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機與少爺05 
司機與少爺05
  第五章

  陳大樹領著袁哲林搭乘公寓電梯,袁哲林站在電梯後頭,陳大樹背對著他。忐忑不安的陳大樹不斷思考待會兩位袁家少爺碰面的場面,想得他冷汗直流。

  希望袁哲林別發神經,維持現在好心情。

  陳大樹抬頭看看電梯顯示,還差幾樓才到自家樓層,他鼓起勇氣對袁哲林說,「今天是我妹生日──」

  「我知道。」袁哲林沒等他說完,打斷他,表示自己明白。

  後話說不出口了,陳大樹又沉默,電梯剛好抵達樓層,叮的一聲開門。

  陳大樹回家,要掏出鑰匙,陳傑弘從裡頭幫忙開門,歡迎他們進門。陳傑弘一邊歡迎人,卻也同時警戒對方。

  袁哲林微微笑,釋出善意。

  三人進屋,陳大樹剛進屋沒多久就被陳美美拉住。

  「哥!你終於回來了!朱阿姨給我們做了一桌好菜,菜都冷了!」

  「沒關係,我去熱菜。」朱小姐笑說,和袁哲林點頭招呼後,到廚房去熱菜。

  陳美美見狀也去幫忙。

  袁紹鈞有所忌憚,雖然出來迎接他們回來,卻只敢在三步距離前望著他們,怯弱喊他一聲,「陳大哥、哥……你們回來了──」

  陳傑弘見袁紹鈞這般懼怕表現,下意識地站到他身前,大有保護的意思。

  袁哲林看了想笑,但他忍著,盡量不表現出來。

  陳大樹帶袁哲林到客廳坐著,客廳有張長形矮桌,是他們家吃飯的地方,家裡的大型家具都是房東原先買好的擺設,若不是這樣這房子肯定很簡陋,連張見客的長桌都沒有。陳大樹找出小椅子給他坐,袁哲林道聲謝,一坐下,一百八十幾公分的長人坐在小椅子上,畫面變得很滑稽。

  陳大樹忍不住笑了。

  「你敢笑我?」袁哲林瞪他,但沒真的生氣。

  旁人看得都覺得緊張,陳大樹卻沒當回事,還是笑著,問問袁哲林,「要不給你換個坐墊,你會坐得舒服點。」

  「都好。」袁哲林答應。

  陳大樹又去找坐墊給他,將兩個坐墊疊在一起遞給他,讓他坐。

  袁紹鈞在陳傑弘帶領下,也跟著坐下,他正面對袁哲林,緊張得正襟危坐,像是處於警惕的貓。

  袁哲林基本上不怎麼理會他,他注意力全放在陳大樹身上。

  陳美美和朱小姐將菜一一端上,擺滿桌,全部準備妥,由家長陳大樹喊聲開動,大夥才動起碗筷。

  飯後,他們關了燈,將冰箱的蛋糕拿出,唱了生日快樂歌,吹了蠟燭。

  袁哲林拿出要送給美美的禮物,方形禮盒裡放著一台筆記型電腦。陳美美盯著筆電,眼睛發光,簡直要樂瘋了。

  「聽說妳考上北部的學校,住校生沒有電腦很不方便吧。」

  「我真的太需要它了!謝謝你!」陳美美整個人被收買了,拿出筆電跟說明書,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研究它。

  「哥,你怎麼跟他說美美考上北部的學校?」陳傑弘小聲責備陳大樹。

  而陳大樹也是一臉意外,許久,緩過情緒,回他一句,「哪需要我說。」

  陳傑弘明白過來,肯定是袁家又派人調查他們了。陳傑弘覺得奇怪,他們家不過一個司機一個家教,有必要這樣老是派人調查他們嗎?還有袁哲林看他老哥的眼神未免太不對勁,像是在看情人一般。

  一頓飯吃得和和氣氣,陳大樹擔心的事一件都沒有發生,慶生會結束,他負責送他們三人下樓,袁哲林說要送朱小姐他們回家。陳大樹再三叮嚀行車安全,袁哲林哼笑,一句話反駁他。

  「別忘了我還有保鑣車跟著。」

  陳大樹點頭,覺得沒什麼好擔心的。

  「你只擔心朱姨跟袁紹鈞,一點都不擔心我嗎?」袁哲林見他鬆懈,有些不悅,總覺得被忽略了。

  「我也擔心你,但我相信你能照顧好自己。」陳大樹回應,總覺得對方少爺脾氣又要發作似的,得安慰他才行。但朱小姐跟袁紹鈞跟在他們身後,他回頭一看,與朱小姐對上視線,回應他一笑。

