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青春鳥事之男籃社 
bsk.jpg


文案:
葛靖,今天十六歲,身高一百六十五公分。在籃球隊,不,在全國的高中之中都算是非常、非常矮小的男生。
劉賀,今天十六歲,身高一百八十六公分,可以打所有位置的萬能球員。是一個笑起來太過陽光,週遭女性生物都會為之瘋狂的男人。

原本以為比賽之後,兩人便沒有任何關係,可過多的巧合,讓葛靖和「敵人」,有了滋長友情的空間。
可是,他們的相處方式,葛靖怎麼想都覺得有點怪怪的。

普通朋友會每天來接送上下學嗎?雖然他是傷患……
普通朋友會將對方的個人資料記得清清楚楚嗎?雖然是姐姐想要的……

就在葛靖陷入自我懷疑的當頭,劉賀居然對他告白了!?

第一章

今天的天氣不錯,藍天白雲艷陽天,左邊飄來一朵雲,右邊吹來一陣風,陽光直直地照射。
葛靖躺在地上,看著藍天白雲。
忽然左邊多了一個人影,他瞇眼望去,是他們隊上的小陳,負責打中鋒的位置。
「隊長,比賽都結束了,你要躺到什麼時候?」小陳說著,即使他背光,葛靖還是能猜出小陳忠厚老實的模樣。
忠厚老實的小陳,身高一百八十六,在高中籃球隊算高的中鋒。
「讓我再躺一會。」葛靖說著。視線再度回到他的藍天白雲。
「那好吧。只是,隊長,雖然說我們輸了,但是這次只是練習賽,你就不要太自責了。」小陳說得話,點出剛剛他們輸球的事實。
小陳離開,葛靖重重地嘆了口氣,繼續躺在籃球場中央。由於是假日,所以來學校的人不多,因此葛靖才能為所欲為地躺在籃球場中央。
看似悠哉的躺著,葛靖心裡卻是百轉千迴。
剛才那場球賽,真是慘不忍睹。比數一百比八十。整整相差二十分,光是對方的得分後衛就得了整整三十分。
他腦海裡還隱約能看到對方站在三分線上,輕盈一躍,漂亮的姿勢,時間像是停住般,緩緩地,直到球中心進入籃框發出利落的聲響。
葛靖不甘心,卻也不得不承認,對方真的很強。
尤其是那個得分後衛;尤其是那個得分後衛,拿了整整三十分;尤其是那個得分後衛,比他高出整整一個胸;尤其是那個得分後衛,迷死自己學校的一群學妹。
因此,他賭氣地躺在籃球場中央,看著雲飄過。
雖然說,只是練習賽,他還是很挫敗。
看來自己還有得磨練,還有籃球隊那幫懶散的傢伙,也該狠狠地鞭策一番。
天空突然飄來一朵烏雲,似乎快下雨。
葛靖坐起身,收拾自己的東西,將運動背包側揹,由右到左,顯示出左撇子的習慣揹法。
左撇子葛靖,今天十六歲,高中二年級,籃球隊隊長,負責控球後衛的位置。
身高──
一百六十五公分。
在籃球隊,不,在全國的高中學校之中算是非常、非常矮小的男生。
其嗜好,籃球,籃球跟籃球。
籃球少年葛靖回到家,大約晚餐時候,他一進門,葛靖的大姊就跟他說:「你們隊上的那個小陳打電話給你,他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怪怪的。我說你不在,叫他晚點再打。」
「喔,我現在打給他。」葛靖包包隨意放在地上,走到電話旁,拿起電話撥號。他對副隊長小陳的電話號碼簡直是倒背如流。
鈴聲響了三聲,小陳接起電話。
「我是葛靖,」就算知道對方是小陳,葛靖還是會先自我介紹,「你找我?」
「葛靖──」小陳聲音有些哽咽。
葛靖皺眉詢問,「怎麼了?」
「小惠……」小陳聲音顫抖,說著,「小惠要我分手。」小惠是他們隊上的經理,今年一年級,跟小陳交往半年。
「怎麼突然提分手?」聽到這消息,葛靖頗為意外。上禮拜才聽小陳跟他炫燿,終於跟小惠上二壘了,今天卻要分手?
