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機與少爺09 
司機與少爺09
  第九章

  陳大樹以為自己在照顧酒醉人士,對方抱著自己的腰,跟黏皮糖似的分不開,陳大樹倒杯熱水給他,讓他喝點,醒醒酒。

  袁哲林任性要求,「大樹哥餵我。」

  「不行,會燙到。喝完我帶你去洗澡。」

  「一起洗嗎?」袁哲林問道。

  「嗯,一起洗。放你這醉鬼一個人洗我不放心。快點喝完。」

  袁哲林一聽兩人要一起洗澡,非常配合,空出一隻手,接過茶杯,喝起熱茶。熱茶兌過溫水,沒有那麼燙,袁哲林很快喝完,催促陳大樹進浴室。

  陳大樹找出袁哲林的衣物,拿了兩件起來,因為他來得匆忙沒準備,決定就先穿袁哲林的衣服作數。

  在浴室裡袁哲林又發難了,「大樹哥,幫我脫衣服,我看不見釦子──」

  「好好,你到馬桶那邊坐下。」陳大樹非常好說話,指揮他動作,放好衣服後,就幫他解釦子。他蹲著身體,邊解釦子邊數落他,「真是的,沒能喝這麼多酒,就不要硬撐著。你不怕健康出問題嗎?」

  「大樹哥,你真好。」袁哲林頻頻湊向陳大樹,想要親一下。

  陳大樹頻頻躲開,「別鬧,我在幫你脫衣服!」

  「讓我親一下,親一下就好!」袁哲林不放棄,執拗要求,非要親一口不可,他整個人的背都彎曲下來,離陳大樹非常親近。

  陳大樹還東閃西閃,不讓他親。

  袁哲林更加不肯罷休,抓住陳大樹的頭,不讓他躲,然後親吻他。

  沉寂三年的慾望,一次全被勾引上來,袁哲林不斷地探入,像是要把陳大樹的靈魂都得吸入腹中。

  「等等……」陳大樹想躲,卻被禁固住腦袋,躲都躲不了。他只好配合點,緩慢回應袁哲林的深深親吻。

  袁哲林親得差不多,放開陳大樹,但還沒完,他將陳大樹推倒在地,自己壓了上去。

  「很冰……不要在這裡──少爺……」陳大樹求饒,就算他身上穿著衣服,身體躺在浴室地板還是覺得冰冷。

  袁哲林罵了聲可惡,拉著他到一旁的浴缸,開啟熱水,讓水慢慢流出。他已經很迫不及待了,氣急敗壞地要陳大樹配合點。

  「大樹哥,我現在就要上你,你最好配合點,少囉唆!」

  「哪有人這樣……」陳大樹無奈。

  「你知道我耐性很差!」袁哲林警告,三兩下把自己的衣服給脫下來,亂丟到一旁去,接著拉扯陳大樹的衣服。他開始覺得很麻煩,甚至有把衣服扯壞的念頭。

  「別、別!我自己來!我自己來!」陳大樹真怕他把衣服扯壞,配合脫衣,很快赤身裸體,跟袁哲林坦承相見。

  他們太久沒這樣了,陳大樹不好意思起來,只是當他看見袁哲林硬挺的下身,忍不住身體跟著躁熱不已。

  「大樹哥,怎麼辦,我有點等不及了,又不想弄傷你。你先幫我弄出來吧?」袁哲林親親陳大樹的臉龐,跟他商量的口氣。

  陳大樹根本沒得選,袁哲林做愛方式狠起來很可怕,要是他等不及直接進來,他那三年沒接受過正主的部位肯定會受傷。

  陳大樹壓著心裡的興奮情緒,緩緩摸上袁哲林的性器,這東西一年比一年漸長,越看越猙獰。就是這麼大的東西進到他身體裡面的嗎?他有點不敢相信。

  「少爺的……好大……」陳大樹讚嘆,但也帶有一點敬畏,雙手用上努力摩擦。

  袁哲林被男人讚賞,自然開心,一興奮,更是漲大了一倍。

  「大樹哥,你幫我舔舔。」袁哲林請求,「我想要你幫我舔。」

  陳大樹瞪了袁哲林一眼,很想拒絕,但是力量上他贏不了袁哲林,更不想跟對方硬碰硬,他妥協了,讓袁哲林坐在浴缸邊緣,他則跪在他面前。

