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保鑣-番外 
番外‧關於戀童那些事
  

  自從汪忠修突破盲點,懷疑梁俊遠喜歡幼齒後,他成天都在想這些事。他想問問梁俊遠,又難以啟齒,以至於他最近經常用複雜的目光看著他。

  「有話就說。」梁俊遠不只一次要他照實交代,汪忠修卻迴避,不肯面對了。

  汪忠修又一次逃避,甩頭就走。

  「去哪?」

  「去樓下游泳。」

  汪忠修交代完,他的隨身保鑣十三號立刻跟上,雖然他們在同一棟樓,卻不能鬆懈,因為危險是無所不在、無時無刻的。

  汪忠修跟十三號一塊到樓下游泳池,這游泳池是梁氏給員工的福利設施之一,現在上班時間根本沒人會來游泳,所以就跟包場沒兩樣。十三號在汪忠修鼓吹下,換上汪忠修提供的短泳褲,跟著下水。

  汪忠修看著十三號穿上自己以前的泳褲,赫然發現,十三號的身型跟自己相似,驚訝地繞著十三號打量,轉了幾圈。

  「是不是哪裡有問題?」十三號不好意思搔搔頭,害羞詢問。

  「老闆平時對你好嗎?」汪忠修心裡糾結,拐彎問問。

  「老闆對我很好啊!」

  「那他平時會碰你嗎?」

  「碰?」

  「就是──那個肢體接觸。」其實汪忠修更想問有沒有受到梁俊遠的性騷擾。

  「平時不會有肢體接觸,梅前輩說保鑣得跟老闆保持一定程度的距離。」十三號搖頭,他們都很安分守己,不會踰矩。

  「嗯……我是說,有沒有特別時候,他會碰到你,像是摟腰摸大腿之類?」

  「才不會呢。」十三號反駁,「老闆不會這麼做。我和大前輩你的接觸還比較多呢!」

  「呃──,我有嗎?」

  「像是摸頭跟捏臉頰。」十三號一臉天真。

  啊,確實。要是說騷擾的話,他還比較常騷擾他。

  「怎麼了嗎?」十三號不解。

  「嗯……沒事。我去游泳。」

  汪忠修下水游泳了,來回游好幾遍。十三號也游,但他大多時間都在泡水,不怎麼動作。

  汪忠修問他,「怎麼不游了?」

  十三號回答,「現在還在執勤,不能浪費太多體力。」

  汪忠修想想,很有道理,自己也游得差不多,乾脆起身,換衣服。

  十三號換回西裝,而汪忠修則是休閒衣褲。

  兩人輪流把頭髮吹乾,汪忠修吹得很隨性,吹個十五秒就換手。十三號頭髮短,也沒花多少時間。

  雙雙離開泳池,回樓上去。

  頂樓的梁俊遠正在和周賢討論事項,汪忠修進門,不打擾他們,打算自己到沙發坐好,玩玩遊戲器。汪忠修才剛走到沙發,就被人喊住。

  「修,過來。」梁俊遠停止討論,向汪忠修招呼。

  汪忠修停頓兩秒,才向他走去。越過周賢,周賢一臉淡定。

  「果然──你頭髮沒吹乾。」梁俊遠摸摸他的頭髮,還是濕的,他又對周賢說,「去拿吹風機跟毛巾過來。」

  「是。」周賢得令,就要出辦公室。

  「等等,臥室裡頭有吹風機跟毛巾。」汪忠修叫住他,不過他不想要其他人進入他們兩人的空間。他望向梁俊遠,或許他跟他會有一樣的想法。

  「我們先進去吹乾頭髮。」梁俊遠拉著汪忠修往辦公室內的臥室走去。重新裝修後,將臥室改成和式,有拉門,有木質地版,比之前更像住家。

  梁俊遠找了吹風機跟毛巾,幫他擦乾頭髮,上頭忙碌,汪忠修只需要坐著不動。

  「快要換季了,你不把頭髮吹乾很容易感冒。」

  「喔。」汪忠修應答,其實沒放在心上,漫不經心地,想著別的事情,他糾結太久,還是忍不住開口,「我剛和十三號游泳,把我以前的泳褲借給他穿,沒想到剛剛好。」

