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之子雪萊07 
奇蹟之子雪萊07
  第七章

  雪萊在劇烈疼痛過後,陷入昏迷。艾利諾解開他的上衣,看看惡魔咒紋生長的情況,打開那瞬間,艾利諾冷不防倒抽口氣。

  咒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快速生長,差那麼一點,能連成一個扭曲的圓,而圓一完成,惡魔恐怕就要出世。

  艾利諾全身都在顫抖,他想起了惡魔底西絲現世後的情況。

  「艾利諾……」康納單手搭上艾利諾的肩膀。

  「不能讓惡魔現世。如果真沒辦法,雪萊就得死。」艾利諾說道,在他內心最陰暗的角落,他思考過很多情況,最糟的一項,要是雪萊身上的咒紋完成,真會招來惡魔底西絲,那麼他必須在咒紋完成前,結束雪萊的生命。

  他曾經想過,但他下不了手。

  艾利諾說著哭了。一滴一滴的眼淚落到雪萊身上,他捨不得雪萊,雪萊是這麼好的一個孩子。

  艾利諾的手搭上雪萊的頸部,試圖扼殺他。卻被康納拉開,一旁的奎勒也推了他一把。

  「你幹什麼!」奎勒怒斥,將雪萊擁在懷中,雪萊的脖子上白皙之中出現手指紅痕。

  「必須在咒紋完成前殺了他……」艾利諾哭說,「惡魔底西絲的召喚咒就要完成了。」

  「別說了!」康納也不能贊同。

  「你明知道它有多麼可怕──不,你死過一次,你忘記了……只有我還記得──只剩下我還記得……」艾利諾話說得語無倫次,因為又哭又說話的關係,令人聽得糢糊。

  奎勒只怕艾利諾再傷害雪萊,一心想要帶雪萊離開,但是他們之間的混亂還沒結束,又有新的狀況出現。從皇城方向飛來黑壓壓一片,遠看似是烏雲,卻聽見那熟悉的鳥叫聲。

  成群的烏鴉來了。

  奎勒自然不會以為那群烏鴉只是普通的鳥類,他一眼看穿,烏鴉是斯科特派來的使者。他們的行蹤到底還是被發現了。

  「是斯科特的使者!」奎勒大喊一聲,「快!保護雪萊!」

  康納二話不說,立刻應對,在他們四周設下防護的魔法。烏鴉一波又一波地俯衝,在烏鴉使者裡頭,還混入部分真實的烏鴉,魔法抵抗不了實物的連續攻擊,竟是生生被破壞一個缺口。

  烏鴉的數量太多,突破是遲早的事。偏偏光明屬性的魔法只能防守,不具有攻擊性。他們之中唯一能反擊的只有艾利諾,但艾利諾卻茫然看著,甚至升起就這樣把雪萊交給對方也好的想法。

  反正他們有共同的目的,雪萊必須死。

  若不是康納得防禦烏鴉,他肯定會一巴掌打醒艾利諾,別的不說,艾利諾要是真的把人送上,他肯定會後悔至死,夜夜作惡夢。

  「艾利諾!你清醒點!那可是雪萊!」康納得空,對艾利諾喊話。

  艾利諾動作遲緩,但還是試著反擊了。在他心裡,他還是向著雪萊。

  『奎勒‧坎貝爾、艾利諾‧格里芬、康納‧羅德尼,我要你們之中的那個小孩,被詛咒的孩子。』

  斯科特的聲音透過烏鴉傳來,咿呀叫著,非常難聽。斯科特連名帶姓,喊出他們所有人的名字,想必已經把他們的身家調查清楚。

  奎勒直覺不妙。

  『窩藏罪犯可是重罪,事關一整個家族的名譽,你們應該不會想害家族背負污名。你們可承擔得起?』

  「住口!」

  『坎貝爾!你明知那孩子有多危險,你還要袒護他嗎!還是說你對他已經動了心思?不愛聲色、不動女人的坎貝爾,原來是喜歡幼童少年的變態,哈哈!』斯科特大笑,一針見血地嘲笑奎勒。