「小惠愛上別人。」小陳哽咽地說著。就算在電話那頭的葛靖,都能感受到小陳的難過。
葛靖突然腦海裡浮現一個畫面。
那是小惠站在籃球場旁,盯著今天對手的得分後衛。
該不會真的是──
「小惠愛上對方的得分後衛。」語畢,小陳邊哭邊咒罵著,「那個水性楊花的女人,我對她這麼好──」咒怨五百字,以下省略。
看不出來忠厚老實的小陳一發起火也是口無遮攔,葛靖靜靜聽著對方抱怨。腦子卻在思考其他的事情:等一下是先吃飯再洗澡,還是先洗澡再吃飯?先洗澡好了,今天真的流了很多汗,洗完再吃飯也比較清爽,重點是這樣吃得比較多。
吃多一點,長高一點。
「喂,喂,你有沒有在聽啊?」小陳發現葛靖都沒回話,詢問著。
「有啊。小惠要跟你分手,然後呢?」
「什麼然後?沒有然後,那種三心二意的女人,我也不稀罕。」
不稀罕?那你哭夭什麼。葛靖內心疑惑,不打算說出口。
小陳接著說:「我不想再談戀愛了,現在我只想好好練球。」說得慷慨激昂。
「嗯嗯,這樣很好。」葛靖在電話那頭點頭,小陳說的話就這句話最稱頭。
「所以說,隊長,你要不要參加三人小組籃球鬥牛?」小陳問。話題跳得很快,心情調整也很快。彷彿,失戀對他來說,發發牢騷,宣洩情緒就好。
「喔喔,那個喔。」
「怎樣,要不要參加?」
「好啊,可是我們只有兩個,還要再找一個。」湊成三個人。葛靖說著,腦海裡開始挑選一些適合人選。
「不如我們公開招標,」小陳建議。
公開招標勒,你以為是法拍屋嗎?葛靖心裡自白。
小陳繼續說著,「叫我們的隊員一對一鬥牛,最後勝利的人,就跟我們一起去比賽。」
「聽起來很有趣。」葛靖說著。
「就這麼決定,我明天跟他們說。」
「隨便你。」
「就這樣,再見。」
「再見。」
掛斷電話,葛靖突然皺眉頭。
一對一鬥牛,最後勝利的人參加比賽。這種話聽起來,很像一種養蠱的手法。
葛靖搖搖頭,甩掉這個想法。
算了,就當作是陪朋友走出失戀吧。
翌日,學校附設籃球場。
籃球隊瀰漫著詭異,卻激昂的氣息,或者應該說是鬥志。
葛靖進入球場,找到小陳,詢問著,「大家是怎麼了?」
「隊長,你沒女朋友可能不能體會。」小陳雙手擺放在葛靖肩上,一付過來人的口吻說著,「昨天有來看球賽的女生,都被對方那個後衛給迷住了。現在我們籃球隊就只剩下一群單身漢了。」
「有沒有這麼誇張?」葛靖無法理解地說著,放下自己的包包,準備上場練球。
「對了,我剛跟他們說鬥牛的事。」
「然後呢?」
「然後等一下要一對一比賽。」
「所以呢?」
「所以今天可能不能練球。」
不能練球!作夢!葛靖身後燃燒起隊長之火。
「全部的人,出去跑操場十圈,再給我回來鬥牛!」葛靖揚聲大吼,不顧眾人哀嚎聲,拿出自己毛巾,往脖子上一甩,「發什麼呆!全部都給我跑!」語畢,看著所有人都出發,才跟著出去。
就這點看來,葛靖一百六十五公分的矮個子,一點都不減少他身為隊長的威嚴。
小陳跟在葛靖身邊,有些微辭,葛靖知道他代表民怨。
不過民怨,聽聽就好。
由於田徑隊的人佔用到內圈一二三四的跑道,所以籃球隊的人只能跑外圈的跑道,更累更操。
很好很好。葛靖滿意的跑著。
進入第六圈,終於有人放棄走了起來。
葛靖對身邊的小陳說,「跑不完的直接淘汰。」
「哎呀,裡面有我看好的人。」小陳回頭看了一眼後頭開始走路的隊伍。
