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之子雪萊10 
奇蹟之子雪萊10
  第十章

  艾利諾失去他的魔力,在那場儀式之後,他的力量像被抽光一般,他變成了一點魔力都沒有的平凡人。

  但他一點也不後悔,因為失去魔力已經是最輕微的代價。

  康納一直守著他,寸步不離,甚至在得知他失去魔力後,不停地安慰他。

  艾利諾向來覺得康納笨拙,像這種時候,又特別覺得他蠢。他現在需要的不是安慰,他只想確定雪萊的安全。

  康納牽著艾利諾的手,帶他到雪萊休息的房間,一路上跟他說說那天儀式後發生的事。

  那時候儀式結束,陣法的光芒漸漸淡去,中央的雪萊與康納陷入昏迷,可外頭還有二皇子的軍隊,他們儘遲疑一會,就想進入陣法中逮人。

  後來,戴維德與賽西爾帶了軍隊,帶著國王命令,以叛國的名義逮捕二皇子的軍隊,連那位神智不清的斯科特一併抓走。

  艾利諾對事情經過不怎麼上心,他們終於走到雪萊房前。

  康納停頓一會,對艾利諾說道,「艾利諾,你得要有心理準備。從那天起,雪萊就沒有醒過來。」

  「快讓我看看他。」艾利諾不耐煩地催促。

  康納才推開門扉,裡頭燈火昏黃,房間裡除了躺在床上的雪萊,在一旁還坐著奎勒,他拿著書低頭閱讀,而雪萊的紫貂正安安靜靜地躺在他腿上。一見有人進門,奎勒停下閱讀,將書闔上,對他們釋出善意,打聲招呼。

  「兩位好。艾利諾你醒了。」

  這不是廢話嗎?艾利諾一聽眉頭皺起。

  奎勒現下的模樣有些古怪,皮笑肉不笑,對著他們似乎隔著什麼陌生得很,隱約透著一股說不上來的邪氣。

  艾利諾不理奎勒的招呼,直直走向雪萊,將雪萊上上下下看個仔細。

  雪萊睡得安祥,緊閉雙眼,他身上的顏色是白,蒼白如雪,毫無血色。他們說話的當下,雪萊也沒有動靜,艾利諾喊他幾聲,最後還出手搖晃他的身體。

  雪萊的身體出乎意料之外的冰冷,就算室內暖熱,就算他身上也蓋了厚被毛毯,他依舊冷冰,沒有溫度。

  沒有溫度的想法嚇到艾利諾,他像是要尋求證明一般,伸手去試探雪萊的頸上的脈搏。艾利諾等了許久,都沒有探到什麼,雪萊連孱弱的呼吸都沒有,更不用說脈搏心跳。

  「他…他……」艾利諾說不出完整的話來。

  「雪萊睡著了,怎樣都叫不醒。」奎勒回答他,帶著寵溺又無奈的笑,上前將雪來身上被翻開的被子給蓋好,好像很擔心他著涼。

  「雪萊已經──」艾利諾驚訝地看著他的動作,他不懂他為何要如此多此一舉,雪萊的情況他不可能不知道。

  雪萊已經死了。

  「他只是睡著而已。他睡得太沉,忘了醒。」奎勒自說自話,將人蓋好被子後,又坐回一旁的椅子。

  「他瘋了。」艾利諾對康納說話,「他瘋了,你也跟著他瘋?雪萊已經沒有呼吸心跳,你們還把他放在溫熱的環境,這不是要催促他體內的蟲快速生長嗎?」

  「艾利諾……」

  「我要帶雪萊走,必須在他還安好時候,安排他的後事。」艾利諾說著,伸手要去拉雪萊身上的暖被。卻被奎勒阻止,奎勒的手擒住艾利諾,捉得他手腕骨頭發出錯位聲響。

  「誰也不能帶他走。」奎勒睜大眼,眼中有火,湧起殺意。

  「放開他!」康納和他對上,眼看奎勒不肯放手,他要使用魔法,對著雪萊,「你不放手,我就攻擊雪萊。反正他早已經死了。」

  「住手!雪萊是無辜的!他只是睡著而已!」奎勒一聽他的威嚇,立刻放開艾利諾。

  艾利諾的手腕被抓出五指淤痕,康納拉著艾利諾到一旁去,趕緊給他治療。那方奎勒看了看雪萊依舊安祥睡眠,安心似地回到座位上去。紫貂經過這番動盪,逃離了奎勒,走向康納與艾利諾身邊。對紫貂來說,這兩人也是熟悉的人物。

