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 粉紅夫人事件(X戰警衍生:EC) 
小封


文案:
Pink Lady(粉紅夫人)
原名:愛麗莎‧紐曼
某小鎮中的占卜師,專為上門的客人解決戀愛煩惱。
技能:使人相愛。
超能力:控制他人身上的荷爾蒙。

-

艾瑞克與查爾斯拜訪粉紅夫人時,不料受到粉紅夫人的能力影響,兩人因此異常渴望著彼此,恨不得肌膚相親。
艾瑞克選擇順從了自己的慾望,而查爾斯卻還在與理智掙扎。

通販:物&語館




00

「如果你能讀我心中所想,你會發現我真正想要什麼。」艾瑞克蠱惑低吟。
是的,查爾斯可以讀他心中所想。
艾瑞克這個精蟲上腦的渾蛋,讀他的思維,跟被他強姦沒兩樣。
艾瑞克在想,他要怎麼把查爾斯這個高高在上的人誘拐上床,他要找個該死的破房間幹他,他要讓查爾斯哭著大喊他的名字。
「不,艾瑞克,答案是不。」查爾斯嚴正拒絕。
「你確定?」艾瑞克靠近他。
「我非常確定。」查爾斯眼看著艾瑞克靠近自己。
這個男人渾身散發出一股奇怪的性感氣息,當他十分貼近的時候,你能聞到他身上帶著一股淡淡的金屬氣味。或許是艾瑞克的能力,他感覺自己受到很強烈的吸引,令他無法從他身上移開視線。
「如果你真想拒絕我……你怎麼不逃開?用你的超能力阻止我──靠近你。」艾瑞克俯身,在他的臉上落下一個親吻,在額際、在鼻尖,他停在查爾斯的嘴前,向他宣告,「我要親吻你了。」
查爾斯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
他知道艾瑞克要吻他了。
而他……他沒有拒絕的慾望。


01

艾瑞克與查爾斯尋找同類的旅途中,曾經遇上那麼一件事。
他們剛結束一趟徒勞無功的探訪,決定到某小鎮附近的酒吧稍作休息。酒吧有些歷史了,招牌顯得殘破,一股老舊的氣息撲面而來,來客並不多。
正和兩人的意,他們只想悠哉地喝點小酒,放鬆片刻,不為玩樂,不求熱鬧。
兩人一前一後進入酒吧。查爾斯沒開口,而是在意識中向艾瑞克點酒後,自顧自地往兩人座走去。艾瑞克看了查爾斯一眼,笑了笑,拿他沒轍,認命地前去櫃檯點酒。
查爾斯入座,閉上眼睛,全神貫注地「聽」一件有趣的傳聞。
『我的他就要來了,雖然他之前拒絕過我,但是我已經向粉紅夫人求得愛情手鍊。他一定會愛上我,粉紅夫人從來沒有出錯過。今天是我最後的機會,我一定要跟他上床,在他離開前懷上他的孩子。』
女孩豁出去的心聲中,查爾斯卻抓到幾個重點:粉紅夫人、愛情手鍊、從來沒出錯過。
事實上,在他們踏進這座小鎮,他已經「聽」過好幾個人的心聲,無不讚揚粉紅夫人的神奇與靈驗,愛情手鍊是那些人一定會提到的物品,他原本不太在意這類市井小民的占卜樂趣。然而一個兩個如是說,而且有求必應、從來沒出錯過,綜合這幾點來看,他察覺到一絲絲的詭異。
艾瑞克將兩杯啤酒擱在桌上,見他閉眼養神的模樣,以為他累了,便提議:「要不我們找個旅館住下?你看起來需要真正的休息。」
查爾斯聽聞,睜開眼,對上艾瑞克隱隱擔憂的神情,讀出對方對自己的關心。他笑了出來,拿起酒,淺嚐一口。
「不,我的朋友,我只是聽見一件有趣的事。」查爾斯挑眉,神情輕鬆,沒有半點疲態。
「喔?什麼事?」艾瑞克被他挑起興趣,好奇追問。
「噓噓,讓我探索一會。好戲正要上場。」查爾斯放下酒,瞄眼走進酒吧的男人,聽見那女孩激動的心聲,他又一次閉上眼睛,仔細探聽後續。