  這麼大的性器就在自己面前,猙獰的流出透明汁液,陳大樹緊張得嚥下一口口水,將東西微微拉下,舔了細小的出口。

  「很棒喔……我最喜歡大樹哥的舌頭。」袁哲林讚賞,伸手揉揉陳大樹的耳朵,給予獎勵一般安撫著他。

  陳大樹豁出去了,閉上眼,將東西含入口中,他還沒下一部動作。袁哲林居然動了起來,在他口中來回抽動。

  袁哲林弄了很久,直到快到高潮,才放開他,射到他的臉上。

  陳大樹嘔聲,差點吐了出來。他真火了,惡狠狠地瞪向袁哲林,氣得起身,轉身就要走。

  「你要去哪?」袁哲林拉住他,沒讓他走。

  「走開!」

  「還沒完呢!」

  陳大樹跟袁哲林來來回回拉扯著,陳大樹單手抹臉,把臉上袁哲林的體液抹到手上,再用滿是精液的手去抹袁哲林的臉。

  袁哲林微皺眉,一會反應過來,是自己的東西。他不僅深喉陳大樹,還全射在陳大樹臉上,他的大樹哥當然會生氣。於是,軟下口氣,向陳大樹道歉。

  「抱歉大樹哥,我一時忍不住,我不會再這樣了,都是我不好。對不起、對不起,你原諒我,好不好?」袁哲林道歉,帶有點撒嬌的口氣。

  陳大樹本來不想原諒他,但是聽見對方好聲好氣、還向他撒嬌,不僅如此拉扯的手也鬆開許多,陳大樹又心軟。

  「我不喜歡你弄到我喉嚨裡面,很不舒服。」

  「我知道、我知道,以後不會了。」袁哲林承諾。

  「我也不喜歡你射到我臉上。」

  「可是、可是我差點就射在你嘴裡。」

  「那我更加不能喜歡!」

  再這樣下去結論可能會發展成以後都不口交了!袁哲林頻頻道歉,趕緊承諾不會有下一次了。他現在跟大樹哥是自由戀愛,不能再拿出少爺派頭,各種綁手綁腳,不好活動,很想要大樹哥為他做的,都得看對方意願如何。

  「大樹哥……」袁哲林只好退一步,用哀兵政策,露出他很想做、很想做的表情。

  陳大樹出手彈他額頭一下,就原諒他了。兩人洗把臉後,重新再來過,

  這次袁哲林有心好好弄,事前準備花了很長的時間,對著接下來要接受自己的部位,又摳又舔,弄得陳大樹都受不了這麼磨磨蹭蹭,要他快點進入正題。袁哲林大喜,持槍上陣,結合的地方受到充分的開拓,毫無困難地接受他。

  完全沒入一瞬間,兩人皆是發出呻吟。

  「好久、好久沒有這樣了。可惡!我要這樣待在裡面一整夜!」袁哲林宣示,不甘心,想埋在大樹哥的身體裡面不想出來。

  「不、不行……」

  「不可以不行!我偏要這麼做!」

  「會壞掉……!」陳大樹悲鳴,說話能傳來震動,那裡塞著東西,感覺又熟悉又陌生。

  「大樹哥,你回過頭,看看我。」袁哲林要求。

  陳大樹聽話,轉過頭,想看看袁哲林,但姿勢不方便。袁哲林湊了過來,跟他接吻,一邊接吻一邊開始抽插動作。

  陳大樹的呻吟哀嚎,全被袁哲林給吃進肚子裡。

  「好棒、好棒,大樹哥的裡面好棒!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袁哲林緩慢下來,還不急著射精,像狗一樣,靠在陳大樹的背上,磨磨蹭蹭。

  「你……快點……」陳大樹伸手向後推搡,有氣無力的,倒是有幾分欲拒還迎的調調。

  袁哲林一個用力挺,頂到最深,陳大樹身體一震,啊啊叫了幾聲,身體跟著一顫抖,射出精水。

  陳大樹射精後,一股難受感湧上,很想哭,後頭的人還一直頂著,餘韻未退,他是哭喊著向袁哲林求饒。

  哪想對方性致更加高昂,身後完全沒有疲軟的跡象,一直衝撞。突然變得更猛一陣,劇烈活塞。陳大樹頻頻悲鳴,熱潮退去,又很快回升,一連射了好幾發,好不容易等到對方也弄出來,自己都快虛脫了,連跪著都疲乏。