  「他是怎麼回事?」艾利諾憤怒。

  康納治療好他的傷,才回答他,「就像你說的,恐怕是瘋了。」

  「你怎麼不把雪萊給帶走?還讓他這樣照顧,天天跟屍體在一起,就算是正常人也會被逼瘋。」艾利諾覺得荒唐。

  「不,這事有些蹊蹺。你想想,雪萊昏迷至今已經半個月了,待在溫暖的室內,身體卻沒有腐化的跡象。」

  「所以呢?」

  「我認為雪萊或許還沒死。」

  艾利諾一愣,又說,「你果然也瘋了。你們這樣會讓死者死不瞑目的。」

  「不是的,奎勒查過書籍,遠古時候的傳說記載,有人曾被惡靈附身後呈現死狀,可那靈魂在遊走地獄一圈後回到自己的身體裡頭,又死而復生。他說必須好好保留雪萊的身體,免得他回來時候找不到身軀。」

  「你知道這話說得有多自欺欺人?」艾利諾反駁他,笑了笑,卻像在哭一樣,「雪萊已經……」

  「艾利諾,如果沒有信仰,他會撐不下去的。」康納知道奎勒的想法有多荒唐,但是他們總是希望還能抱持著一點期待,盼望有天雪萊真能有醒來的一天。

  艾利諾不是不懂,康納也曾經在他面前死過一次,那時絕望得什麼方法都願意相信。幸好真能有奇蹟,讓康納僥倖活命。

  他是最能理解奎勒想法的人,因為他也經歷過類似的事。

  類似的事──,艾利諾想著想著,突然靈機一動,他對他們說道,「生命之泉!給雪萊喝下生命之泉!暗黑森林裡的生命之泉,有讓人重生的功效。讓他喝下,或許他就醒來了!」

  「暗黑森林裡的生命之泉……」奎勒恍然大悟,「是呢,還有這方法。」

  「你敢為了雪萊進入暗黑森林,接受暗黑森林的考驗嗎?」

  「有何不敢?」奎勒反問,又說,「只是我不怎麼想離開他。可是小孩還是要健健康康才好,我更想要他醒來。」

  艾利諾說服了奎勒,不費什麼心力,生命之泉的傳說太有說服力,他甚至不需要道出他與康納的經歷。奎勒像是活過來一般,開始安排事宜。

  得知奎勒要闖暗黑森林,賽西爾與戴維德兩位前來關心,他們不願奎勒冒險。尤其在雪萊現在這情況下,像是豪賭,就算奎勒真通過暗黑森林的考驗,獲取生命之泉,也不能百分之百確定雪萊喝下生命之泉後能醒來。

  貝絲不懂那位暗黑魔法師安什麼好心,不信仰光明神的魔法師,總是有些可怕的想法。斯科特是這樣,這位艾利諾恐怕也好不到哪去。

  「你要是走了,主祭司的工作該怎麼辦?」

  「沒事。領頭的工作我已經交接給賽西爾小姐,她能替代我好好運作。」奎勒打點好了,不惜降級也要去暗黑森林。

  「我只能接替你一個星期。再說,降級的事,上頭還沒答應。」貝絲趕緊說道,雖說成為領頭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但她還是希望由奎勒來領導魔法部的工作。

