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機與少爺08 
司機與少爺08
  第八章

  陳大樹後悔當時寄出明信片了,因為事後得到袁哲林極大的迴響。他們分開得太久,他竟然忘了袁哲林是多麼小心眼的人,錙銖必較。

  對於明信片的回應,袁哲林讓旅行社寄了三大份的韓國旅行行程給他,任君挑選,擺明要陳大樹陪他再去一次韓國。

  等到陳大樹確認好要用哪份行程後,袁哲林沉寂好長一段時間,久到陳大樹還以為他可能忘了這回事。

  事隔三個月,管家過來一趟,跟他要走護照。

  過沒多久,陳大樹收到去韓國的電子機票,日期定在這下週一。陳大樹一驚,距離出發只剩兩天,他沒一點心理準備,趕緊去整理行李。

  他試著聯繫袁哲林,卻老是打不進去,袁哲林真的忙,連打通電話都很困難,時常只能用簡訊聯繫。

  陳大樹對傳簡訊有很大的障礙,經常找不到字,所以不愛傳簡訊。既然電話不通,他就不聯繫了。多少也有點賭氣的成分在裡頭。

  出發當天,陳大樹跟家人道別,他們還要上課所以不能跟去,再說那位錙銖必較的少爺大概也不會太歡迎他們。

  陳大樹抵達機場,他的手機響起了,來自袁哲林的號碼。

  「大樹哥,抱歉,我不能去了。」

  對方一開口就是這麼一句,陳大樹一愣。

  「臨時有的會議得去參加,推不掉。抱歉……」袁哲林語氣愧歉。

  「可飯店定了。」

  「嗯。」

  「我記得也請了翻譯嚮導。」

  「嗯。」

  「好吧,你好好工作,加油努力。我自己去玩了。」

  「咦?」

  「到登機時間,我得先走了。」

  在袁哲林的錯愕中,陳大樹當機立斷說聲再見,結束通話。

  廢話,錢都花了,飯店定好,人也請了,不去白不去。陳大樹非常灑脫,拖著他的行李箱前往搭機。

  雖然說少了個袁哲林陪伴,讓人有點失落,但人千萬別跟錢過不去。

  陳大樹又寄了一張明信片給袁哲林,還順道寄給自家人。

  後來袁哲林像是不甘心似的,經常請旅行社與陳大樹接洽旅行事宜,一次又一次地長途旅行。袁哲林就是不懂放棄,卻老是計畫好一切後,又被突發狀況或是不得不參與的會議給拖住,走都走不開。

  陳大樹接連遊玩好幾個的國家,旅行費用他還一毛錢都不花,作為感謝他每次都寄大量的紀念品給袁家。殊不知,袁哲林每次收到那些充滿異國感的紀念品時,他羨墓忌妒得腦袋都快爆炸。

  這陳大樹出去玩也不安生,非要這樣刺激搭不可。

  大約是在第三年的時候,陳大樹跟旅行社問了去美國的行程,他現在跟旅行社的鍾小姐算是個熟人,他跟對方說他想去找個朋友,希望能把行程安排的寬鬆點。鍾小姐是優秀的旅行社從業人員,對於顧客的要球肯定完美達成,她還跟陳大樹問了對方的地點,好給他安排近一點的旅社。

