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機與少爺-番外 
司機與少爺-番外
  番外‧過年

  陳大樹還是回去袁家,幹起老本行,爲袁少爺開車。

  袁哲林常往外地跑,袁家有三位司機輪班,一三五、二四六,一天還分早晚班,假日也不一定能休息,陳大樹則是固定週休二日。算起來他還是兩位司機的老前輩,加上身分特殊,所以有點差別待遇。兩位司機倒是沒說什麼,工作多個人分攤,活變少了,薪水不變,當然沒話說。

  除夕那天晚上,陳大樹去接送袁哲林上下班,當天就沒送他回山上袁家,而是載他回陳家。陳家和袁家那是不能相比的,袁家站的是一座山頭,陳家只是小一層的套房。

  然而這樣的小地方,袁哲林倒是挺嚮往,家裡人抬頭不見低頭見,彼此很相近,關係也親。

  山上袁家只剩下袁哲林一個人,陳大樹邀他一塊回家吃年夜飯,除夕夜一家人團圓吃火鍋,才有過年的感覺。

  陳氏兄妹一見大哥又把人帶來,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依舊覺得彆扭,四個人一對在室內,一對在室外,彼此停頓許久,好像定格似的,敵不動我不動。

  陳大樹搞不懂他們在抗爭什麼,說了一句,「還不叫大嫂,我把你們大嫂給帶回來了。」

  「大──嫂……?」

  陳美美傻了,陳傑弘也愣住。

  袁哲林對天白眼,但很快接受這樣的稱呼。沒關係,怎樣喊都無所謂,別人要怎樣誤會都跟他們沒有關係,只要他們自己知道誰上誰下就行。袁哲林又一次,用同樣的說辭說服自己。

  「大嫂--」在陳美美喊完大嫂後,陳傑弘跟著喊。

  袁哲林聽著神情複雜,覺得哪裡彆扭,哪裡不對勁。

  陳傑弘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開始喊著,「大嫂快請進。大嫂請穿拖鞋。大嫂要喝果汁還是啤酒?」

  「你這小子怎麼突然變得勤快了。」陳大樹一臉意外,換了鞋,先進屋子裡頭。

  陳傑弘答道,「沒辦法,因為是大嫂啊,陳家可不能怠慢大嫂。」

  陳大樹大笑了幾聲,挺愉快的。

  袁哲林被欺負得有氣發不得,陳大樹還粗神經的大笑,他真想虐死陳大樹。

  陳美美跟她二哥東一句大嫂西一句大嫂,逗著袁哲林,眼看對方有怒不敢言,突然很有優越感,好像贏了。

  陳大樹覺得他們奇怪,但是那一句又一句大嫂,聽在耳裡還是挺順耳了。仔細想想,他帶了這麼一個媳婦回來,長得漂亮好看又富貴多金,除了性別無從選擇,條件都是上乘。

  「你們喊得這麼歡快,可得記得,以後大嫂跟我們都是自己人了,往後過年都要一起過的。」陳大樹說道,提醒兩位弟弟妹妹。

  陳傑弘與陳美美翻臉比翻書快,不僅安靜並臉色陰沉下來。

  「初二是回娘家的日子,我們就陪大嫂回袁家吃飯,明白了嗎?」陳大樹繼續說道。

  兩位心不甘情不願地答應,「明白了。」

  哎,他都不知道陳大樹是拐彎末角在整他,還是在幫他了。袁哲林始終不發一語,任由陳大樹自顧自地說話。

  那天的團員飯吃得還是挺平和的,還一塊守夜。

  晚上袁哲林睡在陳大樹房裡,彼此名正言順,睡一起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袁哲林雙手環抱陳大樹,在他身體上下其手,其實很想做點什麼,無奈牆壁太薄,怕被外頭兩位發現。

  「大樹哥,你讓他們一口一個喊我大嫂,我們什麼時候去國外公證?」袁哲林試著提出要求。

  「我考慮考慮。」

  「嗯……」

  「等等……再摸下去要起火了。」陳大樹拉著袁哲林的手,那手探入自己底褲,覆蓋上自己的性器。

  「嗯……」

  「別揉……別在這裡──他們會聽見……」

  「我考慮考慮。」袁哲林不聽,用陳大樹的原話奉還。

  果真是睚眥必報的袁哲林,陳大樹又一次身體力行震撼教育了。

  隔日一早,各處有人放鞭炮,陳大樹是被鞭炮聲給吵醒,他的房門大大打開,聽得見外頭談話的聲音,他低頭看看自己,雖然不是原本那套,但衣服穿得好好的,他起身,往門外走去。他聽見弟弟妹妹跟袁哲林談話的聲音,談話內容清晰,說著一顆蛋黃不要熟,另一顆要做成歐姆蛋。他靠在門邊,看著在廚房忙碌的袁哲林,還有他那尖酸刻薄的兩位弟弟妹妹。

  他想,或許幸福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完-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96-e3ae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