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保鑣09 
超能保鑣09(原來這篇沒有寫到第10章,哈哈!!)
  第九章

  教訓:

  別惹毛有錢人。

  二、別惹毛有錢又有權的人。

  三、別惹毛有錢有勢,還能改變世界的人。

  以上是梅以仁在當保鑣期間透過梁俊遠的秘書周賢間接得知銀星被殲滅而有的感想。世界政府找那麼多年,只能零零散散抓到一些黨羽,而梁俊遠一聲令下,召集各方人馬,人人有賞,一下子就把銀星的人給滅了。現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亞洲地區有位有錢人,爲了他超能者愛人,把超能者的恐怖組織給殲滅了。

  果然有錢能使鬼推磨,下輩子投胎,他要當有錢人!

  另外,梁俊遠最近真是大開殺戒,很多人都被整治的很慘。揪出很多自家內部的種種問題,開除很多位高級主管。

  在梅以仁眼中看來,梁俊遠近期種種行為,跟遷怒沒兩樣。

  原因在於汪忠修跟他鬧著彆扭,這兩位準夫夫已經吵架將近半個月。據說他們以前也吵架,但從來沒有像這次吵架一樣嚴重。因為以前汪忠修不管再怎麼生氣,都還是會跟在梁俊遠身邊,畢竟他是貼身保鑣。而這次,他已經不是貼身保鑣了,可以自由行動。他還真的一天到頭不見蹤影,像放養的野貓,只有在固定時間餓了,才回來覓食吃飯。

  汪忠修偶爾晚飯過後會留下,但大部分時間還是跑出去玩。

  周賢被自家老闆虐得死去活來,他已經連續兩個禮拜都加班了。他決定讓梅以仁去探探口風,問問老闆的準未婚夫到底在鬧什麼脾氣,順便勸勸他們趕快合好。

  梅以仁身負重責大任,在輪到他去當汪忠修的保鑣時候,他終於有機會跟汪忠修好好談談。

  陳醫生給汪忠修換個人工聲帶,仗著汪忠修身體修復極快的身體,換聲帶的手術很快完成。最近能夠說簡單的話,不能多,也說不快,聲音聽起來也跟以前不太一樣。

  對於新聲音,汪忠修本人頗滿意,因為他的聲線變得更低沉更有男人味。

  「我……好……愛……我……的……新……聲……音……」汪忠修每天作發聲練習,都用這種自戀得要死的詞語。

  「問你幾件事。」

  「如果想知道我今天的行程,我已經寫在紙上了……」汪忠修緩慢說話,將行程表交給他看。失去超能與保鑣工作的他,現在就是一個完全的閒人,有人養的米蟲。

  早上:早飯後打高爾夫球一小時半。

  下午:午飯後睡午覺三到四小時,醒後游泳三十分鐘。

  晚上:晚飯後外出看電影,回家睡覺。

  「我不是要問你行程──嘿!高爾夫球場在城市另一頭郊外地區了!」

  「所以我才安排打一個小時半而已。」

  梅以仁直搖頭,「你手好了嗎?」

  「早好了。我現在跟美國隊長沒兩樣,代謝之快,傷口好得也快。」汪忠修甩甩手,證明自己是一尾活龍。

  「算了,這不是重點。我是想問你,你跟老闆在鬧什麼脾氣。」

  「鬧什麼脾氣?我們每天一塊吃飯睡覺,哪有鬧脾氣。」汪忠修否認,還嗤之以鼻、冷笑一聲。

  「還說沒有,態度太明顯了。那天在醫院,你爲什麼要打他?」梅以仁問起,他仔細想想,從那一巴掌開始,這兩人就開始不太對勁。當時所有人都被汪忠修的舉動嚇著,連大氣都不敢呼吸一聲。就在他們以為這兩位會吵架還是打起來,梁俊遠只嘆口氣,反而向打人的汪忠修道歉。

