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機與少爺10 
司機與少爺10
  第十章

  陳大樹被袁哲林纏得厲害,又是一夜未歸,晚上他怕弟弟妹妹擔心,趁袁哲林洗澡的空隙,打通電話回家,再三跟發怒中的陳傑弘保證明天一早肯定回家。

  「你再不回來,我報警抓人了!」陳傑弘怒道。

  「我明天就回去,再說,你報警,警察也不會理的。」

  「好啊!警察不理,那我就去爆料!相信媒體記者會很喜歡這類的八卦!」陳傑弘氣炸了,無所不用其極,要跟袁家槓上。

  陳大樹保證明天肯定回去,陳傑弘下最後通牒。

  「明天你再不回來,我一定去爆料!」

  「誰呢?」袁哲林出浴室,問問講電話的陳大樹。

  陳大樹正好結束通話,微微瞪了袁哲林一眼。

  袁哲林來到陳大樹面前,又問一遍,「打給誰呢?」

  「我弟,他氣炸了,說我再不回去,要到媒體那裡爆我們的關係。」陳大樹實話實說,皺著眉頭,又問,「現在趕回去,都還要三四個小時,回家都凌晨了。」

  「不如我們現在回去,你先在我那住一晚,一早我再送你回家。」袁哲林提議。

  陳大樹點點頭,贊成這個提議,他現在不敢再跟袁哲林待在飯店了,自己的身體老有縱欲過度的疲乏跟滿足感。

  兩人收拾收拾,下樓搭車回袁家去。袁哲林現在用的司機老張年紀稍長,開車很穩,安全為上。作為同行的陳大樹心裡又有了比較,這位老張司機性格和自己較為相近,溫溫吞吞老好人模樣。可男人開車有時需要一點霸氣,不知道這位老張司機有沒有那股霸氣。

  陳大樹雞蛋裡挑骨頭的行為,自己毫無自覺,直盯著司機老張,引來一旁的袁哲林不滿。

  「大樹哥,你看什麼?老張開車有什麼好看?」

  陳大樹被點破自己盯著人瞧,收回視線,對少爺傻呼呼的笑。

  袁哲林心裡咒罵,這人真愛勾引他,老對他傻笑,他還想把人壓到自己褲襠,讓他爲自己做點口活。但陳大樹肯定不肯,他們搭乘的這輛車沒有隔絕的前方司機的板,不適合做些兒童不宜的事。

  陳大樹看袁哲林面露精光,不自主地移開視線,望向窗外。他讀得懂袁哲林的眼神,像是盤算著什麼壞事,特別是想幹壞事的時候,那雙眼睛特別晶亮有神。

  袁哲林把持住,頂多摸摸陳大樹的手、摸摸大腿解解悶。

  回去車程約莫三四小時,抵達山上袁家,都已是凌晨左右。袁家管家未睡,前來迎接,管家臉上還掛著彩。

  袁哲林一瞧,愣了愣,回頭問問陳大樹,「大樹哥,這你打的?」

  「嗯……我打的。」陳大樹緩緩點頭承認。

  袁哲林露出要笑不笑的表情,特沒同情心,他輕咳一聲,穩住自己表情,對管家說道,「辛苦你了,這算是業務傷害,回頭我讓會計多發你一些津貼,好好補償。」

  「謝謝少爺。」管家面不改色道謝。

  陳大樹心虛得要緊,別過頭,沒去看他們兩的臉色如何,看了也尷尬。

  陳大樹跟袁哲林一塊上樓,陳大樹還想糟了他出門前把房間砸得亂七八糟的,然而袁哲林一開門,裡頭整整齊齊,早就收拾好了,只是家具什麼的都換了一套。

  「煥然一新了呢。」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陳大樹順勢說笑,乾笑幾聲,作賊心虛,不太敢待在房間裡頭,「我看我去睡客房好了。」

  陳大樹才一個轉身,都還沒跨出一步就被喊下。

  「去哪呢?」袁哲林略不滿意地發話。

  陳大樹不敢再說他要睡客房,再轉一次身,面對袁哲林。幸好袁哲林沒惱怒,悠悠哉哉地坐到房間裡頭的沙發,拍拍沙發椅,示意他過來。

  陳大樹過去,在袁哲林的指示下跪到他面前。

  「剛才在車裡,老想著你用嘴幫我弄一次。但考慮到大樹哥你會不好意思,所以一直忍著。現在獎勵我?」

  陳大樹哪敢拒絕,當然照做。

  人說一回生、二回熟,他現在跟袁哲林的小兄弟特別特別的熟,他不過就摸個三兩下立刻精神起來,吐著淫液歡迎他。

  這一晚,對陳大樹來說是幸運的。

  一來他揍了袁家大管家、砸了袁哲林的房間沒被責罰,二來他兩在房間就弄了一次口活,袁哲林很好心地放他一馬,不過身體被徹底舔過一遍,像是做記號一樣,在他身上留下不少痕跡。

