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保鑣01 
超能保鑣01
  第一章

  汪忠修剛結束一連串繁瑣精密的健康檢查,踩著輕快的腳步,離開梁氏旗下的特殊醫療部門,前往某人的辦公室,一路上遇見不少同事,汪忠修遇見美人就問好。

  「美女午安,妳今天過好嗎?」

  美女微微一笑,不發一語,經過汪忠修。

  汪忠修習以為常,再接再厲,又跟另一位美人打聲招呼。一連三四人都沒人敢回答他的問題,汪忠修撇嘴、難掩失望。

  他前往高層專用電梯,正好碰上某人的秘書周賢,汪忠修讓電梯等一會,讓周賢順利進入電梯。

  周賢也是美人,雖然是個男人。

  汪忠修跟對方打聲招呼,「美人午安,你今天過得好嗎?」

  周賢皺眉,明顯厭惡,他還要跟這人去同一個樓層,想到就煩。

  「你結束體檢了?」

  「嗯。」汪忠修簡略回答,終於有美人回應他了,心情愉快,又問,「我說周賢,我能不能把保鑣的這身黑西裝換掉?」

  「你想換什麼?」周賢心想,如果是想換西裝顏色,老闆應該不會介意。

  「我想穿便服。」可以的話,他想穿夏威夷花襯衫跟海灘褲,最好還能讓他穿夾腳拖鞋,愜意。

  「胡鬧,老闆今晚可是要參加慈善晚宴,怎麼能讓你穿便服。你要是敢穿便服,肯定會被擋在外頭,進都進不去。」周賢斥責。

  「我被領帶束得不能呼吸。」汪忠修哀嚎,掐著自己的脖子,做出快窒息的動作。

  「你可以放鬆一點。」周賢建議,「你可以解開第一顆鈕扣,用領帶繫著掩飾。」

  周賢一個動作,幫汪忠修將領帶放鬆,解開第一顆鈕扣後,再將領帶拉上,這樣看起來就像是扣了第一顆鈕扣一般。

  「如何?」

  「周天才!」汪忠修給他一個讚。

  電梯抵達頂樓,汪忠修和周賢的目的地相同,兩人一路聊了一會。大部分都是汪忠修說話,他特別提到前陣子有關梁氏的新聞。

  「當時發言人的稿子是你撰寫的吧?」

  「你看得出來?」周賢感到意外。

  汪忠修清清嗓,學著發言人的語調說話,「近來關於本公司的傳聞,並非屬實。本公司所研發提供超能者使用之藥品,其中過期藥物按照公司流程定期銷毀,不會流傳於民間,供一般民眾使用。對於媒體未加以證實即大肆報導,我方將採取合宜的法律行動。」

  「是我寫的沒錯。有問題嗎?」

  「沒、沒問題。我是覺得有點饒舌,發言人背稿挺辛苦的,你不覺得?」

  「不覺得。」

  汪忠修雙手舉高投降,不跟他辯解。他們已經到了老闆辦公室門前,周賢敲門,得到應許後進入辦公室。

  老闆梁俊遠正忙著,汪忠修看見辦公桌上又是一大疊的文件,昨天還不見這堆山,今日猛爆性地一口氣全呈上來。

  汪忠修有些幸災樂禍,笑著對老闆招呼,「午安,你好。」

  老闆雖然也是美人,卻是個冰山美人,而且還是財主,作為貼身保鑣的汪忠修可不敢隨便開口調戲對方,特別是有第三者在的場合。

  對於汪忠修的招呼,梁俊遠僅僅是抬眼一下,沒回應他。

  周賢跟梁俊遠談起公事,汪忠修識相地到一旁會客用沙發坐下,從他西裝內部口袋拿出他的遊戲機出來玩。汪忠修玩得起勁,把皮鞋脫了,整個人橫躺沙發,懶散沒骨頭的模樣,把老闆辦公室當作自己家一般。

  周賢本來沒怎麼注意,一回頭,發現汪忠修這副模樣,心裡天打雷劈,真想揪著這人的耳朵痛罵他一頓。怎麼會有這麼沒規矩的人!若不是他是超能者、若不是他是老闆的貼身保鑣、若不是對方的資歷比自己還大,他肯定要動用秘書特權開除他!

