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機與少爺07 
司機與少爺07
  第七章

  袁家當家風光下葬,新聞連播好幾天的報導,作為接班的袁哲林不免被鏡頭捕捉,關於記者的問話他一個都不回答,交由發言人負責統一回應。

  陳大樹終於見到他的少爺,在他們一家三口吃晚飯的時候,袁哲林毫無預警地出現在電視上,僅僅幾秒鐘的匆匆鏡頭。三個人自有默契,沉默不語,安靜吃飯。

  陳大樹心情異常平靜,那個人跟他已經沒有關係了。

  新聞很快播報下一則新聞,又是哪個歹徒持刀搶劫超商。

  陳大樹吃完飯,收拾自己碗筷,又走到電視機前,詢問,「你們還看新聞嗎?不看的話,我想繼續看電影。」

  「你看吧。我也吃飽了。」陳美美將碗筷收拾。

  陳傑弘跟著離開飯桌,看他哥最近又迷上哪幾部電影。魔戒三部曲的DVD是他哥的最愛,特地去買正版回家收藏,一個禮拜看一次,每次都得花上好幾個小時,一天就過去了。

  「紹鈞跟朱小姐下禮拜就要出國,你要送他們一程嗎?」陳傑弘詢問。

  「我能去嗎?我沒有車了。」

  「只是送機的話,我們可以搭車去,在機場跟他們碰頭。」

  「嗯……應該的,朱小姐很照顧我們,我想去送機。」陳大樹點頭,答應下來。

  「哥,如果你不想接觸袁家人,你可以不用勉強自己。我想他們也能理解。」陳傑弘不希望他哥勉強自己答應。

  「沒勉強啊,我好得很。」

  陳傑弘細細打量陳大樹,沒看出什麼端倪,就先當做這樣了,也不好細問下去。

  陳大樹視線拉回螢幕上,半獸人要攻城了,情勢正緊繃。

  「哥、大哥──,是不是你手機在響?」陳美美正洗碗,敏銳地聽到鈴聲,將水龍頭關了,仔細聽鈴聲確認之後,詢問他大哥。

  「是我的手機鈴聲沒錯。」陳大樹起身往自己房間走,他還意外這時候會是誰打給他,知道他手機號碼的人不多,只有少爺、管家、朱小姐跟家人。該不會是詐騙集團,或是信用卡申辦的促銷通知吧。

  陳大樹想著,他真該把手機關機的。

  他進了房間找到自己還在瘋狂響鈴震動的手機,手機忠誠地完成他的任務,讓主人發現他的存在。陳大樹看看手機上,顯示無號碼,無號碼的電話真不想接聽,肯定是詐騙集團。

  電話斷了,隔沒幾秒,又很快響起,同樣無號碼。

  現在詐騙集團也不簡單,就算要騙人也要鍥而不捨的追打。

  陳大樹最後還是接聽了,當作打發時間,聽聽看是怎樣的詐騙新手法也好。

  「喂,你好。」陳大樹接聽後,向對方問好。

  「大樹哥,你現在能下來嗎?」

  陳大樹聽見袁哲林的聲音,那一瞬間心臟狂跳,反應不過來。

  袁哲林停了一會,沒聽見回應,以為他沒聽見他說話的話,又重複一次,喊他一聲,「大樹哥?」

  陳大樹才知道原來他根本沒有自己想的那麼無所謂,他光是聽見袁哲林的聲音,就覺得催淚想哭。他到底是怎麼了,中邪了是不是?明明對方是這麼無情無義的一個人,他還對他掏心掏肺、把命都奉上。