  「你看哪呢?」袁哲林更加不開心。

  陳大樹一直在找時機,送他們一一上車後,陳大樹繞到駕駛座去,開了車門,藉口,「我掉了一樣東西在車上。」

  陳大樹蹲下身,單手壓著袁哲林的腿,對他無聲說句,『路上小心。』

  然後趕緊退開,直說找到了找到了,關上車門,跟他們道別。

  不知道這樣有沒有達到安撫效果,陳大樹也不管了,眼看車緩緩駛離他們的社區,他收回視線準備上樓。

  一回頭,就見陳傑弘,沒想到他也下樓來。

  「你也來送人?剛剛怎麼不出聲?」陳大樹問道。但他弟的表情凝重,看來不像是送人回家的樣子。

  「哥──」陳傑弘欲言又止。

  兄弟兩一度僵直在場,陳大樹感知道陳傑弘想問的問題,臉色刷白,就怕他說出口。陳大樹表情太抗拒了,陳傑弘是個明白人,瞬間明白了自己的猜測沒有錯。

  陳傑弘說不出口,沉默看著他哥臉色越來越難看。

  「回家吧。」陳大樹最先反應過來,越過他,上台階,按下電梯鈕。

  陳傑弘跟在他哥身後,不發一語,陳大樹不敢回頭看他。到達樓層,他先出去,進了門,陳美美正好剛洗完碗盤,走出來迎接他們。

  「二哥,你怎麼哭了?」陳美美困惑。

  陳大樹驚愕,回頭看,陳傑弘慌張擦著眼淚,但是怎樣都擦不完,眼淚直掉。

  「發生什麼事了?」陳美美驚訝又擔心,「哥,你欺負二哥嗎?」

  陳大樹想說沒有,但陳傑弘似乎真是為了自己哭。

  「沒事,風吹進眼睛而已,我去洗洗。」陳傑弘自己找了個藉口,進浴室洗眼睛。

  陳美美不怎麼信,望向陳大樹,無聲詢問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呢?

  陳大樹只能搖頭,視線拉到客廳桌上那台筆電,他們家受了袁家那麼多恩惠,他們到底該怎麼還。

  陳大樹心裡一片黑暗。

  袁哲林打從跟陳大樹告別後,一直處於好心情的狀態,他一回想起走前,陳大樹將手搭在他大腿,那樣親暱,又提醒他一句路上小心,整顆心都要熔化了。

  這讓他接下來要說的事,能用好一點的語氣開口。

  「聽我爸說,他打算今年底將你送去國外。」袁哲林提起。

  袁紹鈞聽見他哥跟他說話,下意識地坐直身體。

  「是,紹鈞近期也在語言學校惡補外文。」朱小姐回答,牽起她兒子的手。

  「朱姨放心他一個人出國嗎?」袁哲林又問。

  朱小姐沒說話,她當然不放心孩子出去,偏偏礙於立場她沒法跟著去,不甘心地握緊她兒子的手。

  「媽,我的手好痛。」

  「抱歉……」朱小姐趕緊鬆手。

  「我有辦法送你們兩個一塊出去。」袁哲林將車停好,就停在距離朱姨公寓不遠處,好能跟他們好好談話。

  「真的!」袁紹鈞眼睛一亮,不知道他哥有什麼辦法,如果可以他當然想要媽媽跟他一塊出國。

  「你有什麼目的?」朱小姐卻沒那麼欣喜,反倒是更加警戒。

  「目的當然有,但對你們來說或許是件好事。聽我爸的意思,似乎打算擴展袁家產業到國外去,我在想乾脆把你們留在國外發展,不要再回來。」袁哲林直言,擺明要趕人出國。

  沒想到對方這麼直白,朱小姐先一愣,許久才反應過來。

  「你爸肯放過我?」朱小姐不信袁哲林能那麼有能耐也送她出去。

  「這世上女人這麼多,不差妳一個。朱姨,別太把自己當回事。」袁哲林說得輕巧,不覺得是什麼大問題。

  朱小姐聽他這麼說,肯定是有他自己的一套,暗自鬆口氣,多少被說服了。對方擺明了,就是希望她們母子離開權力中心,正合她意。一開始沒打算攪這淌混水,她只想跟兒子平平安安過日子。