  「好累……不要了……你快點……」陳大樹哀求。

  袁哲林哪可能這麼輕易放過他,輕聲呢喃撫慰陳大樹的情緒,一舉抱起癱軟的陳大樹,移到床上繼續。陳大樹躺床,還以為袁哲林這麼好心,結果對方很快又壓上來,將他的雙腿拉開,這次從正面來。

  陳大樹跟袁哲林對話幾句,袁哲林顯得清明,根本不像酒醉的表現。待他明白過來,為時已晚,他這是十足十的羊入虎口,而且是送上門來的傻蛋。

  「大樹哥……你裡面好舒服……」

  「閉嘴……」

  陳大樹不想說話,一開口聲音不自覺的洩出,袁哲林毫不留情的索取,一下比一下更加用力。

  陳大樹再數不清地幾次高潮過後,昏睡過去,小睡三十分鐘左右,又醒了過來,袁哲林用熱毛巾正在清理他的身體。

  「大樹哥──」袁哲林發現陳大樹醒來,戚戚哀哀地喊他,裝得無辜可憐,惹人同情。

  然而,飽受摧殘的陳大樹才不吃這套,他的腿剛才被抬起又拉開,還被折了一個奇怪的姿勢。最可惡的是在他昏迷之前,袁哲林掐住他的性器,死活不讓他達到頂點,非要等到他也一起。

  「你……」陳大樹一開口,聲音喑啞可怕,他清咳幾聲。

  袁哲林丟了毛巾,動作利索,給陳大樹倒杯溫開水。

  陳大樹狠瞪著袁哲林,接過杯子,喝下一大口,喉嚨才好多。

  袁哲林又開始動手幫他擦身體,特別是腿部,非常仔細地清拭乾淨。

  「別弄了,我自己來。」陳大樹一掌拍開袁哲林好意的手,心裡有氣,想發洩又不知道怎麼傳達。

  「大樹哥,你別生我的氣,好不好?」袁哲林百般討好。

  「你騙我喝醉酒。」

  「沒有!沒有!我是酒醒了,那個勁一過,我才醒的!」袁哲林狡辯。

  「你把我關在袁家山上,整整五天,那裡連手機都沒訊號,害我弟弟妹妹等得著急,報警警察還不理,我妹肯定都哭了。」

  「對不起,對不起,我改天一定帶大禮登門道歉。」袁哲林嘴上道歉,暗自卻咒罵辦事不力的管家上百遍。

  陳大樹說完,越想越氣,負氣拉著被子轉過身,把自己包得死緊,還背對袁哲林,他知道自己就像女人一樣鬧著脾氣,但他也沒有辦法,論力量他贏不了袁哲林,他也不想打架傷了對方,根本拿他沒輒,只好生悶氣。

  袁哲林趴上陳大樹的身體,將他覆蓋,拼命和他撒嬌,求他的大樹哥原諒他這次,發誓不會再有下次了。

  陳大樹像繭一樣,把自己包得死緊,不理就是不理。

  袁哲林用盡好脾氣,火也跟著上來,開始扒陳大樹身上的被子,想要強制拉開。兩個大男人一拉一扯,布巾終究抵躺不過強勁力量,發出撕裂的刺耳聲。

  陳大樹一愣,這可是破壞人家飯店的棉被,立刻放手了。身上的被子三兩下被袁哲林扒光,陳大樹瞪著袁哲林,覺得對方不可理喻。

  袁哲林緩過神來,又開始低聲下氣。

  「大樹哥,對不起,我不希望你避著不理我,你不理我,我很容易失控的,真的。你原諒我吧,我不是故意的。」

  「你到底爲什麼要管家帶我上山?帶我上山了,又把我放著不管?」陳大樹埋怨,很糾結這點,沒有人會喜歡被軟禁的滋味。

  「……你跟袁紹鈞他們有說有笑。那小子還傳了照片給我,我好生氣又好想見你,想著手邊的事處理差不多,我的忍耐也快到達極限,實在很想見你,所以讓管家去找你了。」袁哲林邊解釋邊摸著陳大樹的頭髮,他還想把人抱在懷裡,耐著性子和他解釋清楚。

