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端]妖異高中的班級日誌01 
妖異高中01_小封

【原力祭5/17-6/30】買原創小說就有折扣!


詳細 ▶ http://goo.gl/V3yBeu
《妖異高中的班級日誌(01)》5/18正式開課!
★超超超人氣‧《妖怪公館的新房客》謖封面擔當!
★CWT場刊封面指定子葉細緻插畫!
★浮文字金獎怪盜紅腦波無極限,打造奇異妖怪世界!
►特別收錄
精美拉頁海報 全彩人設 黑白插圖 精細線稿

►首刷限定
一起上課吧特製妖高班級日誌!
──全 班 同 學 , 都 是 妖 怪──
「真想吃了你這塊小鮮肉……」
「您應該不是指真實字面上意義的吃吧!?」
──但 班 導 師 , 是 個 凡 人──
本校極度缺乏「人」才!
讓你「嗯~~~~~~~咦咦咦!??」不斷的奇妙設定!
➤➤➤一起上課吧──!!
▌博客來 http://goo.gl/SJbOKQ
▌金石堂 http://goo.gl/FRkxPI
▌SPP http://goo.gl/0yelYC
點開可看大圖~~
13227068_897745510347879_2586685272703059933_n.jpg

004.jpg

內容試閱:

妖異高中一年一班的班導師吳老師看到今天的班級日誌,把代班值日的樹妖林森同學給請到辦公室。林森同學座號五號,幫翹課的四號同學寫班級日誌,這本身並沒有問題,問題出在於──

「林同學!十二號的朱珠怎麼了?」吳老師驚恐地詢問林同學。他在班級日記中的特殊事件紀要看到很不得了的描述。

林同學站在吳老師的身旁,他是一位樹妖,身體大部分是樹木,只有上身臉的部分是擬人的臉。他聽了吳老師的提問,事不關己地回答,『十二號豬妖被十三號蛇妖吃了。』

「十三號……蛇……佘錦、佘錦為什麼要吃了朱珠!?你們怎麼沒有人阻止他!為什麼沒有人通知班導師!我!」吳老師氣得手在發抖,在他班級上竟然發生這麼駭人聽聞的事,他作為班導師竟然是最後一個知道的。

『老師,老師是平凡人,跟通知你也沒有辦法解決問題。我直接聯繫十二號豬妖的父母,請他們辦理後事。老師請不用擔心,這件事我已經解決好了。』

已經解決好了……已經解決好了……已經解決好了……

吳老師腦海裡無限回盪林同學的話,心裡只有一個感受,那真是那不好了。

「佘同學……佘同學現在還在學校嗎?」

『他吃完十二號之後就申請早退,說吃得太撐肚子痛,已經回家休息了。』林森解釋。

吳老師陣陣胃痛。

「可是我沒有收到他的早退單。」吳老師表示他沒有同意佘錦的早退。

『喔?或許我應該紀錄他曠課。』林森盯著班級日誌曠課妖數那欄,想著自己得更正過來。

「不不,這不是重點。我得去佘同學家一趟,讓他把朱珠給吐出來。林同學,你能陪老師去一趟余同學的家嗎?」吳老師抓住林森的手,露出非常需要幫助的求救訊號。他一個弱小的人類班導要去蛇妖的家做家庭訪問,他很害怕,極度需要支援。

林森同學糾結,吳老師大可以撒手不管,因為這件事他已經解決好了,豬妖父母一聽是蛇妖吃了他們家的女兒,立刻接受弱肉強食的事實,準備辦後事了。吳老師也應該這麼做。

多事,不知好歹。

林森同學將吳老師上下打量一回,再三確認眼前這個沒有力量又纖細脆弱的人類是真的準備要去蛇妖家拜訪,他暗自搖頭,相當不認同他的想法。

『老師,我勸你別去。』

林同學苦口婆心,希望他能知難而退。

「不行,作為一名師者,必須捍衛我每一個學生,一個都不能少……一個都不能少……」吳老師雖然嘴上這麼說,但他緊張得直冒汗,抓緊林同學更是不肯放手,最後充滿魄力地說,「就決定是你了!陪我去吧!」