  陳大樹萬般感激,回頭跟朱小姐要了地址,再通知鍾小姐。

  袁哲林很快知道陳大樹的新旅程,鍾小姐透過管家讓另一位同行者知道旅行路線的變動,他聽管家說明陳大樹要去找朋友,所以重新安排行程。

  管家貼心提醒一句,陳大樹要找的朋友正式遠在他鄉的袁紹鈞與朱小姐。

  「他可真有心。」袁哲林咬牙切齒極了。

  當晚,他趁空撥通電話給陳大樹,時間大約是凌晨兩點多。

  陳大樹早上床睡覺了,還被手機吵醒,接起手機,語氣迷迷糊糊的喂了一聲。

  就這一聲。袁哲林從滿肚子怒火,自動切換成滿腹部的慾火。

  「我聽管家說了,你跟旅行社改了行程?」

  「嗯?」陳大樹先是困惑應聲,許久才肯定,「……嗯。」

  「你真可惡耶你!」

  「少爺?這麼晚了,還沒睡啊?」陳大樹打個哈欠。

  袁哲林情不自禁邊跟陳大樹說話,邊摸入自己褲子裡頭,聽著對方的聲音擄起來。

  「你不覺得應該先跟我討論再決定改行程的事嗎?我現在滿肚子火!」雖然已經變質了。袁哲林輕聲喘息,盡量壓低音量,手的速度卻越來越快。

  「抱歉……,可是你每次都不能來,而且剛好是美國,所以我特別想去拜訪他們,不知道他們過得好不好……」陳大樹聽見電話那頭非常不對勁的喘息了,他有些困惑,他對少爺的那種聲音熟悉的很,想問又不敢問。

  「你……」袁哲林聲音喑啞,嚥下口水,又平穩說到,「你放心,他們過得很好,袁紹鈞跟我還有聯繫,朱小姐還有了新的男人,你少給我提那兩人,我一聽你提那兩人我就有氣!還有就算我每次都失約了,但我總會有能去的一天!」

  「少爺、少爺!」

  「幹嘛!」袁哲林語氣不好,他的手擼動得越來越快,咬牙也憋不住喘息聲。

  那聲音聽起來太煽情了,害陳大樹忍不住想像一下少爺現在的模樣,肯定很淫蕩,害他一下子身體也熱了。

  「少爺……」

  「……嗯?」袁哲林連話都沒辦法好好說清楚了。

  陳大樹突然想使壞,壓低自己的聲音,刻意弄得很性感似的,對話桶那方的袁哲林說,「是不是要射了?」

  袁哲林啊了一聲。

  那一聲驚訝中還帶著嫵媚。

  陳大樹聽得打了個顫,身體某的部位跟著變得硬挺。

  「你欠操的……」袁哲林罵一句後,結束通話,稍微惱怒了。

  陳大樹聽著電話斷線,也切掉電話,他睡意全銷了,他可憐的小兄弟直挺挺的,很有精神的模樣。陳大樹伸手摩擦,想像著袁哲林摸他時候的手法,他們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在一起,他的身體應該已經忘了袁哲林才對。但事實不然,因為他的身體已經被少爺調教成沒有被捅就射不出來的體質,他有時得用手指輔助,有時會用少爺送他的小玩具弄弄。

  只是每次高潮過後,總有種難以言欲的巨大空虛感,還有罪惡感。

  他一個大男人的,老是想找東西捅自己,這能看嗎?陳大樹偶爾會會糾結這一點,接著憤怨起袁哲林,都是他將他變成這樣的。然後又想見見他。

  陳大樹有時覺得自己太矛盾了。

  出發前往美國,陳大樹在前一天接到管家的電話,說明少爺要到泰國參加一個會議,沒能跟他一塊去美國。

  陳大樹毫不意外,跟管家應答幾句,結束通話。

  他就知道又是他一個人去旅行,打開行李箱,將原本都整理好的東西,重新整理一遍,將一些本來想當面拿給袁哲林的東西,通通理出來。

  出發當天,陳傑弘負責送機,跟大哥囑咐一聲,到時候別忘了給人小費,記得幫他跟朱小姐還有小子問聲好。

  陳大樹一一答應。

  這不是他第一次出國旅行,所以已經沒有原先的緊張感,熟門熟路的前去報到。他在飛機上看了兩部電影,還睡了一覺,睡得特別的久,醒來已經到達目的了。

  最令人意外的是,他在機場遇見前來接機的朱小姐與她的新男友,還有袁紹鈞。不知道是不是受到美國的環境影響,袁紹鈞抽得特別高,整個人變成名副其實的高富帥,陳大樹太意外了。