  「你讓我等了五天。整整五天我都被關在你房間裡面。」

  「我只讓管家別人你待在屋子裡等我,沒命令人把你關在房間裡頭!」袁哲林立刻推得一乾二淨,還煞有其事地說,「回去我罰罰管家!」

  陳大樹哼聲,「少來。沒有你指使管家也不敢這麼做,我可是……我可是你的人,他們才不敢動我。」

  陳大樹最後承認自己是袁哲林的人,臉都羞紅了,挺不好意思的。

  袁哲林聽見那句,整個人像是泡在蜜罐裡頭,歡喜得不得了,用力一抱,不由得大吼大叫,「沒錯沒錯!你是我的人!你就是我的人!」

  陳大樹雙手遮著臉,覺得太丟臉了。

  袁哲林猛親,雖然是對著臉,但都親到手上,這樣他也開心,親了好幾下,又用力抱一抱他,差那麼一點就要抱著他在床上打滾。

  「少爺!你冷靜點!」陳大樹覺得他實在太激動了,喊了幾聲,好不容易袁哲林消停些。

  袁哲林又找到新花招來招惹人。他咬著陳大樹的耳朵,邊咬邊說話,「大樹哥,我好高興,我真的好高興,你說你是我的人呢!」

  這有什麼好激動高興。陳大樹縮著脖子想躲,袁哲林不讓,一直逼近他,又舔又咬他的耳朵。

  陳大樹不想理他,避不開、躲不掉,乾脆做個駝鳥,他將臉埋進枕頭裡面,不管袁哲林對他怎樣。然而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袁哲林見他躲著,更是想逗弄他,手磨磨蹭蹭摸上陳大樹圓潤的屁股,輕揉著。

  「大樹哥──」

  那一聲大樹哥,飽含慾望不是蓋的,陳大樹猛地轉頭,恨恨說道,「不准做!再做我就……我就不理你了!」

  像是小孩子般的威脅,但這對袁哲林向來有效,袁哲林立刻舉手投降。

  「睡……睡、睡了!」陳大樹命令他睡覺。

  袁哲林聽話,乖乖躺在大樹哥身旁,唯一堅持要抱著大樹哥才睡。

  「少爺。」

  「嗯?」

  陳大樹安靜許久,抬頭看看身旁抱著自己的袁哲林,對方已然閉上眼睛,他壓低音量,自以為悄聲說話,「少爺,你明天還要工作嗎?」

  明明房裡才他們兩人,根本不用在意音量。

  「嗯……不用了,接下來我可以好好休息兩天。事情處理得差不多,那群老狐狸總算被我拉攏不少,情勢也穩定下來,我總算有空休息。」

  好像每次都能聽見差不多的話,卻沒有一次真的發生。陳大樹不怎麼信,但還是計畫著。

  「少爺,明天你要是真放假,不如陪我回家一趟。」

  「嗯?……嗯。」一開始的疑惑單音,變成後來答應的單音。陳大樹的提議,讓袁哲林稍微想了一下。

  陳大樹沒要賣什麼關子,直接向他解釋用意,「你把我關著五天,雖然我今天已經跟傑弘他們聯繫上,但還是會有點疙瘩。」

  「我答應過你要帶大禮登門道歉。」

  「大禮倒是不必,只是你去道歉要有點誠意。」陳大樹說道,他擔心的是,他弟陳傑弘很反感他們倆在一起。兩個男人在一起確實挺驚世駭俗的,而一開始他也不是出於自願,但是他總是放不下袁哲林。能為他擋死,能為他接受男人與男人相戀的關係,這是陳大樹怎樣都預料不到的發展。

