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 原創BL only 9/6(日)《如果你也是最佳男配角》開放通販,即日至8/28截止★ 


nanpeijue-sample-cover.jpg

nanpeijue-hebing-sample.jpg


【個人】《如果你也是最佳男配角》
作者:怪盜紅斗篷
繪者:默犬
語言:繁體中文
尺寸:A5
字數:七萬
預購價:NT$250
★特典<今晚與狼共舞>

文案
大新聞!肯揚卡洛斯與賴瑞馬汀於C城同居中!

隨著撲天蓋地而來的消息,兩人交往總算曝光了。
有人祝福有人不看好,甚至出現排斥事件。
卡洛斯與賴瑞不閃不躲不否認,合拍一段正式出櫃宣言。
向所有人坦承他們是相愛的一對情侶。

〈如果你也是最佳男主角〉甜甜蜜蜜第二彈!!
★特別收入自萌文〈我不喜歡你了〉VII


預購69原創BL ONLY場領/通販

郵資計算
一本 40
兩本 65(便利袋)


【ATM匯款】
 銀行代號:700(郵局)
 匯款帳號:0041081-0334719

  (1)既刊庫存情況標示,留言詢問清楚後,再進行匯款動作。
  (2)匯款完畢,至acatalogue@hotmail.com,留下以下相關資料。
       1:姓名:(請填本名)
       2:訂購內容:
       3:領書方式:(通販請寫郵寄地址)
       4:匯款金額:
       5:匯款日期:
       6:匯出帳號末5碼/匯出戶名:
       7:聯絡電話:
       8:聯絡e-mail:
       9:備註:
  (3)BL原創場9/6會場領取者,在回覆郵件會附加上領取號碼。


★《如果你也是》系列再刷!
  藍墨水詩社$220
  最佳男主角$250
  愛的魔術師$260



  第一幕

  卡洛斯在C城買下一套房,房屋的原主人是一對夫妻,夫妻倆因為工作異動的關係要搬到A城,臨時決定售屋,透過朋友的關係找到買家卡洛斯。

  夫妻倆都是卡洛斯的影迷,一得知買主是卡洛斯,二話不說,半點為難都沒有,立刻賣了。

  卡洛斯收下合約,付清房款,另外給兩位合影簽名,一套房子輕輕鬆鬆就到手了。

  卡洛斯是個好說話的買主,夫妻倆搬得急,部分大型家具搬不走,還沒來得及處理,全留在屋子裡頭。卡洛斯打量,那些家具都還能用,他順帶一併買下。

  他忙著處理這些瑣事的時候,他的愛人正在全國巡演,他們分隔兩地,只能透過網路與手機通訊,聯繫彼此。

  「買好房子了,隨時可以入住。一時間我也不知道該準備些什麼。等你回來,我們一塊整理。」卡洛斯對視訊那頭的賴瑞說道。關於家到底該怎麼布置,他暫時沒有想法。

  「正好,我剛網購一套床具,我改個地址,直接送到那邊去。你記得收。」賴瑞笑說。

  「你什麼時候回來?」儘管卡洛斯早知道賴瑞的歸期,他依舊不厭其煩地一遍又一遍地問,每次通話都要詢問一遍。好似他這樣做,就能將歸期縮短一天。

  「下禮拜公演就結束了。」賴瑞回答,他壓低音量跟卡洛斯抱怨,「我好慘,戲服已經三個月沒洗了,我的那套戲服,一天演兩場,一個禮拜演三天,至少穿六場。那個味道真的難以言喻。」

  卡洛斯聽聞,直發笑。

  「你還笑,太沒同理心了。」賴瑞瞪他一眼。

  「舞台劇本來就很辛苦,不如以後別接舞台劇了。」

  「怎麼可能!」

  卡洛斯早知道他會這樣反駁,同為演員,他知道演員有多難捨棄舞台劇的掌聲,無論多麼辛苦,當聽見掌聲的瞬間,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和賴瑞一樣,喜歡演戲,用心表演,並且盡情享受舞台。

  「你下禮拜回來,我會去接機。」卡洛斯提議。

  「不要,你太招搖了。我可以自己搭車過去。」賴瑞拒絕。

  接機攻防戰,你來我往,卡洛斯每一次提議,賴瑞每一次拒絕。

  等到下禮拜賴瑞結束公演的前一天,賴瑞抵抗不住卡洛斯的耍賴,終於敗下陣來妥協了。

  對話如下:

  「你的飛機明天晚上十一點抵達,到時我會在機場大廳等你。」

  「不要啦,我自己回去。」

  「你也可以拒絕,反正我會出現。你接受的話,我會給你一個克制地擁抱。但如果你還是要拒絕我,等我發現你,我會狠狠給你一個久違的擁吻。」

  「這……」

  「當著所有人的面。」

  「……你來吧。」

  卡洛斯太無賴了,賴瑞不得不妥協。

  賴瑞的班機十一點才抵達,卡洛斯早迫不及待出發,十點半就抵達機場,心急如焚地等待,恨不得能立刻見到想了好幾個月的賴瑞。

  在認識賴瑞以前,他從不曾有過這種感受,眼巴巴地等著某個人的出現,賴瑞就像他的SUPERSTAR,他比那些狂熱粉絲還要期待他的到來。班機延誤半小時了,他等得焦急,心中泛苦。

  太煎熬。

  總算等到飛機抵達燈亮起,他死命盯著出境出口,過目每一位旅客,人流零零總總出現,沒一個是他等的人。

  經過卡洛斯的旅客總忍不住多看他幾眼,卡洛斯身形頎長,高挑顯瘦,穿著一身合身大衣,往旁一站,那處角落彷彿海報一般,特別賞心悅目。儘管他戴著墨鏡遮著臉,卻半點不能掩蓋他天生的風采。

  卡洛斯習慣成為眾人注目的焦點,自然無視那些露骨的打量,依舊死盯著出境出口。

  旁邊的旅客有些蠢蠢欲動,想上前交談幾句,實在好奇這樣充滿魅力的帥哥等著什麼人,不知道能不能認識一番。

  突然,帥哥站直了身體,露出笑容,整個人柔和許多,他舉起手向著某人揮手。

  眾人一致望去,看見一位男孩,挺著一頭紅色頭髮,戴著口罩,看不清什麼模樣,但那雙眼透漏著一股和和氣氣的氣質,身高約一七零,偏瘦體型,皮膚白皙。男孩往魅力驚人的帥哥面前一站,毫不遜色,畫面非常協調,怎麼看都養眼。

  卡洛斯信守自己的承諾,給賴瑞一個非常克制的擁抱。

  賴瑞感受到眾人的視線,雖然早預料到了,但真遇上還是覺得挺尷尬的。現在可是他們的休息日,他不想在平常休息日的時間,還要擺出藝人的架式,太累了,他只想好好放鬆。

  「抱歉班機誤點了。你等很久嗎?」賴瑞向他道歉。

  卡洛斯不顧賴瑞反對,順手接過他的行李,「沒有。」

  「你肯定等很久了。幾點到機場?」賴瑞不信他。按照卡洛斯的性格,即便他等到天荒地老,也不會表現在臉上。他追問時間。

  卡洛斯眼神猶疑,想轉移話題,他不想被賴瑞發現自己非常早就到機場。他真怕賴瑞生氣,下次不讓他接機了。

  「反正你一定老早就到了。」賴瑞環顧一眾圍觀的人們,大概猜得到他來了多久,短時間是不可能聚集這麼多人。不知道那些人是不是認出卡洛斯,也可能沒認出他,單純覺得他好看。

