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保鑣06 
超能保鑣06
  第六章

  雖說是員警臥底,但聖誕派對的佈置還真有模有樣,掛起了大紅襪與七彩柺杖糖。孤島裡的城堡頓時充滿過節氣息,好像聖誕老人真會降臨。

  每天下午五點響起聖誕歌曲,隨著時間越來越近,樂曲越來越切題。

  汪忠修挺喜歡聖誕老人要進城,偶爾會跟著旋律一起哼唱。

  梁俊遠就說,「認識你這麼久,我第一次知道原來你喜歡聖誕節。」

  「我不是喜歡聖誕節,我是喜歡這個氣氛。」就像是過年,他也很喜歡過年普天同慶的氣氛。

  「以後我們都過聖誕節。」

  「好啊。」

  汪忠修答應,就這樣約好了。

  「大前輩、大前輩!」十三號興奮不已地喊住汪忠修。

  當時汪忠修剛結束帶狗散步,從外頭回來,正想回自己房間拿些遊戲片去梁俊遠的書房玩。臨時地,被十三號叫住。

  十三號眼睛又大又明亮,充滿期待模樣,對汪忠修詢問,「大前輩,我聽說我們大家都能過聖誕節,我們這些新保鑣也能過聖誕節嗎?」

  「嗯?當然,都說是大家了。你們想好要表演什麼節目了嗎?」

  十三號用力搖頭,「還沒討論呢!」

  「那得快點討論出個結果才行,聖誕節就快到了呢。」汪忠修提醒他。

  「大前輩、大前輩,我想問……」十三號欲言又止,變得有點扭扭捏捏,「那個……就是……那個……」

  那個了半天,沒聽出十三號要問什麼,汪忠修微微彎腰,細問他,「你說什麼?」

  「……草莓蛋糕。」

  十三號說得非常非常小聲,小得汪忠修都以為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但他又很確定他的確是聽見了草莓蛋糕。

  「草莓蛋糕怎麼了?」

  十三號像是股起了這一生所有的勇氣,把話說出口,「我聽他們說聖誕節當天會有巧克力草莓蛋糕,我、我、我們也可以吃嗎?巧克力草莓蛋糕!」

  巧克力草莓蛋糕?汪忠修終於把話聽清楚了。

  「你喜歡巧克力草莓蛋糕嗎?」

  「嗯……以前在地上別人丟棄的廣告紙上見過……看起來好漂亮喔──」十三號不好意思地搔搔頭,「我一直都很好奇不知道是什麼味道。」

  汪忠修單手掩嘴,聽得都快哭了。

  「巧克力草莓蛋糕是吧,我讓人做很多很多給你,你們大家都可以吃!」

  「真的?」十三號眼睛一亮。

  「真的!」汪忠修用力點頭,答應他。

  「耶!太棒了!」十三號高興得手舞足蹈,巴不得立刻回去跟其他人報告好消息,匆匆跟大前輩汪忠修道別告辭,報信去。

  汪忠修看著十三號開心遠去的背影,心酸得要死,十三號讓他想起自己小時候,跟他們一樣,出身於超能者的孤兒院,同樣沒享受過什麼富裕的生活。

  汪忠修忘了要拿自己的遊戲片,直接去三樓的書房,開了門,直接對裡頭的人說,「老闆!聖誕節我要巧克力草莓蛋糕,要很多很多草莓的那種!」

  汪忠修一進門,發現裡頭人多,除了梁俊遠以外,還有派對佈置的工頭(警官),跟老管家林叔,三個人正討論著事情,見他突然闖入,全都停止討論的動作,回頭望向他。

  汪忠修沒想到裡頭還有其他人,身體僵直一愣。

  「巧克力草莓蛋糕是吧。紀錄下來。」梁俊遠最先反應過來,對負責派對的警官交代。

  對方相當盡責地寫入筆記本之中。

  林叔緊皺眉頭,頗不能同意地睥睨汪忠修一眼。

  從他眼神忠,汪忠修好像能讀懂他的意思:又是這麼莽撞沒禮貌,別以為少爺寵你,你就可以為所欲為,還真的給我開起菜單,你以為自己是這裡的第二主人嗎!也不墊墊自己的斤兩。