『……我能拒絕嗎?』林同學感到非常無奈。

「不行!誰叫你是代班值日生!」

樹妖林森同學熬不過吳老師軟硬兼施的要求,他只能答應。事實上,要不是他顧慮著吳老師作為人類纖細的身體,他早就把人打飛好遠,讓他有多遠就滾多遠。

還陪什麼陪,呸。

吳老師,性別男,是妖異高中今年新進的代理老師,對學校生態各種不熟悉,只知道這是一所妖怪創辦的學校,全校師生妖怪比人類多。雖然入學前,已經從各方面聽說過學校的狀況,做了許多心理準備,但真正上手後,才知道這個職位有多坑人。

這年頭想要找一份工作實在太困難,要不是他投遍各界領域的履歷,參加過無數次入職考試未通過,他是千千萬萬不會答應來妖異高中教書。

想是這麼想,可是妖異高中導師薪資很優渥,是他這種剛出社會的小嫩芽,菜鳥中的菜鳥,夢寐以求的高薪資……結論是他還是會來教書。

因為錢多。

看在高薪的份上,在這個妖怪比人類多的妖異高中,他還是想盡力做好導師的工作。

然而,開學至今,他還沒見齊所有同學,胃病等級也已經從等級三進化到等級五了,必須吃胃藥壓抑住經常翻湧的胃酸。

他的壓力好大。

賺錢真辛苦。

吳老師看著手上全班通訊錄,對照座號十三號蛇妖佘錦的地址,佘錦的字寫得彎彎曲曲歪歪斜斜,猶如蛇行文字,他發現自己看不懂。

「林同學……你……你能不能幫老師看一下,佘同學的地址到底是在哪?」吳老師將通訊錄交遞給一旁的樹妖林森,請他幫忙看看。

林森瞄了一眼,沒接,他說,『不用看,我知道蛇窩在哪。我帶你去。』

「佘窩?」姓佘的家被稱做佘窩,倒是挺合情合理,而且他們都是蛇妖。吳老師不疑有他,不做他想,點點頭,請林同學帶路。

林森在前帶路。

吳老師小心打量林同學,說句心裡話,林同學作為樹妖是本班唯一正常的(妖怪)學生,處事沉穩,為人低調。是他最放心的學生,當初剛接觸一年一班,他半驚恐半徬徨,林同學默默幫他處理許多事情,讓他非常感動。開學第一週,他直接指派林森當班長了。

林森作為班長,同時也是班上最常代班值日的同學,開學至今無缺席,本班唯一全勤,非常值得鼓勵。

有林森在,吳老師多了點底氣。

第一次做學生家庭訪談,他十分緊張,暗自深呼吸吐氣,作著心理準備,給自己催眠壯膽。

林森觀察著戰戰兢兢的吳老師,他停下腳步,斟酌語言後,好心開口,向吳老師提議,『你要是緊張,不如我們回去吧?』

吳老師很想回去,下意識地點頭,但很快反應過來,立刻搖頭。

「不行不行!朱珠……朱珠……一個都不能少……一個都不能少……」吳老師連句完整的話都說不清楚了。

明明是這樣的狀態,卻還是堅持要去蛇窩。

林森自認為自己仁至義盡,該勸退的話他也說了,吳老師不領情。既然吳老師不願意打道回府,他便不好再說些什麼。

林森無視吳老師的緊張害怕,繼續往前走。

妖異高中四周環山,好山好水好空氣,妖怪大多是世間萬物轉化而成,他們不喜人氣,人類看見妖怪太容易大驚小怪,年幼不懂幻化人形的妖怪選擇遠離鬧區都市才是正途。等到他們有足夠能力幻化成人,便會往外發展,有的妖怪大隱於市,有個妖怪選擇繼續窩居深山修行。