  奎勒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加強防禦魔法的力度。

  『嘖嘖,你們可知自己在做困獸之鬥?』

  斯科特的烏鴉一陣胡亂飛舞,在他們頭頂上盤旋,最後不知怎地紛紛飛散開來,只見大批士兵已將他們重重包圍。

  斯科特在他們之中,帶著得意的笑臉,將烏鴉使者一一回收。

  他們沒有後路可退。

  士兵圍攻而上,手持施加暗黑魔法陣的利劍,劃破他們的防護陣,直砍向他們。艾利諾要反擊回去,卻不敵人數眾多。士兵動作以手下留情許多,似乎沒打算奪取他們的性命。雙方互鬥好一會,戰況陷入僵局。

  直到艾利諾的魔力被耗盡,再無法反抗,他們終是敗下陣來。

  最終他們一行人被士兵壓制回皇城,雪萊的紫貂在混亂之中,躍下在馬車,竄到雪萊身邊,護主心切的紫貂咬了抓拿他的士兵一口,被對方反射性一掌拍飛。

  「小紫!」

  奎勒抱起紫貂,臉色異常難看,他們的雙手被綁上了繩索,動作不怎麼靈活。

  斯科特命令士兵將人帶走,昏迷中的雪萊被人橫扛上馬,雪萊的雙手雙腳被綁著,比他們還要不自由。

  奎勒想抗議,卻被帶走,暴力相向。

  「艾利諾!」康納大喊一聲。

  艾利諾被士兵重擊頭部,艾利諾當場昏迷過去,康納跪地查看他的傷勢。

  斯科特看了一眼他們的情況,正想說些什麼,奎勒打斷他。

  「用我的馬車。」奎勒語氣冷靜許多,他對斯科特提議,「我的馬車能用,你帶的輕裝士兵不適合帶人做長途旅行吧。就用我的馬車,運送我們。」

  「哼,用你的車,還不知道你有沒有對車動手腳。」

  「或是你現在就去安排輛囚車過來。」奎勒內心咆嘯,別用那樣粗糙的手法運送他的雪萊!

  「我沒那個空閒!」斯科特露出慌張且嫌棄的表情。

  奎勒覺得古怪,按照戴維德的說法,國王下達的是誅殺令,連同幫助者都可一併先斬後奏,然後斯科特卻沒有讓士兵對他們動手,而且剛提議安排囚車,斯科特慌亂的表情也很有問題。他突然有了個想法,望向周遭士兵,配劍紋著斯科特的家徽,更是驗證自己的想法。

  奎勒壓低音量,對康納說道,「配合他,這不是真正皇家軍,他們動不了我們。」

  「可是雪萊……」康納擔心。

  「看他似乎還要準備什麼,我想暫時不會有事。」奎勒倒是不擔心,根據他對斯科特的了解,那人不會如此貿然行事,要殺雪萊之前,恐怕還要進行什麼儀式才能安心。

  斯科特咬牙,憤怒對他們說道,「喊醒他,要不就將他留下。我可帶不了那麼多人。」

  他這決定,更加讓奎勒肯定,斯科特的目標只有雪萊,抓他們只是做做樣子。斯科特信不過他,不會使用他的馬車,但他又不能跟地方借囚車,太過招搖。

  奎勒推測,斯科特不會讓他們進城,而是會帶到別的地方去。

  斯科特一路趕路,神色匆忙。

  斯科特怕他們逃走,三人落於隊伍中央,前行士兵將他們的繩子串在一起,後頭的士兵僅隔一步距離。奎勒走在前方,艾利諾隨後,康納墊底。艾利諾雙手掐著,狠狠地瞪著前方,有些神經質的感覺。康納見狀,雖擔心,卻不好跟他對談。

  奎勒眼看他們如同預期,往非皇城的方向走。

  「你們這要往哪走,皇城不在這方向啊。喂!斯科特!斯科特!」奎勒裝傻,向最前方的斯科特喊道。

  「閉嘴!」前方的士兵容不得他如此放肆,以劍柄重擊奎勒臉部。

  奎勒遭受一擊,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忍過一陣頭昏,血流過他臉頰,才後知後覺,自己竟然被擊出血來。

  奎勒低著頭,不怒反笑,流血很好。血是很好的施法媒介,他垂著頭,盡量讓血滴到手上。

  他們如此動盪,雪萊都沒醒來,艾利諾也安靜得不太對勁,康納始終盯著艾利諾,很怕他會崩潰。

  斯科特在前方趕路,他有個目的,在遠方空曠處。時辰還沒到,他們不能那麼早現身,會影響儀式進行。

  「慢!」斯科特在前方喊聲,整個隊伍慢下腳步。

  奎勒慢下,他始終低頭,他腳下的土有些動靜,他看見泥土向上隆動,微驚,很快恢復鎮定。他猜測是戴維德的使者,不慌不忙,僅低頭前行。

  多虧隊伍慢下速度泥人的動作倒沒引起注意,泥人爬上奎勒的的腿,那形狀一度改變,從泥人變成青蛙,泥清娃一路爬上他懷抱。青蛙的出現代表一件事,戴維德連繫上賽西爾小姐,而她選擇幫他。