  汪忠修不知道周賢的糾結,意識到那要吃人的糾結視線,他一抬頭,卻見化身為鬼的周賢臉色陰霾深重瞪著自己。

  「你幹嘛?」汪忠修按下暫停鍵,從上衣口袋拿出口香糖,將方形糖往上拋,一口接住,「你要吃嗎?」

  「不吃。上班時間,我!不!吃!口!香!糖!」周賢氣得咬牙切齒,又不好發作,只好匆匆告辭,離開這裡,回自己的辦公室去。他要是跟汪忠修共事,折壽十年都算少了。

  「吃炸藥了喔?」汪忠修咀嚼口中的口香糖,頗有痞子風情。

  周賢風風火火離去,汪忠修沒上心,不理他繼續玩遊戲。

  汪忠修的馬力歐卡關了,一直被烏龜的大榔頭打,往上跳,又有出其不意的炸彈,馬力歐只能蹲著,又有香菇人要來,馬力歐唯一的破解之道,就是瞄準時機,向上跳,踩炸彈,躲大榔頭,然後跳過烏龜。明知如此,他就是跳不過烏龜,烏龜手上總是有大榔頭,馬力歐千辛萬苦終於要踩烏龜頭,瞬間被憑空生出的大榔頭殺死。

  汪忠修玩到咒罵連連,已經嚴重影響到同在辦公室的那位。

  梁俊遠放下手邊的工作,走到汪忠修所在的沙發,汪忠修玩得太起勁,沒發現他來,橫躺的身體將沙發完全佔據。梁俊遠動手將汪忠修的腳彎起,給他讓出一格坐墊,梁俊遠坐下後又將他的腿拉直,擱在自己腿上。

  「體檢結果,醫生怎麼說?」

  「嗯……老樣子,沒什麼。還有一些大報告得再等等。」汪忠修漫不經心的回答,他還在跟炸彈香菇人烏龜大榔頭奮鬥。

  汪忠修不懂爲什麼老闆總要問他這些問題,明明再過一陣子醫療部門就會自動呈上他體檢的綜合報告。現在問他,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簡直多此一舉。

  馬力歐又跳到烏龜頭上,又上好被大榔頭擊倒。

  汪忠修放棄,關閉他的遊戲器,問問抓著他腳玩的梁俊遠,「老闆,慈善晚宴什麼時候開始,我們能不能先吃點東西?」

  「想吃什麼,我讓人買回來,或是要去餐廳?」梁俊遠玩上癮似地捏著汪忠修的腳掌。

  汪忠修都覺得不好意思了,他搞不好有腳臭。

  「我都行。你工作還沒做完吧,隨便買個便當就好。」

  「行。」梁俊遠答應,終於放開他的腳掌,起身回去辦公桌,交代秘書提前送晚餐過來。

  汪忠修又打開他的遊戲機,不玩馬力歐了,選擇其他遊戲,美少女麻將也很好,贏一把脫一件,那胸部還會隨著美少女動作而晃動,做得很棒,俗稱海咪咪,待他一一攻下。

  辦公室裡,一個辦公、一個玩遊戲,兩個都埋頭苦幹,誰也沒理會誰,室內非常安靜。汪忠修一旦投入遊戲之中,就不怎麼說話了,除了咒罵之外。

  這樣靜謐的氣氛,直到秘書送上晚餐才結束。

  梁氏企業的秘書多著去,汪忠修跟在梁俊遠身邊七年都沒能把所有秘書認全,其中也換了不少新血,有些老面孔他認得,像是四年資歷的周賢。今次幫他們送上晚餐的秘書是位女士,汪忠修不認得這號人物,相貌可愛,身材很好,目測有F罩杯。