  賴瑞抬頭打量戴著墨鏡的卡洛斯,心裡暗嘆,這麼會抓人眼球的男人居然是他的戀人。

  好像作夢一樣,真不敢相信。

  「先別看我。」卡洛斯注意到賴瑞的視線,抿著嘴,要求賴瑞別盯著自己。

  「嗯?為什麼?」賴瑞意外,難得聽到卡洛斯這樣要求。

  卡洛斯微微彎腰,湊在他耳邊小聲說道,「我怕我忍不住在這裡親你。」

  賴瑞整張臉竄紅,幸好戴著口罩,將他半張臉遮掩住,沒顯示出來。他低下頭,調整好久,才抬起頭。

  「車停哪?」賴瑞詢問。

  「三樓。」

  賴瑞盤算距離,自己大概等不了這麼久,便說,「先到洗手間一趟。」

  「好。」卡洛斯沒有異議,剛下飛機,想解決生理需求很正常的。

  「你跟我去。」賴瑞抬眼瞄了瞄卡洛斯,低聲說,「找個隔間,好好地獨處。我很想你。」

  卡洛斯頓了半秒,反應過來,他一把抓住賴瑞的手臂,往洗手間的方向,快步疾走。明明拖著一只行李箱,速度卻快得像在奔跑。

  賴瑞被拉著跑,想笑又不敢表現得太明顯。

  卡洛斯,走慢一點。

  雖然很想這麼說,但是賴瑞細想,其實他自己也有點著急。索性配合他的腳步,跟上邁著一雙大長腿疾步的卡洛斯。

  卡洛斯將行李擱在外頭臨時放置處,兩人風風火火進了廁所的隔間,他上好鎖,轉身迫不及待地扯下賴瑞的口罩,擁吻他。

  「嗚……」賴瑞嚶嚀,聲音被卡洛斯的親吻吞沒。

  交纏的舌頭,發出黏膩的聲響。

  卡洛斯將舌頭深入賴瑞口腔,舔吻他的上顎,貪婪地深深親吻。

  賴瑞對此毫無抵抗能力,身體不由自主地發軟,若不是卡洛斯撐著他,他恐怕已經癱倒在地。賴瑞雙手環上卡洛斯,支撐自己,回應卡洛斯充滿侵略的深吻。

  「卡洛斯……卡洛斯……」賴瑞意亂情迷地喊著他的名字,臉色漲紅,視線難以集中。

  卡洛斯聽聞,不滿地輕咬賴瑞舌頭,以示懲罰。

  「你怎麼老是改不過來。賴瑞,喊我的名字。」卡洛斯介意稱謂,不喜歡賴瑞生疏地稱呼自己。

  「肯揚。」賴瑞配合地更改稱呼,雙眼微彎,多虧舌頭被輕咬的疼痛,讓他稍稍回復一點理智。腦袋清醒點了,身體卻還沉迷著。他忍不住磨蹭卡洛斯,壓低聲音,小聲詢問卡洛斯,「親愛的,怎麼辦,我被你弄起來了。」

  「我不想在機場的廁所裡面做全套。」卡洛斯微皺眉,雙手抱著人,卻沒有進一步的舉動。

  「那你還那麼色情的親我!」賴瑞生氣,湊上前,啃一口卡洛斯的嘴唇。他覺得不滿足,卡洛斯臉上戴著墨鏡,看不清楚表情模樣。他拿掉卡洛斯的墨鏡,再啃一口,瞧見卡洛斯同樣情迷的表情,這才滿意。

