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窗 
 
 

  張傑畢業後在城裡找到一份工作,城裡距離他老家很遠,他便從家裡搬了出去,在公司附近租間單身公寓小套房,租金是破天荒的便宜。在城裡能找到兩千的套房還包水包電,就他兄弟的口吻,這房間肯定鬧鬼。

  但張傑是個鐵齒的人,他不信那些神鬼妖怪之說,毫無雜念地搬進自己的新家。

  房間裡有一套桌椅,一張木床,一書櫃,沒有其他的家具。張傑將換洗衣物放置在書櫃,書櫃上有兩層開放空間,底層是有門的矮兩層,他想衣服放在有門的底層較為適合。房間裡有扇透明窗戶,沒有窗簾遮蔽,床就靠在窗戶旁,張傑覺得沒什麼不好,就沒有移動床的位置,將自己帶來的床墊擺上。張傑另外帶了電風扇與裝衣服用臉盆,與一些肥皂洗髮精之類的物品。

  將那些零零散散的物品安置好後,搬家的大工程總算告一段落。

  張傑走出房間,到外頭買晚餐,順帶繞繞熟悉環境。他在外頭流浪大約兩三小時,帶著大份滷味與飲料回到房間,開門時,注意到門上黃底紅字的符咒,叨唸一句差點忘了。將符咒撕下,揉進自己外套裡,開門進入他的新房。

  由於滷味的味道很重,他打開窗讓空氣流通。或許是這樣,在五月煩悶的季節,他還能感受到一股涼意。窗外明明沒有風。

  張傑吃完飯後,梳洗一番,便上床睡了。明天是他第一天正式上班,他並不想放縱自己到太晚,造成精神不濟,給同事與上司留下不好的印象。他想他是真的累了,他連電腦都還沒有碰就去睡了。

  半夜,他不斷聽見窸窸窣窣的吵雜聲響,難受地睜開眼,才發現外頭下起雨了,自己忘了關窗。他將玻璃窗關上後,又回去倒床睡了。

  但那聲響依舊,不像是雨,也不是蚊子。事實上他無法具體形容那擾人清夢的聲音,只覺得聲音特別刺耳,令人難以忍受。

  張傑二度被吵醒,他瞇著眼睛望向發出聲音的窗外,他看見有個小孩靠在窗邊刮著他的玻璃窗,小孩的眼睛直直地盯著他,黑暗之中他卻能將孩子的動作看得清楚。小孩的動作不斷持續,聲響像機械般不斷重複。

  張傑很憤怒,他想爬起打小孩,但他累得全身動彈不得。

  直到小孩厭倦,離開他的窗戶,小孩像是聽到什麼聲音突然往下躲起來。

  一切折磨才就此停止。張傑總算能好好睡上一覺,好像才剛閉上眼,手機鬧鐘就響了。張傑無可奈何,只能起床,他發現自己身體又能活動自如。

  張傑上前,小孩手刮的窗被紗窗給擋了起來,另一邊才能開,他打開來稍微看一下左右。張傑愣了一會,他房間所在位於公寓三樓,他的房間沒有陽台,外頭台階什麼都沒有。

  小孩是怎麼站到他窗前刮窗?

  張傑沒細想,梳洗完後,就去上班。

  回來時,他買了份報紙,將窗戶給貼起,乾脆眼不見為淨。

  張傑不是個信鬼神的人。

  只是偶爾會被窗外傳來的詭異聲響給嚇醒,那陣陣刺耳的聲音,他不敢望向窗戶,他總覺得小孩的視線就在報紙後頭,陰森森的眼神直直地盯著他看。

  那房間他只敢住一個月,一個月後他就搬了。

  要是有人問起,他也不會承認房子鬧鬼,只用被鄰居小孩吵得受不了帶過。

  「你那些公寓不是單身公寓嗎?」

  對於此,張傑只能狠狠瞪著他兄弟。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416-8994efa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