  他懷裡抱著紫貂,還多了一隻泥青蛙,紫貂扭著身體,排斥泥青蛙。奎勒輕噓幾聲,紫貂就乖了,心不甘情不願地接受泥青蛙的靠近,把它的毛給弄髒了。

  紫貂這樣,有如牠的主人,雪萊不得不聽話時,就會露出這般表情。

  奎勒想起雪萊,心中柔軟,為了小孩他必須冷靜。泥青蛙帶來賽西爾小姐的訊息,化做一張紙,紙中文字排列組合。

  『雪萊作祭,福臨斯科特家,稱王。』

  僅僅幾句,道出斯科特的意圖與野心。

  奎勒驚訝一會又明白過來,難怪他派自己的「士兵」捉拿雪萊之事,而不是正規皇家軍,原來是打算藏私,打算將惡魔底西絲的報酬收到自己囊下,進而覬覦國王的王位。

  可誰也不知道惡魔會怎樣「報答」這半調子的獻祭,當初惡魔可不是在飽足下離開人世,斯科特不清楚,但他們都知道。這招來還不知道是福是禍,奎勒思索著,若能拖延點時間,或許可以把這事告訴斯科特,讓他因此打消念頭。

  可轉念一想,斯科特不會信的,只會以為他在說謊騙他。

  奎勒正盤算著。

  隊伍已經抵達空地,沒想道斯科特早有準備,空地中央有張畫好的獻祭魔法陣,就等著雪萊完成最後儀式。

  斯科特顯得有些雀躍興奮,發出奇怪的笑聲,命人帶雪萊到陣法中央去。

  「很快的,榮華富貴、長命百歲,都會是我的。」斯科特道出他的宏願,他忍不住向奎勒擺顯,「你看你玩著養小孩的遊戲,卻什麼都沒得到,噗,真可憐。可惜祭典過後,我也不能確保小孩子全屍,否則我肯定留給你做一個紀念。」

  「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你雙手被束縛著,還能拿我怎樣?更何況你可是光明屬性,你的魔力不具任何的殺傷力。」斯科特笑了一陣,又覺得不妥,怕他破壞惡獻祭儀式,命人找個東西,連同他的嘴給摀住,避免他念出咒文。

  將士兵都留下來看管那三位魔法師,又是綁住手腳,又是摀住嘴,算是萬無一失。斯科特這才放心,前往魔法陣的中心,完成他的獻祭儀式。

  斯科特脫去雪萊身上衣物,讓他赤身裸體,他身上的惡魔咒紋一攬無疑。雪萊手腳同樣被捆綁,避免他醒來逃跑。

  不論斯科特做了什麼手腳,雪萊一直處於昏迷的狀態,這樣也好,免得他清醒過來掙扎過度,亂了儀式進展。

  斯科特的烏鴉圍著陣法外緣,守著主人。他們位於陣法中央,一名祭品,一把劍,一只沙漏。當沙漏逐漸流逝,算好時辰,斯科特開始念起獻祭的咒文。

  隨著咒文的展開,天空起了變化,瞬間風雲變色。

  奎勒這邊,讓紫貂咬斷繩索,戴維德與賽西爾合作的泥人、泥青蛙也幫忙解開另外兩人的繩索。他們無聲響地動作,掠倒了幾名鄰近的士兵,奪取他們的配劍,再去應付其他人。奇襲上,他們佔有絕對優勢,利用光明與暗黑魔法,悄然地將所有士兵解決掉,暫時擊昏他們。