「喔喔,」葛靖惡質一笑,「那真是太可惜了。」絲毫不在意,不減速度繼續跑著。
一場接一場精疲力盡的鬥牛比賽展開,最後殺出一條血路的人,居然是出乎人意料之外的人選──吳垣。
「奇怪,吳垣這麼厲害,怎麼沒看過他出賽過?」一名早就被淘汰的籃球隊隊員疑惑地問出所有人的疑問。
葛靖上前,拍拍滿身大汗的吳垣,宣布:「就是你了,吳垣。」
「謝謝隊長。」吳垣高興點頭,激動的握住葛靖的手,「我一定會盡全力拿到冠軍。」
小陳在一旁同意的點頭,「沒錯,我們一定要拿冠軍。」
「既然這樣,等下社課結束後,我們就到市區公園的籃球場集合。」葛靖說。
「還練啊?」小陳驚呼。他才剛跑完十圈球場,再打下去肌肉會拉傷。
「想拿冠軍,就給我拚一點!」葛靖直述一個事實。
這下,小陳開始後悔提議參加三人小組籃球鬥牛。
總而言之,葛靖、小陳加上吳垣三人,回家吃飯洗澡後,再度聚集在市區公園的籃球場。三人開始和其他球友打球。
本來,葛靖是後衛,小陳是中鋒,吳垣是前鋒。打到後來,小陳和吳垣實在太沒默契,變成各打各的,使得他們一直保持劣勢。
葛靖正打算休息跟他們討論時,他們的對手突然停了下來,對站在場外穿著某明星高中制服的人大喊:
「劉賀來了。」
劉賀?這個名字有點耳熟。
葛靖偏頭思考,對劉賀這個名字有點印象,回頭一看。
赫!
原本手上拿著的籃球,驚訝地掉在地上,滾阿滾的,滾過憤怒的小陳,滾到場外那位劉賀的腳邊。
劉賀,也就是前天的那位得分後衛,彎下身,撿起籃球。
劉賀烏黑的頭髮隨著動作飄動,他看了憤怒的小陳一眼,不知道小陳憤怒什麼。接著,視線移到,錯愕地連球都拿不好的葛靖身上。
很快地,想起葛靖。他說,「你是武田高中的後衛。」
葛靖再度錯愕,皺眉看他。
劉賀還以為葛靖忘了他,還自我介紹,「我是前天跟你們學校打友誼賽的劉賀,位置也是後衛。」語畢,還露出誠懇的笑。
他笑起來,週遭的景色都為之遜色。
實在是太陽光了。
「你好。」葛靖從耀眼的微笑中醒來,禮貌性地打招呼。他隱約能感受到小陳從心裡到身體,到週遭外界,源源不絕地,散發出憤怒與咒怨。
氣氛瞬間一觸擊發。
葛靖擔心地看了小陳一眼。內心祈禱著:小陳啊,千萬要忍住啊。雖然劉賀無意間搶走你的女朋友,但是鬥毆跟打架會害你禁賽,千萬要忍住啊。球隊不能沒有你。
「我很喜歡你打球的方式。如果可以,我還真想跟你組隊打一局。」劉賀繼續說著。
葛靖走向小陳,一手搭在他肩上,大有壓制的作用。他對劉賀說,「可惜我們要走了。下次吧。」
「那好,就這麼說定。」劉賀說。
葛靖推著身體緊繃的小陳向前走,吳垣默默地跟在身後。葛靖走出球場時,回頭看了一眼。
劉賀穿著制服,卻不減他的威力。一回頭,就看到他輕輕鬆鬆地投進一球。
葛靖回頭,繼續向前走。對小陳說:「幸好你忍住了。」
小陳不發一言。
「下次,贏回來就好。」葛靖說。拍拍他的肩。
小陳握緊拳頭,咬牙切齒地說,「我要贏回來。」
很好,很好。很有鬥志。
葛靖走著走著,想到還有小陳跟吳垣沒默契的事情沒說,趕緊提出來討論一番。順利轉移話題。
吳垣認真聽著,偶爾還會點點頭。要他到放學後繼續練球,也很配合的來了。
這時,葛靖也覺得奇怪了。
奇怪,吳垣的表現不差,身高夠高,又很配合,怎麼會從來都沒有上場過?