  「我一直很有誠意的。」袁哲林閉著眼睛笑說。

  陳大樹看著他笑,有點心動,兩人離得近,他稍稍向前一點,輕而易舉親到袁哲林的臉龐。

  袁哲林意外自己會被陳大樹主動親吻,睜開眼睛,不敢置信地望著陳大樹。

  陳大樹不好意思極了,紅著臉低下頭,幸好他們只開著小燈,小燈昏黃,看不清楚他的臉色。

  「晚安!」陳大樹閉上眼睛,不管三七二十一。

  袁哲林想笑,又不敢真的笑出聲,他怕要是自己笑了,可能以後都不會再有這樣的偷襲好康。他忍一忍,學著陳大樹,也在他臉龐上輕輕一吻,互道一聲,「晚安。」

  陳大樹嘴角不經意的勾起,心中滿是甜蜜。他今日陪著袁哲林玩了一整晚,天好像快亮,身體累極,很快進入夢鄉。

  睡了將近一整天,陳大樹再醒來,都已經是下午五點半了。飯店房間裡面只剩下他一個人躺在床上,在房間裡面沒看到袁哲林,到浴室也不見人影。

  可能又去開會了。他想。

  結果還是丟下他一個人。

  陳大樹坐在床上發呆,有種被拋棄的錯覺,這樣的情緒他很熟悉,每一次說好一起旅行,卻屢次失約。海外遠行都是他一個人進入機場,原本該在的人沒有一次能成功赴約。

  期待落空,久而久之,都不想再有期待了。

  陳大樹盯著天花板發呆,雖然身體得到充分的休息,卻還是乏力酸痛得很,加上人去樓空的打擊,他現在不想動。

  突然門那邊有了動靜,有人開門進來,陳大樹還沒看見人,腦中已經把所有可能看見的人選全跑過一遍。

  會是誰?管家、秘書、還是袁哲林?

  來者袁哲林,他還推著餐車進來,帶著豐剩的晚餐回來。

  「你還在!」陳大樹語氣難掩驚喜。

  「在啊。我昨天說了今天開始能放兩天假了。」袁哲林將餐車推到床邊,將餐盤一一擺到床上來。他邊擺弄邊說道,「你睡了好久,我還想要是食物到了,你還沒醒,我就要叫醒你了。這裡的餐廳以西式為主,很少有中式料理,我特地吩咐讓人做了點小米粥。你快趁熱吃。」

  陳大樹茫然,眼看他的少爺已經將餐盤擺好,還把餐具附上,完善地服侍著他,不可思議的禮遇。

  「怎麼這麼看我?快吃啊,冷了就不好吃了。」袁哲林催促他趕緊

  陳大樹還訝異著,傻傻問出口,「少爺,你這是怎麼了?怎麼突然間……」

  「我想對你好啊。」袁哲林親了陳大樹一口,傻傻的大樹哥也很可愛。

  陳大樹從疑惑訝異中,慢慢緩過神來,終於明白這是袁哲林表示親愛的作為,他在袁哲林殷勤期盼的目光中拿起湯匙,挖一口小米粥,放入嘴中。

  「好吃嗎?還熱著嗎?」

  陳大樹覺得應該禮尚往來表示親愛,所以也挖了一口小米粥,遞到袁哲林面前。

  袁哲林緩慢張口,緩慢將面前的湯匙含入口中,一切都像是慢動作,他眼睛視線從沒離開過陳大樹。

  咀嚼咀嚼,然後吞下。

  「很好吃吧,還熱著呢。」陳大樹笑了笑,回應袁哲林剛才的問題,說完,覺得自己大膽得不像話,好不意思地憨厚笑了一下。

  袁哲林嚥下小米粥,輕咳一聲,摸摸鼻子,對陳大樹說道,「大樹哥,你這樣誘惑我,真是讓我一則以喜一則以憂。高興你對我展現親密,卻又忍不住想這些花招是誰教會你的。讓我好在意。」

  陳大樹看他眉頭微皺,認真煩惱模樣,他要反駁他,「我跟影片學的,我買了DVD撥放器,看了很多電影。」

  總有一兩部俗濫愛情電影,再說情人間想要表現親暱的行為,總是無師自通較多,一心想著爲對方做點什麼,自然而然地就會發生。

  「大樹哥,怎麼辦,我現在好想推倒你。」袁哲林對著陳大樹直發笑。

  「這……」陳大樹眼神遊移。

  「你吃飽了嗎?」

  「還沒……」

  「那等你吃飽,輪到我要吃你了。」袁哲林大大方方向他宣告,毫不隱瞞自己的企圖。面對大樹哥,擺明了他赤裸裸的慾望。

  在陳大樹面前的是一盤菜,在袁哲林面前的陳大樹也是一盤菜。

  袁哲林看他的神情,彷彿他是什麼大餐。

  陳大樹一個抖擻,不戰而慄。

  然而最可怕的是,他似乎有點期待自己將成為袁哲林的晚餐。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94-935263d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