  「抱歉,我沒控制住。回家再做。」卡洛斯親了親賴瑞臉頰。他也挺不好意思的,本來只想稍微親一會,結果賴瑞實在太可愛,加上他們分隔那麼久的時間,他一時失控。

  「可是我被你弄起來了……怎麼出去?」賴瑞一臉尷尬,他今天穿著一套輕便的運動服,褲子布料輕薄,頂著勃起的性器肯定會被看穿。

  「我用手幫你弄出來一次?」卡洛斯提議。

  賴瑞點點頭,現在也只能這樣了。

  「你盡量忍著聲音,我怕你把我也勾起來。」卡洛斯壞笑。

  賴瑞瞪他一眼,換來卡洛斯又一次的親吻。

  卡洛斯拉下他的運動褲,摩娑他微微升起的性器,感受手中的脈動,用極度色情的方式撫弄著。他吻得特別認真,怕賴瑞發出誘人的呻吟,他對賴瑞可是一點抵抗力都沒有。

  中途有人陸續進來使用廁所,沒停留太久,但賴瑞特別緊張,實在害怕被人發現他們躲在這裡幹壞事。

  卡洛斯熟練的愛撫與外界的刺激,讓賴瑞匆匆交代出來。

  從隔間出來,賴瑞喘著大氣,卡洛斯前去洗手。

  高潮後的賴瑞神色茫然,表現格外乖巧,他拉著行李箱的桿子,呆愣地站在廁所門口,等卡洛斯洗完手過來。

  卡洛斯走向他,仔細打量賴瑞。

  賴瑞無意識散發出的性感,透著一絲嫵媚,萬般誘人。

  「不行,你不能這樣出去。」

  「為什麼?」賴瑞疑惑。

  卡洛斯沒回答他,幫他把口罩重新戴上,還把自己的墨鏡給他。全副武裝,把整張臉都遮住了,他心滿意足地點頭。

  「可以了。我們走吧。」卡洛斯一手攬著賴瑞肩膀,一手搶過行李箱,以保護者的姿態,護著賴瑞走出洗手間。

  「這樣不好吧?你連墨鏡都不戴,會被人認出來的!」賴瑞緊張,欲摘下墨鏡還給卡洛斯,卻被制止。

  「不要摘。」卡洛斯直接抓住他的手,阻止他拿掉墨鏡,「我被認出來也沒關係,總之你不要露出臉。」

  「怎麼可能沒關係……」

  「你現在的表情是屬於我的,我不要其他人看見你這副模樣。」卡洛斯霸道地說,儘管語氣同往常那般溫和,但透漏著一股不肯讓步的強勢。

  賴瑞聽了他的理由,臉色通紅,幸好整張臉都遮住了,別人看不見。

  「你這人真是……」賴瑞說不下去,即使是如此強勢的卡洛斯,在他心底也是好得不得了。他真是太喜歡這個人了。

  路上,卡洛斯果真被影迷認出,他坦然接受簽名的請求,但拒絕合影,動之以情告訴他們,現在是他的休息日,皮膚與精神狀態並不是很好,所以不方便合影,希望有機會再彌補這個遺憾。大夥儘管覺得可惜,大多欣然接受了。

  賴瑞見怪不怪,安安靜靜地待在一旁,做一個低調的同行者。

  在外人看來,他大概只是卡洛斯一個特別要好的朋友。

  唯有他們倆人心裡知道彼此是最特別的那位。

  這樣保密的交往,令人膽戰心驚。

  賴瑞趁著卡洛斯簽名的空檔,默默退到一邊,想隔段距離,遠遠地看著。

  然而,卡洛斯頻頻抬頭,確認賴瑞的位置,眼神再三示意他別離自己太遠。賴瑞要是後退一點,他便露出為難的表情,急切地盯著賴瑞,也不低頭看看自己到底把名字簽到哪去了。

  賴瑞有種欺負人的錯覺,左右亂晃一通後,乖乖站到卡洛斯的視線範圍。

  卡洛斯終於能夠脫身,匆匆來到賴瑞面前,「抱歉,讓你久等了。」

  「還好,我剛去買了點心來吃。」賴瑞拉下口罩,炫耀地咬一大口手中的三明治。

  「好吃嗎?」

  卡洛斯低下頭,就著賴瑞剛咬的位置,也咬下一大口三明治。

  賴瑞錯愕,嘴巴張了又闔,隨即緊張地左右探望,確認沒人發現卡洛斯剛才的舉動,暗自鬆口氣。

  「你做什麼!這裡是外面!」

  「沒辦法,我也餓了。」卡洛斯無辜地說,「我在家準備好宵夜,等著你回來一起吃。」

  理智上賴瑞認為他應該提醒卡洛斯幾句,在外頭他們應該低調點,不要做太過親暱的行為。可是卡洛斯的親暱行為,卻能讓他心裡莫名地平衡。

  被萬人擁簇的卡洛斯是他的。

  可惡,他好想在這裡,當著所有人的面狠狠親吻卡洛斯。

  賴瑞拉上口罩,把自己彆扭的表情遮住,粗聲粗氣地說,「我們快回去吧!」

  卡洛斯答應,一臉愉快,攬著賴瑞,拖著行李,前往停車處。

  車是五人座的休旅車,方便放置大型行李。賴瑞行李不多,一只行李箱,一個大後背包。

  「想想還缺什麼,我們待會路上經過超市,順道買了。」卡洛斯邊將行李搬上後車箱,邊詢問賴瑞。

  賴瑞站在他身後,從後背包拿出手機與平板電腦,讓後背包一併放入後車廂,他整個人鬆了口氣,用力活動肩膀。

  「應該沒什麼要買的。」賴瑞笑盈盈地對上卡洛斯的視線,調侃他,「你肯定都買好了。」

  卡洛斯爸爸的稱號可不是浪得虛名。

  上齣戲共演的演員凱文給卡洛斯取了個卡洛斯爸爸的暱稱,只因卡洛斯在片場中對賴瑞無微不至的照顧。

  兩人正式交往有段時間了,卡洛斯的噓寒問暖更勝以往,絲毫沒有減退的跡象。

  卡洛斯微微一笑,沒有反駁賴瑞的調侃。

  他確實把所有物品都買齊全了,好不容易有了幾個月的休假,他恨不得親手翻修整棟房屋。可惜現屋的狀況非常良好,沒什麼需要修繕的地方。他將所有精力投入在購買日常用品中了。購買情人的日需品,意外地大大滿足他的獨佔欲。