葛靖不好說出口的疑惑,擱在心裡,一直到三人小組籃球比賽開始的那天。
那天,一大清早,葛靖和小陳雙雙來到體育館。等了快三十分鐘,遲遲不見吳垣的蹤影。
小陳的手機響起,顯示來電正是遲到的吳垣。電話一接起,小陳便迫不及待的問,「吳垣,你現在在哪?快要檢錄了,你怎麼還沒到?」
電話那頭傳來吳垣虛弱的聲音,「那個──」
「那個啊?你還不快來?」小陳催促著。
「我、我太緊張引發急性腸胃炎──」
「什麼!?」小陳錯愕,「你現在在哪?」
「我在──」吳垣虛弱地回答,「醫院的廁所。」
小陳結束電話後,一臉土色。對身邊的葛靖說,「吳垣不會來了。他太緊張引起急性腸胃炎,現在在醫院。」
吳垣吳垣,真的是無緣。難怪吳垣一直沒機會出場。
葛靖嘆口氣,「發生這種事,我們也沒辦法。」二缺一,是參加不了三人小組籃球比賽。
「唉,虧我們報名費都繳了。」小陳無奈。
「就當作捐贈吧。」葛靖安慰他。
「可惡。那筆錢我可以吃好幾碗肉燥飯。」小陳憤恨地說。
「這次就當作觀摩吧。」葛靖拍拍的肩,準備到二樓觀眾台看球賽。
小陳無奈地進場,走路有氣無力。
突然,葛靖的肩被人從後頭輕拍一下,他大反應地回頭,很明顯被嚇到的模樣。看到對方,驚嚇更大。不是別人,正是小陳的情敵劉賀。
「抱歉抱歉。」劉賀雙手高舉,露出抱歉的笑容,「我只是想打招呼。」
一旁的小陳身體緊繃,葛靖反手偷偷地輕拍他的手臂,要他別亂來。他對劉賀說,「沒什麼,是我反應太大了。」擺出沒關係的手勢。
「真是不好意思。」劉賀再度道歉,很快又開啟另一個話題,「你們也是來參加三人小組籃球比賽嗎?」
「關──」你屁事。小陳話還沒說完,被葛靖打斷。
葛靖用更大的聲音說,「觀──看球賽!」他轉頭瞪了小陳一眼,隨即轉回去看著劉賀說話,「我們本來是要參加,但是有個隊員不能來。我們正打算去看球賽。」
「那你們報名了嗎?」
「有──」完沒完。小陳的話沒說完,又被打斷。
「有、有,報了。」葛靖大聲說,又瞪了小陳一眼。
「這樣啊。」劉賀遺憾地說。
「那你呢?你也是來參加球賽?」葛靖禮尚往來地問,其實心裡想趕快結束話題,趕快把快自爆小陳帶走。
出乎意料之外地,劉賀搖頭說:「我只是來看球賽。」
「喔。」葛靖很高興話題,因此結束。看劉賀若有所思的模樣,心想這是個好時機。
趕快說再見,趕快帶走小陳。
正當葛靖要說告別的話時,劉賀語出驚人的提議,「其實我可以加入你們,這樣剛好湊成三個人。」
「你想得──」美。小陳話沒說完,再度被打斷。
「你想得真是太好了!」葛靖三顧小陳,這次用手肘偷偷地、狠狠地揍他。
「真的嗎?你也這麼覺得。」劉賀露出陽光般的笑容,週遭看到這一幕的少女們,無不盯著他看,久久無法離開。
葛靖也久久無法移開視線。
「我真的很想跟你合作看看。」劉賀開心地說。
這時,葛靖才發現自己的失態,假裝咳嗽一聲。腦袋混沌地,茫茫然地回答:「是嗎,那真是太好了。」自己都不知道回答了什麼。
「那我們是否該去檢錄?」劉賀問。
「對、對。」葛靖回答。
「我去跟我朋友說一聲,去去就來。你們先去檢錄,好嗎?」劉賀安排著。葛靖只能被動地點頭答應,往會場走去。
劉賀離開,小陳氣憤地抓住葛靖的衣領,怒道:「你要我跟他打球?三個字,辦不到!」
「這個──可是都答應了。」葛靖為自己剛才混沌茫然的行為感到後悔,總覺得剛才的對話有點詭異。
劉賀的話,有一種,不可拒絕的魔力。
是因為太燦爛的笑容嗎?
