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寶與二毛之求愛不成反類犬 

  「二毛……俺、俺……俺硬了……」

  正值慾望蓬勃年紀的大寶正在向他年紀小上許多的戀人二毛求愛,但二毛死活不理他,他憋得委屈,紅了雙眼,拉住二毛的衣角,不願讓他離開。

  「自己滾一邊擼去,別來煩俺!滾開!」二毛一腳踢向大寶。

  大寶不閃不躲,硬生生吃下這腳,悶聲哀號一聲,死死不肯放開手。

  二毛見狀,又出腳連踢好幾下,手腳並用,偏偏就是對付不了厚皮耐打的大寶,他踢得氣喘吁吁,手掌都砸疼了,那大寶紋風不動。

  「二毛,你在俺耳邊喘氣,俺又更硬了。不管,你得幫俺消消火。」大寶被拳打腳踢也不惱火,還能得寸進尺地跟二毛提要求。

  「誰管你!自已用手,別來纏著俺,俺要去汲水,沒空搭理你!」二毛拒絕,說完又軟下口氣,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在對人埋怨,「俺要是幫你,俺就沒力氣汲水了。」

  「俺幫你!俺可以幫你汲水,還能扛水回你家去!」大寶自告奮勇地說。這種差事他沒少做過,好幾次都是這樣了。就連二毛負責的那塊農地,他也經常幫忙照顧,為了讓二毛輕鬆點、少幹活,他可是很勤快的。

  有人自願幫自己汲水做苦工,二毛非常願意,但是他家裡人看不過去。二毛撇撇嘴,語氣不耐煩中帶點無奈,「俺也想你幫,可俺家不讓幫。」

  「你是俺媳婦,怎不讓俺幫自己媳婦做事?」

  「媳婦個頭!」二毛臊紅了臉,反駁他,「俺看大黃也沒幫過他媳婦什麼,大夥都各忙各的,自己幹活都忙不過來了,哪還有空幫人。」

  「才不是,那是大黃懶惰,他事情做完,就賴椅子上死活都不動。俺的農地比大黃家的還大,俺幹完活,還去顧你的田,現在還能幫你汲水。」

  二毛聽了,還真是這麼一回事,他突然覺得大寶真幹了特別多的活,心疼人了,結結巴巴地問,「你、你,你累不累?」

  「嘿嘿,你幫俺弄這個,俺就不累。」大寶嘿嘿笑了,笑得色瞇瞇。

  二毛一巴掌打向大寶臉上,推開他那張淫蕩的笑臉。

  「不行,俺要自己汲水。俺爹上次罵俺好吃懶做,他還說再看到你幫俺做事,他都要動家法對付俺了。」二毛咬牙忍痛拒絕。

  大寶要哭。

  二毛不理他,還抬頭看天,看都不看他。

  大寶見二毛抬頭,知道自己就算哭也沒用。二毛對自己哭泣的臉特別沒有抵抗力,他很清楚自己的優勢在哪,可惜二毛抬頭,表示不管他怎樣誘惑都沒有用了。

  大寶只好自力更生,一把抱住二毛的腿,就著二毛的腿蹭來蹭去,跟狗似地做著類性交的動作,直到自己靠著那點摩擦接觸給苦逼地蹭出來。

  他覺得自己好可憐好可憐好委屈好委屈。

  二毛也覺得自己有點太狠,他摸摸大寶的頭,然而大寶還不開心,他便主動湊向大寶,親了人嘴巴一大口,吞幾口口水後,大寶又開心了。

  真好哄。

  二毛也開心了。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425-fda581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