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之子雪萊04 
奇蹟之子雪萊04
  第四章

  雪萊發現自己被囚禁了。

  早上起床,用過早午餐後,他想開窗看看外頭的風景,赫然發現他的手探不出去窗外,就像被陣法擋回來一樣,原本接受自己的驅魔陣又開始排斥他了。

  「這是怎麼回事?」雪萊不懂,問問身旁的使者,希望對方能給他一個解答。

  「主人出門前,重新啟動新的驅魔陣,這都是為了房子的安全,還請您見諒。」使者懇請雪萊諒解。

  雪萊跟驅魔陣對抗好一會,才放棄,「你們這樣跟囚禁沒有兩樣!」

  「主人也說,您現在的身分處境較為敏感,皇城裡有太多懂魔法的人,您特殊的體質非常有可能會被當成惡魔,當場處決掉。為了您的安全,得限制您外出才行。」

  雪萊雖然氣憤,卻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他明白坎貝爾先生這樣的想法是爲他好,但是失去自由的滋味可不好受。

  雪萊對著落地大窗生氣著,他懷裡的紫貂卻竄了下去,衝著窗外庭院一大片的草地奔去。

  「啊!」雪萊怕他被驅魔陣擋下,但他忘了,紫貂跟他不一樣,完全不受驅魔陣的影響。只見紫貂刷地跳出窗外,奔向草地,在庭院的草地上連跑帶滾,好不快活。

  雪萊很吃驚,又有點忌妒紫貂。

  「可惡你都能出去,我居然出不去。太讓人不平衡了!」

  可又能怎樣呢,偏偏他就是對驅魔陣有反應的體質,在驅魔陣之中,只有他被關在房子裡頭,只對他有效的牢籠。

  雪萊看著在外頭草地上狂奔的紫貂,滿心羨慕,他往外的最極限只到窗櫺,不能再出去更多。他心裡有點難過,喃喃自語,「我不是惡魔。」

  紫貂跑了好一會,跑到很遠的地方,幾乎要看不見貂影,又回來時候,嘴裡叼著什麼東西,向主人現寶。

  湊近看,發現紫貂叼著的是一隻青蛙。

  「你也吃青蛙嗎?」雪萊驚訝。作為主人,他知道紫貂吃老鼠那類的小動物,但從沒看過牠吃青蛙。

  紫貂在主人面前的草地,咬著青蛙,像發了瘋一般用力甩頭扭身,青蛙奮力掙扎,但是抵擋不過紫貂的野蠻,突然碰的一聲,活生生的青蛙竟然變成一張符紙。

  紫貂備感困惑,低頭嗅嗅符紙,露出嫌惡表情。

  坎貝爾的使者出去,將青蛙符紙撿起,認出青蛙使者的主人,帶著符紙回去宅邸。

  雪萊好奇,詢問使者,「那到底是什麼?爲什麼青蛙會變成一張紙?」

  使者向他解釋,魔法師施術將符紙擬態動物,動物可以有各種型態,小動物的擬態較不花費魔力,但像它這樣的人型使者就需要較多的魔力才能好好驅動。

  雪萊表示明白,又追問,「這隻青蛙使者是坎貝爾先生的使者嗎?怎麼辦紫貂把他的使者破壞了。」

  「不礙事。這隻青蛙不是主人的使者,是貝絲‧賽西爾的使者。」

  「她是誰?」雪萊困惑,一個沒聽過的名字,而且姓氏也不是坎貝爾。

  「賽西爾小姐是主祭司之一,非常喜歡主人,偶爾會放使者來宅邸附近觀望主人,算是非法入侵者。」