  「大樹哥?你還在嗎?」

  「……在,我在。」

  「你能到樓下來嗎?我在你家樓下。」

  這大概是陳大樹聽過少爺說過最委婉的要求,不是任性直接命令,而是虛心請求,好像對方害怕被他拒絕。

  啊,也是呢,他現在已經不是袁家的員工了。陳大樹從差異感中恍然大悟。

  「大樹哥……」

  遲遲沒聽見他的回答,袁哲林的喊話變得有點可憐兮兮。陳大樹又神經敏感一回,明明袁哲林的語氣聽起來和平時沒兩樣。

  「我下去,等我一下。」陳大樹答應後,捨不得結束通話,對方跟他似乎有一樣的想法,雙方都沒有結束通話。陳大樹聽著話筒,往外頭走。

  「哥,去哪?」

  「我出去外面走走。」陳大樹交代。

  「我跟你去──」

  陳美美自告奮勇要相陪,被陳大樹拒絕。

  「不用,我想一個人出去。」

  陳美美還想問他在跟誰說電話,但他走得太快,她來不及問清楚,人已出門。

  陳大樹進入電梯後,訊號中斷,不得不結束通話。他走出公寓,大門口有保鑣在外頭等他,是他沒見過的新保鑣。

  槍擊事件那天,袁家請的保鑣一個個跑了,只留下袁少爺在場。雖然說,確實工作沒有性命重要,但是仔細想想挺令人心寒的,花了大錢買到的保護,都是些貪生怕死之徒。

  可是誰能不怕死,他們逃走也只是人之常情。

  對方請他上車,連車都是他沒見過黑色轎車。什麼都是新的,連袁家當家也是新的。陳大樹在看個人之前心情又期待又緊張,還有生氣跟難過。

  當保鑣開車門,他微彎腰看見車後座的人,他愣住沒了反應。

  袁哲林依舊蒼白纖瘦,修長身型讓他看來更加消瘦,他應該沒有變,但是眼底下明顯黑眼圈跟倦意如此明顯。

  「別待在外頭,快上車。」袁哲林催促他。

  陳大樹回過神來,趕緊上車,車門關上,前方司機發動引擎,離開他的公寓。

  「要去哪?」陳大樹問他。

  「去我媽那裡,比較清靜。」袁哲林回答。

  他話一說完,雙方安靜下來。陳大樹曾想過他要是再見袁哲林肯定要這樣那樣,可是等他真的見到少爺,他又什麼都做不出來了。

  陳大樹平時不是話多的人,但在這尷尬的氣氛之中,他想開口說點什麼打破僵局,所以他說了很多話。

  「我最近買了DVD撥放器,連續看了好幾天的電影,把以前沒時間看的電影通通補上。魔界三部曲也看了好幾遍,我真喜歡亞拉岡,他是真正的王者。雖然醫生讓我好好修養身體,但我根本靜不下來,一直沒事找事做。我家人有空就陪著我,我怕會耽誤到他們的作息,真希望他們別這麼擔心我──」陳大樹滔滔不絕說著自己的近況,其實他很想反問袁哲林一句,你呢?漫無邊際的閒談,袁哲林少見的安靜,一時間他們的立場反了過來。平時愛說話抱怨的人現在不說話了。

  陳大樹說到沒話講,終於安靜下來,他們的車抵達墓園了。司機停好車後,下車,將空間留給他們。

  袁哲林找他到底是要做什麼?陳大樹想不明白,可是他親眼確認袁哲林很好,心裡又滿足了。

  陳大樹覺得自己真的是做下人的命,居然一心只想他好就好。

  「你最近好嗎?」陳大樹終於鼓起勇氣,問出口。

  回答他的是片刻的沉默。

  「我……我很想你。」陳大樹說完,覺得自己真丟臉,他是豁出去了跟袁哲林坦白,他猜想他會得到對方無情無義的冷嘲熱諷、甚至羞辱他一番,他已經是袁哲林不要的破鞋了。他居然還想著他,一直想見他,想到快瘋了,壓抑著自己,強迫自己不要再想了。

  他們從沒分開這麼久過,才知道原來自己這麼喜歡他。這個彆扭過分又任性的少爺,像是詛咒一樣,一點一點侵蝕他的內心。

  他對袁哲林又愛又恨,明明是脅迫他就範的人,他卻把真心奉上。

  愛上綁匪的受害者,斯德哥爾摩症的患者。

  而這個人到底有沒有把他放在心上?陳大樹一想,頭低得老低,不想去面對他,對方一定跟他抱持不一樣的想法。

  「陳大樹。」

  陳大樹一愣,沒想到他會連名帶姓喊他,剛剛還叫他大樹哥,現在連尊稱都省了嗎?陳大樹握緊拳頭,一個深呼吸,抬頭要看他。

  突然地,陳大樹被撲倒了,狠狠地撞上車窗,車窗是特制的防彈玻璃,結實得很,撞得他頭昏眼花,眼前跟內心都是一片混亂。他被猛撲而來的袁哲林凶狠親吻,不是纏綿悱惻那種,而是見紅見血的狂吻。

