縫細 
  

  張傑找到一間便宜的套房,郊區地段,房租兩千二,套房裡頭含有衛浴設備,非常適合他這樣的單身男子。

  他是跟房屋仲介交涉,只見過房東太太一次,僅僅一次,就答應房租裡頭可包含水費。

  兩千二還包水費,他整個賺到了。

  可在他入住一個禮拜後,他發現哪不對勁,他就想果然這天底下沒有便宜人的事。

  他發現他房間浴室裡的牆有一道縫細。

  他經常感覺有人透過那道縫細,盯著他沐浴。

  可他覺得奇怪,他研究那個縫細,非常小的一道裂縫,透過縫細根本什麼都看不見,就是一片黑。

  縫細長,最寬有兩公分的裂口,就像是一般牆壁碎烈的形狀。

  不透光,他伸手探,也摸不到底。

  有點可怕。

  他肯定每次他淋浴時候都覺得有人在看他。

  那股視線感。

  ***

  張傑用黏土將縫細填滿。

  將縫細填上之後,那種視線感消失了。

  可過沒多久牆上黏土居然掉了,浴室的牆再度裂開來。

  張傑感覺那種視線感又來了,另他頭皮發麻,連同身體也有異常的搔癢感,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身上爬。

  他低頭一看,發現一整排的螞蟻爬上他的身體,路線一路順延走進那縫細裡頭。

  張傑驚呼,將身上螞蟻拍掉,逃也似地離開浴室。

  張傑事後去詢問房屋仲介,才知道房子的問題。

  那棟房子原本是用木頭製作,後來屋主裝潢又用水泥牆鞏固,所以裡頭早就蛀滿了螞蟻。

  張傑非常氣憤,要是房子有這些問題,應該要儘早通知他才對。

  但是他約都簽了,訂金也付了,要是毀約不住,訂金最多也只能退一半,這退他是種損失。

  他就想大不了以後洗澡洗快一點,對縫細噴噴殺蟲劑,看能擋多少就算多少。

  ***

  那天晚上他做了一個夢。

  他夢到自己站立著,貼著一面濕冷的牆。

  空氣非常稀薄,只仰賴牆的一道縫細傳遞空氣。

  他拼命呼吸。

  突然他看見有人伸手插進縫裡,他想喊救命。手又退了回去,不久手的主人一點一點地用黏土把牆給封上。

  他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他就是那個手指的主人,他自己正在把牆給填上。

  救命──

  不要啊──

  ***

  隔天,他買了把榔頭,將那面牆打掉。

  看見裡頭一個站立的、被螞蟻侵蝕得面目全非的人。

  他甚至看不出那個人的長相模樣。

  就站在與他昨晚夢境中的高度。

  ***

  張傑覺得恐怖。

  恐怖的不是發現這個人的存在。

  恐怖的是,他知覺他殺人了。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417-018399c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