  「你放心,只要你能保我們母子平安,我們就不會再回來。」朱小姐給他一個承諾,答應他的條件。

  袁哲林明說,「短期間恐怕還不行,這權力還沒完全轉移到我手上,你們的安危還是得靠我爸怎麼想。我爸不可能動妳們母子,這倒是不用擔心。出了國,我能幫妳的也有限,但我會盡可能地護著妳們。這是目前的我能給妳的最大保證。」

  朱小姐輕笑,「這就足夠了。比起斷言地說大話,你這麼誠實表態,反而更能說服人。」

  袁紹鈞看著自家母親跟哥哥一來一往的對談,他不是聽不懂對話的意思,但其中鉤心鬥角的對招,他還不能意會過來。

  談話最後,朱小姐跟袁哲林道聲謝,牽著袁紹鈞的手下車了。

  「媽,你們剛才到底在談些什麼。怎麼我聽的不是很明白?」回程時候,袁紹鈞詢問母親。

  朱小姐微微一笑,對她兒子說道,「跟你哥談妥一些條件,現在我們跟你哥是同一國的了。」

  「我知道,哥不喜歡我。」

  「他也不喜歡我。」朱小姐輕快笑說。

  袁紹鈞皺眉,「那為什麼我們會跟他同一國?」

  「為了明哲保身,你哥是我們最好的選擇。」

  「爸呢?爸說過會對我們很好很好。」

  「但我們不需要他對我們好啊。這些年來我們兩個這樣過,你覺得不好嗎?」

  袁紹鈞搖頭,「不覺得不好。以前也很好。」

  沒錯,所以她們不需要摻進這淌混水之中,能離得越遠越好。所以袁哲林的提議非常吸引人,那才是她們最好的選擇。

  朱小姐是個聰明人,她不會陷自己的孩子於水深火熱,這江湖她不會讓袁紹鈞踏進去。

  ****

  陳大樹和袁哲林不正的關係被陳傑弘發現了。陳大樹有一陣子,不敢直視陳傑弘的臉,覺得羞恥難堪。

  可他越是這樣,越令陳傑弘感到難過。他一想,他哥就是為了他們而犧牲,身心都賠給袁家,他一直想問他哥,他跟袁家那小子是不是出於自願。

  陳大樹因此愁雲慘霧了好幾天,對工作也很難上心,更不用說對袁哲林的態度越發敷衍。

  袁哲林當然不爽,只要被忽視一次,他就將陳大樹往死裡整,做得太狠,好幾次都是他開車送陳大樹下山回家,再坐保鑣的車回來,司機的工作全反了過來。

  管家看不過去叨唸過陳大樹幾句,陳大樹也想校正他們這樣的關係,但是少爺不肯合作,他也沒辦法。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時間久了,他漸漸學會不把管家的抱怨當回事。

  有天,袁哲林送了他一只表,特貴的那種,上頭還鑲鑽。陳大樹錯愕,想脫下手錶,不想收下。

  袁哲林見他不收,臉一沉,警告他,「你敢脫,我就在這裡強暴你。」

  陳大樹一驚,不敢再動作。他們還在校區,而且大白天的,雖說車上貼著防光貼紙外頭看不見裡面,但有什麼動靜還是一清二楚的。

  「這太貴重,我不能收。」陳大樹一臉為難,試圖讓少爺明白他的困擾。

  「有什麼不能收的,你這只表跟我的是一對,瞧。」袁哲林將自己手腕上的錶,甩到陳大樹面前,讓他看個清楚。

  袁哲林手上的那只錶跟他是同個款式,只是他的銀、袁哲林手上的是黑。陳大樹寧願拿黑的,看起來低調點。

  「銀的太亮眼了,我要換黑的。」陳大樹直說,既然他無論如何都得收下的話,至少讓他換個顏色。

  「嘖,囉哩叭嗦的。」口頭上抱怨,袁哲林卻一臉欣喜,好像更高興的樣子。這次同意讓陳大樹卸下手錶,他再拿去跟店家換。

  過沒幾天,袁哲林又把手錶拿給他,還幫他戴上。

  「你跟我都戴同款同色,豈不是更像情侶對錶了。原來大樹哥你這麼喜歡我,我還不知道你這點小心思嗎?」

  不不,他絕對不是這個意思。陳大樹一臉尷尬,有口難言,算了隨便他怎樣講。

  多虧此,袁哲林的好心情持續好幾天,對陳大樹也特別好。

  陳大樹突然發現如何在袁哲林淫威之下,讓自己過點好日子了,哄哄袁哲林肯定有效,偶爾向他示好也能討好他。袁哲林心情好了,對陳大樹自然溫柔體貼許多。

  他們之間相處平和不少,陳大樹是個容易認命的人。他總想著,有一天少爺會對他失去興趣,然後他會從這樣扭曲的關係中解脫。

  每當袁哲林親吻他背脊的時候,他邊打顫,邊這麼想著。每當袁哲林喊他大樹哥的時候,他這麼想著,想著想著,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有點心酸。

  他到底是怎麼了呢?