  斯科特念咒還在繼續,渾然不知,一方變化,緊握住劍柄,將意念投注在劍身上,以加持過的凶器,奪取祭品的性命,才能真正完成儀式。

  奎勒念起與之對抗的咒文,任何的祝福咒文都能破壞惡魔的祭典。烏鴉立刻飛起糾纏他們,康納派出自己的使者,同為飛禽類型互相攻擊彼此。

  魔法使者對抗不了生靈,但是拖延一點時間還是做得到的。

  昏迷一陣稍微恢復體力的艾利諾,以自身的暗黑魔力附著在他與奎勒身上,讓他們能自由地進入斯科特製造出來的暗黑魔陣之中,不被自身的屬性排斥。

  斯科特注意到他們進入自己的陣法,怒瞪,偏偏儀式不得中斷,否則得重來,他只好加快念咒的速度,高舉利劍,往雪萊胸口要刺下。

  「住手!」奎勒大喊一聲,向人衝去。一把撲倒斯科特,利劍飛出,摔出幾尺,還在魔法陣範圍內。

  斯科特嘴裡叨念,完成獻祭咒文,只等犧牲祭品。他與壓在身上的奎勒扭打成一片,互相叫囂著。

  「你最好讓我殺了他,他可是惡魔的窗口,難道你想讓惡魔臨世嗎!」斯科特一臉凜然模樣,好似他是大義。

  「總有解決的辦法,不是非要殺他!」

  「有什麼辦法會比直接殺他還要省事!你被惡魔迷了雙眼,快點醒醒!」斯科特推開他,要去撿甩到遠處的那把劍。

  「站住!」奎勒抓住他,不讓他再前進。

  「放開我!必須殺了他!」斯科特使用魔法攻擊,被奎勒一一擋下。

  光明與暗黑、守護與攻擊,彼此對立的屬性,造成他們不上不下的僵局,斯科特動不了奎勒,而奎勒傷不了斯科特。

  兩位算是全國最強的魔法師,此時卻只能扭打成一團,不分高下。

  「必須殺了他。」

  艾利諾撿起利劍,神色茫然,嘴裡喃喃自語。

  那方扭打停了下來,震驚地看著艾利諾動作,他撿起劍後,筆直站起,面向著他們,同時也面向著雪萊。

  「不!不!那是我的!不准你動手!」斯科特慌忙,就怕自己所做的一切功虧一潰,被別人捷足先登了。

  「快阻止他!坎貝爾你這混帳!還不快去阻止他!」斯科特喊道,不管對方到底是敵是友了,與其被別人動手搶走功勞,他倒不如和對方暫時結盟。

  斯科特一點操節也沒有,很快就想跟對方合作。

  奎勒觀察艾利諾,對方的精神狀況真有問題,非常有可能會對雪萊下殺手。

  「格里芬先生,你冷靜點!」奎勒對他喊話,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靠近雪萊的方向。

  「不行,再晚惡魔就要現世,我們誰也逃不了。」艾利諾異常冷靜,語氣冷漠,面無表情。

  「不會的,你瞧,雪萊身上的咒紋還沒連成圓呢!還不成陣法呢!」

  艾利諾卻搖頭,「會來不及的。你沒見過那場面,惡魔的爪牙將疫病大肆散佈,再捉拿活體餵食惡魔底西絲。貪得無饜的大口,將什麼都吞食下去,永無止盡一般。你、還有你,所有人都會死。」