『喔!他來了!我現在的樣子好看嗎?』女孩緊張地想,趕緊整理自己的頭髮與衣服,解開幾顆扣子,小露酥胸,確認自己性感又不失禮後,向男人揮手,展示自己的位置。
「伊森!這裡!」她高喊。
男人原本臉色不耐煩,當他注意到女孩時,卻是一臉意外,思想也有極大的轉變。
『該死的,瑪莉我已經拒絕過她了,我告訴過她我喜歡的是莉茲,她為什麼還要再約我出來?我最受不了難纏的女人。』見到女孩後,他意外地想著,『莉茲!』
「莉茲,怎麼會是妳?」伊森快步來到女孩的桌位,喜出望外地說。
『莉茲?我是瑪莉,他是怎麼了?』瑪莉心裡也疑惑,但被男人難得一見的好臉色給沖昏頭,轉念一想,『管他的!我從來沒見過他對我這麼笑過,天吶,我一定是這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原來是莉茲約我出來,但她為什麼要透過瑪莉來約我?』伊森開心入座,雖然搞不清楚狀況,但心上人難得對自己示好,他也不在乎那些細節了。

但在查爾斯的意識中,卻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情況。
瑪莉眼中的伊森是伊森,可伊森眼中的瑪莉,不是瑪莉,而是他喜歡的莉茲。
查爾斯讀著伊森意識,看見伊森所聞所見,他不僅將瑪莉看成了莉茲,連瑪莉說話的聲音,也是莉茲的聲音。
顯然地有什麼東西在影響著伊森的判斷。