  袁哲林接下的事務越來越多,陳大樹跟著忙碌起來,最深刻的體悟,袁哲林沒那麼有空折騰他了,陳大樹得福清閒不少。

  聽打掃衛生的長工說少爺接掌袁家是勢在必得,少爺越來越有接班人的架式,少爺身心日漸成熟,所有人看好其後勢。只是少爺要接掌袁家,恐怕還早得很,那些大人物一個個豺狼虎豹,沒這麼簡單讓少爺接班。接班袁家還有另一個人選,可是似乎要被老爺安排到國外去了,恐怕沒門。但也很難說,搞不好袁老爺想出其不意,出奇招,讓另一位小少爺接班。

  越傳越玄,陳大樹完全當章回小說聽著,欲知詳情,下回分曉。

  陳大樹是袁哲林枕邊人的關係,那些長工也知曉一二,一開始還忌憚他,好長一段時間不跟他嚼舌根,但最後忍不住想八卦的心,而陳大樹又是太好的聽眾,最後還是忍不住跟他三姑八婆一番,男女長工都一個樣,誰人不好奇八卦。

  就連陳大樹本身也是愛聽這些,全當章回小說聽了,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來,但他可是聽得很起勁。

  有天,袁哲林在隔了將近兩個月後,終於有時間跟陳大樹好好溫存一番,他把陳大樹整得太慘了。將人的身體這樣那樣的折,陳大樹又哭又喊,向袁哲林求饒。

  袁哲林才沒這麼容易放過他,他忍得太久了,年輕氣盛,容易衝動,絲毫不顧陳大樹哀求。

  袁哲林失控下,調笑他,「放過你,行啊。學狗吠一聲,我就原諒你。」

  那是很久以前的玩笑話,陳大樹就不愛聽這話,袁哲林說完陳大樹不吭聲了,悶憋著,連呻吟都忍著,不發出聲。

  袁哲林不爽,他想聽陳大樹呻吟,很快服軟,跟他道歉,「我錯了,你原諒我吧。」

  「你混蛋……」

  「對,我混蛋,你別不理我。」袁哲林咬著陳大樹頸肩,語氣無賴至極。伸手握住陳大樹的性器,用力摩擦。

  陳大樹連連發出喘息,在袁哲林手中達到高潮,他回頭想瞪袁哲林,卻被擄獲嘴巴,一邊接吻一邊頂進他身體裡面,連呻吟聲都被吞下。

  事後陳大樹直不起腰來,也爬不起來,只能躺在大床上猛喘息。吃飽饜足的袁哲林趴在他身上,不斷啃咬他的身體,還捨不得放過他。

  陳大樹看看房間裡的時間,晚間十一點多,就快十二點,他得趕緊搭乘南瓜馬車回家,雖然他不是灰姑娘,不過眼前的人倒有幾分符合白馬王子。

  「我得回去了。」

  「你就住一晚吧。」袁哲林真捨不得放過他,讓他休息一會,他待會還可以再戰三百回合。

  「不行,我得回去。」陳大樹抓住袁哲林還想作怪的手,居然還掐著他的乳首不放。袁哲林色氣十足,陳大樹很有危機意識,總覺得不趕緊阻止他,又要被翻來覆去,整得死去活來。

  袁哲林心不甘情不願放開陳大樹,收起色心,換穿衣物,也丟一套乾淨衣物給陳大樹換穿。

  「我送你回去吧。」

  「這麼晚了,我自己下山就行。」陳大樹快速換好衣物。

  「你還能開車嗎?」袁哲林目光望向陳大樹下身,不怎麼相信。

  確實,陳大樹的狀況很糟,雙腳都在打顫。

  「我送你吧。」

  「不行,我跟管家說了,今天我自己回去。你送我的話,路上沒保鑣跟著,很危險。」

  「傻瓜,有保鑣跟著更危險,那不是時時在提醒敵人,他們要找的對象就在車裡面嗎?其實沒保鑣跟著才最安全。再說現在都快十二點了,就算是壞人也是要睡覺的。」

  袁哲林說服了陳大樹,因為他現在的狀況確實不方便開車。

  「不,我還是覺得你送我下山太不安全。」

  「你這狀況要自己開車嗎!」

  陳大樹瞪他一眼,這還不都是他害的。

  「我今天就不下山了。」

  「你要留下來嗎!」