  好難受、好舒服。陳大樹內心矛盾著,緩慢回應對方,甚至伸手環抱住他。袁哲林瘦卻結實的背,他最熟悉的擁抱。這一瞬間讓他想哭得要死。

  如果袁哲林這時候再問一次那個跟愛有關的問題,他可以給他一個確定的答案。

  他對他,有愛。

  袁哲林發狂般的親吻,好不容易停止,戀戀不捨地回抱著陳大樹,將臉埋在他頸間,許久沒有說話。

  陳大樹從激情中冷靜下來,撫摸他的頭髮,從擁抱中感受到對方的不安。

  「我知道是誰下的手,但是我現在還不能表態。我的力量不足以對抗那些人,冒然出手的下場是兩敗俱傷,這還算是好的,總之現在動手我肯定要敗。」

  「那該怎麼辦?」

  袁哲林用力抱緊他,「只能等。等到我的羽翼豐滿,擁有足夠資本的時候,我才能反抗他們。我不知道要花多久時間,在這之前,我身邊的人都不安全。現在的我沒有能力保護你。要是被人發現我們的關係,說不定你也會有危險。」

  「所以才讓管家辭退我?」

  「不僅如此──」袁哲林放開他,撐起身,看看陳大樹,對他說,「我希望你能跟朱姨他們一塊離開這裡。」

  「你是要我出國嗎?」

  「嗯……,我這個要求很過分嗎?」袁哲林抿嘴,其實他有自知之明,雖然過分但還是希望陳大樹能答應他。

  「很過分啊,我弟弟妹妹都在這裡──,我一句外文都不會說,我、我……」

  「有人會照顧你的起居,你不用擔心那些。你真的不能留在這裡,離我太近、太危險了。我忍不住想見你,要是太頻繁了,你們家會被人盯上,一家人都不安全。他們現在可能還不敢攻擊第二次,但時間一久,誰能確定呢?就連我這樣的人都能輕易雇用一兩個殺手,更何況是那些大人物。」

  袁哲林自顧自話一直說著,陳大樹好想狠狠罵他,又不知道該罵什麼。

  「我現在不是袁家的員工,我不需要聽你的話。」陳大樹冷靜下來好好想想,現在的袁哲林沒有資格指使他,他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

  「大樹哥,這是為了你跟你家人的安全!他們都敢在那麼多人的情況下開槍,沒有什麼他們做不到的!」袁哲林激動,紅了眼眶。

  「那麼你快點強大起來!別讓我們處於危險之中,在這之前我不會見你,我可以做到不見你,你也必須忍耐!」陳大樹真想賞他兩巴掌,讓他醒醒,他不認識這麼懦弱的少爺,少爺應該是高高在上、無法無天、天不怕地不怕的惡人。

  陳大樹抓住袁哲林的頭髮,將他往一旁拉開,惡狠狠地瞪他,拿出他最凶惡的目光瞪他。

  「大樹哥……好痛──」

  「這樣就痛!我可是挨了三發子彈,吃了快兩個月的流質食物,每天吃粥我都快起肖了!」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我想聯繫你,電話卻一直打不通!我住院期間你一次都沒來見我,你還記得我這個大樹哥嗎!只有出院的時候,透過管家開除我!」

