae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