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青春鳥事之美術社 
artc.jpg


文案:
孟煥,名字很夢幻,但其實只是個參加美術社,愛看夕陽的普通高中生。
劉顯,學生會長,是個外表俊美內在黑心的邪惡大魔王。這一點,只要稍微認識他的人,沒有不深切感受到的。

兩人間的距離應當猶如平行線般沒有交集,
沒想到一次無心的錯誤,居然讓孟煥撞見學生會長被男生告白的驚嚇場面。
而且還被人發現他躲在附近……這真的是太、尷、尬、了!

無論如何,這應該只是一次無關緊要的交會,
哪裡想到,因為逃得匆忙,他的畫紙居然被劉顯撿走了,
更奇怪的是,大魔王不但主動找上門來,還強迫推銷要變成孟煥畫作的模特兒……

《青春鳥事之籃球社》裡劉賀的大魔王哥哥的故事,堂堂登場!
第一章

下午五點半,日落西山,秋天的太陽總是很早下山。
禮拜一、四是學校的社團活動,今天是禮拜一,而社團活動已經結束半小時,學校只剩下零零落落的學生,大部分的人都回家了。
孟煥站在天橋上,欣賞美麗的晚霞。此刻正是天空換色的精采時段,每天都有不同的色彩,錯過一次,都會讓他搥心很久。就像班上女生迷戀偶像劇,錯過一集都會遺憾很久。只是,她們的偶像劇會重播,天空的晚霞卻不會重播。
他望著絢爛天空,目不轉睛。此時此刻他心裡想的不是天空好美這種千篇一律的想法,而是想著他該用藍色幾號、紅色幾號、或是黃色幾號才能調配出和天空一樣美麗的顏色。他看著天色,總是這麼想著。
「孟煥!」有人從他身後拍肩,叫著他的名字。來人調笑,「你不只名字夢幻,連行為都很夢幻。還有閒情逸致看風景,我肚子都快餓扁了。」他誇張地扶著肚皮,唱作俱佳。
孟煥眼前這位背著吉他、與他同高的美少年,是他兒時玩伴,也是鄰居,名叫黎凱,暱稱凱子。他是搖滾吉他社的社長,和幾個學長、學弟組了樂團,團名叫「SWAMP」,取自團員每個人英文名字的第一字母。凱子是團裡主唱兼吉他的角色。凱子可愛的外表跟高亢的歌聲,不論在校外、校內都很受歡迎。就算沒聽過他唱歌,光是他的外表就能電死一群男女老少。
此時此刻,凱子正做著毀滅形象的動作,揉著肚皮哭哭夭夭。
「我們快回家啦。」凱子催促著。
「凱,你看。」孟煥伸手一指,要他看天橋底下。
「看什麼?不要跟我說人好多,有數大就是美的美感,我會──」揍你。凱子順著孟煥指的方向望去,他後面的話都不說了。一把抓著孟煥,快速向天橋下衝,邊衝邊開罵,「媽的勒,公車來了,你還有時間叫我看!看屁啊,跑都來不及了!」他一口流利罵著,可愛的形象完全破滅。
早就習慣的孟煥,輕輕笑著,覺得有趣。他回頭看了眼天空,將它的色彩記下,待會回家調配看看。孟煥半拉半就上了公車,付了錢,尋找凱子。凱子早就找到位子坐,邊喘邊搧風。旁邊還幫他留了空位。孟煥走到他身邊坐下。跟他差不多喘,汗也流了不少。
「水。」凱子伸手討水喝。
「給。」孟煥將自己攜帶的礦泉水遞給他。
凱子咕嚕咕嚕大口喝光,沒留半點給他,「啊,我喝光了。」凱子一點內咎都沒有,像是故意喝光的樣子。
「沒關係。」孟煥收回瓶子,早習慣對老友偶來的惡作劇。但他也不會讓他好過。畢竟反擊是男人的天性。