  「對不起……當時袁家亂成一團,我得主持大局,太多事要做,抽不出身,只好派管家帶話……對不起,原諒我──」

  陳大樹一股勁地咒罵,袁哲林頻頻道歉。最後兩個人相視而笑了。

  「我們好像還不曾這樣吵過架。」袁哲林說。

  陳大樹點頭,「以前你是少爺,我是司機,現在不是了,我也比較敢講。」

  「這樣真好。能讓我聽見大樹哥的真心話。」袁哲林微微一笑。他開車門,讓外頭的司機進來,準備回去了。

  「而你變得軟弱了。」

  袁哲林冷哼一聲,承認,「或許是這樣沒錯。你倒是提醒我一些事,我差點忘了自己名字怎麼寫。」

  「我不是說我買了DVD撥放器,最近常看電影嗎?你剛剛的話,讓我想起周星馳的少林足球裡面一句台詞。」

  「喔?」

  「大師兄回來了。」

  陳大樹引用台詞,超級破壞氣氛的一句話,說完又笑了。

  他望向身旁的袁哲林,對方也正看著他。袁哲林看著陳大樹笑臉,情不自禁地摸上他臉,親吻他,僅僅是舌頭與舌頭之間一兩秒的交纏。

  陳大樹擔心地瞄一眼前方的司機,幸好對方不在意後頭的動靜。袁哲林退開,又坐回原位,表情鎮定,像是什麼都沒發生。

  陳大樹想笑,壓抑著,小聲說話,「你真該收斂點。」

  「我說過我會忍不住。」袁哲林同樣壓低音量回答。

  後來他們兩人都不再說話,保持沉默,直到抵達陳大樹的公寓。

  陳大樹要下車,袁哲林拉住他。

  「大樹哥!等等,你忘了這個。」袁哲林將黑色手錶拿出,給他戴到腕上。

  那只表他以為丟在醫院了,沒想到在袁哲林手上,他記得醒來之後就不見這只表的蹤影,問傑弘跟美美都說沒看見。

  這表跟袁哲林手上是一對的,戴上之後,袁哲林在表面輕吻一口,像是誓約一樣,然後放手。

  陳大樹微微一笑,沒說話,退開身,把車門關上,離開。

  他會好好等著,等到袁哲林能夠確認自身安全後,再來找他。

  陳大樹回到家,被弟弟妹妹圍住好好審問一番。

  「你去哪了?」

  「電話怎麼打不通呢?」

  陳大樹拿出手機,發現手機沒電了,趕緊跟弟弟妹妹道歉,笑了。

  「啊…哥笑了──」陳美美反應有點傻。因為這是受傷以後,第一次由心笑了。

  用意象來形容,就好像烏雲散開一般。

  「算了,你沒事就好,其他的不重要。」陳傑弘倒是看得開。

  陳大樹對他弟靦腆一笑,陳傑弘大概是察覺到了什麼卻沒說,他弟是個明白人,或許已經知道他的心意了。幸好陳傑弘沒有打算跟他討論這件事,他覺得挺羞恥的,因為他和袁哲林發展出這樣那樣的關係,他也很糾結,畢竟他們兩個都是男人。

  陳傑弘要是問他現在的心意,他會說他是愛著袁哲林,可是他沒自信袁哲林也同樣愛著自己。

  幸好陳傑弘不追究,陳大樹逃也似地回自己的房間。

  「哥,你今天不看電影啦?」陳美美疑惑。

  「不,今天想早點休息。」陳大樹頭也不回地回應。

  陳美美問他二哥,「大哥是怎麼了?」

  「別理他,他春光滿面、作賊心虛。」

  「啥?」陳美美聽不懂二哥的話,春光滿面跟做賊心虛能搭在一起嗎?

