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衛、周祥篇 
吳周番外──忍耐
  周祥、方笙、李傑跟李傑的朋友蘇盈,在酒吧慶祝周祥跟方笙考完大學,大家嘻嘻哈哈喝酒聊天,不熟也變熟人。大家都喝了很多,尤其是周祥,不知為何被蘇盈盯上,一起拼酒,還灌了很多酒。

  「跟你說,這裡的調酒很有名。」蘇盈說著,但周祥看他已經一個頭兩個大、模模糊糊的,蘇盈又叫了一杯,「這款西藏獒犬,可是店家招牌自創調酒。你試試。」

  說試試就試試,他真是蠢到極點,喝下那杯傳說中的西藏獒犬,然後壯烈犧牲。

  「啊,忘了跟你說,它有個綽號叫一杯倒。」蘇盈笑說,果然一杯倒。屢試不爽。對身邊的李傑說,「怎麼辦,他喝掛了。不如讓我帶回家好好品嚐品嚐。」蘇盈調戲般地摸了周祥的臉頰。

  「我看,我送他回家吧。」方笙站起身,就要扶起周祥,一隻手被李傑抓住。

  李傑沒有說話、方笙沒有說話、蘇盈沒有說話。在吵雜的酒吧裡,只有這裡氛圍格外安靜。過來很久,蘇盈插話,「那個,不介意的話,我可以載他回家。」

  方笙瞪了蘇盈一眼,「誰知道你會不會對他動手動腳?」

  這真是啞巴吃黃蓮,不過也難怪方笙會這麼想,畢竟他調戲在先。掏出手機,再三保證,「不如叫我朋友過來,載大家回去,如何?可以接受吧。」撥了通電話,請人過來。

  還算能接受。方笙收回手,坐了回去。李傑才放開他。

  一旁的蘇盈咋舌,對李傑說,「你們這對的溝通方式,我還真不敢恭維。」是在玩無聲勝有聲的遊戲嗎。嘖,又不是對方肚子裡的蛔蟲。

  一會兒,蘇盈的朋友來了,把周祥這個大個子扛上車,在方笙再三叮嚀下,先送周祥回家。途中,周祥的手機響個不停,但沒人接通他。

  不可能是周祥家人打來的,因為伯父伯母出國玩了,都這個時候,他們不會打來。所以就連方笙都沒理會,任其響翻天。

  到達周家,李傑負責扛人,方笙在前帶路。走了一會,就看到蹲在周家門口的吳衛,看來狂打手機的人就是他。

  「吳衛!」方笙叫了聲。吳衛才發現他們,露出驚訝的表情,趕緊上前。

  「怎麼了?」吳衛盯著昏睡的周祥,擔心詢問。

  「他喝掛了。他沒跟你說,我們今天去酒吧慶祝嗎?」

  「沒有。」吳衛可愛的臉,頓時沉了下來。

  方笙沒有接話,繼續前進,對周家瞭若指掌的方笙,根本不需要周祥身上的鑰匙開門,彎身在地毯下拿出藏起來的鑰匙開門。

  「學長常來周祥學長家嗎?」吳衛試探地詢問。不知覺,自己對方笙這個人突然充滿敵意。

  「有一陣子挺常來。」方笙謙虛地說。事實上,就算現在跟李傑交往,他依舊時不時被周祥抓來作客。

  「你們感情真好。」吳衛說著。很不是滋味。

  方笙沒有回應他,讓大家入內,然後關門,因為蘇盈他們還在外面等,所以動作得快。方笙讓李傑抱周祥到他的房間,然後交代吳衛,「接下來就麻煩你了。」

  「不會。」吳衛說,還是充滿敵意。

  要把喜歡的人讓給別人照顧,真的是很痛苦。方笙無聲嘆息,跟李傑一起離開。

  李傑開口,「你要是後悔,可以留下來照顧他。」站在車前,還有後悔的機會。

  「這是你的真心話?」方笙問。

  「不是。」李傑倒也乾脆。

  方笙笑說,「我想也是。」開了車門,上車。他做了決定。

  李傑也上車。說不開心是騙人的。雖然他並沒什麼表示。

  留下來照顧周祥的吳衛,從他們出去之後,就一直盯著周祥,沒有任何動靜。

  反倒是周祥,發出不適的呻吟,吳衛靠近點,聽他說些什麼。

  「水、水──」原來是要水喝。

  須臾,吳衛走了出去,倒了杯水回來。對準周祥的臉,把水澆下三分之二。

  周祥嗆得不舒服,咳了好幾聲,結果沒喝倒水,更加難過,呢喃著水。

  吳衛喝了水,俯身灌給他。讓他渴求自己,不斷吻他。得到滿足的周祥再度睡著,吳衛坐在地上,背靠著床,剛剛的吻,自己有反應了。自我嫌棄一番。

  他撇過臉,看周祥安然的睡臉。心想,要是就這樣侵犯他,雖然得到短暫的滿足,但事後他們也就完了。吳衛壓住心中的野獸。看得到吃不到的吳衛,對著周祥打了一夜手槍,度過了最難熬的一晚。

  他在心裡發誓,等到他壓倒周祥的那天,他會把在這之前忍耐的份量全部討回來。

  不知道自己以後將遭遇到劫難的周祥還呼呼大睡著,安然地度過這一夜。

  吳衛與周祥還有段很長的路要走呢。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4-c9fa92d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