  從那天起,汪忠修開始跟人鬧起彆扭,是人都看得出來,就是看不懂。

  「你們到底是什麼了?」

  「沒什麼。」

  「最好沒什麼,肯定有什麼原因。」

  「你這麼在意這種事幹嘛?太八卦了。」

  「那是你沒看他在工作時候的狠樣,秘書周賢都喊救命了。還有銀星被殲滅,所有餘黨都被抓起來,你知道嗎?」

  「我知道,又怎樣?」

  「你啊。你真應該找天去他辦公室看他是怎麼跟底下的人開會。辦公室就像是一個大地雷區,怎麼走都會爆炸。我看那個周賢每次離開都是滿頭大汗,面色鐵青。更不用提其他主管了。他這次開除很多人,有人跟他在大廳大吵起來,還差點被蛋洗,幸好我反應快,抓十一號擋生雞蛋。」

  汪忠修臉色難看,不怎麼想說話。

  「你──」梅以仁還想在勸他。

  汪忠修打斷他,「我確實在氣他沒錯。我氣他在危及時候,居然擋在我前面,想用肉身來幫我擋子彈。我一回想起當時情況,我還覺得恐怖。」

  要是他真的被子彈打中了那該怎麼辦?汪忠修抱著手臂,神色蒼白。

  這兩個人明明彼此相愛還瞎折騰什麼!梅以仁想大罵髒話,賞汪忠修幾掌,看能不能打醒他。

  「在我聽來,這是他很愛你的實際表現。」

  「我才不需要他這麼做!」汪忠修瞪他一眼。

  梅以仁攤手,「我才不管你怎樣想,總之你們夫夫吵架,影響到其他人就是不好。你要是他伴侶,就應該多關懷他。你想讓他天天憂鬱,天天不開心嗎?」

  汪忠修閉眼,認真想了一下,才拍板定案。

  「我知道了,今天的行程取消,我去找他!」

  立即動身,梅以仁任務完成,心想原來汪忠修就是欠開導,早知道就早點來開導他,免得忍受那辦公室裡的陰陽怪氣,他看那個周賢每次離開臉色都一陣青一陣白,實在不好看。

  梁氏大樓被攻擊後,目前還在裝修中,辦公室搬到另一棟,同樣是梁氏的商業大樓,兩邊離得很近。梁俊遠的辦公室依舊在高處,依舊寬敞,差別只在臨時辦公室裡沒有私人房間。

  汪忠修出現時候,梁俊遠正在開會,在辦公室裡僅僅四人的小型會議。汪忠修的闖入,因而談話一度終止,所有人都望向他。

  不知道是錯覺還是真有這回事,汪忠修總覺得這些人似乎都在向他求救,可他剛才在外頭也沒聽見裡頭爭吵的聲音,聽起來這會開得挺和平的。但汪忠修轉念一想,他見識過梁俊遠的手段,不叫的狗會咬人,他最擅長冷暴力。不需要用太激烈的肢體動作或是語言,就可以殺得人體無完膚。