艾瑞克被放置不理,倒也不惱怒,安安靜靜喝他的酒,目光放肆打量眼前這個全神貫注偷窺他人心聲的男人。
他腦海閃過一個念頭:
『這人總是充滿自信,樂觀到近乎自大的地步,難以想像他難過的模樣。不知道他哭起來是怎樣的表情。』
「我聽得到你。」查爾斯睜開眼睛,沒好氣地瞪他一眼。
艾瑞克沒有被發掘心聲的羞恥,反而舉起手中的酒杯,向他敬酒,帶著玩味的笑容,說道,「我只是想想,沒打算真的弄哭你。再說,我沒有那方面的興趣。」
艾瑞克眨眼,把查爾斯逗笑了。
「結束這無聊的話題,我想我找到另一個變種人。」查爾斯切入正題,一本正經地說,他的視線轉向瑪莉與伊森所在的位置,位於靠窗的四人座。瑪莉與伊森正熱烈交談著,雙方眼中盡是情意綿綿。
「在這酒吧裡?」艾瑞克意外,順著查爾斯的目光,望向那處,看見濃情密意的一對男女。
查爾斯將自己所見所聞簡單描述,順道說出他的猜測,「我想那位粉紅夫人應該是變種人,而且非常可能與我有相似的能力,可以影響他人的思維判斷。」
「聽起來很棘手。」艾瑞克頭微微一偏,想著對方如果真有與查爾斯相似的能力,不知道他們應付不應付得來。查爾斯的能力賊得很,對付起來麻煩透了。
「怕了嗎?」查爾斯挑釁一問。
「首先,我們得先知道粉紅夫人的所在。」艾瑞克顯然地沒有退縮,他端著酒杯,食指指向酒保,「或許他會知道,需要我去打聽嗎?」
「不需要,資訊已經在我腦海裡。」查爾斯手指點點自己的頭,這點小情報輕易就能讀到。
『所以說,這種能力太賊了。』艾瑞克心想。
咳。查爾斯象徵性地咳嗽。
『我意思是很方便。還有,別再讀我的思維,滾出我的腦袋!』艾瑞克在心裡改口,又怒罵偷窺他心聲的查爾斯。
查爾斯訕笑,接著收斂起表情,一本正經地說,「現在,我得做一件棒打鴛鴦的事。」
他閉上眼睛,又一次入侵伊森意識,將他眼前的假莉茲現出原形,瑪莉對著他笑著說話,那臉上的討好令人厭煩。伊森立刻皺眉變臉,大喊一聲,「怎麼會是妳?瑪莉?我剛不是在跟莉茲說話?」
「我是瑪莉,你一直在跟我說話,你是怎麼了?」瑪莉伸手覆蓋上伊森的手,滿臉擔心憂慮。
「妳別碰我!」伊森用力甩開瑪莉的手,驚恐地瞪著瑪莉,「怎麼會是妳?我已經拒絕妳很多次!妳能不能不要再──」
他的話被制止住,他說不出更難聽的話,儘管那些話已經在他腦海裡成形,劇烈沸騰著,他恨不得狠狠羞辱對方一頓。
查爾斯不可能讓他這麼做,他在伊森的意識裡,沉聲警告他,『什麼都不許說,離開這個地方。』
伊森驚恐,他無法說話,他彷彿被人控制的傀儡,手腳僵硬,一步一步往酒吧門口走去。
「伊森?你要去哪裡?伊森?等等我!」瑪莉追了上去,拉住伊森的手,不准他離開。
查爾斯控制著伊森說話,「我還有約,必須先走了。抱歉。」
瑪莉不得不鬆手,眼睜睜看著他離開。
伊森一跨出酒吧,查爾斯立刻放過他的意識。伊森倒抽口氣,有種解脫的錯覺,他回頭看一眼酒吧入口,回想剛才那種不受控制的恐怖狀態,還有腦海裡陌生男子的聲音。他片刻不敢停留,嚇得拔腿就跑。
瑪莉待在原地痛哭失聲,但這已經不是查爾斯關心的。
查爾斯解決完了問題,睜開眼睛,情緒有些低落,一為惹哭可憐的瑪莉,二為男子恐懼的態度。
「你的傑作?」艾瑞克指了指崩潰痛哭的瑪莉。
查爾斯拿起酒杯,灌入一大口,喝完,嘆口氣。他悶聲說,「沒辦法。強求來的,總歸不是真的。我不能眼睜睜看她犯錯。」
「隨你便。」艾瑞克不與置評,他才不在乎女孩哭得多慘,普通人類他壓根不關心。
查爾斯一口喝完剩下的酒。他起身,整理自己的衣衫,撿起外套,拍拍艾瑞克的肩膀,說道,「走吧。我們去會會那位粉紅夫人。」
「好。」艾瑞克喝完自己的酒,跟他一道離開酒吧。
兩人一前一後走出酒吧,查爾斯抬頭看了路牌,確認他們的位置,憑著剛才探視瑪莉內心而得到的路線,前往粉紅夫人的所在。
查爾斯負責認路,在前領路。艾瑞克在後頭跟著,他雙手插在褲子口袋中,悠閒地跨步行走,彷彿散步一般,不疾不徐。
這小鎮有著非常古樸的氣息,他們逛了老半天,一棟高樓也沒有瞧見,最恢弘的建築是教堂,就連政府的行政辦事處都沒有教堂來的大。一般住宅清一色木磚房,最高三層樓,每戶人家隔得特別遠,零零散散的,住戶似乎不多。
他一開始嫌棄破舊的酒吧,搞不好是全鎮唯一一間酒吧。
看一個城市熱不熱鬧,就看當地的酒吧多不多,熱鬧程度與酒吧店家數成正比。
這裡實在太偏僻了。
他們越走越遠,住戶越來越分散,最後查爾斯在一間房屋前停下來,他認著房屋的特色,確認是這裡沒錯。
房屋外的陽台放置搖椅與桌椅,門邊有半米高的陶瓷娃娃,與瑪莉記憶中的樣子沒有出入。
「就是這裡。」查爾斯肯定。
「我們還等什麼?」艾瑞克頭一擺,向他示意,打算破門而入。
查爾斯拉住他,「等等。」
「怎麼了?很危險嗎?」艾瑞克疑惑。
「不,我只想提醒你一句,對方是位女士,有禮貌點。」查爾斯說。
「我對女士一直都很禮貌。」艾瑞克擺手,覺得自己有點冤。
「你看起來像是要去打架,製造點麻煩。」
「我沒有。」艾瑞克無辜,笑了笑,放鬆表情,又恢復他早前跟散步沒兩樣的輕鬆狀態。
「走吧。」查爾斯見他放鬆,才放開他,拍拍他的手臂。他率先上前,踏入粉紅夫人的家。
查爾斯按下門鈴,等著人來開門。他站在門口,用意識稍微感受屋裡人的狀態。
粉紅夫人是位上了年紀的老太太,她行走不便,必須杵著拐杖行走。她是晚年才覺醒的變種人,擁有控制他人荷爾蒙的能力,使人相愛也是因此導致。她自己並沒有意識到自己是變種人,她經過社區舉辦的活動而學到占卜術,從此沉迷其中。她在占卜解謎的過程中,無意中運用她的能力,為許多人解決戀愛上的煩惱。
久而久之,小鎮的人們稱呼她粉紅夫人,解決戀愛煩惱特別靈驗的粉紅夫人,有時連婚姻問題都會找她諮詢。
在粉紅夫人應門的空檔,查爾斯已經讀完了她的前身。
這是一位親切友善的老太太,她並沒有惡意,沒有利用能力作怪的意識。
「妳好,我聽說這裡有位粉紅夫人,我朋友推薦我來,聽過可以解決戀愛上的問題。」查爾斯向老太太打招呼,說明來意,儘管他已經知道眼前的人就是他要找的粉紅夫人。
「我就是。」老太太露出微笑,回應他。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443-bd5cd1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