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寶與二毛之玉米 


  最近發生了一件事。

  一件雞毛蒜皮的小事。

  可有人小題大做了。

  二毛原本好端端的在自家農田處理雜草,大寶風風火火的出現,就說一句,「二毛你給俺死過來。」

  「二毛,你又做啥,大寶咋這麼大脾氣?」同樣在耕田的大毛看見難得發火的大寶,詢問身旁的二毛。

  「誰知道他抽哪根筋。」二毛也莫名其妙。從田中站起,瞇眼看站在道上的大寶,對他喊道,「你幹啥啊?」

  「你過來!不然俺要過去了!」大寶氣呼呼指著他,要人過來。

  過來就過來,俺還怕你!二毛很反逆,真不把炸毛的大寶當回事。

  二毛的大哥看不過去,抓把土丟向二毛,讓他趕緊過去,有什麼問題面對面好好解決,別把問題帶回家裡。

  二毛只好在大哥威逼之下,走到大寶面前,沒好氣地正要開罵,大寶卻搶先開口,「你是不是收了狗蛋家的玉米!」

  二毛愣會,這大寶可得寸進尺了,居然敢對他用質問的語氣。

  「收了又咋?」二毛氣勢洶洶,語氣很沖。

  大寶眼睛瞪得更大,看起來就像要哭了,「你咋收狗蛋家種的玉米,不收俺種的,你啥意思啊你?」

  「噓噓!你好意思嘛你?」二毛給嚇著,大寶還真眼眶泛光,心裡就一個糟,下意識往大毛方向望去,幸好大哥背對著他們低頭耕作,對他們這會沒上心思。

  「發什麼神經,你也不看看地方!」二毛壓低聲量,推一把大寶,「去你那兒再說。」

  大寶點下頭,看二毛跟大哥交代一聲,二毛怒瞪他一眼,又出手推他一把,跟他一塊回他家。

  兩人到達大寶家,二毛倒是熟門熟路,不待主人招呼,便自個兒拉開廳裡的椅子坐下,自動自發倒茶來喝,順帶幫大寶倒滿杯。

  「喝。」

  大寶搖頭,「你還沒給俺個交代。狗蛋家種的玉米就比俺家的好嗎!你是不是喜歡狗蛋,不喜歡俺了!」大寶一個忿怨的眼神。

  「哎,你想到哪去!」二毛瞪他一眼,無法理解大寶的思維。

  大寶不由分說,刷地站起身,走到後頭去不知道幹啥,又匆匆跑回來,懷裡揣著自個兒種的玉米。拿起其中一根,湊到二毛面前,命令,「吃!」

  「你──!唔!」

  大寶居然在二毛還在說話時刻,將玉米給塞進二毛嘴裡,二毛起身想退,卻踢倒椅子整個人跌坐在地,大寶咄咄逼人,將半根玉米沒入二毛口中。二毛是痛苦的,可大寶不比他好受,難過的哭了出來。

  「你渾蛋,要狗蛋的不要俺的!」大寶還想把玉米往二毛嘴裡塞,可半根玉米已經是極限,但這樣還不能解氣。大寶抽出玉米,二毛猛地喘氣,剛才噎在喉頭,幾乎不能呼吸。大寶粗暴扯掉二毛的褲子,拉開他的腿,二毛慌了,還沒緩過氣來,想退開,卻被大寶扣得死緊,粗大玉米就這麼給硬生生擠進來,一點潤滑也沒有。

  二毛痛得哀嚎一聲,弓起身,猛打大寶的後背。

  「你不愛俺了,你有別人,俺不准你有別人,你不要對狗蛋有說有笑,不要跟狗蛋在一塊,俺要去殺了狗蛋,姦夫!下賤!你下賤!」大寶指控,聲淚俱下。手的動作在發抖,玉米一點一點往裡面推進二毛體內。

  「大寶!住手!不要!」二毛扭著身體,感覺真的很奇怪,玉米一顆一顆的,在他體內明明看不見卻感受得到鮮明的形狀。

  「快拿出去!不然俺以後都不跟你說話!」二毛要哭,他從沒看過這麼失控的大寶,以前再怎麼胡鬧都不會這般對待他,二毛給嚇得崩潰大哭。

  「二、二毛,別哭別哭,俺拿出來,你別哭。」二毛一哭,大寶慌了手腳,趕緊將玉米抽出來。

  「唔──!」玉米抽出的瞬間,二毛發出古怪的呻吟聲,兩人都愣住。

  「二、二毛?」

  二毛不發一語。

  「是不是玉米很舒服?」大寶詢問同時又將玉米塞進還在開闔的小穴之中,稍微抽插動作,觀察二毛的臉色。

  「大寶,不要這樣──」二毛感覺很奇怪,腳要踢開大寶,但使不上力氣。

  「可是二毛你看起來很爽──」大寶明白的,二毛的那裡都起來了。

  「大寶!拿出去!你要俺喜歡玉米,還是喜歡你!」二毛生氣,怒道一句。

  大寶身體猛地一震,二話不說抽出玉米,將玉米給丟得遠遠地。隨即將自己的東西擠了進去。

  「……嗚啊!哈!啊!」

  臭大寶!笨大寶!怎麼他的比玉米還粗壯,真可惡!想歸想,二毛的雙腳卻環住大寶的腰,用最熟悉最舒適的姿勢配合大寶律動。二毛猛拍大寶後背,讓他悠著點,別動得那麼猴急,戳得他差點攻頂。

  「二毛,你是俺的,是俺一個人的!」大寶粗聲粗氣,又吼又哭,宣告主權,將自己的液體全數留在二毛體內。

  二毛比快一步到達,股堅的熱度持續好一會,大寶還不肯抽出,賴在他體內要動不動的。

  「退出去。」

  「不要,俺要直接來第二次。」

  天,咱們還在大廳,發情也挑地方,要是人來給瞧見怎麼辦!二毛要推人,不料被大寶一把抱起,就這麼帶著他移動,兩人那地方還連結著。

  這大寶實在是太無恥了!

  「二毛,你還沒解釋為什麼收狗蛋家的玉米不收俺家的?俺今年種的玉米可比狗蛋家的好太多了。俺還特地收了洋玉米的種來種。」

  二毛聽了很憋屈,嘴巴開闔幾次說不出話來。

  「俺家洋玉米比狗蛋家高級多了,拿出去能換個很好的價錢。」大寶不解氣。有點怪二毛不識貨。

  二毛瞪他,「就是因為能換好價錢,我才不想收!」

  「為什麼?」

  「拿去換錢啊!吃下肚多可惜啊!」

  「俺留了給自家人吃的。」

  「俺哪算是你自家人,俺姓邱又不跟你姓。」

  「二毛在鬧彆扭。」

  「沒有!」

  「是不是聽說找對象的事情?」

  大寶猜測,對於二毛的脾氣一目瞭然,難怪這些天都不太理人,寧願跟狗蛋有說有笑,也不肯理他。

  「俺拒絕了。連對象都沒瞧見。」大寶動了動腰,感覺自己的傢伙在裡頭復活,輕輕晃動著。

  「別動。」二毛想推大寶,但沒什麼力氣。

  大寶一個大幅度,頂進二毛體內,一口氣頂進最深處。

  「啊啊……」二毛尖叫一聲,感覺自己好像被頂到內臟。

  「二毛、二毛,俺喜歡你。咱們成親吧。」

  成得了才有鬼。二毛被大寶頂得頻頻向上推擠,呼吸斷斷續續,破碎的話語,罵他一句。

  「傻瓜!」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424-d4b2cca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