  汪忠修吹聲口哨,立刻坐挺身,假正經,對女秘書招手說道,「來來,放這裡就好。」

  光是這樣還不夠,汪忠修起身,向前一步將女秘書端著的壽司盤接過,笑說,「我來吧。」

  不忘趁機摸一把女秘書的小手。

  汪忠修所在的會客沙發前有張矮長桌幾,他將壽司盤放到桌幾上頭。

  女秘書羞紅了臉,衝著汪忠修微微一笑,「謝謝,汪先生。」

  「哪裡哪裡,小美女,你認識我啊?」汪忠修得意,沒想到對方居然知道他,藉機攀談幾句。

  「認識,您是老闆身邊的貼身保鑣。」女秘書禮貌性回應。

  「別打擾人做事。」梁俊遠走來,一文件夾砸在汪忠修頭上,讓他再色狼。接著對女秘書說道,「這份文件交給周賢,讓他一小時後給我回覆。」

  「是。」女秘書接下文件夾,與兩位打聲招呼後,欠身,離開辦公室。

  汪忠修摸摸自己被打的頭,不爽,「你幹嘛,說兩句也不行?」

  「不行。」梁俊遠直說。

  哇操!沒人權!汪忠修腹誹,沒膽說出口。撇撇嘴,吐掉口中的口香糖,自動自發地開了壽司盤來吃,那可是高級壽司組合,擺盤精緻,刀工俐落,燈光下一片片的生魚肉晶瑩剔透。

  汪忠修動手要拿,被梁俊遠一掌打下,疼得他唉唉叫,直罵老闆小氣給看不給吃。

  「去洗手,要不就用筷子吃。」梁俊遠冷淡,拿雙筷子給他。

  汪忠修忿忿然,接過筷子,大快朵頤。不等出錢的老闆,汪忠修沒品德地自行開動,專挑特貴的魚肉先吃,高級壽司組還有黑鮪魚,他一心想賺到了,多吃好幾口。

  「吃慢點,沒人跟你搶。」梁俊遠不介意他多吃,倒是不滿意他的進食速度,一個人在你旁邊急鬼似的吃飯,會令人莫名地緊張起來。

  「是的,老闆。」汪忠修含糊答應,嘴裡塞著握壽司跟花壽司,好像快噎到了,又夾一塊薑絲往嘴巴塞。

  梁俊遠倒杯熱茶給他。

  汪忠修一咕嚕喝下,連同嘴巴塞滿的食物也都吞進肚子裡,發出一個飽嗝。

  「我飽了。」汪忠修放下茶宣告退出戰局。

  梁俊遠看著僅僅被消化掉四分之一的壽司組,再瞄一眼汪忠修,說過太多次的話,他懶得再重覆了。然而,汪忠修之所以有暴飲暴食的惡習,跟梁俊遠有絕大的關係。汪忠修小的時候不聽話,梁俊遠經常一氣之下將人關緊閉,連飯都不給吃。汪忠修被餓怕了,所以他只要一有食物就瘋狂往嘴裡塞,吃得太急,很容易飽,因此能吃下的食物不多。

  暴飲暴食對腸胃不好,梁俊遠罵過他幾次,後來都懶得說了。

  汪忠修只要吃飽,就不會再吃。他揉揉肚子,吃得太猛,有點不舒服,連打幾個飽嗝。

  梁俊修繼續用餐,他食量也不大,兩人份的高級壽司剩下大半,被他們吃得好似四人份壽司組一樣。吃飽飯,擱筷,喝口茶,休息一會。

  一小時後,周賢前來報告,辦公室裡汪忠修坐躺沙發,揉肚子休息,梁俊修坐在同個沙發一區塊,腿上擱著汪忠修的腳,手上翻著文件夾,桌幾上除了吃不完的壽司,還有成堆的檔案,分成已閱通過、已閱未通過與未閱三批檔案小山。