  「你是說,她會派青蛙使者監視坎貝爾先生嗎?」

  「是的。賽西爾小姐非常喜歡主人。」

  「喜歡到想要監視對方的程度──嗯,很難想像,令人不太舒服呢。」雪萊搓搓自己雙臂,打了個冷顫。想像自己一舉一動可能都在對方眼中,更加沒自由。

  「主人也不喜歡賽西爾小姐這樣。幾次勸說不聽,沒想到她又派了使者過來。感謝紫貂揪出入侵者。」使者點頭,認同雪萊的厭惡,因為自家主人也不喜歡被監視著。

  紫貂被稱讚了,好高興!雪萊驕傲,望向外頭草地,紫貂到處亂竄,打滾一圈,又爬起亂跑。

  「小紫快去!再多抓些青蛙回來!」雪萊吆喝,盈盈笑著,他不能出去,只能在窗台前喊話。

  紫貂打滾好幾圈後,玩膩了,回到主人身邊。下去時沒感覺,回去才發現窗台太高他爬不上去,雪萊招來使者,讓他當忙把紫貂抱回來。

  紫貂不怎麼親人,一看使者伸手要抱他,立刻向他示威,不領情,但是聰明的利用使者的手,踩上手掌,動作俐落竄上,飛奔主人方向,縱身一跳。

  雪萊接住紫貂的小身體,讚許牠,「小紫好棒!好聰明!好靈活!」

  紫貂向他灑嬌,蹭了幾下,終於安靜下來。

  雪萊摸摸紫貂,揉著牠最愛的頸後肉,看牠舒服得閉上眼睛享受。

  「聽你說,那位賽西爾小姐也是主祭司之一,主祭司到底有多少人,總覺得到處都遇得到呢!」雪萊詢問。到目前為止他已經知道三位主祭司的名字了。

  「雪萊先生,主祭司一共只有四人,你已知的有戴維德先生、賽西爾小姐,以及我的主人。另外還有一位,不受光明神庇護,暗黑屬性的斯科特先生。順帶一提,斯科特先生是國王的寵臣,其立場與其他三位主祭司都不同。」

  「什麼意思?」

  「斯科特先生一心想著皇室,而其他主祭司向著人民。主人那派跟他容易對上,偏偏斯科特先生是國王的寵臣,他所提出的議案總是佔有絕佳的優勢。」

  「可是他只有一個人,跟他對立的有三個人,這樣也佔有優勢?」

  「是的,因為他一心想著皇室,皇室的人也比較願意接受他的提案。非常遺憾的是,不論與斯科特先生對立的人有多少,他最後總是會贏,近乎一面倒。」

  雪萊想想,還是不太能理解,就說,「大人的世界真難懂。」

  使者微笑,沒有否認。

  「坎貝爾先生什麼時候回來?」

  「大約在下午茶的時間就會回來。」

  「那還很久呢!我想請他帶我出去晃晃,初道皇城,我想看看皇城到底是怎樣。」

  「主人有城市模型,可以粗略觀看城市的樣貌。」

  「我要看!我要看!」雪萊大喜。

  使者帶他到書房,雪萊對書房有些忌憚,深怕又碰到什麼恐怖的魔法書,他盡量跟緊使者。使者抽出其中一本書,將書放在書桌上攤開,對書本書本注入一點主人魔力,書本裡頭所記載的圖變得立體起來。

  在他們面前呈現的,就是一整個皇城的樣貌。

  雪萊驚嘆。

  「這裡是我們所在的地區,再往上就是皇宮,從這裡到皇宮大約是半個時辰的距離。往下是一般民眾活動區域,也有市集。皇城聚集了四面八方而來的人們,非常熱鬧。其人流往來的複雜程度,可比過往的商業大城。」

