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之子雪萊-番外 
奇蹟之子雪萊-番外
  番外

  十七歲的雪萊穿著皇家學院的制服抱著書,走過穿廊,路過教室大門時,同學跟他打聲招呼。

  「雪萊,你要回去啦?我們一起走。」戴爾喊住他,手上也捧著書,正離開教室,便與雪萊同行。

  「啊,嗯,我家裡人來接我了。」雪萊回應他,急急忙忙地走,好像在趕時間似的。

  「坎貝爾先生來了嗎?」戴爾一臉期待,很想跟全國第一的魔法師打聲招呼。

  「大概是吧。也可能是派使者過來。」雪萊又說。

  「坎貝爾先生對你真好。我的養父母都沒對我這麼好過,真希望我也能被坎貝爾先生收養。」戴爾羨慕。他以為自己和雪萊一樣都是被貴族收養的孩子,所以覺得雪萊特別親切,他特別想親近雪萊。

  雪萊沉著臉,糾正他,「坎貝爾先生不是我養父。」

  「哎,你也別鬧彆扭,我們這尋常人家的孩子,能被貴族收養已經很慶幸了。你得知足。」戴爾勸勸他。

  「可他真的不是我養父,他是我的愛人。」雪萊毫不隱瞞他跟奎勒的關係,甚至是非常坦然地面對。

  奎勒從沒要求過他隱瞞,他自身也沒有隱瞞任何人的意思,他們可以光明正大的牽手,在大街上親吻彼此,他們不是那種躲躲藏藏的關係。

  「你啊,該說你單純還是天真呢。別把貴族的遊戲看得太真。」戴爾搖頭,「他們就是這樣一時興起收養一兩個小孩來玩,半夜的時候老爺跟太太都會來敲我的門呢!跟你說,有一次可精采了,我正跟太太玩,老爺又來敲門,凡事總有先來後到的規矩吧。但老爺又不聽,硬是擠到我們中間,跟我們一塊玩。」

  戴爾說得稀鬆平常,雪萊倒是聽得面紅耳赤,再加上他本來就白,那一點點紅潤色,一抹嫣然。

  戴爾看得出神,就說,「雪萊,你長得真好看。」

  雪萊瞪他一眼,不說話,低著頭,趕緊逃開。他最不愛聽戴爾說他跟他養父母的事,城裡的小孩好可怕,城裡的大人更可怕。

  遠遠地,他發現坎貝爾家的馬車,往馬車走去,才剛靠近他就被人給抓進馬車。對方用力擁抱著他,同樣在車上等待的紫貂則是鑽到他懷裡,好像人跟貂都在拼命跟他撒嬌。

  「終於等到你了。」奎勒感慨。

  他不過是去上學,又不是什麼生離死別──,或許是上次睡得太久,造成太大的陰影,導致奎勒總是患得患失,害怕他們分離。雪萊拍拍大人的背,讓他抱一會,才跟他說話。

  「工作順利嗎?」

  「順利。」

  「你有沒有為難戴維德先生?」

  「沒有。」

  雪萊笑,肯定是騙人的,戴維德先生恐怕又要來坎貝爾宅邸訴苦了。上次說得舉辦一個節慶晚宴,他們每個人都得加班安排事宜,就只有奎勒一人準時上班準時下班,讓他們所有人都好不甘心。誰讓奎勒卸下職位,不當主祭司,降級為法師了。責任不多,負擔也少,工作輕鬆,還能準時回家陪愛人。

  戴維德說他也想被降級。

  奎勒抱著雪萊,命令使者駕馬車回府,順便問問雪萊學校的事。奎勒對於雪萊的事總是想要問得巨細靡遺,一點細節都不肯放過,他什麼事都想知道,雪萊說什麼他都願意聽。再怎麼無聊的話題,他都聽得愉快。

  如果可以他其實很想在雪萊身旁安排使者跟他一塊入學,和他一塊學習作為伴讀,但雪萊嚴正拒絕了。因為艾利諾說,長期使用人型使者,並且是有智慧型的使者是非常消耗魔力的事。雪萊知情後,果斷地拒絕伴讀。