  「大樹哥!我幫你拿行李!」

  「不用不用,這我行。」

  「沒關係讓他拿去。」朱小姐使喚兒子毫不手軟。

  陳大樹開心,從見到他們開始嘴就闔不上,始終笑著。他一路跟他們聊天,朱小姐的男友是位白種人,跟朱小姐學習華文所以認識,當然也會講幾句中文。

  陳大樹覺得現在朱小姐整個人好像在閃閃發亮,年輕幾分,人又漂亮,非常有魅力,她自信生活的時候,真的好上很多。他誠心爲她祝福。

  陳大樹想起陳傑弘要他幫忙問好,順口問問,「你在學校乖不乖?有沒有認真唸書?」

  「大樹哥,我已經跳級畢業,早就不待學校了。」袁紹鈞得意,「現在幫我哥打理這邊的生意呢!雖然說還是實習的身分。」

  「真厲害!」陳大樹讚嘆,真不愧是袁家的孩子。

  四人說說笑笑,氣氛相當融洽,從餐廳到朱小姐現在的家,他們還拍了不少照片。

  袁紹鈞將部份照片傳給袁哲林,他知道這兩人很長一段時間沒碰面了,刻意傳個合照讓他哥羨慕一番。

  袁哲林真的羨慕,開會與人鬥志鬥勇一整天,回來打開信箱就見那兩人笑得開心的合照,他一個用力當場把滑鼠右鍵給按壞,差點沒把電腦給砸了。

  他立刻撥通電話給陳大樹,卻因為時差問題,陳大樹又累得睡死了,沒人接聽。

  袁哲林切斷電話,黑著臉,陰鬱得可以殺人。

  陳大樹在美國待上五天,終於回國,因為回去時間是中午一點左右,都還是上學上班的時間,他讓弟弟妹妹不用來接他,自己搭接駁車回去就好。

  陳大樹拖著行李出境,意外看見袁家管家,他一臉意外,前去打聲招呼。

  「是不是少爺待會也回來?」陳大樹詢問,他想的是,少爺跟他的班機到點時間差不多,所以管家才會在這等候。

  「少爺請我過來接您。」

  「來接我?」陳大樹意外。

  「少爺要見您。」

  什麼什麼?陳大樹腦袋一度當機,反應不過來,在嚴肅的管家面前停格許久。

  「請。」管家做個手勢,軟性催促他趕緊動作,跟他走。

  陳大樹茫茫然跟在管家身厚,管家自然要幫他接過行李箱,陳大樹哪敢讓昔日上司爲自己拿行李,幾番婉拒。

  管家也不強求,帶他到外頭,車子在外已經等候多時。

  陳大樹又是緊張又是忐忑不安,他沒想到一回來就要見少爺了,他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而且待在飛機上那麼久時間,他身上一點都不香。

  陳大樹意識到自己像個等著被臨幸的妃子,居然還會考慮自己身上香不香。

  管家的車一路往山上開,陳大樹看著老熟悉的路,突然湧上懷舊感。

  車子抵達宅邸,管家讓人過來接過陳大樹的行李,這次不管陳大樹怎樣婉拒都沒得商量,管家領著陳大樹進到少爺房間,可袁哲林不在。

  陳大樹困惑,滿是不解。

  「請您在這耐心等候少爺回來。」管家邊說邊離開房間,接著將門一關,給房間上個鎖。

  陳大樹聽見上鎖的聲音臉都綠了,他熟悉這鎖聲,一旦上鎖,他沒鑰匙,就沒辦法從裡頭打開。這是袁哲林老把戲,將他關在房間裡。

  他只是沒想到,在他們心意相通之後,袁哲林竟然又這麼對他,再一次把他關在房間裡面。

  他拿出手機要求救,然而山上的訊號實在很差,連一格都收不到。

  陳大樹覺得生氣,氣得要砸東西,他猛地拍門,要外頭的人放他出去。

  「請您耐心等待少爺回來。」管家還在外頭,還是那句話。

  「他什麼時候回來?快則三天,若有耽擱會更晚一些。」

  陳大樹都要暴粗口了。

  「您要有什麼吩咐,我們會盡力爲您達成。」

  「放我出去。」陳大樹立刻要求。

  「抱歉,只此之外。請您別太為難我們下人。」管家提醒一聲,他們不過只是拿人錢財,爲人做事。

  那你們就能為難我是不是!陳大樹有氣。連番踹門,門板過於結實,根本不受影響。

  「通知我家人,說我在這坐客,暫時不能回去。」

  「好的。」

  「通知少爺,讓他盡量早點回來。」

  管家一一答應,陳大樹最後要求他要吃些家常菜,在國外待上五天,他最想趕快吃點中華料理了,特別是熱騰騰的湯。

  交代完畢,管家立刻命人去辦。

  陳大樹在吃飽饜足之後,發現這樣被囚禁的日子也沒什麼不好,除了不能外出之外,他要什麼有什麼,比在家還舒適許多。抱持著阿Q的心態,說服自己接受後,陳大樹沒那麼排斥了。

