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缺81 




  一行人在地道彎彎繞繞,沿著一路上留下的記號走出,重見天日的感覺特別好。即使氣氛不佳,彌透老師還是深深吸了口新鮮空氣,長吐待在底下的濁/氣。

  他爬出地道,定睛一看眼前風景,瞬間震懾住了。

  邊城小村位於邊界,是個雞不拉屎鳥不生/蛋的地方,土地貧瘠,植物難以生長。然而,就在他們下去地道又上來的這段時間,在他們上方的荒蕪土地竟然長出巨大樹木,而且以樹木為中心點,各種說不出名頭的植物從四面八方生長出來。

  在他眼前的是一片新生叢/林。

  「怎麼可能──」彌透爬出地道,驚愕眼前劇烈的變化。不敢置信,在他腳下還有草木正在不斷生長。

  部隊小兵陸續爬出,同樣被眼前場景震撼了,紛紛圍繞草木,滿是疑問。

  最後爬出地道的是科飛,他雖然也意外,但他更在意別的事情,大步走向彌透老師。彌透老師已經來到巨大樹木,抬頭打量著高度,又低頭思考它的深/度。

  「彌透老師──」科飛語氣帶有不耐煩的催促,但他話還沒說完,立刻被彌透老師打斷。

  彌透攔截他的話,指著他們腳踩的土地,詢問科飛,「你知道我們站的地方是地道裡的哪個位置嗎?」

  科飛一愣,回頭測量他走來的距離,心緒一點一點往下沉。

  「這是弗恩所在的中心點?」

  「也是整個叢/林的中心點!往四面八方擴散出去的,你瞧底下,我敢打賭撥開這些草木,底下的根一定是順著圖陣的圖騰生長!」彌透老師發現新世界一般激動,他立刻低下身撥開一處草木,果然證實他的想法,「瞧!瞧!就是這樣,每個植物都是順著圖陣生長!這不可能是攻擊性的魔法圖陣,如此充滿生命力、美麗的圖陣──這是一個祝福型的魔法圖陣。」

  「就是這片叢/林導致弗恩木質化……」科飛神色陰沉,與彌透老師的激動愉快完全不同,他面對生命盎然的叢/林只有怨恨,「我要燒了它。毀了它,說不定弗恩就能回來了。」

  「別!別!你千萬別衝動!」彌透老師趕緊阻止他,曉以大義,「這些樹、草木全都是從地道裡頭的弗恩生長出來的根長出,雖然還不能確認毀掉這些植物會不會影響到弗恩,但是我們總得小心行事。你想……你想想啊,要是你把這些植物燒了,很有可能會燒到地底下的弗恩,你……你……你好好想想。」

  彌透老師說了這麼多,見科飛神情難看,他說到後來也會說不下去。

  科飛收斂起怒意,閉上眼睛,緩和自己的情緒。

  「我明白了。」科飛語氣冷淡,表情僵硬。為了弗恩,他忍著火燒叢/林的衝動。

  他抬頭望向依舊在往上生長的巨大樹木,樹/蔭不斷往外擴張,遮蔽住他們,逐漸擋住日光。

  「你也不要太悲觀。往好處想,這是一個祝福型的魔法圖陣,不是攻擊型的圖陣,對人與環境是不會有惡意的。還有,既然樹木跟弗恩是一體,樹木穩定生長又茂盛生長,不就代表弗恩現在很好?」彌透老師為了安慰科飛開始瞎說,他自己也沒底的事,說得倒順口。

  科飛再看頂頭大樹,他的心情十分複雜。

  「但願如此。」他說。

  但願如此。

  彌透老師心裡有太多疑問了,比如邊城小村怎麼會有這麼龐大的祝福型魔法圖陣、這圖陣為什麼只對弗恩一人起了作用、既然是祝福型魔法圖陣怎麼會吞噬掉弗恩、在這個魔法圖陣中還有另一個圖陣,另一個圖陣又是什麼用途。還有一個在這個時節,顯得不是那麼重要的問題,為什麼大使者會變成科飛本尊了。

  彌透老師觀察科飛的模樣,科飛抬頭望著大樹,不發一語,雖然沒有流淚,卻是神情惆悵、傷心欲絕。

  他突然想起弗恩說過的那句話──

  『雖然他忘了我,但他還是愛我。』

  細細思來,弗恩怕是早知道大使者的真面目,科飛在他面前根本無所遁形。那時弗恩說話偶爾提起科飛,神情中的戲謔,他現在想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此時此刻的科飛看起來如此寂寥,甚至是迷茫。

  他就像是缺少另一半的孤鳥,呆愣望著大樹,不知該何去何從。

  彌透老師不好再說些安撫人心的話,那些保證說得太多,都是空口無憑,沒有具體依據。他說得再多,科飛恐怕也沒心情聽。

  他現在能做的就是盡快找到破解圖陣、解救弗恩,如此巨大的祝福型魔法圖陣文獻不多,他不是很有自信能找到解決的辦法。

  彌透老師面露心虛,他抹一把臉,隱藏住自己的表情,他給自己打氣,他一定行的,賭上他魔法圖陣學者的尊嚴。

  回頭,彌透老師沒日沒夜翻找文獻,向邊城小村的住民問話,特別要聯繫上那位給他地道線索的縣民。

  這邊城小村荒涼無比,人煙稀少,要找出居住已久的原始住民十分不容易。科飛給了他足夠的人手調配、最高的研究權限,彌透老師當學者這麼多年,從沒像這樣爽過。

  他想去哪就能去哪,身邊總有人伴著,還有一個特派的助手,幫他處理所有大小事。他要看的文獻不論多高的限制級別,科飛都能給他找來。

  這段時間,科飛彷彿無所不能,好似彌透老師許什麼願望,他都能實現。

  太方便了,太好用了。

  這樣聽話好使喚、權限高、有權有勢,有利又有錢。

  多好。

  多好啊!

  彌透老師忍不住羨慕起弗恩,他人生中怎麼就沒有這麼一個科飛存在。他回想起過往科飛還記得弗恩的時候,那人可是跟前跟後的伺候,恨不得為他摘星捉月,將自己的一切全奉獻給他。

  他也好想要一個科飛,太好用了啊!

  他不敢跟科飛坦承,他有泰半的時間都在利用科飛的權限找自己想要很久,偏偏得不到手的文獻。

  別怪他,誰讓弗恩的人實在太好用了啊。

  彌透老師抱著以他權限根本不可能得到手的文獻,感動至極,哭了。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427-50eea24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