  所有東西都是一套一套的,不管是誰來拜訪,包準能一眼看懂這房屋主人是一對熱戀中的情侶。

  他很期待賴瑞的反應。

  卡洛斯愉快開車,哼起歌來。依舊是那首獅子王定情曲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

  賴瑞聽聞,一邊甜蜜一邊不好意思,他說,「你怎麼不換首歌來哼?」

  「你不喜歡這首歌嗎?」卡洛斯訝異。獅子王的所有歌曲他都很喜歡,每次跟賴瑞在一塊,他總忍不住哼起這首。大概是跟他的心境相近,很甜蜜、很喜歡對方,想要更加接近對方。

  「不是不喜歡,而是每次聽你哼這首歌,我會特別想吻你。」賴瑞如實以告,待在車內,他摘了墨鏡跟口罩,露出他那張年輕稚嫩的娃娃臉,歲月彷彿遺忘他的存在,不留一絲痕跡。模樣保持年少的賴瑞此時雙眼飽含情慾地盯著卡洛斯,認真思考著等會停紅綠燈的時候,他要親哪裡一飽口福。

  「別再勾引我了,我已經忍得很辛苦了。」卡洛斯正色,不敢轉頭看向賴瑞的方向,怕自己把持不住。

  「你才是。」賴瑞哼說,收回視線,望向窗外,看看外頭的風景,轉換心情,嘴上嘟嚷,「一直在誘惑我。我憋了好幾個月,每天累成狗,連自己做的時間都沒有。快要爆炸了。」

  卡洛斯笑,應和他,「我也一樣。」

  賴瑞本來有點氣憤,聽他這麼一說,頓了幾秒,鼻子出氣,然後笑了出來,反駁他一句,「廢話。」

  當然跟他一樣了!

  卡洛斯稍稍加快車速,原本要一個小時的車程,硬生生縮減半小時左右,抵達位於郊外的住處。

  賴瑞在途中使用手機跟平板,確認好各種聯繫細項與安排行程,跟家人報個平安,和經紀公司打個招呼,弄完這些,他們也差不多到達目的。

  卡洛斯停好車,繞到副駕駛座,幫賴瑞開門,牽著愛人的手,帶他參觀他們未來要共住的房子。

  屋內布置相當溫馨,很有小家庭的氣氛。

  接著賴瑞瞧見一套又一套的物件,卡洛斯興致高昂地一一介紹,餐盤餐具、情侶茶杯、牙刷漱口杯都是情侶款式。情侶茶杯兩個把手湊在一起合成一個心型,漱口杯並排放在一起剛好是兩個小人親吻造型,多虧他用心找到同志版的親吻茶杯。這種東西竟然有廠商製作,據卡洛斯的說法,網路上賣得很不錯,還是熱銷版。

  這世界已經被同性戀攻佔了嗎?

  喔,我也是同性戀。

  賴瑞對著同志版的情侶漱口杯呆怔片刻。

  「是不是有點過火了?」卡洛斯緊張兮兮,原本很期待賴瑞的反應,但賴瑞似乎看傻了眼,現在盯著情侶漱口杯,許久沒有發表意見,他開始擔心賴瑞不滿意。

  「嗯……我很意外,沒想到你這麼浪漫。」賴瑞笑說,把杯子好好放回去,對準小人親吻的模樣。

  「要是不喜歡,我們可以撤換。」卡洛斯趕緊說,並不是非要使用這些不可。

  「幹嘛換?」賴瑞反應過來,知道卡洛斯想多了,以為他不喜歡這樣的布置,他笑著伸手,環抱卡洛斯。礙於身高差異,導致他抱著人的腰,看人還得抬頭仰視對方,他下巴抵著卡洛斯鎖骨附近。他對卡洛斯說,「我不是不喜歡,我只是太意外。你比我想像的還要有浪漫情懷。不過家裡全部都一套一套的,以後不好邀請朋友來拜訪,太明顯了。」