  汪忠修有點被老管家的氣勢壓過,不自覺向後退了一步,明顯退縮。

  「來得正好,他們問平安夜與聖誕節的菜單,你有沒有什麼想法?」梁俊遠向他招手,讓他過來。

  又讓他開菜單!汪忠修沒想到他會這樣安排,傻愣愣地瞪著他。

  梁俊遠授權給他,其中意義重大,就好像告知他們汪忠修在這家中是同樣能作主的人。

  「你有什麼想吃,我們可以盡量配合。」林叔趕緊補充一句,扳回一城,說明了他想吃什麼他們可以特地準備,但不是由他決定菜單的意思。

  「林叔,菜單的事讓汪忠修決定。」梁俊遠難得地在這點上堅持了,平時總是任由林叔壓制汪忠修,這次強硬地要林叔接受。

  梁俊遠希望林叔能認可汪忠修在他身邊的地位,不僅僅是保鑣或雇傭,而是這家第二個主人。林叔在他身邊這麼久,也該面對現實了。

  汪忠修不想決定菜單啊!他們沒一個問問他的意見,他不過就是想確認一下聖誕節那天會有巧克力草莓蛋糕,怎麼好像招惹了老管家,還莫名其妙地攬了不該他去做的事啊。

  汪忠修求助無門。

  「明天我會安排時間,讓兩位試菜。」負責派對佈置的警官說道,緩和了其中緊繃的氣氛。他不清楚這裡的老管家跟保鑣有什麼愛恨情仇,汪先生跟梁先生的事他們略知一二,他們會盡好自己的本分,不會干預與事件無關的事。他們已經順利融入宅邸,一一探下人的口風,現在每位員警都在緊要關頭、繁忙得很,沒時間陪他們演大宅門中明爭暗鬥的戲碼。