  「我想去市集晃晃!」雪萊一見市集,眼睛都亮了。

  「那得等到主人回來了。」

  「能不能讓他早點回來呢?」雪萊看了街景後,更想去玩了。

  「主人得要工作呢。不過寫信通知一聲,倒是沒有關係。」使者說道,拿出紙筆。

  本來使者要書寫,雪萊自告奮勇說要自己來,表示自己急迫想出去玩的誠意。

  所以當奎勒收到從自家宅邸派來的使者送信,意外地看著信紙上歪斜難看的字跡,忍不住笑了。

  總在觀察奎勒的貝絲,毫無防備地瞧見他的笑,過於震驚的她手一滑。匡啷一聲,貝絲手中的容器摔到地上去,發出好大的聲響。

  「賽西爾小姐。」奎勒發現她,將信收起,走向她,彎腰幫她將容器撿起。

  貝絲呆愣許久,回不了神,眼神一直盯著奎勒。對方早已收起笑,恢復平時冷淡表情。

  「笑……笑了……,坎貝爾先生笑了……」貝絲茫然。而且不是輕蔑哼笑,而是真正的、發自內心愉快地笑了。

  「那是誰送的信?」貝絲詢問,居然能讓奎勒笑。

  「是我親戚家的小孩,最近到家裡作客。」奎勒將容器遞還給她。

  「啊啊,原來如此,我能到府上看看他嗎?」貝絲提問,就想藉機去叨擾。

  「這恐怕不方便,那孩子很怕生。」

  「這樣啊……」貝絲難掩失望。

  就在此時,戴維德從外頭走來,「我查到一點消息了──,啊,貝絲妳也在啊。」

  「我、我只是經過,要、要要離開了。先告辭。」貝絲匆忙,抱著自己的容器離開坎貝爾的辦公室。

  「她是怎麼了?」戴維德見她古古怪怪的,「你是不是又做了什麼招惹人的事?你明知道她很喜歡你。」

  「我只是幫她撿起容器,沒做什麼。」奎勒解釋,又說,「查到什麼消息?是不是找到人了?」

  「沒錯!我找到人了,而對方也派使者過來。你瞧。」戴維德將收在口袋裡的紙張拿出,是使者送信。上頭寫明他們所在地點,並說明他們因為身分關係無法進入皇城,希望能夠場外談判,一切好商量,希望他能對雪萊手下留情。