  陳大樹不明白這麼做的用意,不過身上被吻得青青紫紫的,早上起來整理儀容移後,總覺得特別難看。他要是以這副模樣回家,他光是想像來自陳傑弘的白眼,有種抬不起頭來的感覺。

  偏偏是夏天,沒能穿上長袖遮掩。

  「大樹哥,該走了!」

  袁哲林一旁催促著,滿面春風,得意洋洋的樣子,好似迫不及待要跟陳大樹回去,對著未來的弟弟妹妹耀武揚威。

  陳傑弘正如陳大樹所料,眉頭緊鎖,沉著臉,上上下下打量陳大樹,視線停在陳大樹鎖骨明顯的殷紅吻痕,他忍了又忍,一句話都沒說。

  「都怪我手下的人沒支會一聲就把大樹哥得請回袁家,造成你們的擔心,我感到十分抱歉。」袁哲林嘴上這麼說,表面卻一點歉然都沒有。

  陳傑弘開口閉口,欲言又止,最後還是沒能發出聲音。

  倒是陳美美對著大哥叨絮,「哥!你不要再理袁家人,每次跟他們扯上關係都沒什麼好事情!上次是槍傷、後來又無故解雇人,現在又鬧綁架!袁家簡直欺人太甚,太過分了!」

  陳美美狠狠瞪著大哥身旁的袁哲林,就算他帶著禮物來也不給人好臉色。

  「美美,不要在袁少爺面前這樣說話。」陳傑弘深怕美美惹毛袁哲林,警告她說話小心點。

  「沒關係、沒關係。大樹哥的弟弟妹妹也是我的弟弟妹妹。」袁哲林表現大度,雖嘴上說得毫不在意陳美美的禮貌,實際上卻小雞心腸記上一筆。

  「誰是你弟弟妹妹!」陳美美要炸開,瘋了似的反駁,氣得跳腳。

  「大樹哥現在跟我在一起,你們當然是我的弟弟妹妹了。」

  「你說什麼!」陳美美又錯愕又驚訝。視線在大哥與袁哲林之間來回,最後滿是疑惑問二哥,對方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陳傑弘陰著臉沒有反應。待陳美美反覆思索袁哲林的話,再看他哥跟袁哲林的互動,慢半拍地反應過來。

  陳大樹終於意識到袁哲林怎麼這麼爽快答應陪他回來,袁哲林根本不是來跟他弟弟妹妹道歉,爲綁架事件解釋明白,而是特地過來宣告主權。引狼入室的陳大樹後悔莫及,早知道就不帶他一塊回來了。

  「簡而言之,你大哥跟我現在正交往。」袁哲林點明了,「我們在一起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近幾年因為我接手袁家的關係,所以不能碰面。現在事情解決得差不多,我想讓大樹哥回到我身邊。我今天特地過來跟你們招呼一聲,順便說個明白。」

  「憑什麼?」陳傑弘聽他說得理所當然,心裡難免氣憤,「憑什麼我大哥要被你招之即來,揮之即去?」

  「我們中間沒分手過。哪來的招之即來,揮之即去?」袁哲林反駁。

  「你開除了我哥!」

  「我是為了他的安全才開除他,再說開除他,我們也沒分手。」

  這點陳傑弘自然明白,他知道袁哲林事後與他哥還保有密切往來,一時間他找不到可以反駁袁哲林的意見。

  「總之!我反對!」陳傑弘沒辦法接受大哥又要回到袁家,提出反對。

  「沒錯!我也反對!」陳美美見二哥反對,也跟著反對,她還沒從大哥有男朋友這件事中反應過來,而且還是害大哥很慘的袁家,顯然的二哥似乎早就知情。

  「我們的事跟你們贊成或反對沒有關係,我只是尊敬你們,特地支會一聲。對吧,大樹哥。」袁哲林早知道會遭到反對,倒是挺胸有成竹的,還向陳大樹尋求認同。

  陳大樹卻沉默。

  「你說的這些打算,我現在才知道,你爲什麼不跟我商量再說?」陳大樹停頓許久,詢問中帶著埋怨。

  「我……我──」

  「袁少爺唯我獨尊慣了,想要什麼就是什麼,何必跟人商量呢。」陳傑弘搧風點火,唯恐天下不亂。

  「不…不是……」袁哲林否認得很心虛,確實,他當少爺當慣了,更不用說現在還上位成了家主,發號施令起來得心應手。他認為這不過是件小事,要他爲了這點小事而特地跟人商量什麼,他還真沒想過。