  「沒問題的話,我先離開了。」警官說道。

  梁俊遠示意可以後,對方鞠躬後離開。

  「沒事的話,我也要離開了。」

  汪忠修要走,卻被梁俊遠喊住,「去哪呢?留下。」

  梁俊遠一聲令下,汪忠修像是被定住一般,站在原地不動了。

  「林叔,以後家裡的事,你就和汪忠修討論吧。」

  「這……這不合規矩。」林叔覺得不妥。

  「你知道我這麼做代表什麼意思。」梁俊遠與林叔對峙,毫不退讓,非要把話攤開來講。

  「什麼意思?」出聲詢問的人,反而是汪忠修,聽他們一來一往的討論,他有一股不詳的預感。

  「修是我的人,你應該承認他。這事拖得太久,我已經受夠你對他的態度。」

  「少爺……」林叔貌似大受打擊,向梁俊遠深深一鞠躬,什麼辯解話都沒說,直接離開房間。

  汪忠修眼看林叔負氣離開,茫茫然道,「這不在我預期之中──」

  他不過就是想幫孩子們爭取蛋糕的福利而已,怎麼搞得好像家庭分裂似的……,他到底做了什麼?梁俊遠為什麼要這麼做?何必攤牌,搞得現在氣氛多差啊。

  汪忠修長嘆口氣。

  「明知道家裡有銀星的人,你還到處亂跑。」梁俊遠手指敲了敲桌面,對汪忠修說道,「我想有必要給你安排幾名保鑣,在你身後跟著。」

  汪忠修傻了,趕緊為自己辯駁,「我只是回去自己房間一趟拿遊戲片……啊,我忘記拿了。」

  才想起他原本出去的目的。

  「雇傭區的戒備不嚴,誰都可以亂跑,跟這裡可不一樣。你老是兩邊走來走去,讓我怎麼能安心?果然還是得派個保鑣給你才行。」梁俊遠不妥協,堅持要給他雇用保鑣。

  給保鑣安排保鑣,這算什麼情況。汪忠修苦笑。

  汪忠修雙手舉起,他投降,「我不離開,我請人幫我拿遊戲片吧。」

  梁俊遠看他幾眼,出聲提醒,「你也該早點習慣使喚他人。有點自覺吧。」

  「什麼自覺?」

  「做為我的人的自覺。」

  汪忠修哈哈乾笑,想掩飾什麼,不想認真討論這件事。

  「修。」

  汪忠修眼神飄移。

  「不做我的保鑣,卻還留在我身邊,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

  「我不想知道……」

  梁俊遠看他一直想逃避現實,覺得對方自私,所以不給他逃避的機會,把話說開。

  「這代表你是我的人,成為這個家第二個主人。」

  「我、我我不知道……」

  「你只要接受,然後學習接管我週遭平時的大小事,這些你原本也做的,對你來說不難。」

  「那不一樣……我那都是假藉你的名義,去做我想做的事──」汪忠修一臉慌張,可是梁俊遠沒給他退路。

  「我只問你一句,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嗎?」

  「──想。」

  「那麼你必須接受,承擔下我的責任。不,應該說我們的責任。」

  汪忠修嘴巴一開一闔,不知道要反駁什麼,突然間他們之間的關係被緊密地連結在一起了,從此不再是一個人。雖然他一直都陪伴著他,但是聽到這些話,接下這些責任之後,更加有實感了。

  「我不會再給你逃避的機會,你就認了吧。」

  汪忠修還是意外,倒是冷靜下來了。他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梁俊遠好像被逼急了,迫切地希望他們兩人的關係昭告天下、被外人承認似的。

  你是怎麼了?汪忠修想問問他,看穿他的不安。

  *****

  平安夜當天,由汪忠修為小島上的聖誕樹裝飾最高的星星,整顆樹亮起,聖誕節就來了。

  聖誕節的晚餐,汪忠修邀請新保鑣們一塊享用晚餐,他特地為十三號準備了大蛋糕。

  儘管梅以仁與汪忠修認識,卻仍舊顯得緊張許多。

  「喂喂,我說這樣不合規矩吧?我們畢竟雇傭,怎麼能跟主人一起用餐。我可以想像老管家的眼睛都要冒火了。」梅以仁悄聲說道。

  汪忠修早就習慣林叔不悅的目光,這段時間都是這樣,久了都麻痺了。

  「不怕。其實我主要是想邀請孩子們,你只是順便。」

  「咦,怎麼這樣──虧我還想說你這麼有心,原來我只是順便。」梅以仁失望。

  「你還記不記得自己第一次過聖誕節是什麼時候?」

  「我從來不過聖誕節。」

  「呃……好吧,總之,我就是想讓孩子們過過聖誕節。感受過節的氣氛。你瞧十三號,他開心得話比平時多了不少。」汪忠修望向後方的十三號。

  十三號吱吱喳喳說個不停,煩著他身旁的兩位同行。七號被他煩得受不了,直翻白眼了,十一號一如往常安靜淡定。

  「你看,紅色襪子!聽說聖誕老人會把禮物放在紅色襪子裡面!不知道我可不可以也要一雙紅襪。」

  「閉嘴,把禮物放在襪子裡面實在太不衛生了。」

  「喔!柺杖糖!我好想一把!」

  聽見十三號的願望,汪忠修停下腳步,走到一旁,從牆上拿下裝飾用的柺杖糖,雖說是裝飾卻也是貨真價實的柺杖糖。汪忠修一口氣拆了三把裝飾品,將柺杖糖遞給三位小保鑣。

  「送你們。」

  小保鑣們太驚訝了。

  「這樣好嗎?」十三號雖然很開心,卻也擔心其中合法性。他們這樣算不算是偷竊啊?