「啊,我忘了告訴你,」孟煥假裝剛剛想起,溫和地笑說,「我今天畫水彩時,剛好有用白色顏料,但是我懶得換水,所以就用瓶子裡的水洗。」(畫水彩時,如果需要用到白色或顏色較淺的顏色,要跟顏色重的水袋分開洗。)
「你、你你,你好毒──」凱子扶著自己的脖子,猛咳,難怪剛才蹲下去時有一種很奇怪的口感。
「彼此彼此。」孟煥開心地笑著。
「我可是主唱耶!」凱子怒吼。
「沒人叫你喝喔。誰叫你老是不帶水。」孟煥說。每次都喝他的水,這下吃鱉了吧。
「你也不用這麼害我吧。」
「放心,我用的顏料很天然。」
凱子咳得引起很多人回頭觀看,孟煥只是保持溫和的微笑,像眾人示意:沒事沒事。兩人吵吵鬧鬧地下公車,回家的路上,凱子終於走出喝水彩的陰霾,跟孟煥閒話家常。
「你們社長上次派的那個『夏天的味道』,你畫完了沒?」凱子問。美術社社長,每次指派的題材都很奇妙。夏天的味道已經算是普通,上次還有一個什麼『毀滅中的新生』,當歌詞挺不錯,但要用畫面畫出來難度就很高。最棒的是,孟煥居然畫一個無邊無際的垃圾場,中間買放著破裂的盆栽,盆栽裡種著枯萎的植物,但一株野草諷刺地在枯萎的植物上茁壯。實在太有趣了。
他很期待這次『夏天的味道』,孟煥會畫出什麼來。
「快了。」孟煥敷衍。
「聽你的語氣,我猜你一定還沒上色。」
「喔,你倒是挺了解。」孟煥笑說。他確實沒上色,目前還停留在素描的階段。
「廢話,我認識你十幾年了。」
「孽緣啊。」孟煥感慨。
「這句話應該是我說。」凱子瞪他一眼。
「聽學妹說,你們這次要練新歌?」孟煥轉移話題。
「對啊,一首老歌,我們要改有搖滾風格的感覺。」凱子說。悻悻然的語氣。
「聽你的語氣,我猜你一定不喜歡。」照樣照句。
「喔,你倒是挺了解。」照樣照句,誰不會。凱子也依樣畫葫蘆。但他有很多埋怨要抒發,不讓孟煥接話,滔滔不絕地說,「那首歌根本不適合改成搖滾版,改來改去,我還是覺得原來的編曲比較好聽。」
「這樣啊。」孟煥不是很了解。
「對啊,你不知道,本來那首歌中間就有搖滾的節奏,要是全部都改成搖滾版,那中間的美味就會聽不出來了!」
「這樣啊。」
雖然孟煥不是很了解,但他默默聽就夠了。凱子需要的只是一個聽眾。
到家了,孟煥和凱子各自回家。
但孟煥有預感,滔滔不絕的凱子,晚上一定會來他家繼續把抱怨說完。
「媽,今天凱可能會來。」
「喔喔,那巧克力蛋糕還是幕斯蛋糕好?」媽媽指的是晚上請凱子的點心。孟煥的母親,喜歡做蛋糕,家裡總是有取之不盡的點心。
「巧克力好了。」孟煥說完,上樓,回房間。準備洗澡後的換洗衣物。不過他並不急著下樓洗澡,爸爸正在裡面,他還得等他出來。
這段時間,孟煥決定把今天看到的晚霞顏色紀錄下來。
紅色八號加藍色五號,黃色三號加紅色二號,紅色五號加──
寫完五種配對,爸爸出來了,叫他下去洗。
他應一聲,便下樓了。待會洗完澡,吃完飯,還要繼續編號。
晚上七點半,孟家的門鈴響起,隔壁鄰居凱子如期到來。比他想得還要早,他手邊才調配了兩個顏色。凱子出現,孟母跟在後面,手裡端著點心跟飲料。
「孟媽媽我來就好。」
「好好你好乖。」
互相客套一番。凱子開門就看到,坐在畫架前調色的孟煥。
「喲,我來了。」
「早猜到你會來。」孟煥放下畫筆。他走出地上鋪陳的白布,到桌邊坐下,等凱子放下蛋糕,一起吃點心。(地上舖報紙或白布,都是為了讓顏料不會濺到地上。)
「喂,你不洗手?」凱子坐下,驚呼,他指著孟煥的手。