  果然被當作是壞人綁架犯了。奎勒不意外,這是他刻意營造出來的效果。

  「你那邊事情處理得如何?」

  「還有些事沒做完。」

  「那麼,等你事情做完,到我宅邸匯合。」奎勒套上大衣外套,準備離開。

  「咦?你已經要回去了嗎?」戴維德訝異。

  「家裡的孩子在等我回去。」奎勒想起那歪斜的字跡,露出自然毫不造作的微笑。

  看得戴維德一愣,他突然明白貝絲反常的緣故,肯定是看見坎貝爾露出這般微笑害的。

  「先走一步,待會見。」

  「待會見。」

  兩人互相道別,坎貝爾離開皇宮,戴維德收回心神,回去自己的辦公室,將剩餘的工作趕緊處理。

  奎勒回到宅邸,最先迎來的是使者,接著是雪萊。雪萊一頭銀髮披頭散髮,沒整理過,奎勒一看微皺眉頭。

  「怎麼沒把頭髮束起,亂七八糟的。」奎勒看不過去,抓過雪萊,將他一頭長髮整理後束起。從使者手中接過緞帶,將雪萊的銀髮束起,深藍色緞帶與銀髮,挺合適的。

  「坎貝爾先生,能不能帶我到市集逛逛?我第一次到皇城來,很好奇這裡的市集呢!」雪萊迫不及待地想出去玩。

  「你這身惡魔體質,實在不適合到外頭去。」奎勒澆他冷水,實話實說,停頓一會,低頭看見小孩原本滿心期待卻遭受打擊,明顯失望表情。

  雪萊一臉哀愁,無聲傳達,帶我出去玩的念頭。

  奎勒忍不住心軟,嘆口氣,向他讓步,「如果能好好偽裝的話,或許能帶你出去逛逛。」

  「真的!」

  「但你要乖。」

  「會的!我會乖!」雪萊用力點頭,向他露出大大笑容。

  奎勒輕嘆,再怎麼鐵石心腸,在他面前都得軟化。

  「那得先準備外出的用品。」奎勒招來使者,交代它準備用品,他們移動到客廳去,給雪萊細心打扮。

  雪萊像個娃娃一般,任由他們裝扮,配合度極高,讓他穿什麼,他就穿什麼。

  「我每次進出驅魔陣都要被割傷嗎?」雪萊提問。

  「不用,你若跟著我,就不會被陣法影響。」

  「也就是說,我若要走,必須有你陪同就是?」

  「沒錯。」

  「原來如此,這樣我還真不自由。」

  「為了你好,在這裡你最好別離開我太遠。皇城裡到處都是魔法師,你這惡魔體質被發現會很危險。」奎勒警告他。

  「我知道,早上聽使者說過了。」雪萊表示明白,沒好氣地撇嘴。

  奎勒抓著大布圍巾,一張開,將雪萊從頭包裹住。

  「這──這是女人的裝扮!」雪萊驚覺自己被包得像女人一樣,不,他身上打扮得就像是見不得光的特殊疾病患者。

  「這布巾裡頭有著祝福魔法,能讓你避開一些低等的驅魔陣法,好好圍著,別抱怨。不然不帶你出去了。」

  雪萊遭受威脅,乖巧聽話,不敢再多加抱怨。圍好布巾,紫貂藏在他懷裡,探出一顆頭,由他單手抱著。

  「出去後,記得跟緊我,不准離開我一步以上距離。」

  「得跟這麼緊嗎?」

  「你有意見?」

  「沒,不敢有。」雪萊低下頭,只有妥協。

  兩人做好協議就出門,雪萊聽話緊跟著坎貝爾,不敢鬆懈,上了馬車後,也不敢跟他對坐,與他並坐,黏得死緊。

  奎勒被他舉動逗得要笑不笑,憋得快內傷。

  韃韃馬車來到市集外停下,已經能聽見市集熱鬧喧嘩,人來人往,充滿生命力。雪萊很興奮,推著奎勒下馬車,讓他走快點。

  一進市集,雪萊聞道人群的氣息,還有各種商品,蔬果、花卉、還有醃肉製品,什麼樣的小販都有,琳瑯滿目。

  雪萊走近一攤販,對方在地上擺著各類工藝品,優美線條的鐵器、特殊形狀的花瓶等等,目不暇給。讓雪萊看中的是一把鐵梳,鐵梳上刻有特殊花紋,他正想拿起鐵梳仔細瞧瞧,碰觸的瞬間像觸電一般,刺痛迅速傳達,痛得他放開手。