  汪忠修回頭看他,梁俊遠沒什麼大反應。

  梁俊遠把他的頭轉回去,繼續吹髮。

  「你想不想看十三號只穿泳褲的樣子?」

  「不想。爲什麼這麼問?」

  汪忠修一臉彆扭,才說,「因為你……你是不是喜歡未成年啊?」

  「什麼?」

  「因為、因為當初我去找你,你也沒怎麼拒絕我……我想你是不是有點戀童?」汪忠修老實招來,又尷尬又不好意思。

  梁俊遠明顯停頓下來,不動作了。

  汪忠修不敢回頭看他,心裡戰戰兢兢的。

  「你還記得你當初找我時候的身高體重嗎?」

  「呃……沒印象。」

  「你當時十六歲,身高一七五,體重五十五。」

  「咦?」

  「十七歲,身高一七五,體重五十六;十八歲,身高一七五,體重五十六;十九歲,身高一七五,體重五十七……」

  「別說了,我知道我是萬年一七五了。」汪忠修欲哭無淚。

  「只長胖,沒長高。」

  「臉呢?臉都沒變嗎?我應該是從青澀美少年,轉變成熟穩重才對!」汪忠修抗議。

  「嗯……你倒是讓我想到一件事。你十六歲的時候還留鬍子,說這樣很性感,在我看來就是髒亂。讓你刮乾淨你也不聽勸。」梁俊遠回憶汪忠修以前的樣子,這麼說來,他可是被一個蓄著鬍子的少年給色誘了,似乎有點倒胃口。他當初怎麼就順理成章地接受汪忠修呢?肯定是沒開燈的緣故。

  往事不堪回首。汪忠修尷尬笑幾聲,他也想起自己以前的蠢樣。

  「都說我髒亂,還真虧你吃得下去。」汪忠修沒臉皮地自嘲。

  「我胃口好。」梁俊遠輕笑。

  去你的!汪忠修憤恨。

  梁俊遠從後抬起汪忠修的頭,俯視他,面對面,對他說,「你從以前到現在都長這副模樣。我就喜歡你這樣。」

  「不是戀童嗎?」

  「你已經是個大人了。」梁俊遠笑說。

  操!這句話聽起來好猥瑣!

  梁俊遠親吻他臉頰,輕輕一吻後退開,已經幫他吹好頭髮,讓他起身,東西收拾收拾,要離開臥室。

  「還不快過來?」梁俊遠走到門邊,回頭催促還呆愣在原地的汪忠修。

  汪忠修整整自己的頭髮,理順,然後走到梁俊遠身邊。

  「你是不是很早就喜歡上我了?」汪忠修又問。

  「你說呢?」

  「肯定是的。不然怎麼可能陪我玩。」汪忠修很有自信。

  「那就是了。」

  「你是不是覺得糾結這個問題的我很無聊?」

  「你說呢?」梁俊遠又是反問。

  汪忠修白眼以對,「肯定的。我自己都覺得蠻無聊的。你再把我的問題丟給我,我就不跟你說話了。」

  「我喜歡你跟我說話。一直都很喜歡。」

  被告白的汪忠修滿臉得意,跨出臥室,但是他仔細回溫梁俊遠的話,覺得好像哪不對勁。他那句話好像有別的涵義。

  梁俊遠該不會喜歡他就是因為他多話吧!

  汪忠修想再細問,但辦公室裡有太多人,他不好問出口,一臉糾結,只能算了。

  「你怎麼了?」十三號詢問汪忠修。

  汪忠修回答,「沒,沒事。所以說好奇心會殺死貓,我現在是體驗到了。」

  「嗯?」十三號不懂。

  汪忠修望向梁俊遠,對方雖然依舊沒什麼特別表情,但他就是知道他現在心情肯定很好。

  梁俊遠像是感受到他是視線,突然望向他,對上他的視線,微微一笑。

  一切盡在不言中。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406-ff9e66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