  老闆辛苦工作,保鑣拼命偷懶,成何體統!周賢感覺腦中好似有根筋要斷了。

  周賢清咳幾聲,本來希望提醒汪忠修坐好,顯然地汪忠修完全不把他的警告放在眼底,聽他連咳好幾聲後,還關懷他。

  「周賢,你喉嚨不舒服是不是?」

  「不是!」周賢激動反駁,聲音變得尖銳。

  汪忠修沒心沒肺地笑,「還說不是,你聲音都變了。你要不要請半天假去看醫生?可惜梁氏裡頭只有給超能者看病的醫生,不受理普通人。」

  「不用,謝謝你的好意。」周賢青筋直跳,總覺得普通人從汪忠修口中說出特別刺耳。周賢整整自己的領帶,正色,跟梁俊遠談正事,汪忠修識相不再鬧他。

  才剛安分一會,等到他們談起今晚的慈善晚宴,汪忠修又開口了,「這次來賓名單確認下來了嗎?」

  「是,其中許氏與李氏陸續加入進來,已經重新整理過名單。」

  「李氏也去?」汪忠修聽見關鍵字,坐起身,收起慣於嬉鬧的笑臉,緊皺眉頭,一臉嚴肅苦惱模樣。

  「怎麼了嗎?」周賢被他的轉變搞糊塗,一時跟著緊張起來。

  梁俊遠依舊冷淡以對。

  「李氏的超能保鑣……」汪忠修沉聲說道。

  周賢緊張得吞嚥一口口水,一顆心吊著等他說完後續。

  「……跟我借了媽媽不要★巨乳★人妻特輯高清DVD到現在都還沒還我!可惡啊!王八蛋!那可是我的最愛!早知道不借人了!」汪忠修握拳飲恨,各方面不甘心。

  梁俊遠始終不動聲色,毫不意外汪忠修的回答,翻動手上的檔,又看完了一本企劃,這本不通過。

  周賢聽到他如此回答,單手扶額,「認真聽你說話的我簡直跟笨蛋沒兩樣,跟你對話會降低我的智商。」

  「嘿!別瞧不起巨乳!」汪忠修為他的喜好護航。

  「不、不,我沒瞧不起巨乳,我瞧不起你啊!」周賢炸毛。

  啪的一聲,梁俊遠用力闔上文件發出巨響。雙方瞬間安靜下來。

  「周賢,給我晚宴名單,還有晚上行程最晚九點結束,派直昇機來接人。」

  「是。」周賢得令,離開辦公室,待會他還得再來一次。周賢暗自咒罵,該死的汪忠修,害他得重新安排行程──周賢轉念一想,哼哼,這下好了,老闆要提早開始放假,看如來佛如何收拾你這孫悟空!

  汪忠修看著周賢離開的那模樣,他好像都能聽見周賢的心聲了。汪忠修回頭望向沙發另一端的男人,對方手上又是一份文件,好像有看不完的檔案要看。他出腳踢了踢梁俊遠,喊他一聲,「喂!」

  梁俊遠不想理他。

  汪忠修撇撇嘴,「老闆,我不過就是看個DVD過過乾癮,你用得著吃醋嗎?」

  「別吵。玩你的遊戲。」梁俊遠冷淡一句。

  汪忠修縮起腳,不把腳擱在梁俊遠腿上,沈默盯著梁俊遠那冷酷的側臉,對方任由他盯著瞧,一心一意閱讀他手上的檔案。

  大約是閱讀完三份檔案的時間,汪忠修敗下陣來,論定力他從來不是梁俊遠的對手,汪忠修不明所以哼哼笑了。

  「我做得還不好嗎?我已經很努力忍耐了,頂多就耍耍嘴皮子,口頭上吃吃美女豆腐,我可沒敢真的行動。你對我還有什麼不滿的?」汪忠修哼笑發問,心情非常陰鬱。

  「你碰了那個女秘書的手。」梁俊遠放下手上文件,這是最後一份檔案,他現在有空能好好跟他的超能保鑣對話。

  汪忠修瞬間啞巴了,許久才反駁,「那是不可抗力,我幫她端壽司盤!」

  「你是故意碰觸的。」梁俊遠看得清楚,也明白這人的色性。

  「不過就是碰碰手,那也沒什麼──」汪忠修滿口無所謂,卻惹火了梁俊遠,對方撲了過來要攻擊他,汪忠修體內的超能無意識地啟動,空氣中無形的防護盾,將梁俊遠用力擋開。梁俊遠擋不住作用力往後,從沙發上摔下。

  「我的天!」汪忠修嚇翻了,趕緊收起超能,向前探看梁俊遠的情況。

  然後他就被揍了。

  周賢三度進入梁俊遠辦公室,又是完全不同光景,梁俊遠回去辦公桌,正使用電腦,他已經看完所有檔檔案。而汪忠修坐在地板上,一手拿著冰袋冰敷自己的臉頰。

  周賢看著汪忠修臉上明顯被揍的紅腫,他覺得好愉悅,嘴角不自覺上揚,眼神充滿精神。好似眼前是什麼令人喜悅的美好風景。

  「操,你現在表情看起來跟壞人小丑沒兩樣。」汪忠修狗嘴裡吐不出象牙,咒罵幾句,扯到嘴角傷口,又唉唉叫。

  周賢一時間收不起表情,太愉快了,從來沒這麼愉快過。被教訓了吧!被老闆教訓了吧!爽!