  奎勒將他往後拉開。

  小販錯愕,還以為客人故意丟他的產品,指著人罵道,「你這人怎麼這樣,不買就算,別糟蹋我東西!」

  「把梳子我買了。」奎勒將鐵梳買下,堵住小販罵不停的嘴。

  銀貨兩訖,奎勒攬著驚魂未定的雪萊離開,到一旁隱密的小巷,才能確認他情況怎樣。不由分說,他抓起雪萊的手查看,碰觸鐵梳的部分被燒黑一塊。

  「爲什麼會這樣?」雪萊痛得眼淚不由自主掉出,充滿困惑,他不過就是想拿鐵梳來看而已。

  「笨蛋。鐵梳上的花紋是一種中級驅魔陣,你徒手去摸,手沒廢,算你幸運了。」奎勒責罵,隨即念咒治療他手上的傷。

  「早跟你說過皇城對你來說太危險了,你看你不聽勸,吃到苦頭了,不准哭。」

  「沒有哭,是眼淚自己掉下來。」雪萊無辜。

  「你還要逛嗎?」

  「我要逛……」雪萊擦掉眼淚,表示自己還可以。

  學不乖。奎勒搖頭,警告他,「你想看什麼、碰什麼都要先得到我的同意再動手。聽明白了嗎?」

  雪萊用力點頭。

  他們再度回到街上,雪萊一手抱著紫貂,一手緊抓著奎勒,走在他身側不敢離開他半步。

  奎勒是個大方的人,如果雪萊停下,目光在某樣物品或食物逗留,奎勒會將那樣東西買下交給雪萊。很快地雪萊懷裡不只抱著紫貂,還得抱著一堆物品與食物。

  「青蛙……」雪萊拉住奎勒,回頭望去。青蛙一跳,離開視線。

  「什麼青蛙?」

  「早上看過的青蛙,使者說是塞西爾小姐的使者青蛙。我剛剛又看到了。」雪萊望著青蛙消失的方向。

  「不妙。」青蛙肯定是去通風報信。

  「不妙?」

  「我們得盡快離開這裡,不能遇上賽西爾小姐。」

  「賽西爾小姐很可怕嗎?」

  「她本身性格不可怕,只是她身上帶著許多驅魔飾品。對你來說,她是非常棘手的人物。」奎勒解釋,攬著雪萊往回程的方向走。

  「皇城的人是不是很流行把飾品上的花紋刻成驅魔陣啊?」雪萊發現這樣的現象,剛剛的鐵梳也是這樣。

  「是的,非常流行,就連一般市民女性都有一兩件帶有驅魔陣法的飾品。所以才跟你說皇城很危險。」

  「我知道錯了。」雪萊哀傷,總算明白他的用心良苦。

  他們在好不容易走到馬車停靠處時,遇上了貝絲,貝絲乘著馬車而來,和他們招呼一聲。

  「真巧,在這裡碰上你們。」貝斯說這話的時候,從她的臉龐流下趕路而造成的汗水。

  騙人,明明都看見她的青蛙使者了,分明是特意趕過來的。雪萊心裡吐槽,他躲在奎勒身後,非常緊張。

  「啊!這位就是你親戚家的小孩?妳好,我是貝絲‧賽西爾,妳可以叫我貝絲。」貝絲親切和雪萊打聲招呼,顯然地誤會他的性別。

  誰讓雪萊全身包裹著布巾,像個害怕被太陽曬傷的女性。

  「妳好,賽西爾小姐,我、我是男性。」雪萊糾正她,強調自己的性別。

  「啊!原來是個男孩。抱歉、抱歉。」貝絲道歉,一臉歉然,又望向奎勒,想和他聊聊,「你們已經要走了嗎?」

  「是的,雪萊逛得累了,我們也買了不少東西。」奎勒回答她,不鹹不淡的態度,顯得他們之間有些距離。

  貝絲咬著下唇,很想挽留他們,希望奎勒能多待一會,她想不出什麼好藉口,只能乾巴巴看著奎勒推著雪萊,讓他先上馬車。

  「我們先走了,妳慢慢逛,不打擾妳了。再見。」

  「──再見。」貝絲緩慢揮手向他們道別。

  奎勒一聲令下,使者駕著馬車離開市集。

  雪萊透過車窗望向外頭,看著貝絲滿臉遺憾地目送他們離開。

  「她看起來很想和你在一起。」雪萊收回視線,對坎貝爾說道。

  「嗯。」奎勒單音回應,不以為意。

  真是冷漠的人。雪萊摸摸他的紫貂,他想著,換做是他,要是有女孩子喜歡他,他肯定會好好善待對方。再說賽西爾小姐既有美貌又有氣質,多好的人,坎貝爾先生不喜歡她就太說不過去了。

  「我能把圍巾拿下來了嗎?」雪萊詢問,既然他們已經要回去了,他現在應該就可以解除身上的裝備。圍著圍巾看起來實在太像女孩子了。

  「不行,回宅邸再脫。」

  「喔。」雪萊無奈。

  一路趕路,馬車很快抵達宅邸,雪萊下車後,站在道路上一會,有種奇怪的感覺,他抬頭看看天空,好像有什麼要來了。

  「怎麼了?」奎勒在他身後,詢問他,順著他目光望向天空,什麼也沒有。

  雪萊搖頭,說不上來。和坎貝爾一道回去。

  戴維德已經在宅邸裡頭恭候多時,聽見外頭有動靜,就往門口走,對他們大聲嚷嚷,「你們可回來了!我正想派使者喊你們回家呢!」

  戴維德走近看見雪萊裝扮,一愣,「這是誰?哪來的女孩子?」

  雪萊白眼以對,立刻將身上的圍巾脫掉,憤恨將布巾丟給使者,覺得所有把他當作女孩子的人都可惡。

  「發脾氣了呢。」戴維德笑了,完全沒把雪萊的脾氣放在眼底。

  雪萊太憤怒了,躲到坎貝爾身後,乾脆不理人。

  奎勒把小孩拎出來,帶著人到客廳去,他對戴維德說道,「來得正好。你把收到的使者拿給雪萊指認。」

  戴維德隨同奎勒的腳步,移向客廳,各自找了位置坐下,使者端茶上桌。他將放在口袋裡的使者紙張拿出,攤在桌上。

  「認得這個嗎?」奎勒問他。

  雪萊看看,一張紙上面有小圖陣,他看不懂,搖頭直說,「不認得,這是什麼?」

  「怎麼可能不認得──?」戴維德錯愕,他可以百分之百確定這是羅德尼家出品,而且羅德尼家的光明魔法師就只有康納一人。肯定不會出錯。

  「我真的不知道。」雪萊回頭,向坎貝爾求救。

  「或許是原形看不出來。」奎勒出手,在紙張上注入一點魔力,紙張變成小鳥使者模樣。

  「啊啊!我認出來了!是魔法師的寵物!咦……原來是一張紙嗎?啊啊,跟今天早上的青蛙一樣!」雪萊恍然大悟後又困惑,又自己想通。

  奎勒與戴維德交換一個眼神,他們找對人了。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77-0327da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