「我用叉子吃。」孟煥拿起叉子,在不碰觸食物的情況下吃蛋糕。
「髒死了。」凱子一臉噁心。
「總比你不洗澡來得乾淨。」孟煥瞪他一眼,不愛洗澡的凱子沒資格說他。
「我只是晚一點洗。」凱子說,「我有換衣服。」
「但本質上,沒洗就是沒洗。」孟煥說完,一口喝完飲料。又回到畫架前,繼續調配顏料。
「我會洗啦。」凱子磨牙。
「那就好。」孟煥調出第三種顏色。
「我跟你說──」接著,凱子繼續抱怨今天下午未完的話題。
孟煥有聽跟沒聽一樣,專心地調出不同的色調,並且做好紀錄。心情好時,他會試著把今天看到的風景,不用素描,直接畫出來。心情好的話。
「結果,我們團裡只有小結同意我的話──」凱子憤恨地說。小結是樂團裡的貝斯手,也是搖滾吉他社的團員,跟凱子一樣是二年級,平時不愛說話,總是安安靜靜的做事。聽凱子抱怨,其實沒什麼。但是耳邊吱吱喳喳,有點吵鬧。這讓他失去作畫的心情。
將所有配置方法寫下來,例如,這種淺紫色要用紅色幾號、藍色幾號和白色混色、三種顏色的比例多少,詳細紀錄。
「我都快受不了了!我一度懷疑他們不懂音樂!」凱子指控。這種指控對喜愛音樂的人來說,是很嚴重的指控。
「你言重了。」孟煥難得搭話。
「我也知道我說得很重。但這是事實──(略)」凱子有自知之名地承認。但堅持他說的事實。
孟煥收拾畫具、畫紙、畫架,以及地上的白布,用水袋洗筆,在他整理的這段期間,凱子又說了很多話。他只聽到凱子最後一句:「──真是氣死我了。」
「好好,別生氣別生氣。」孟煥終於坐到他面前,「你聽我說一句話。」認真地說著。
「你說。」凱子作出請的姿勢。
「說真的,」孟煥一手摸向地板上的書包,猛地抽出一張考卷,秀在凱子面前,「你這次數學考的是什麼爛成績啊!」一張骯髒得不像話的數學七分考卷,紙張上還有很多摺痕,虛弱地飄著。上面確實寫黎凱的大名。
「喂、喂!我考卷怎麼在你手上?!」凱子嚇得身體往後,馬上就靠到身後的床鋪。
「你拿去摺紙飛機亂射,結果被我撿到!」孟煥咬牙切齒。
「嘖,死隔壁班的。」凱子咋舌一聲。
「這跟隔不隔壁班沒有關係。重點是你射到我們負責的公共區域,才會被我撿到,這張考卷才會這麼髒!」孟煥喘口氣,繼續罵,「你的未來就跟這張考卷一樣,又破又爛,虛無飄渺!」
「喂、喂,什麼又破又爛、虛無飄渺,沒那麼糟好不好。只是數學考不及格而已。有必要這麼誇張嗎?」凱子回嘴。
「你不是不及格,你是只有七分。你的腦袋跟你考的分數一樣,只有七分。」
「什麼意思啊你!」
「意思是,你的腦袋只有百分之七還活著,其他百分之九十三都壞死了。」
凱子怒罵,「不然你考幾分?說得好像你很厲害。」
「哼哼,」孟煥冷笑,「我剛好跟你相反。」拿出同是今天發的考卷,上面有個帥氣的大勾,旁邊寫著九十七分。
「啊!」凱子抓著孟煥的考卷尖叫,「我不甘心!」抱胸打滾。
孟煥站起身,居高臨下地大笑。
「啊,我不甘心啦!」凱子滾得更是起勁。
笑完,滾完。孟煥坐下,展開兩人的考卷,「大家朋友一場,廢話不多說,你再把錯誤的題目做一遍,不會的我教你。」
「嘖耶。」凱子咋舌,但也默默地拿起筆,重新做一遍。
很好很好,至少還有得救。孟煥默默點頭,偷偷贊許。要不是在掃地區域看到他的考卷,他還不知道凱子的成績差,幸好被他發現了,現在補救來得及──吧?