  吃飽睡睡飽吃,無聊看看電視,虛度一整天。

  陳大樹過來非常頹廢的三天,第三天,他又問外頭的人少爺何時回來。外頭站崗的人不一定是管家,不過也是陳大樹認識的熟人。大夥都算是袁家的長工,彼此都認識。

  對方回了一句不清楚,不過會幫他跟管家問問後,沒多久又傳來消息。

  「少爺在外地視察剛開幕的新店,要一兩天才能回來。」

  陳大樹很失望,等到兩天過後,少爺還沒回來,他又問一次,又得到少爺沒能趕回來的消息。

  陳大樹生氣了,在房間裡亂砸東西。

  他真不是脾氣不好的人,可是一個人被關在房間裡整整五天,他還能不發脾氣嗎?

  「大樹、大樹,你冷靜點啊!別亂砸東西啊!這我們可賠不起!」看守的人緊張,對裡頭的人喊話。

  「沒要你賠!叫袁哲林賠!讓他來見我!不然放我出去!把我關著算什麼!」陳大樹大發脾氣,再好的人都得關出火來。

  管家很快過來,跟著勸陳大樹住手,慌張地將房門打開。

  陳大樹一見門開,立刻撲了過去,對管家出手,兩人扭打一塊,別說什麼前任上司什麼尊敬了,他現在看見人都想暴揍一頓。

  可憐管家被海扁一頓,最後只能求饒。

  陳大樹宣洩過後停手,覺得自己可能被關瘋了,居然對管家動走。

  心裡閃過一絲愧疚,但他也氣,要不是管家,他不會被關在這裡。

  陳大樹站起身,作勢要走,管家被打得鼻青臉腫,鼻血直流還要拉住陳大樹,語焉不詳對他說,「你……你不能走……你走了,我沒辦法跟少爺交代……」

  管家不敢放手。

  陳大樹深呼吸吐氣,忍著不再多踹他一腳,他清楚自己現在的精神狀態可能有點問題,情緒處於失控邊緣。

  「大樹、大樹你要冷靜點,我們不過是聽少爺命令做事啊。」

  一旁的勸架,屋子裡的保鑣聽見動靜紛紛過來,只能圍觀,不敢對陳大樹動手。

  「讓我打通電話回家。」陳大樹對管家要求,管家不敢不聽,讓人去把電話拿來。陳大樹跟弟弟妹妹聯繫上,管家告訴他們,他在袁家作客。但陳傑弘還是不放心,原本都打算帶著警察上山來找了,卻因為扯上袁家,警方不敢受理。