總之,此刻被質問的葛靖,底氣很虛。
「乾脆放他鴿子。我們馬上回去。」
「不行啦。我們都已經答應他了。」葛靖阻止小陳抓著自己往外走的手。
「你答應,我可沒答應。」小陳氣憤地說,「我剛才連一句完整的話都沒有說出來,就被你打斷。」
也對。葛靖看著地面,底氣更虛了。
「總之,你冷靜點。」葛靖只能勸說,「你看,報名費都繳了,不打白不打。而且你現在要是一走了之,搞不好劉賀會以為我們是背棄忘信的小人。」天那,他居然會用背棄忘信這個成語。這時,他不得不感謝國文老師耳讀目染的薰陶。
「背棄忘信就背棄忘信,我才不管這麼多。」小陳說得激動,葛靖的衣領都被抓皺了。遠看就像是一個一百八十六公分的不良少年,欺負一百六十五公分的瘦弱少年。
倏地,一隻手搭上小陳的手上,將他的手硬生生地抓下。
「發生什麼事?」劉賀的手抓住小陳的手,雙方暗自較勁著,氣氛一觸即發。
「發生什麼事都跟你沒關係。」小陳一看到就有氣,語氣很嗆。
「有話好說。」
「好吧,或許我是個局外人,但是動手就不好。」劉賀說著,絲毫不畏懼小陳的怒意。話說,小陳身高一百八十六,劉賀身高一百八十三,兩人都很高,夾在中間的葛靖顯得格外嬌小。勸架還得仰視兩位巨人。
「你他媽的叫什麼叫!」小陳粗話都說出口。虧他長得忠厚老實,沒想到竟是性情中人。
「小陳,你夠了吧!」連葛靖都被小陳嚇到,他推開兩人,讓他們保持一段距離。劉賀直視著小陳,小陳怒視劉賀,兩人誰也不讓誰。
「葛靖!你到底是幫他,還是幫我!」小陳氣得指著劉賀,還指指自己。
「我兩個都不幫。」葛靖說著,「你要是不甘心,想贏他。就到籃球場上分勝負。不要給我打架。」
「媽的,比就比。」小陳氣極。
「我是無所謂。」劉賀對小陳的敵意感到莫名其妙,但他也不是被挑釁,還能保持安靜的人。接下小陳的挑戰,他低頭問葛靖,「比什麼?」
我不知道!不要問我!葛靖內心吶喊,如果可以他根本不想攪這混水。
無奈,他只能硬是擠出一個同隊隊員也能比較的項目,「就比得分吧。」
「沒問題。」小陳應和。
「我們可以去檢錄嗎?」劉賀沒有異議,詢問他們。
「快進去吧。我們的隊伍是104號。」葛靖隔在他們中間,避免兩人接觸。
檢錄時,劉賀和小陳有默契地派葛靖當代表,葛靖拿回賽程表,一連串緊湊無空隙的賽事。
「我們的第一場在三號球場。」葛靖帶著兩人往三號球場走。
三人小組籃球比賽的規則,球場為半場,每個參加的隊伍兩兩比賽,接著晉級到最後的就是冠軍。
劉賀、葛靖和小陳站在場外,等待第一批的人比完,身邊是另外一個隊伍的人。
偶爾,可以聽見他們囔囔著,內容不外乎是看輕葛靖的話,仗著自己身高夠高,說些大話。
「那個矮子就交給我,我只要手一伸,他就被我擋住了。」話一出,引起那群人大笑。
葛靖自己是不怎麼在乎,反正到時候上場就知道了。不過身邊兩人燃燒熊熊的怒火,讓他有點擔心。
拜託,他們的情況已經夠亂七八糟了,這下又雪上加霜。葛靖抓住兩人的手,勸說著,「冷靜冷靜。」
兩人臉色陰鷙,一直忍耐著。
第一批的人比完,二十三比二十,藍隊以兩分落敗。