  汪忠修想通後,有點同情正在開會的主管們,在場的人他都認識,都在梁俊遠底下工作很久了。平時都當他是隱形人,如今卻拼命打暗號,向他求救。

  真是被逼到絕境了。

  對公司的人、對他、還有對老闆自己也是。

  「修……」梁俊遠喊他一聲,但也記得對方跟自己鬧著脾氣,不敢說得太多,怕人又轉身就走。最近老是這樣,好不容易看見人了,對方又對自己不理不睬的。

  「出去。」汪忠修命令,對所有人說。

  在得到梁俊遠的同意之後,人一個接著一個,帶著鬆了口氣的表情離開辦公室,汪忠修讓七號跟梅以仁也跟著出去。

  偌大的辦公室就只剩下他們兩人。

  「怎麼了嗎?」梁俊遠詢問,向他走來。

  「不准動。」

  梁俊遠停住,他們之間距離約五步遠。

  「以後不准你再擋在我面前,我是超能者,而你只是普通人。」

  「但你的超能已經……」

  「閉嘴!咳咳咳咳──」汪忠修太激動,嗆到自己連咳好幾聲。

  「你小聲點,新的聲帶還不習慣大喊吧?」梁俊遠緊張,走到他面前,等他緩和下來。

  汪忠修停止咳嗽,臉色嗆紅,堅決要求,「你得答應我,以後不會再幫我擋攻擊。咳咳!」

  「好,我答應你,你緩和說話,不要激動。」梁俊遠像是在哄小孩一般,答應他的要求。

  現在不管汪忠修提什麼要求,他大概都會答應他。

  「你別把我當小孩!」汪忠修又咳了一會,整個人沒力氣了,若不是梁俊遠抱著他,他大概已經跪在地上了。他的喉嚨很癢,很想把什麼東西咳出來,但是咳不出來,癢得很痛苦,越咳越嚴重,所以他得忍耐。

  梁俊遠帶著他到沙發上坐好,汪忠修忍著喉嚨的癢,他不能再說話了,一說話就會動到裡面的東西。乾脆跟他比起手語,幸好他們都去學了手語。

  『你下次再想爲我犧牲,我就離開你!離開──至少一個月!』

  離開梁俊遠一個月會不會太久,他自己都覺得很極限。汪忠修說完又後悔了,他應該說兩個禮拜。

  「修……」梁俊遠苦笑。

  汪忠修靜下來,擁抱梁俊遠,在他們鬧的期間,他都一直忍著不親近梁俊遠,現在已經是極限了。

  他們合好了,本來就不是什麼大問題。

  汪忠修故態復萌,又開始坐鎮辦公室,有梁俊遠的地方就有他。梁俊遠工作開會,汪忠修在一旁玩遊戲,偶爾會拉著保鑣們一起玩,三個人足夠打牌了。

  辦公室變得熱鬧許多,還有點吵,但不會有人再說什麼反對汪忠修再一旁玩樂的事。

  平時反對汪忠修玩樂的周賢對此也開始睜一眼閉一隻眼。

  周賢對梅以仁坦承,「經過他們這次冷戰,我算是明白汪忠修的重要性。」

  「喔?」梅以仁好奇。

  「我以前看他挺不順眼的,總覺得他老是在辦公室玩,非常礙眼。尤其是我還要辛辛苦苦工作的時候,覺得他特別討厭。」周賢抱怨。

  「現在呢?」

  「現在我算是明白,汪忠修在辦公室裡擔任的角色,像是吉祥物那樣,你知道嗎?就是有他在,工作會順利一點。」

  「嗯,確實。」

  「他不在,老闆特別容易走神,我交代事情到一半,他突然就移開視線望向沙發。好幾次被我發現,我也不好提醒他走神,只好等他回神,我再把事情重新說一遍。」周賢無奈,那時真的做得很不順利,老闆冷著臉也看不出什麼情緒。他就要猜自己到底是做得好,還是做得不好。實在太痛苦了。

  「幸好他回來了。」

  「算他良心發現。」

  「是我勸他回來的耶!」

  「所以我不是正在請你吃飯嘛!」

  梅以仁直笑,笑得周賢背脊發寒。

  「你幹嘛?」周賢有不好的預感。

  「我想追你。」

  哈?周賢錯愕了。

  汪忠修聽說,梅以仁正在追求周賢,梅以仁還要他對周賢好一點,幫兄弟照顧一下。

  汪忠修爲了釋出自己的善意,並且幫助好友追求幸福,他每次看見周賢都會特別露出微笑。

  笑得太虛偽,以致於周賢現在已經不敢直視他的臉。

  「周賢怎麼了?」梁俊遠詢問,最近汪忠修對周賢的異常,老是對周賢笑得曖昧,讓他有點在意。又想起汪忠修老是喊周賢美人美人的,該不會真是對周賢起興趣了。

  「周賢很好。」汪忠修回答。

  梁俊遠一聽,皺眉。

  周賢很好?