  「沒關係,老闆不會介意。」汪忠修將糖塞給他們,強迫他們一一收下。

  「汪忠修、汪忠修,我的呢?」

  「你去吃屎。」

  「嘿!平安夜你讓我去吃屎。」梅以仁雙手一攤,這不公平。

  汪忠修又去拆兩根柺杖,一個給他,一個自己留著。

  在汪忠修的帶領下,他們終於進入主宅,主宅的戒備森嚴,一般雇傭不得進入,除非有主人許可才能入內,建築內採高科技控管著人們出入,能自由進入主宅的雇傭不多。一是林叔,一是汪忠修。

  汪忠修帶著小保鑣們進入主宅時候,身體停頓了一下,他突然想起銀星的事。要視他們之中有人是銀星的臥底,那麼動不動手就看今晚了。

  但他希望平安,因為今天是聖誕節。

  不可否認,今晚邀請他們,多少帶點引君入甕的想法。

  他也受夠了,每天提心吊膽,哪都不能去的日子。乾脆來個正面對決,一次解決算了。

  伸頭是一刀,縮頭是一刀。

  「你怎麼了?」梅以仁意識到他一瞬間的僵硬,並詢問他。

  「沒、沒事。」汪忠修一笑,恢復情緒,繼續前進。邊走邊戒備著後頭的情況,他現在已經備戰狀態。

  「哇!好乾淨好漂亮好大!」十三號進入主宅邸,發出驚訝的讚嘆。

  這還是新保鑣第一次進來主宅,主宅比雇傭區還要寬闊好幾倍,大廳中央擺放著氣球做出來的巨大聖誕老公公。

  十三號跑到聖誕老公工的面前,眼睛很亮,仰望他。

  「你要是喜歡,待會我讓佈置的人員將它送給你。」汪忠修做主,摸摸十三號的頭。

  十三號抬頭,非常開心,「真的嗎?」

  「真的。」

  汪忠修點頭。

  十三號被七號拉走,七號不爽,「我不準你把這個紅色老頭放在我們房間。」

  「咦!為什麼!」十三號失望。

  「很佔空間啊!房間又不是只有你一個人使用,你也不問問我。」七號生氣。

  「我可以放在我床上!」

  「那你要睡地板嗎?」

  「我睡你床上!」

  「你!」

  十三號與七號一來一往對話,汪忠修憋笑憋得內傷。

  「他們兩個總是這樣嗎?」

  「沒錯,每天都在吵架,我都習慣了。」梅以仁無奈攤手。

  「感情還真好。」

  十三號與七號聽見汪忠修的話,居然異口同聲的話出,「誰跟他感情好!」

  這不是明擺著嗎?明明感情就很好,還很有默契呢!

  兩位實在太可愛了。梅以仁跟汪忠修都笑了。

  十一號依舊是冷靜相對。

  汪忠修覺得十一號很酷,酷得很超齡,是在這三人之中最有可能是臥底的人,因為他成熟冷靜。並且與其他人有種分離感,不合群。

  他們又進入另一扇門,林叔就在門後等待,向諸位打聲招呼,將保鑣們當作客人,由他帶領他們入座。

  汪忠修自然要往主位旁邊的位置去,梅以仁拉住他,說了一句,「你這樣理所當然地走向主位,好像女主人。」

  汪忠修尷尬,乾笑幾聲。

  「不過你們本來就是這樣的關係。」梅以仁表示理解,放開手。

  對於梅以仁的調侃,汪忠修搔搔頭,不好意思的模樣。

  汪忠修入座後,梁俊遠立刻發現他臉上的潮紅,詢問他是怎麼回事。汪忠修說不出口,嘴上說著沒什麼,臉卻更紅了。

  梁俊遠伸手捏捏他臉頰,被汪忠修瞪了一眼,卻不放手,等到自己心滿意足了,才放開他。

  汪忠修回頭看看其他人,幸好他們都在聽林叔說話,沒注意到他們這方。這陣子他們之間的親密動作便多,就連有其他人在的場合也都沒收斂,汪忠修雖然喜歡梁俊遠向他表達親暱,卻不習慣其他人關注的目光。