  奎勒輕笑,「我不能保證我能平安回來。」

  他這麼一說,所有人都安靜下來。

  「能不去嗎?」貝絲總算說出希望。

  奎勒笑而不答,他誰也不帶,一個人前往險惡之地。

  凶多吉少。

  「我不在的期間,得麻煩你們幫我照顧雪萊。」奎勒對康納交代,「我不放心那個人,希望我回來時候雪萊還在。」

  奎勒對艾利諾明顯不放心,憂慮地望像艾利諾,對方回以凶狠目光。

  臨別前,他向雪萊好好告別,儘管雪萊靈魂不在,沒能理會他半分。他將雪萊的模樣好好地收在心底,親吻他的額際,爲他吟唱祝福咒語。

  奎勒獨自一人前往暗黑森林,抱持著一絲希望出發。

  艾利諾告訴康納,「其實我希望奎勒能死在森林裡。」

  康納不能理解,細問原由。

  「如果他死在森林裡,至少他死時還抱持著一絲希望。關於生命之泉能不能救雪萊還是個謎,要是雪萊沒醒,他得有多絕望。」艾利諾說道。

  康納總算明白艾利諾的意思,說不出這樣的想法到底是殘忍還是仁慈。

  ***

  最終,奎勒還是沒能像艾利諾所想死在暗黑森林裡,他不僅在時限內平安歸來,還毫髮無傷。作為全國最強光明魔法師,他不需要武力強大,儘仰賴守護防禦的力量,即可在暗黑森林中來去自如。

  對於曾經探訪過暗黑森林的康納自嘆不如,果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奎勒的力量絕對在他們所有人之上。

  奎勒帶回了生命之泉,迫不及待地要給雪萊。艾利諾不斷提醒他,生命之泉不一定能讓雪萊醒來,最好有心理準備。

  雪萊依舊安祥平躺於床,他的身體沒有任何腐爛的跡象。沒有人能死後不腐,儘只有他出現異常。

  奎勒不假他人之手,將生命之泉度進雪萊口中,透明如水般的生命之泉,他誠心祈禱能發揮它的功效。

  讓雪萊喝下生命之泉,隨後是安靜地等待,艾利諾與康納都在一旁看著,他們也希望雪萊能就此醒來。

  但是等了一天又一天,等到第三天的時候,艾利諾率先放棄了,他再也看不下,對奎勒勸戒。

  「看來生命之泉對雪萊沒有效。你……你就放棄吧。」艾利諾說。

  奎勒沉默許久,低垂著頭,沒有抬起,可是等到艾利諾對雪萊出手,要拉開他身上的厚被,他又抓住艾利諾的手。

  這次他並沒有用力,艾利諾可以輕鬆甩開他,但是艾利諾沒有這麼做,偏頭望向奎勒。這個能在暗黑森林來去自如的最強魔法師,竟然哭了。

  好像這也不是艾利諾第一次看見他哭,而每一次都是爲了雪萊的事。

  「其實我也知道希望很渺茫,但我始終抱持著一絲期待。我並不是瘋了,或是逃避現實,我只是還抱持著希望。」奎勒說道,自己放開艾利諾。

  艾利諾很同情對方。

  「你得節哀。」

  「我做不到。」奎勒卻是反駁,「請你先別帶他走,再讓我抱抱他。」

  艾利諾沒有拒絕,跟康納一塊退出房間,讓他和雪萊獨處。

  奎勒抱著雪萊痛哭失聲,雪萊冰冷的軀體,再再說明他已經不存在的事實,他不知道自己還盼望什麼,盼望到頭盡是落得一場空的地步。

  他記得雪萊活潑張揚的模樣,他記得雪萊開心大笑的模樣,他記得雪萊也有傷心難過時候,偶爾也會掉下幾滴眼淚,再倔強抹去。他總覺得自己記得雪萊每一個樣子,但是仔細回想,又好像不是那麼真實。

  「雪萊……,我還是失去你了嗎?」奎勒喊著他,向他提問,縱使不會有任何的回答。

  奎勒的擁抱用力得似乎要將雪萊折斷了。

  「……坎貝爾先生,你抱得我好痛啊。」

  他好像聽見雪萊這麼說。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84-d2bf8fd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