  周賢將今晚的行程跟晚宴名單交代完畢,已經安排好車在外頭等著,這次格外增加兩名一般保鑣,同樣在下頭等候。隨時可以出發前往晚宴地點,現在動身是最佳時間點,不早也不晚。關於已閱文件,他會好好處理後續。

  周賢恭送兩位搭乘電梯,並祝福老闆假期愉快。

  一年有四季,梁俊遠只工作三季,其中安排三個月的假期在自家小島上悠閒度日,偶爾處理緊急重大檔。梁俊遠是個享受生活的人,他賺錢也花錢,他工作也休息,絕對不是工作狂人。張弛有度的生活才是好的人生。

  跟梁俊遠一年只工作三季比起汪忠修工作倒是全年無休,而且是便利超商式一星期七天、一天二十四小時,別人便利商店還能輪早中晚三班,他都全包了。他的工作就是天天膩在梁俊遠身邊,日日夜夜面對這個人。

  汪忠修是超能者,擁有無形防護盾之稱的男人,是梁俊遠的貼身超能保鑣,打從他十三歲被梁家家長相中之後,就跟在梁俊遠身邊長大,開始他白吃白喝的懶散悠閒生活。梁俊遠工作,他玩遊戲,梁俊遠休息,他也跟著休息。前幾年開始,他一時好奇爬上樑俊遠的床之後,從此梁俊遠晚上作息他也包了。

  沒有比他更敬業的貼身保鑣了,包日包夜包陪睡。

  汪忠修走神之際,他們已經到達樓下的樓層,車子在大門口等著他們。增援的一般保鑣站在兩側,迎接他們出門。

  汪忠修走出大樓,才發現外頭下起雨了。細雨如絲,紛紛落下。涼風一吹,汪忠修突然一冷,打了個大噴嚏。

  梁俊遠伸手一攬,將汪忠修拉近自己,替他擋風。

  其實他可以啟動超能用防護盾來擋風,但是梁俊遠突然的貼心,讓汪忠修心裡一暖,無聲地笑了。

  「老闆,這可還是外頭,我們得保持距離才行。」汪忠修耍嘴皮。明明很開心他這樣的舉動。

  「你少說兩句。」梁俊遠冷冷回應,跟他體貼的動作不同調。

  就是這樣的反差感,時常讓汪忠修迷得說不出話來。

  梁俊遠衣著銀色色合身裁縫西裝,為了慈善晚宴換上一條新的領帶,作為男人的好處,不用像女人那般細心打扮,只需要打上一條新領帶。

  汪忠修感慨,作為貼身保鑣的好處,參加各種場合,他甚至不需要換領帶,一派黑西裝白襯衫黑領帶黑皮鞋。他只需要低調再低調,畢竟不會是主角。不過為了今晚慈善晚宴,他特地穿了灰色襪子出席,而且是對腳指很好的五指襪。也因此他脫鞋橫躺沙發時候,腳掌被人握著玩了。