  「小孩子別問那麼多!」陳傑弘拍下陳美美的頭,讓她別再追問了。

  他哥陳大樹現在的模樣就是春光滿面跟做賊心虛的混合體,他這樣的形容再貼切不過了。

  陳大樹早早梳洗要睡了,他將手機拿去充電,然後上床。

  這大概是他這段時間以來,睡得最好的一次。

  朱小姐與袁紹鈞要出國了,陳家兄弟去送機,陳大樹給他們兩人求了平安符,讓他們隨身帶著。

  「謝謝你們來。」朱小姐向他們道謝。

  打從事件過後,朱小姐消瘦非常多,她本來就瘦,現在更是皮包骨了。陳大樹再三叮嚀袁紹鈞要逼朱小姐吃飯,而且要吃很多飯,再瘦下去可不好。

  袁紹鈞撇嘴,「她要是肯聽我的就好了。」

  「你是叛逆期嗎?還敢回嘴。」陳傑弘拿出老師姿態,瞪他一眼。

  袁紹鈞立刻乖乖。

  「請放心,我會好好吃飯的。」朱小姐保證,微微一笑。

  陳家兄弟陪他們走了一陣,陳傑弘跟袁紹鈞在前互相打鬧著,朱小姐與陳大樹跟在他們後頭。

  「大樹,謝謝你們來送我們。」

  「哎,本來說好要送你們,可惜我現在失業沒車了,沒能載你們,還讓你們叫計程車。」陳大樹搔搔頭,不好意思笑了一下。

  朱小姐跟著輕笑,「我還要另外謝謝你一件事。」

  「嗯?」

  「如果不是你,我們已經被捲盡袁家的風波之中。我們參加喪禮的時候,受盡冷嘲熱諷,其實我們也不求什麼,不過就是想上柱香。袁家的人一個個都不待見我們母子兩,對他們來說,我們是威脅。幸好袁哲林按照原計畫,安排我們出去。在袁老爺遺產劃分好之前,我們不會回國。」

  「這和我有關係嗎?」

  「有的。你或許不知道,袁哲林是看在你的份上才放過我們。當初讓傑弘來當紹鈞的家教真是最正確的選擇,讓我們間接認識你,你等於是我們的保命符。只要我們和你們保持友好關係,他就不會對我們動手。」

  「可我聽起來,你們出國對袁哲林的好處較多,你們離開不就少一個繼承人了?」

  「袁紹鈞雖然和袁老爺有血緣關係,但是他沒有勢力,要是留下來參與競爭,那只有死路一條。袁哲林雖然年輕,但他已經是明擺著的接班人,勢力早就向他倒戈。我們留下來對誰都沒好處,他不僅是放我們一條生路,還安排我們出國的事宜。我很感激他,也很慶幸我們跟你是朋友。」朱小姐看得明白。

  陳大樹還是覺得這件事跟他沒半點關係,尷尬笑了幾聲,不知道要接什麼話下去。

  「袁哲林對你好嗎?」

  「咦咦?」陳大樹一驚,怎麼話鋒一轉,問起這問題。

  「袁家的人挺不會談感情的。」朱小姐作為過來人,長嘆口氣。

  陳大樹瞬間臉紅了,他不知道要說什麼。

  朱小姐見他如此反應,愉快地笑了,「啊啊,突然覺得很爽快。我從泥沼中解脫,而另一個人陷進去了。袁家人可不好惹,花心又小心眼,我不清楚袁哲林花不花心,但總覺得他和袁老爺一樣小心眼。他還懷疑過我和你呢!」

  「袁哲林嗎?他懷疑過我們?」

  「是啊,小心眼的男人。」

  「我都不知道呢……」

  朱小姐笑得愉快,不逗他了,他們已經送到不能再送的位置,四人話別。

  回程時候,陳傑弘問他大哥跟朱小姐聊了什麼聊得這麼開心。

  陳大樹回想一下,做個總結,「我們在做經驗交流。」

  「哈?你有什麼經驗跟朱小姐交流?你又沒出過國。」陳傑弘不客氣地吐槽。

  「我看我們找天也去出國旅遊吧。」陳大樹顯得興致高昂,「我們可以去一些鄰近的國家,韓國、日本或是泰國?」

  「家庭旅遊嗎?」

  「嗯,以前太忙,都只能在國內走走,現在有時間了,我們可以安排出國。」陳大樹越說越覺得這主意不錯。

  「美美會樂瘋,她最愛韓國明星了,肯定會想去韓國朝聖。」陳傑弘好像能想像陳美美開心得在家裡亂跳的瘋狂樣子。重點是,韓國旅遊不貴,比日本便宜多了。

  「回家再說吧。」

  陳家兄弟決定一次出國的家庭旅行,剛好有韓國旅行團缺幾個人成行,他們就加入了。陳家人都是第一次出國旅行,陳美美一直處於很興奮的狀態,在家做了很多功課,比導遊還要專業,資料一堆。

  陳大樹特別喜歡吃烤肉,可惜他身體有傷,不能吃得太多。

  他們一路上拍了很多照片,很多全家福的照片。

  最後一天,陳大樹要走之前,在旅館櫃檯待了一會,他寫了一張明信片寄回去。

  寄件地址是自己最熟悉的地方,不知道他的明信片會不會被管家過濾掉,希望能順利寄到少爺手上。

  在他最忙碌的時刻,自己卻悠悠哉哉的出國遊玩,似乎能活生生氣死對方。

  陳大樹笑了,跟少爺在一起久了,好像性格也變得惡質了。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92-74c9a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