  「我留宿一晚的話,會造成困擾嗎?我可以去傭人小屋擠擠……」陳大樹見袁哲林臉都扭曲,立刻改口,乾笑幾聲,「我說說而已。」

  「這還是你第一次留宿。」袁哲林顯得興致勃勃。

  「我……我累到不行,你放過我吧。我先打個電話給我弟──」陳大樹總有不好的預感,想下床找手機,袁哲林快速幫他找到手機,並遞給他。

  袁哲林難得的靈巧,讓陳大樹想笑出聲來。

  「你笑話我!」袁哲林撲向他,攔住他的腰,搔他癢。

  陳大樹扭著身體,正打通電話,又笑又慘叫一聲,電話那頭接起手機傳來他弟的聲音,陳大樹一秒推開袁哲林,恢復正常語調。

  不過陳傑弘已經聽見一點他們嘻笑的聲音。

  陳大樹向他交代,今晚太晚了,就不回去了。

  陳傑弘表示明白後,又遲疑一會,「哥……」

  「嗯?」

  「──沒事。我先掛了。」

  由陳傑弘先結束通話。陳大樹遲鈍地反應過來,想來必定是剛才嬉鬧聲被聽見了。

  「他怎麼說?」

  「沒說什麼,不過大概是被聽見了我們剛才玩的聲音。」陳大樹表情凝重,警告他一句,「下次別再這樣了。」

  「為什麼?你不想讓他知道我們的關係嗎?」

  「他知道……你知道他是知道的。」

  「那麼為什麼要在他面前遮掩?」袁哲林問得直白。

  如果他只是一般任性的少爺,或許人們會說他不知人間疾苦。但他是袁家孩子,是在成年不久就跟幾位大人物拼酒喝到吐還強作鎮定的袁家大少。那些人情事故他比誰都看得明白,在他小的時候就是一個超齡成熟的孩子,如今成年更不用說。

  「你問我為什麼……」

  「說不上來嗎?」

  陳大樹還真的說不上來。

  「是不是覺得和我的關係羞於見人呢?」袁哲林的臉沉了,露出不符合年紀的陰冷,令人不由得心生畏懼。

  可他們的關係確實不是什麼值得公開的事情,他該感謝少爺沒把他當玩物一樣帶他去特殊場合亮相,他作為袁家的司機也接觸過幾次類似的場合,知道有些大人物會有那樣的玩法。帶著比女人還漂亮的男孩子,像是炫燿裝飾品一般,那樣子玩。

  陳大樹不想惹袁哲林不開心,一來他惹不起,而來他心裡也不好受。

  「你別生氣。」陳大樹討好地握住袁哲林的手,看看袁哲林,似乎沒有反抗的趨勢,大概是默認他的討好。

  「我對你太好了,百般縱容你,而你總是不說我愛聽的話。」袁哲林有所埋怨,像是男孩又是男人的任性話語

  陳大樹偏頭想著,如果少爺想聽的話那些好聽話,情啊愛啊什麼的,他當然會說,多少都會說一點,但是那樣不帶真心的言語,不會是少爺想聽的。

  「就算是說謊也好,你就說一句我愛你來聽聽。」袁哲林向他要求。

  陳大樹看著袁哲林的表情,有時候他自己也覺得奇怪,袁哲林又不是他家人,也不是什麼至親的朋友,可是他卻能很輕易地讀出袁哲林的心思。

  陳大樹知道這時候要是順從他的話,說出那三個字,袁哲林反而會生氣,像發了瘋一般的生氣。袁哲林在感情上,向來不是能穩定情緒的人。

  陳大樹犯過一兩次錯誤之後,學聰明了,他知道該怎麼應付這樣的情況。他主動地給袁哲林一個吻,折衷他的回答。

  他願意為少爺獻上吻跟屁股,但是愛不愛,還有待考量。

  兩個大男人要談情說愛什麼的,實在有點勉強。

  他們之間可能真有點什麼,但是陳大樹不太願意承認與面對。

  哪就先這樣吧。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90-bce7fa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