葛靖收到橘色背心,很快地發給他們,他們早已蓄勢待發。
葛靖有不好的預感,雖然說籃球是有點暴力的運動,但是他不希望真的變成暴力籃球。所以他出聲警告,「你們兩個千萬不能使用暴力。」
「放心,我絕對不會用暴力。」小陳咬牙。
「我也不會。」劉賀說。
原本還在吵架的兩人,現在居然口徑相同,表情相同。
雖然得到兩人的保證,葛靖還是擔心。
裁判哨聲響起,一開場,拿球的是劉賀。
劉賀接過裁判的球,站進球場,運球。
還想,他會傳給矮個子的葛靖,還是高個子的小陳。出乎意料之外,劉賀運球突然站定,防守他的人來不及反應,球已經離開他的手,高高地投擲出去。
他們仰望著球,拋物線般,優美地劃過,刷地一聲,進籃。
三分──
小陳錯愕;葛靖錯愕;對手錯愕;觀眾錯愕;連裁判都錯愕。
許久,裁判吹下哨子,三分進球。劉賀站在場的最邊緣,一出手便進球。
引起所有觀看的人,一陣喧嘩。
劉賀伸手,對著對方一指,挑釁味十足。
才剛開始,就火藥味十足。
劉賀跑到葛靖身邊,笑說,「我沒有使用暴力喔。」
不,雖然沒有使用暴力,但破壞力十足。葛靖無奈地笑了,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接著,換對方進攻,只是每當站在籃下,便被高人一等的小陳擋下。還被蓋火鍋。而,球一旦回傳到葛靖手上,不管怎麼防守,他總是有辦法將球傳出去。
一連下來,對方沒有進球,比數也超悽慘。下半場結束,還是沒有突破零分。
比賽結束,三十比零。
對方慘敗,慘白著臉下場。
葛靖下場時,心想,希望對方不要因此討厭籃球。
其實籃球是很好玩的。
他回頭,無意聽見,兩人的對話。
「我拿十八分是你的一倍。」
「那又怎樣?」小陳只拿九分,臉色難看。
「想贏我,你得再加油。」劉賀提醒他。
「你──」
葛靖拍額頭,大嘆。
小陳這樣,劉賀也這樣。
本來不認識劉賀,還以為他跟他的球路一樣,悠悠哉哉、優雅的樣子。沒想到劉賀的個性居然這麼衝,還會很喜歡挑釁對方。
劉賀,真是出乎意料之外的人物。
「隊長,你等下把球傳給我就好,不要傳給他!」小陳對葛靖說,「我很快就可以把比數追回來。」
「你冷靜點。」
「葛靖!你到底幫他,還是幫我?」小陳氣憤地說。再度連名帶姓叫他。
同樣的話,葛靖聽了兩遍,無奈地說,「我兩個都不幫,兩個都不幫!」國文老師說,重複兩次有加強語氣的效果。這下小陳應該知道,他是真的真的兩個都不幫了吧!
小陳咋舌一聲,氣乎乎地跑掉。
「你去哪?」葛靖問。
小陳頭也不回說,「廁所!」
葛靖鬆口氣,回頭,尷尬地對劉賀笑了笑。
「葛靖。」劉賀突然叫他。
「幹嘛?」葛靖問。後退一步,站遠一點才不用仰著脖子看人。
「沒事。我只是想叫看看。」劉賀笑說。一臉心滿意足的模樣。
葛靖皺起眉頭,莫名其妙地看他。
劉賀,還真奇怪。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73-844acc4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