  「對不起……」袁哲林知道自己說在多也是無用,乾脆直接道歉。

  「我陪你下去吧。」陳大樹不想再多追究什麼,將袁哲林手上的禮物接過,遞給陳傑弘,讓他們收拾,然後帶袁哲林下樓。

  袁哲林心腸七八轉,想要說點什麼討好對方,卻一時詞窮。

  陳大樹送他下樓,去找司機老張,他還幫袁哲林開車門,讓袁哲林上車。

  「大樹哥!」袁哲林拉住陳大樹,他不想就這樣回去,好像兩人不歡而散一樣,讓人沒個底。

  「回去吧,我還要安撫家裡兩位,你把他們嚇得不輕。」陳大樹說道,沒什麼表情,看不出喜怒哀樂。

  「大樹哥,你別生我氣好不好?」袁哲林沒臉沒皮的示弱。

  「我沒生你氣,倒是我的弟弟妹妹挺生氣的。」

  「我錯了,我下次會更有禮貌的拜訪他們。」袁哲林頻頻道歉,反省自己的過錯。

  「你要是能改,那就真是太好了。」陳大樹不看好他,袁哲林不就是這樣,高高在上,一點也不接受被瞧不起,這人他從小看到大,早習慣他。

  「我真的能改的。」袁哲林信誓旦旦。

  「那好,下次來我家過年吧。你得在我弟弟妹妹面前好好表現表現。」陳大樹笑說,給他一個機會,「認真說來你可是我媳婦,至少得會個三菜一湯才行。」

  媳婦──袁哲林轉念一想,也好,反正不管陳大樹怎麼想,他才是在上頭的那個。

  「那我得趕緊在過年前惡補才行。」袁哲林答應下來,不介意去學幾道菜。

  「你要是做得好,會有你的獎勵。」陳大樹笑了笑,丟點好處,給他一點動力。

  「什麼獎勵。」袁哲林急著詢問。

  「到時你就知道。」陳大樹神秘保留,臨別前親了親袁哲林。難得他們能見面,這次分開,不知道又要隔多久才能再見面,思及,心裡跟著不捨,吻得稍微久了一點。

  殊不知,他們一舉一動全看在樓上的兄妹兩人眼底。

  「二哥,大哥好像很喜歡袁家少爺。」陳美美看著兩人吻得難分難捨,忍不住感嘆。

  陳傑弘沒說話。

  「你看,他們吻到現在都還沒分開……啊,大哥好像要被拉到車子裡頭了。」陳美美邊看邊實況轉撥。

  「去拿電話給我,我得打給大哥,讓他趕緊上來!」陳傑弘緊張起來,很怕大哥又被袁哲林給拐跑了。一雙眼睛盯死了窗外拉扯的兩人。

  最後,陳大樹還是沒讓袁哲林拉上車,嘴上好像罵著什麼,退了幾步,車子開始動作。陳大樹目送車子離開,接著才回自家公寓。

  「我、我去唸書了。」陳美美尷尬,還不知道要怎麼面對大哥,特別是剛才親眼目睹大哥跟袁哲林吻得難捨難分的畫面。

  陳傑弘留在客廳,等著陳大樹回來。

  陳大樹回到家,說聲我回來了,對著客廳的陳傑弘微微笑,剛才對著袁哲林的溫柔還收不太回來。

  陳傑弘看他這模樣,心裡有點打擊。

  然而,他只是嘆了口氣,接受這件事。

  「哥,無論如何,只要你開心。」陳傑弘語重心長地說道。

  「嗯?」

  陳大樹顯然狀況外,順道說他邀了袁哲林一起過年。

  陳傑弘露出糾結表情。他哥那麼喜歡對方,還邀請對方一起過年,他還有什麼好說的。他最後也只是喔了一聲,接受了。

  就像他哥接受袁哲林,作為親屬他們也會盡量接受對方。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95-ece58a6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