佘同學的家就在離學校不遠的一座矮山之中,林森帶著吳老師走走停停,爬到半山腰,在一間鐵皮屋停下。

『到了。』

「到了嗎?太好了。終於到了。」吳老師體力驚人的差,僅僅爬了半座矮山的距離,他已經氣喘如牛。雖然中途幾度停下休息,他還是累得雙腿打顫。

吳老師平時住在學校的宿舍,靠學校提供的三餐過活,他基本上不太出門,因為一出門就得翻山越嶺,走好遠的路才能到隔壁鎮。因為沒有人煙,所以山上也沒有加油站,他唯一的代步工具是一台二手淑女腳踏車。

來妖異高中前,吳老師身高一百七十三公分,體重九十公斤。經過日夜操勞,與長期處於驚嚇狀態,以及伙食的侷限,吳老師體重刷刷地降到輕薄的六十五公斤,人比黃花瘦。

吳老師站在門前,緩口氣,稍稍打理自己的門面,好讓自己看起來不是太狼狽。再三詢問一旁的林同學,「這樣看起來有沒有好一點?」

『有。』林森非常敷衍。

吳老師點點頭,無視他的敷衍,深呼吸,鼓起勇氣,伸手敲敲門。

「有人在家嗎?我是妖異高中一年一班的吳老師,請問佘錦佘同學在家嗎?」吳老師敲完門沒等到回應,扯開嗓子對著裡頭大喊。

他喊老半天,沒有一點反應。

難道說沒妖在家?

吳老師上前,將耳朵貼上鐵皮屋的門板,聽聽裡頭的聲響。

嘶嘶嘶嘶嘶嘶嘶──

嘶嘶?吳老師聽見很奇怪的聲音,剛覺得疑惑,門突然從內打開了。

吳老師定睛一看。

蛇蛇蛇蛇蛇蛇蛇──

巨大的蛇頭探了出來,伸出蛇信碰觸外頭的空氣,好巧不巧兩條分岔的舌滑過吳老師的臉頰。

吳老師整個人僵硬了,這麼大顆的蛇頭就在自己眼前,他雙眼蓄滿眼淚,要被嚇哭了。

好恐怖。

『佘錦。』林森同學貼心地幫吳老師解惑。

「佘佘佘佘──佘錦──」吳老師又恐怖又疑惑,抖著手指著蛇頭。

林森點頭,表示他眼前巨大蛇頭就是佘錦的頭。

吳老師吞了一大口口水,閉上眼睛,在心中不斷說服自己,不要害怕,有事好好說,為了朱珠,他的學生一個都不能少。

「佘佘佘佘……佘錦,我我我我有話話話要說說說……」吳老師聲音都在顫抖,雙腿發軟,勉勉強強站穩。他對探出門外的蛇頭說話,佘錦圓潤的大眼也盯著他。

『老師好。』佘錦認得吳老師,恭敬地招呼一聲。

「你你你你好,你爸爸媽媽在在在在嗎?」吳老師艱難地開口,想找他父母談談,或許成年妖怪不會以這個模樣現身。

『啊──』林森聽見他的發問,來不及阻止吳老師。

這問題是大雷區啊。林森在心裡為吳老師點蠟燭。

『我的爸爸媽媽……』佘錦低了低頭,身體縮回去,讓外頭的人看得見屋子裡頭的情況。

吳老師聽見佘錦幽幽地說,『早就泡成蛇酒,預計明年可以開封。老師你要是想喝,到時候我再通知你。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是吧?』

語末,帶著陰森森嘶嘶聲作為結尾。

吳老師透過他退出的空間看見好幾個酒罈子,沿著鐵皮屋的牆放置,一甕一甕堆疊成牆,像是家具裝置。

喔漏漏漏漏漏漏漏!