  「讓他們知道也沒什麼。」卡洛斯坦蕩地說。

  賴瑞心一甜,自己傻笑好久。

  「你笑什麼?」卡洛斯見他笑得這副傻樣,自己也跟著笑了起來,不知怎地覺得很快樂。大概是賴瑞就在自己懷裡,讓他心滿意足、滿心歡喜。

  「笑你。戀愛中的人是不是都很傻?」

  「是啊是啊。」卡洛斯承認,他失心瘋買下這些東西,這是他以前從來沒有過的,等他回過神來,一方面覺得不可思議,一方面又特別滿意。

  賴瑞笑了一陣,邊笑邊做他一直很想做的事,好好地親吻卡洛斯。

  這個男人打從碰面開始,無時無刻誘惑著自己,沒事長得這麼好做什麼,簡直引人犯罪。

  卡洛斯任由他親吻,享受愛人的主動,他雙眼微瞇,低頭欣賞賴瑞專心親吻的表情。賴瑞偶爾抬眼望他,眼神勾人,他偏頭張嘴含住卡洛斯的喉結,含在口中,用舌頭描繪他的喉結。

  卡洛斯嚥下一口口水,引起喉結的上下滑動。

  賴瑞想做壞事,但他想到後果,不敢妄為,他先問清楚,「你這幾天有工作上的安排嗎?」

  「沒有,我的假期到月底。在這之前能天天陪你。」卡洛斯回答他,摟住賴瑞的腰,緩慢地磨蹭他,暗示性十足。

  「很好,非常好。」賴瑞滿意他的回答,如此一來,他能肆無忌憚地作怪了,一口咬上他的脖子,貪婪啃食,真想把人吞下肚。

  「嗯。」卡洛斯沉吟一聲,咬牙,極力忍著慾望。

  他們待在浴室裡頭,要做什麼都很方便,可是衣服還沒脫。

  衣服真礙事。

  卡洛斯伸手撩起賴瑞的上衣,賴瑞一身運動服穿脫多方便,反觀卡洛斯穿著襯衫,得一顆一顆解開扣子。

  賴瑞興致高,解扣子不用雙手,用牙齒扯著,一顆一顆扯開。

  「喔,賴瑞──」卡洛斯仰頭,呻吟一聲,賴瑞解扣子的方式太情色了,對他根本是考驗,折磨著他,卻又甜蜜。

  賴瑞往下解扣子,正準備蹲下身,被卡洛斯一把拉住。

  「嗯?」賴瑞表情既迷茫又充滿情慾。

  「你、你是要憋死我嗎?」卡洛斯整張臉漲紅,瞇眼盯著賴瑞。

  賴瑞感覺很新鮮,平時都是他卡洛斯老神在在,而自己被他一舉一動弄得臉紅心跳,現下他主動挑釁,立場互換,臉紅心跳的人變成是卡洛斯了。

  「我打算用嘴幫你出來一次。你在廁所幫我弄,我得禮尚往來。」賴瑞憋著笑,解釋自己不是故意要過度挑逗他。

  卡洛斯抿嘴,雖然很想,但捨不得讓賴瑞難受,「那種事我幫你做就行了,你不用這麼辛苦。」

  「不辛苦啊。啊,難道你覺得很辛苦嗎?」

  「怎麼可能!」卡洛斯一秒否決。讓愛人舒服是無上的光榮。

  賴瑞實在搞不懂他的邏輯。

  卡洛斯意識到自己說的話有多矛盾,他皺眉想著該怎麼解釋其中的差別,賴瑞又親上來,一邊親一邊推他出去,把人往主臥室大床的方向推倒。

  賴瑞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麼了,可能是小別勝新婚的關係,可能是新房布置得太好,也可能是自己憋了幾個月,快憋壞了,特別想狠狠做一場。