  如果是私底下的小動作,別讓人看見,他倒是非常喜歡。

  例如汪忠修在餐桌底下,會偷偷地牽著梁俊遠的手,或是用膝蓋碰著對方的腳,只要能跟對方碰在一起就行。

  兩人相牽一會,直到餐點送上才放開。

  林叔臨時教導孩子們西餐上的餐桌禮儀,讓第一次接觸西餐孩子們不至於出糗,餐桌上因為有主人在的關係,其他人用餐也都戰戰兢兢,深怕出錯似的。

  讓雇傭和老闆吃飯,果然還是太勉強了,更不用說他們吃頓飯,一旁站了六個人等著伺候,負責上菜切肉跟倒酒。

  平時總是狼吞虎嚥的汪忠修,卻異常地細嚼慢嚥。梁俊遠察覺他的不正常,盯著他看好長一段時間。

  汪忠修感受到男人的視線,皺眉瞄他一眼,無聲傳達:別管我,吃你的飯。

  他正緊張,不知道銀星的人啥時會有動作。

  如果是他們其中之一,那麼現在就是最好的動手時機。負責佈菜切肉的侍者也全是員警假扮,他都安排好了,就等銀星動作。

  喔,他緊張到胃痛,真希望對方能快點動作。

  梁俊遠一手蓋上他膝蓋,輕拍兩下,大概能察覺得到汪忠修在計畫什麼。

  汪忠修跟他交換一個放心的微笑,不用擔心,他自有分寸。

  晚餐過後,侍者端上今晚的重頭戲巧克力草莓蛋糕,新鮮草莓將蛋糕舖滿,一點縫細都沒有,黑色巧克力絲綢般的質感,蛋糕側身用金箔裝飾充滿聖誕象徵的聖誕老人拉著鹿,拖著雪橇送禮物。

  「是巧克力草莓蛋糕!」十三號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由梁俊遠負責切下第一刀。

  這一刀還沒切下,突然停電了。

  來了!汪忠修瞬間警戒到最高點,抓著梁俊遠,護著對方。

  「怎麼回事?」林叔同樣錯愕,似乎在找方法打開電燈。

  汪忠修不動,瞪著黑暗,他不害怕,但是很緊張。肯定會有什麼出現,現在就是最好的下手時機。周遭的員警也湊了過來,持槍警戒著週遭,將梁俊遠圍成一個圓。

  「你們有沒有聽見狗叫聲?」十三號提問。

  從遠方傳來的狗吠聲,好像距離他們越來越近,而且那叫聲不像是一般的狗,而是瘋狗一般的兇猛。

  「……銀星的人是飼養員嗎?」汪忠修驚訝。

  外頭爆破聲響起,一聲蓋過一聲,突破重重的關卡,要進入到這裡了。

  「快擋住門,別讓他們進來!」林叔大喊一聲。

  突然一陣慌亂。

  「別去!對方有炸彈!」汪忠修想喊住他,不知道還來不來得及。

  爆炸瞬間響起,備用電力這時才恢復,轟炸畫面變得更加清晰可見。只有林叔一個人壓著門,他被炸彈的衝擊炸飛,當場昏厥。

  「林叔!」汪忠修想去看他,卻被梁俊遠拉住手。

  他說,「敵人來了。」

  進入餐廳的是狗,汪忠修養的狗,花花與他的孩子,變形扭曲成醜陋恐怖的模樣,就像是從地獄裡爬出來的怪物,喘著大氣,從喉嚨深處發出凶狠的警告聲音。

  「花花……?」汪忠修只能從狗腫脹的肌膚上殘留的毛色猜到那是自己的狗,可是花花慘不忍睹的模樣,讓他不太願意承認現實。

  「沒想到你這失格的主人居然還認得出自己的狗。」飼養員從爆炸的黑煙中走入,「全員到齊了,我等的就是這個機會,將你們一網打盡。一、二、三、四、五,一共五名超能者啊!哈哈哈!再加上梁俊遠,這下賺翻了!」