  汪忠修發現梁俊遠一臉糾結,知道他想歪了,促狹一笑,「哈哈,老闆,你該不會是吃周賢的醋吧?」

  「你老是對他笑。」梁俊遠沒否認,顯得坦蕩。

  「梅以仁要追周賢,要我對他好一點啦!」汪忠修趕緊解釋。

  「嗯。」梁俊遠點頭,表示理解。

  「其實我覺得這兩人沒譜,梅以仁是直的,周賢也是直的。我是不清楚梅以仁怎麼突然喜歡上周賢,還要追他了。我總覺得他只是追好玩而已。」

  「像你當初一時興起就爬上我的床?你不也是直男,還特別喜歡胸圍特大的女生。」

  「呃──」汪忠修語塞,假裝自己喉嚨不舒服,不跟他說話了。藉機尿遁,卻被梁俊遠拉住。

  「我陪你去。」

  汪忠修直搖頭,但無法抵抗,梁俊遠整個人貼緊他的身後,一步一步向前走。

  好奇怪,真的好奇怪。汪忠修幾乎是被人推著向前走,打從他們冷戰後合好,梁俊遠表現一直很奇怪,好像冰山美人突然之間融化,而且是火山爆發一樣熱情。

  不,這是有跡可循,應該說從他開始變著花樣跟他求婚,好像哪裡不一樣了。

  「喂喂,你還是梁俊遠吧?不是被什麼超能力者附身的假貨吧?」汪忠修質疑他。

  「怎麼這麼說?」梁俊遠從後面親他的脖子跟耳朵。

  舔脖子跟耳朵會讓他想起做愛的時候,汪忠修瞬間身體就繃緊了,手肘抵著他要推開來。

  「走開……」

  「是不是沒力氣啊?我幫你脫褲子。」梁俊遠伸手摸下他的外褲連著底褲一塊脫下,摸上他大腿內側,輕柔性器軟囊。

  「喂!」

  「你不是要上廁所?」梁俊遠問他。

  「不……不上了──咳咳……」汪忠修又激動,咳了兩聲。

  「噓,別說話。」

  梁俊遠執意地幫他,害他都變硬了。硬了以後,更加尿不出來了,出來的是別的東西。

  猥瑣!變態!色情狂!汪忠修暗罵。

  「最近做得太多,你出來的東西好稀。」

  「你不知道我都快腎虧了嗎?」汪忠修耍嘴皮,身體向後癱在梁俊遠身上,讓他支撐自己。

  「是該補一補。」梁俊遠點頭,最近確實縱慾過度,既然控制不了次數,那麼身體狀況倒是可以補一補。

  「你少做點不就好了。」汪忠修呢喃抱怨。

  梁俊遠就笑,也沒說好,自然地轉移話題,「休息季快到,你想好去哪了嗎?」

  「去哪?要幹嘛?」

  「蜜月旅行。當然,我們得要先去領證。」

  「啊……」汪忠修才想起,他都忘記這件事了。

  「別說你忘了。」看他這表情,擺明忘了,梁俊遠微怒。

  他還真的忘了。汪忠修尷尬笑笑。

  怎麼辦,他不想結婚,感覺好丟臉啊。到時候他是穿西裝還是穿白紗,而梁俊遠是穿西裝還是穿白紗?汪忠修想像梁俊遠穿白紗,身材或許會太過魁武,但似乎不會有違合感。他再想想如果是自己穿白紗……還是算了。

  「你敢反悔,我就控告你詐欺。」

  「我一沒騙錢二沒騙身,你告不成。」

  「你可以試試,看法官聽你還是聽我的。」

  「送我去坐牢,對你也沒好處。」

  「才不會讓你進去。只是會罰你很多──很多錢。」

  好吧,汪忠修認輸。世界洪流還是掌握在有錢人的手上。

  人不能沒有錢。

  「去哪結都無所謂,但蜜月要去有賭場的地方。」

  「喔?」

  汪忠修奸笑,搓手,「看我如何進梁家門後散盡家財!」

  「你可能得花很長的時間才能敗光,可能會有點辛苦。」梁俊遠毫不在意,「只要你在那個環境下不熬夜不喝酒不抽煙,我是無所謂。」

  「你等著瞧。」汪忠修已經躍躍欲試。

  當汪忠修打著散進家財的名號,贏錢時候,汪忠修臉都綠了。他一連玩了好幾局高投資高風險的遊戲,贏回好幾倍的錢,他絕望了。他體會到一件事,梁家的錢不好敗,梁家有福星高照。