  奎勒尊重雪萊的想法,以至於他現在得聽雪萊口述在學校發生的事。

  後來發現這樣也挺不錯的,他喜歡雪萊跟他分享他的事,任何大小事都好。

  雪萊提到放學前遇到戴爾,突然沉默了起來。

  「怎麼了?你遇到戴爾,然後呢?」奎勒追問。

  雪萊停頓一會,才把戴爾的事全盤托出,連同戴爾養父母對戴爾所做的事。

  「確實現下貴族有假借養小孩的名義,實際上是情人的遊戲。」奎勒不意外,證實了戴爾的說法。

  「我也是……嗎?」雪萊臉色刷白。

  「我們不一樣。」

  「可是你也收養了我……」雪萊反駁他,「我們也是愛人的關係。」

  「才不是!不准你把我們的愛,跟那些輕浮的貴族遊戲相提並論。」奎勒有些動氣,他還真怕小孩轉不過彎來。都怪那該死的戴爾,在雪萊面前亂說話。

  「我也覺得不是,你到現在都還沒抱過我呢。戴爾比我小四歲,他都跟他養父母玩了。」雪萊就說,超齡發言。不過他已經十七歲了,也受了教育,該知道的知識常識,他都備齊了,加上戴爾經常冒出的早熟對話,關於性愛雪萊多少知道一點。他和奎勒僅止於親吻,連撫摸都沒有,實在令人很焦急。

  奎勒太過於保護他,到現在都覺得他像是陶瓷娃娃一般呵護著,總是小心翼翼,只有擁抱時候才會稍微用力點。

  「雪萊──,我說過要等到你成年。」

  「我再過幾個月就成年了。」

  「到時候再說吧。」奎勒拍拍雪萊的背,又一次含糊過去。

  雪萊不想就這樣放過他,半撐起身,眼帶怒意跟他對望。

  奎勒投降,趕緊搬出救兵,「我答應過康納與艾利諾,在你成年前絕對不能對你出手。」

  「他們現在不在,你就算做了什麼,我不說、你不說,又有誰會知道。」雪萊狠瞪他,在他耳裡聽來這只是奎勒的藉口,抓著奎勒的頭髮,質問他,「你是不是不愛我?是不是覺得煩了,不想跟我這個小孩鬧騰!」

  雪萊說著說著,悲從中來,他知道自己是比不上奎勒,他都不知道自己有哪裡好,值得奎勒喜歡。

  奎勒怕雪萊哭,親了親他的額頭,然後是鼻子,最後是嘴巴。

  「你別胡思亂想,我這麼珍惜你,你不要誤會我的苦心。」奎勒安撫雪萊,最近好像真的快到臨界點了,雪萊的躁動不安,還有自己引頸的期盼。總覺得他早晚得爆發,真怕到時失控雪萊會承受不住。

  奎勒知道他在經歷過雪萊將死的那段時間,觸動了他靈魂深處的黑暗,他並沒有表面上看來這般正常,但他抵死壓抑他的瘋狂。

  雪萊被親吻心情又好多,暫時不跟他糾結,轉移注意摸摸紫貂的頭。夏季到來紫貂換了較短的毛,貂也朝氣許多。

  「我們再去找隻貂陪陪小紫好不好?」奎勒突然提議。

  「嗯?」

  「我看市集上好想有賣活貂。」

  「……活貂剝皮嗎?」雪萊臉色慘綠,稍微想像一下了那畫面。在他村子,卡特叔叔總會獵貂回來剝皮給人保暖,他曾經看過一次,當時下一個就是紫貂,他二話不說從卡特叔叔手中救下紫貂。

  「似乎只是寵物。」奎勒沒說,因為他經常帶著紫貂出入,似乎引起貴族間的一股風潮。仔細想想,收養小孩作為愛人似乎也是因他興起。

  奎勒沉默,一想起這種變態歪風竟是由他而起。真令人心情不快。

  「奎勒、奎勒?你聽到我說的話沒有?」雪萊跟他說話,發現他遲遲沒回應,有些惱怒抬眼瞪他。

  「抱歉,稍微走神了,你剛說什麼?」奎勒收回心神,好好地聽他說話。

  「我說成年禮那天,我打算找醫生跟魔法師來家裡。」

  「當然,我已經派使者發出邀請函了。」

  「你說他們會不會來?」

  「會,他們最疼你了,不可能不來。」

  「說的也是。」雪萊喜孜孜地期待著成年禮的到來。他已經準備好那天要跟醫生和魔法師說清楚,他成年了,奎勒會正式成為他的人,他們不能再隨隨便遍欺負他了。

  魔法師跟醫生老是敲詐奎勒,讓他覺得好過意不去呢。

  「怎麼了?」奎勒見雪萊想事情想得出神,好奇地問問他。

  雪萊衝他一笑,雙手環過他頸肩,親了他一口。

  好想快點、快點把他吃掉。

  奎勒與雪萊的想法,在這個時刻異常的同步。

  雪萊算算日子,距離成年禮還有十三天,漫長得令人煎熬。

  在這之前,他們應該可以有更近一步親暱的撫摸,作為預告吧。

  完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85-e56c399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