  他敘述著,回想起那畫面,臉色慘綠。

  他比奎勒早一步靠近雪萊,跪在雪萊身旁。

  「必須殺死他。」

  奎勒急了,一劍步要奪下利劍,兵荒馬亂一瞬間,雪萊醒了過來。

  「醫生?」雪萊看見艾利諾,迷糊地喊了一聲。

  艾利諾一個遲疑,被斯科特的魔法擊中,那暗黑魔力如劍刺穿他的胸膛。

  「艾利諾!」康納在魔法陣外頭大喊,看見他的愛人被黑暗的劍刺中。

  烏鴉一度戰勝康納的使者,群起向他發動攻擊,康納想突入魔法陣之中,卻被拒絕在外,不得深入。要是越界,會被灼熱的無形火給燒傷。

  「救他!求求你!坎貝爾先生!救救艾利諾!」康納不得進入,只能向同在陣法之中的坎貝爾求救。坎貝爾是光明魔法師,具有治癒能力的魔法,還來得及,不會這麼容易死去。

  奎勒卻沒有動作,他看見斯科特去搶那把劍,他知道他要做什麼,他必須阻止斯科特才行。

  可是艾利諾的情況危急,若是不趕緊治療,他必死無疑。

  奎勒陷入兩難,他遲疑了。

  「救醫生。」

  混亂之中,雪萊抓住奎勒的衣角,哀求他。

  奎勒心一動,救了艾利諾,可他這麼一走,緊接在後的斯科特舉起劍,刺入雪萊胸口。

  雪萊甚至沒有哀嚎。

  奎勒手上光芒覆蓋上艾利諾,救治艾利諾的同時,聽見利劍刺入肉體之中的聲響,那劍彷彿是刺進他的體內一般。

  他知道會發生,可發生了,他又無法接受。

  「雪萊,雪萊,雪萊,雪萊,雪萊……」奎勒不敢回頭看。他得先治療艾利諾的傷,因為這是小孩的請求。

  劍刺穿雪萊胸膛,雪萊身上的咒紋像是有生命一般爬上劍身,斯科特一度得意笑了,但很快他發現事態不妙,咒紋居然順著劍爬上他的手上。

  「等等、等等──,這是怎麼回事?」斯科特慌張,他想放開劍,卻發現自己的手像被黏在劍柄上,動彈不得,不得放開。

  雪萊痛得微瞇著眼,他感覺身體裡頭有股力量正在流逝,順著劍的方向往上,令人作噁。

  「惡魔!我將最後的祭品獻於你,為何要如此對我!」斯科特對著雪萊大吼,他自身都有些錯亂,這和書上記載的不一樣,獻祭後應該將福報歸給他才對,而不是招來像是詛咒一般的咒紋。

  「住手!放開我!」

  雪萊不明所以被刺了一劍,眼看傷害他的人正驚恐大吼大叫,雪萊覺得好笑,莫名其妙地笑了。對斯科特嗤笑。

  「惡魔!你這個惡魔!」斯科特歇斯底里,只能胡亂喊叫,做不了任何反擊。

  我是人,不是惡魔。雪萊微皺眉,想反駁,卻發不出聲音。

  奎勒雖治療艾利諾,但一心繫在雪萊身上。

  混亂在他結束治療時候,也跟著結束,他不知道雪萊跟斯科特到底發生什麼事,從頭到尾都始終背對他們。

  待到他回頭,斯科特已經躺在一旁,手握利劍,利劍已無咒紋,雪萊身上的咒紋也已經消失。斯科特還能動,像是嗆到一般猛咳嗽,咒紋在他身上遊走,凡是經過之處皆生出爛瘡,散發出腐臭屍體的氣味。

  「救命……救命……」斯科特向人求救著。

  奎勒不理會他,眼睛盡焦著在雪萊身上。

  魔法陣的效力已然消失,康納總算能夠進入陣法之中,他前去探望艾利諾,艾利諾的傷勢經過治癒後僅僅裂出不大的小口,可那怵目驚心的血,還是嚇得康納忍不住顫抖。

  血──雪萊也流了血,他的血卻是黑色的,不像是正常的活人一般的顏色。

  「雪萊、雪萊雪萊……你別嚇我……」奎勒雙手覆蓋雪萊胸口的傷,極力治療他。

  紫貂跟隨著康納進入失去效力的魔法陣之中,湊到自家主人面前,伸出小舌,一下又一下,舔著雪萊的臉。

  「快看,小紫都在叫你,快點醒醒。」奎勒向他喊話。治療結束也不見雪萊任何反應,傷勢並不在心臟上,照理來說雪萊能活。

  雪萊其實一直都醒著,只是眼睛半瞇,睜開不完全,他說不出話來。

  「雪萊,醒醒。」

  奎勒焦急得哭了,眼淚一滴兩滴,落在雪萊臉上。

  雪萊看得難過,很努力要出聲音,一用力,血鬱衝心,哇地吐出一口黑血。

  「雪萊!」

  嚇了奎勒好大一跳,雪萊猛咳著將血全部吐出來。

  「坎……貝爾…先生……」終於雪萊能說話了。

  「我、我在這裡!」奎勒緊張跟他應答。

  「我不是惡魔──」

  「對對、雪萊不是惡魔,你是人類,千真萬確的人!」奎勒將雪萊抱緊,又哭又笑。

  雪萊感動,一眨眼,流下眼淚。就算坎貝爾先生只是安慰他,他也覺得很開心。他的眼角餘光,瞄到一旁被詛咒的斯科特。對方痛苦得哭天搶地,喊著救命。

  他知道,那都是他害的。

  多虧這恐怖的儀式,讓他很清楚自己是什麼「東西」。

  雪萊閉上眼睛,他真希望自己可以不去看、不去聽。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80-4efdd3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