  「哥,你現在真的沒事?」

  「沒事,我過幾天就回去。」

  「真的沒事就好。」陳傑弘這才放心下來。

  陳大樹結束通話,對管家說道,「袁哲林現在在哪?帶我去找他。」

  管家糾結片刻,眼看陳大樹又要打人,這才答應,命人準備車子,帶他去找袁哲林。

  管家真可憐,被打還不能喊冤,更不能報復,因為那是少爺的人,動不得。換作以前,陳大樹只是少爺的司機,他還是陳大樹的上司,想怎樣找碴就怎樣搞。

  哪像現在只有被追著打的份。

  陳大樹終於走出房間,不可能再回去,他往客廳走,客廳很寬廣,感覺比較開放。他被關了五天的心,稍微好些。

  車子準備好了,管家請陳大樹前去搭車。

  陳大樹見管家被他揍得話都說不利索,心裡慚愧,向管家道歉,「抱歉,我不是故意要揍你,但是我被關得太久,一時失控……」

  「應該的、應該的,我能理解。」管家哭笑不得,還得硬著頭皮回應陳大樹的道歉。

  陳大樹向管家點頭致意,然後出門,搭上車。

  一出袁家的山,手機立刻滿格滿訊號,陳大樹打通電話給袁哲林,接聽的人是袁哲林身邊的秘書,他本人又在開會。

  陳大樹挺心疼少爺,好像每天都有開不完的會,他記得以前老爺也沒這麼忙碌過,還能老是找情婦過夜。

  「需要我幫您傳達什麼嗎?」秘書知道陳大樹,必恭必敬詢問。

  「告訴我,我去找他。」

  「關於這點,他已經從管家那兒得知了。」

  「嗯,我想也是,那麼再帶一句話給他。」

  「好的。」

  「我會揍他一頓。」陳大樹說完,不理秘書疑問發聲,自行結束通話。

  一旁開車的司機聽了也驚訝,偷看陳大樹一眼。

  這人怎麼這麼大膽,居然敢說出要揍袁氏現任當家的話。

  「司機請好好開車!」陳大樹提醒他一句,他們現在可是在高速公路,不能隨便轉頭過來不看道路。這位新人司機太不謹慎小心了,要是在幫少爺開車時候,遇上什麼危險怎麼辦!

  同樣作為司機,陳大樹有了評比,還是自己比較專業。他開車時候,不管少爺怎樣鬧,他都是好好看著路面的。

  「抱歉抱歉。」司機趕緊道歉,深怕丟了飯碗。

  陳大樹沒有刁難對方,只是提醒對方一句以後要好好專心開車,作為專業的司機不管主人做什麼事,都要心如止水,不動如山,不受影響。

  陳大樹說完,有種作為老前輩的優越感。

  管家讓司機送陳大樹到少爺下褟的飯店,那時袁哲林還沒回,不過已經特地交代飯店將鑰匙交給陳大樹,陳大樹不想又一個人關在房間,因此在飯店附近店家走走,順道吃點東西。在外頭待到晚上九點多,他才回去房間。

  他給袁哲林打通電話,依舊是秘書接聽,秘書說現在正和幾位大老闆應酬,得到很晚才能回去。

  陳大樹一聽見應酬就想到喝酒,回想起袁哲林喝酒硬撐著身體的樣子,更加心疼對方。陳大樹什麼火氣都沒了,就想著等少爺回來,要為他做點什麼才好。

  一直等到凌晨一點多,袁哲林回來了,陳大樹去開門,袁哲林筆直站著,還行走自如,只是臉色泛紅,身上酒氣十足。

  「大樹哥!」袁哲林也不管他們還在門口,門還開著,向前一步,用力抱住陳大樹,頻頻喊著大樹哥。

  陳大樹分不清袁哲林現在是清醒還是喝醉,聲音會騙人,袁哲林喊他的時候,語調很正常,不像是喝醉酒的人。

  「少爺,等等,讓我把門關上。」

  「不要,我還想抱著你。」

  「不然你把門關上。」

  「沒手。我要抱著你。」

  陳大樹確定了,袁哲林肯定喝醉了。

  「好,好,你抱著我,讓我把門關上。」

  「好。」

  陳大樹終於關上門,但他的衣服快被脱掉了,袁哲林不斷拉起他的上衣,被陳大樹快速給拉下。

  「還來!我得把這雙手綁起來!」袁哲林氣憤,「你擋什麼!你不想跟我做嗎!我都想死你了!你不想我嗎!」

  陳大樹怕他真要綁他,趕緊地喊停,「等等!你先去洗澡!我不喜歡一身酒氣!」

  「你不喜歡──我?」袁哲林一臉錯愕。

  「不是!不是!我不喜歡你身上的酒氣!」陳大樹快敗給袁哲林醉酒後的無理取鬧,「酒氣!是酒氣!」

  「你不喜歡我……」袁哲林反覆呢喃,大受打擊的樣子。

  陳大樹見他失魂落魄,心疼得可以,害他鼻酸得想哭,他雙手捧起袁哲林的臉,這張精緻卻成熟的臉龐,現在正滿是受傷地與他對望。陳大樹主動湊近親他一口,靠在袁哲林耳朵,非常小聲地告白,「袁哲林,我愛你。」

  袁哲林愣了一會,久久沒有反應。

  陳大樹也緊張,因為害羞得不敢見人,所以逃避似地低頭靠在袁哲林的頸窩。

  袁哲林收緊雙手抱緊了陳大樹,隨後露出得逞的奸險笑容。

  裝醉成功,還聽到陳大樹的告白,賺到了。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93-1e52881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