「天呀!你的X是怎麼變出來的?這題題目只有Y啊!」孟煥不可思議地看著凱子的解題過程。
「我習慣用X。」凱子辯解。
「我還習慣用右手。」孟煥怒吼,「照題目解題啦!」
「嗚嗚,孟煥好兇。」凱子用他可愛的臉,可愛地哀嚎。
「不用裝可愛。這招對我沒效。」孟煥忽視他,「繼續做下一題。」
嗚嗚,好兇喔。凱子默默地繼續做下一題。
結果當天晚上,從凱子的抱怨大會,變成孟煥的數學魔鬼訓練。凱子心有餘悸回到家,心想下次去孟煥他家得三思。
翌日,星期二。
一大清早,孟煥急急拿著果醬吐司往隔壁鄰居走,發現凱子還沒出來,趕緊按門鈴。
「別按了。」凱子臉色不好出來。頭髮都還沒有整理,全塌下來,像鳥巢一樣,「擾人清夢。」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
「今天有朝會,學生會要公佈事情,我們得快一點。」孟煥催促著。
「為什麼不用週會公佈,要用朝會公佈!」凱子氣憤地說。害他在頭髮沒抓、早餐沒吃的情況下,就要出門。
「沒辦法週會的行程都演講排滿了。」孟煥匆匆走著,發現凱子有氣無力地跟著,最後走到他身邊,抓著他的手快走。
「為什麼所有演講都要在我們學校辦啊!」凱子抱怨著。
「我們學校禮堂大嘛。」孟煥急走,公車站牌近了,遠處還看到公車,「快點,車來了。」奔跑。
凱子咋舌一聲,跟著跑。上了車,凱子趕緊拿出鏡子跟髮臘抓頭髮,孟煥在一旁幫他拿鏡子。孟煥每次看他抓頭髮都覺得很有趣,頭髮沒抓時凱子只是長得清秀的少年,頭髮抓好凱子就是可愛帥氣的美少年。
所以說,佛要金裝,人要衣裝。人不只要衣裝,還要抓頭髮。
「笑屁啊。不要一直動,鏡子拿好。」凱子瞪他一眼。頭髮終於抓好,手上還有髮臘,惡作劇心一起,將手上的髮臘在孟煥一上擦了擦。
「喂!」孟煥拍掉他的手,大叫。引來乘客觀看。
凱子心情大好,哈哈地笑。
兩人趕到學校,差點遲到。孟煥的班級在禮堂的A區,凱子在C區,分得很開,因此一進禮堂兩人便分開走。凱子很快就被班上同學包圍,熱熱鬧鬧地到他的位子。反倒是孟煥一人走向A區。孟煥一坐定位,學生會長便出來說話。
幸好趕上。孟煥鬆口氣。
「噓,會長要說話了。」說話的同學是學生會長後援會的會員之一,她代表後援會來管制孟煥班的秩序。就某方面來說,學生會會長後援會其實是個不錯的組織。只是不知道劉顯(現任會長)畢業之後,這個團隊會不會消失。
「各位同學──」劉顯說話,週遭一片安靜,「想必大家都知道,下下個月就要舉行我們和武田高中合辦的校慶──」主旨大約是,要好好善盡地主之誼,以及整頓學校整潔之類的話。
孟煥聽著聽著,都想打呵欠了。
只是身邊的女同學,眼睛都快變成愛心,專注地看著劉顯。
而學生會會長劉顯還是一派冷靜地演講。
難道他感受不到,少女們滿滿的愛與關懷嗎?孟煥內心疑惑,突然覺得好笑。
他記得,劉顯的人氣本來就很旺,因為從一年級到三年級都保持全校第一名,加上校內外表現優異,很多師長都很看好他,很多少女們也都很喜歡他。
學生會會長後援會,原名是劉顯愛你後援會,這個組織比凱子的凱凱家族還要龐大,歷史還要悠久。凱子有的時候,也會跟他抱怨,說他很忌妒劉顯。
拜託,劉顯是學長,人氣當然比較旺,凡是要有先來後到的道理。孟煥總是這麼回答他。想到凱子不甘心的臉,他回頭探望凱子,發現對方很不給面子地打瞌睡,搖搖欲墜的模樣。孟煥真的很想大笑。他憋著,忍住笑。
朝會結束,各自回到班級,開始第一節課。
剛剛會長講了什麼,孟煥跟凱子一樣,根本沒聽進去。
午休時間,孟煥想起放在公共區域的畚箕忘了帶回去,匆忙地趕到公共區域。走近時,恰巧聽到聲音,是少男告白的聲音。嚇得他趕緊躲起來。
「我喜歡你,請你跟我交往。」少男青澀的嗓音響起,彷彿是豁出去般的氣勢。
「可是我對你沒興趣。」很俐落的拒絕了。
啊啊,感覺真糟。孟煥心想。
突然發現一件事,拒絕少男的聲音,好像也是男生──這麼說,是同性戀!