  反正天時地利人和。

  「親愛的,我今天可能會榨乾你,你要有心理準備。」

  賴瑞跨坐在卡洛斯身上,居高臨下,霸氣十足地宣告。

  卡洛斯愣了半秒,著迷地望著賴瑞,隨即腰部向上一頂,隨時準備應戰。

  兩人嬉鬧一陣,很快交纏在一起。

  賴瑞沒有做擴張的餘韻,塗了潤滑,便急切地扶著男人的性器頂進自己體內,一開始沒對準滑開來,蹭過穴口,讓兩人都發出難耐的呻吟。

  第二次嘗試終於順利進入體內,他停止動作,讓身體適應卡洛斯的巨大。

  賴瑞趴在卡洛斯身上,發出悠長又滿足的嘆息。

  卡洛斯忍著擺動的慾望,伸手一下一下輕撫賴瑞後背,跟賴瑞交換一個又一個纏綿的親吻。

  直到賴瑞適應體內的性器,自己主動搖擺腰部,一次次擦過他最舒服的地方,發出陣陣愉悅又失控的喊聲。

  他們一共做了三次,第一、二次是賴瑞主動,最後一次,賴瑞累癱動不了,換卡洛斯動作。

  賴瑞不肯自己一個人先高潮,掐著自己的性器,強忍住射精的衝動,等卡洛斯一起到達。偏偏卡洛斯比他更持久得多,賴瑞忍到受不了,怒咬卡洛斯,洩不了精,至少能洩憤。

  卡洛斯是重質不重量的男人,各種方面上。當他終於放過賴瑞,他身上被咬出各種青青紫紫,萬般精彩,他不論是精神或是身體皆滿意至極。

  極致性愛後,賴瑞昏睡幾十分鐘,接著被食物的味道誘醒。他睜開眼,發現卡洛斯搬了張小桌子,放置在床鋪上,桌子上擺著簡單的食物,撒上起士粉的雞肉跟馬鈴薯,還有一盤生菜沙拉。

  這是卡洛斯早前準備好的宵夜,雞肉又重新烤過,散發出陣陣油香氣味。

  賴瑞肚子餓扁了,眼睛發亮,筆直盯著雞肉不放。

  卡洛斯對賴瑞的事凡事親為,並且以此為樂,你一口我一口餵著賴瑞,把人餵得飽飽的,輕輕鬆鬆解決宵夜。

  「我剛收到一個壞消息。」卡洛斯把小桌子擱到一邊,雙手抱著賴瑞,說起他趁空檔查看信箱得知的消息。

  「什麼壞消息?」

  「狼嚎的導演朱莉諾維斯說明天中午想跟主要演員聚餐,編輯群也會出席,大概想談談角色大致定位。她想看看演員現在的狀態,主演群裡頭好像有個易胖體質的演員,好像需要人特別盯著她。編劇的劇本還沒完全定稿,導演說部分角色有些爭議。關於這點她沒說明,詳細情形明天再問她。」卡洛斯道來。

  「這算什麼壞消息?」賴瑞不懂,不就是吃個飯,哪裡不好了,還可以提早接觸主演群,順便培養感情。

  「明天,聚餐,主演群跟編劇群,以及導演都在。」卡洛斯體貼地把關鍵字挑出,最後低頭看一眼自己身上非常精彩的咬痕吻痕,萬紫千紅,從脖頸到胸膛,幾乎體無完膚。

  賴瑞的嘴張了又闔,表情從茫然不懂到搞砸了,最後停留在我操你開我玩笑吧。

  「怎麼辦?」賴瑞緊張地問。

  卡洛斯悶聲笑著,聳肩,無所謂地說,「沒事,我不介意被人看見。」

  賴瑞雙手掩臉,暫且逃避現實。

  他拿開手,面對現實,打量他製造出來的痕跡,試想能不能撲點粉,或上點遮瑕膏把紫紅蓋住。

  「我能也給你弄一個嗎?」卡洛斯笑問,尋找合適的位置,視線停在脖頸上,蠢蠢欲動。他們倆人互種一些,更有情侶感。

  賴瑞雙手遮住自己脖子,拼命搖頭,不給搗蛋。

  太可惜了。

  卡洛斯一臉遺憾。

  
 
#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怪盜紅斗篷 #-
Re: 詢問購買書單 

無夢島暫時還沒有加刷的打算~

如果你也是系列本次加刷,都有書~
妥妥的!


> (原來我少買了這麼多本書啊....)
> 無夢島
> 如果你也是最佳男主角
> 如果你也是藍墨水詩社
> 如果你也是愛的魔術師
> 請問以上的書籍是否還有庫存呢
> 另外我想詢問愛的魔術師跟無夢島的特典是否能夠加購呢?
> 謝謝~
怪盜紅斗篷 #-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432-ff30c4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