  飼養員瘋狂宣告,員警朝他開槍,子彈劃過他面前,沒打中他。

  「你已經犯下種種罪行,最好配合我們警方,乖乖束手就擒。」

  「竟然還有礙事的警察!」飼養員狠瞪,一個指令,讓狗兒們撲上攻擊。

  員警還以槍響,打中狗了,狗有哀嚎,卻不見狗有任何的怯意,仍舊往人身上撲去。

  「怎麼回事?我明明打中牠了!」

  「啊啊啊啊!」

  「走開!快走開!」

  在他們周圍的六名警官一一遭受到狗兒們的攻擊,亂成一團,新保鑣很快遞補上員警的空缺,敬忠職守,保護梁俊遠。

  十一號以火燒上向他們發動攻擊的大狗,大狗全身燃起,發出痛苦哀嚎。十一號趁機將大狗給踢出範圍,大狗在地上翻滾,試圖自行熄滅火焰。

  「花花!」汪忠修看得心碎,太殘忍了,他的花花爲什麼要受到這樣的對待。

  「修!牠已經不是花花了!」梁俊遠拉住他,深怕他離開群眾守護範圍。在場的所有人下場如何他不管,他只有汪忠修平安。

  「可是……那是花花──是花花。」汪忠修哭了,花花翻滾好幾圈後,火勢終於熄滅,重新站起,又要向他們撲來。

  「是啊是啊,好可憐喔,那就是你養的狗喔。你要殺了牠嗎?」飼養員搧風點火,還興災樂禍地笑了。狗兒們再三撲向他們,卻都不是超能者的對手,被擋在超能之外,由員警向他們開槍。要非常準確地射中狗兒的腦袋,才能使狗失去動作能力,也就是死亡。接二連三的掃射,才殺掉其中三隻。

  「好過分──」十三號呢喃,簡直看不過去,他走出範圍,面對飼養員,「我去對付他,這裡交給你們。」

  「嘿,你搶走我的台詞。」七號不滿。

  「他要不是手中有炸彈,就是擁有爆炸的能力。我的能力比較適合對付這種麻煩。所以我去。」十三號邊說邊將自己的身體鋼鐵化,進入戰鬥狀態,他一舉一動都發出金屬摩擦的鋼硬聲響。

  「小心點。」十一號提醒他。

  「看我的!」十三號摩拳擦掌,向著人直奔,衝了過去。

  飼養員見著鋼鐵化的超能者向自己狂奔,退後幾步,咒罵,「可惡!麻煩的能力!」

  可他也是有備而來,在十三號非常靠近自己時候,不知道用什麼方法突然引爆了。瞬間亮起紅色火光,黑色煙霧裊繞,突然間又什麼都看不見了。

  「……十三號?」

  「活著就吱一聲!」

  室內空間裡頭的空調系統特別好,煙霧直往上竄,餐廳內的警報器也響起,與外頭的警報鈴相互回應,感應到煙霧的撒水器也落下水滴。煙霧很快散去,看得清週遭。

  鋼鐵化的十三號壓制住了飼養員,因為爆炸的關係,他身上的鋼鐵燙熱不已,飼養員被灼傷慘叫著,「好燙!救命!好燙!走開!嗚嗚嗚……!」

  飼養員瘋狂掙扎,和那些被控制的狗一樣失控,歇斯底里。

  十三號發燙的手掐住他的脖子,扼殺了他的話語,然後漸漸沒了聲響,身體也停止掙扎。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402-4193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