被拒絕的少男刷地衝出草叢,孟煥蹲在他出現的身後,只是他低著頭跑走,沒發現身後的人。
「搞什麼鬼,噁心死了。」對方厭惡地說著。
孟煥躲在一旁,覺得聲音有點耳熟,好像在哪裡聽過。只是音調要在低一點,沉穩一點,冷靜一點。
刷的一聲,對方走了出來。孟煥忽然全身緊張。對方發現他了。他要轉過來了。
孟煥腦海裡忽然出現一個希臘神話故事,傳說中被蛇髮女妖看到的人類,會變成石頭。蛇女梅杜沙的畫面浮現。但對方是男的,也沒有蛇髮。
他只是回頭發現他,冷靜地看著他,不以為意,又轉身離去,這樣而已。
短短一秒鐘,卻讓孟煥冷汗直流,有種石化的錯覺。
莫名其妙,他心臟跳好快、身體微微發抖。
剛才那個人,不就是劉顯會長大人嗎?
難怪覺得聲音很耳熟。看看他撞見了什麼。
真的是太.尷.尬.了!感覺,糟透了!
就算糟透了,還是要把畚箕帶回去。
孟煥帶著遺忘的畚箕回到教室,才發現班上被開了一張罰單。
「都是你啦。」同學們指責。
怎麼了?孟煥不解地看著大家。
「都是你亂跑被發現,教官點名發現你不在,就開罰單了。」同學瞪他。
午休全班不在教室休息會被開罰單,累積三張罰單,罰一天勞動服務。孟煥班級,目前一張罰單。
「抱歉,我去拿掃地用具。」孟煥道歉。深感歉意。
「算了,沒關係啦。」都道歉了,同學們不再計較。
孟煥內咎地放好畚箕,心情很低落。早知道就應該把畚箕收好,早知道待會下課再拿就好(不,這樣打掃會被扣分,更慘)。這樣就不會撞見那種事,也不會被教官開罰單。
此刻,孟煥能深刻體會到「千金難買早知道」這句成語的奧義。
唉。糟透了。
和凱子回家時,聽到他提起這件事。
「我聽說你們班被開罰單了。」
「是啊。」
「聽說是因為你。」
「是啊。」
「我本來還不相信,不過既然你都承認了。到底是怎樣啊?」
「我──」嘆口氣,「別提了。」他揮揮手。
「不提就算了。」凱子聳肩,轉移話題,「你等一下陪我去買樂器一趟。」
「幹嘛?上禮拜不是才去過。」
「有新貨進來,當然要去看看。」凱子說。
「幹嘛把我也去?我有看不懂。」
「有什麼關係,大不了順便去買新顏料。」
「上禮拜才買過。」
「好啦,別這麼說,你陪我去,顏料錢我付。」
結果,孟煥只能被說服,跟他一起觀摩樂器行的「新貨」。順便買了金色跟銀色,這兩種沒試過的顏料。當然是凱子付錢。多虧凱子,讓他心情好點。
晚上,他迫不及待拿新顏料在畫布上亂畫一通。雖是亂畫一通,但還是畫成一樣東西。一張金色冥紙上貼著銀泊紙。畫完,孟煥開心地大笑。
太棒了。他是天才。孟煥超開心。
他決定了,為了感謝凱子幫他付顏料錢,這張畫就送給他。
孟煥將窗戶打開,讓風吹乾顏料。等乾了,他要直接送給他。
很有誠意吧。(真要有誠意就不要送冥紙畫)
孟煥收好金、銀色顏料,拿出紅藍黃白四種顏料,準備調配今天天空的色彩。
這可是每天必做的功課。
當天晚上,孟煥做了一個惡夢。他夢到凱子拿到他的冥紙畫,開心地跳來跳去,結果不小心看到劉顯學長,然後他突然變成石頭,掉在地上,碎成碎片。
「凱──!」孟煥叫著凱,猛地清醒。
天吶,這夢也太可怕了。劉顯學長,好可怕。梅杜莎學長,好可怕。
他下床,把原本要送凱子的冥紙畫,一把揉爛,丟到垃圾桶。不送凱,應該就沒事了。他把它丟了,不送了。
阿彌陀佛。聽人家說夢到對方死掉,其實是幫對方增壽。一定是這樣。
孟煥想了想,鬆了口氣,回床睡覺。
希望這次不會夢到梅杜莎學長,他膽子很小,不要嚇他。也不要自己嚇自己。
晚安。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74-ca4e67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