  梁俊遠將當天賺得的錢,全數捐出去,給人做些公共建設,讓人記得在建築上刻上他們兩的名字。

  汪忠修的臉黑到不能在黑。

  梅以仁說他人在福中不知福,汪忠修堅持他不是不知福,他只是覺得事情跟他想的有點出入,計畫總是趕不上變化。

  「這不就是人生嗎?」梅以仁說道。

  汪忠修同意,沒錯這就是人生。

  「看看我們,明明是巨乳同好,卻都喜歡上男人。這是不是很諷刺?」

  「還好吧。欣賞跟喜歡是兩件事。」梅以仁聳肩。

  梅以仁跟汪忠修相約看電影,電影主打是美少女巨乳的動作片,兩人很早就說好要一起來,電影剛上映,正好輪到梅以仁負責保護汪忠修,他們就來了。

  「你說要是梁俊遠發現你特地跑來看這種電影,他會不會生氣?」梅以仁好奇。

  「幹嘛生氣?他知道我今天要來看電影。」

  「我為了周賢,可是把家裡的海報都拆了!那些珍貴DVD也都封印起來,就怕他介意。」

  「等等,你們倆八字還沒一撇吧?」

  「還沒。」

  「那你幹嘛擔心他介意?」

  「防範於未然啊!要是他認定我喜歡女人,還追求他,把我的追求當作開玩笑該怎麼辦!」

  像汪忠修就覺得他追求周賢是在開玩笑。

  「啊……你讓我想起一些往事。」

  「什麼往事?」

  「他曾經把我的巨乳海報丟了。」汪忠修想起他天花板上的巨乳寶貝。

  「這說明他還是會介意。」

  「但這是興趣……」

  汪忠修覺得無辜,仔細想想,昨晚跟梁俊遠提這件事的時候,對方維持了幾秒鐘的沉默。或許以後真該收斂點──

  電影開始,他們不聊天了。等到電影散場,汪忠修看看手機,發現有幾封梁俊遠傳來的簡訊,讓他看完電影,回家吃飯。

  再想想剛才和梅以仁談論的話題,不禁莞爾,馬上回覆對方,『好的,老婆大人!』

  「你笑什麼?」梅以仁詢問他。

  「沒什麼。我老婆喊我回家吃飯,走了。」汪忠修走在梅以仁前頭,春風得意。

  梁俊遠是老婆?誰相信。梅以仁嗤之以鼻笑了,攤手,不想再管這對夫夫,反正只要不影響到他就行。

  汪忠修回去之前,把電影票根丟了,以前還會留有巨乳娘圖片的宣傳單,他連宣傳單也丟了。

  回家時後,梁俊遠臉色平常,汪忠修走向他,在梁俊遠的臉上親一口,說句「老婆,我回來了。」

  他發現梁俊遠臉上神情非常細微地放鬆,回他一句,「回來就好。」

  梁俊遠對於汪忠修喊他老婆沒什麼想法,和以往一樣寵溺放縱著對方。

  汪忠修覺得愉快,又親了他幾口。

  他想爲了表示自己的誠意,他以後會減少在梁俊遠面前提起自己興趣的話題,好讓他別生悶氣,不開心。

  「你怎麼了?」梁俊遠見他盯著自己發笑,看他表情古古怪怪。

  汪忠修停不下笑,笑容不斷擴大,「我在想以後要對你好一點。」

  梁俊遠也笑了,看起來挺愉快的模樣。

  汪忠修一直覺得梁俊遠長得好看,現在更加覺得他好看。而且這個好看的美人是他的伴,各方面來說都是他賺到了。

  幸好當年他一時興起爬上梁俊遠的床,也幸好梁俊遠是個淡泊的人,除了他以外沒被其他什麼人誘惑成功過。

  嗯──,等等,還是說梁俊遠根本只是喜歡未成年的變態?所以當時他色誘時候,才會順其自然,也沒什麼掙扎就讓他到手了。

  咦?

  完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405-952d6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