不要開封啊!不要把父母泡成酒啊!不要請我喝啊!

吳老師很崩潰。

吳老師被嚇得六神無主,待他回過神,自己已經被請入鐵皮屋,佘錦依舊保持巨蛇的模樣,由家裡其他小蛇負責倒茶水給吳老師喝。他接過茶,回過神,才注意到地上全部都蛇,密密麻麻的一點縫隙都沒有。

佘錦家是實實在在的蛇窩。

吳老師很驚恐,他想向身邊的班長林同學求救。

這一看,他已經看不出林森的模樣,林森掛著一身的蛇,小蛇將他纏得緊緊的,捨不得下地離開。

林森淡定,作為樹妖,被蛇爬滿身是常有的事,習以為常,對蛇的盤爬不以為意。

吳老師一時沒忍住,手不住地顫抖,斟滿茶的杯子全撒了出來。

『老師別怕,這些是我弟弟妹妹,他們很乖不咬人。就算咬了也不會死人,放心放心。』佘錦見吳老師害怕的模樣,向他保證。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吳老師話說不清楚。

『老師,朱珠。』林森提醒他,此行的來意。

對對,朱珠。吳老師忍住害怕與顫抖,試著向佘錦開口,「佘同學,我今天找你來是有重要的事,我聽班長說了,你今天吃了隔壁桌的朱珠……」

話沒說完,被佘錦給打斷,『是啊,我吃了。哎呀,我太低估朱珠的份量了,搞得我現在肚子很撐,還沒消化呢!』

聽聽,多麼理所當然的抱怨口氣。

吳老師閉上眼,忍了忍,胃痛導致他反胃想吐,他接著勸導。

「老師來,就是希望你能把朱珠給吐出來,別……別吃她。你怎麼可以吃同班同學呢?這是不對不好的行為。」吳老師跟佘錦講道理。

『不能吃同班同學?』佘錦歪頭,睜著天真無邪的雙眼。

吳老師苦口婆心,「是啊,不能。同班同學之間要互相友愛,不能互相殘殺。」

『好,我把她吐出來,但我可以吃她的爸爸媽媽吧?』佘錦接著問。不是刻意找碴,而是認認真真的提問。

吳老師噎了一口,想像佘錦吃掉家長的畫面,太寫實太可怕了。他吞下口水,輕咳一聲,「不行。同班同學的爸媽當然也不能吃,你不僅要有同學愛,還要愛屋及烏,同樣尊重同學的爸爸媽媽。」

『這不自然。』佘錦一本正經地反駁他。

吳老師錯愕,反問,「哪裡不自然?」

『老師,如果我不能吃同班同學,不能吃同班同學的爸爸媽媽,那我還能吃什麼?我連自己的爸爸媽媽都吃,有時候餓得厲害,就連自己的弟弟妹妹也照吃不誤,我怎麼就不能吃同班同學了?』佘錦回答,他左右搖晃身體,爬行一段,湊近吳老師,一個鼻息噴在吳老師臉上。

「可是……我們班的同學……一個都不能少……」吳老師喃喃說著,因為佘錦的鼻息噴灑在自己臉龐,他一瞬間頭皮發麻,腦袋有點空白,思緒轉不過來。

『老師,我們是妖怪,跟你們人類終究不一樣。我吃朱珠是天經地義的事,正如自然科學課上提到的食物鏈。我的行為符合自然。你讓我不去吃同學跟同學的爸媽,這就不自然。』佘錦接著道。

佘錦的話很道理,吳老師竟然被說服了。

吳老師傻住老半天,連自己是怎麼走出蛇窩都沒有印象了。

回程路上,吳老師緩過神,覺得自己思緒好像被繞進圈子裡頭,怎麼想都想不通,好像是哪錯,又好像沒有錯。

雙手空空,鎩羽而歸。

吳老師沒成功救出朱珠,還被學生給說服了接受妖吃妖的事實。

他內心糾結。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440-304192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