  他為了這慈善晚宴,也算是盡心盡力,費心打扮了一下。

  「真要盡心力,就捐錢吧,別把錢花在打扮上。」李家的超能保鑣出現,跟汪忠修搭話。

  汪忠修嚇了一跳,還想這人什麼時候有讀心的超能了。

  「快看那位女士,喔,用女士稱呼她實在太客氣了,交際花?還是上流名妓,瞧瞧那胸部都快掉出來。花錢買破布,遮都遮不住。」

  搞半天是指晚宴上的某位女士,誤會一場。汪忠修暗自鬆了口氣。

  「梅先生,你好,好久不見。」汪忠修笑了笑,跟對方客氣打聲招呼。

  「好久不見,怎麼變得這麼生疏。」梅以仁不習慣汪忠修突然的客氣,一臉古怪看他。

  「正好我有事想請教梅先生。」

  「好說好說。」

  「敢問梅先生,我的媽媽不要★巨乳★人妻特輯高清DVD,你打算什麼時候還我?」

  「哎……」梅以仁面有難色。

  「我那可是日本限量版珍藏,很難到手的極品呢。」汪忠修咬牙切齒。

  「確實是極品。」令人回味無窮。

  「那麼──」

  「我有技術上的問題,是這樣的,你那片高清DVD實在太少見,內容太合我意,我就試著拷貝一份。」

  「結果呢?」

  「拷壞了──搞砸了……正在搶修中,我感到很抱歉。」

  汪忠修內心有千萬匹草泥馬狂奔呼嘯,把他的好心踐踏成泥。他是很想掐爆梅以仁的脖子,或是淩遲他、將他千刀萬剮,或是乾脆找他打一架。但他是梁家的貼身保鑣,不能丟梁家的臉,所以他忍耐。

  汪忠修心情很糟,笑不出來,一臉陰鷙。梅以仁自知理虧,給他拿食物、拿香檳,伺候得比他伺候主人還要積極,李家主人見狀臉都黑了。

  「梅以仁!你搞什麼鬼!還不快過來!」李家主人氣急敗壞走到梅以仁與汪忠修之間,身高僅僅一六八的李家主人,明顯矮人一截。

  「抱歉老闆。」梅以仁道歉彎腰,給他主人鞠躬,一彎腰,正好跟他主人平視,像在羞辱人身高不夠似的。

  「你!你!不好好跟在我身邊,四處摸魚,你算什麼貼身保鑣!」李家主人惱羞成怒,這一罵,連帶汪忠修一塊罵上。

  梅以仁彎著腰還沒直起身,他家主人正氣頭上,他可不想抬頭撞刀口,普通人類對超能者的態度可差了,偏偏法律規定超能者不得傷害一般人,要是他主人氣得對他動手,他還得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夠憋屈。

  「李先生,好久不見。」梁俊遠察覺到這方的騷動,向他們走來,跟李先生打聲招呼。李先生對他來說是長輩,李先生的年紀、輩分都比自己大上一輪,儘管自家勢力財力都比李家強大,他還是敬重李家主人這位長輩,尊稱對方一聲李先生。

  李家主人收起責罵嘴臉,換上討好的笑臉,同樣回應一聲,「梁先生,好久不見。」

  對方雖是晚輩,可勢比人強,李家主人可不敢輕視對方,甚至帶有巴結性質地與之攀談。

  兩人談起最近經濟情況,互相打太極,開啟商場談話。

  梅以仁已經直起腰桿,必恭必敬跟在李先生身邊,看都不看汪忠修一眼。

  等那兩人一走,汪忠修湊到梁俊遠身邊,小聲搭話,「老闆,我以前就覺得你是好老闆,我現在更是覺得你真好。」

  「那是。」梁俊遠毫不謙遜,接受汪忠修的讚美。

  沒錯沒錯,汪忠修用力點頭,又不怕死地多說幾句,「老闆你看見那位大波女沒有?那位雄偉雙峰像是快掉出來一樣,可惜是擠出來的,我目測大概只有E,而且是小E。」

  「你能不能別老是扯胸部的話題?」梁俊遠冷箭。相較汪忠修的熱衷,他就像北極寒冰一般,毫無興趣。

  「哎哎,」汪忠修哎了好幾聲後,最後補上一句,「當然,我最喜歡的還是老闆你的胸部。」

  語畢,汪忠修衝著梁俊遠討好一笑。

  殊不知看起來猥瑣極了。

  汪忠修想,如果梁俊遠有超能,而且是用眼神殺人的超能力,那麼他現在肯定被梁俊遠的眼神淩遲致死了。

  哎哎,哪出錯了,他這不甜言蜜語想討好他老闆嗎?老闆還不領情,大情聖可真難當,他連一個情人都討好不了。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97-a9f16f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