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之子雪萊02 
奇蹟之子雪萊02
  第二章

  奎勒看著雪萊直掉眼淚,微皺眉頭,確實有幾秒鐘的愧疚。但就只有那麼幾秒鐘。他用光明魔法中的癒合術治療好雪萊手上的創口,表情恢復平靜冷淡,嚴肅的模樣。

  雪萊手傷好了,眼淚也沒掉那麼兇。他想起家鄉那位溫柔的光明魔法師,他可比眼前這位先生友善多了。

  這裡的人都好可怕,勢利貪財又冷漠。

  「別哭了,你是男孩子。」奎勒放開他,說了這麼一句自認為算得上是安慰的話。

  雪萊抹淚,狠狠瞪他。

  一旁看戲的戴維德憋笑得痛苦,他還是第一次聽見奎勒說出這種話。如果他是想安慰雪萊的話,那麼手法也太拙劣了。

  雪萊抱著紫貂走到戴維德身邊,隱隱躲在他身旁,又回頭瞪著奎勒。

  「到我書房去。」奎勒領路,帶他們往一樓書房的入口走。

  雪萊一進書房,被眼前的景象給震驚了,大約有三個房間寬敞,又往上打通三四樓,滿滿的書架擺滿書,不僅如此連地上也擺放不少書籍。

  「書房大概坎貝爾家最講究的地方,書籍之多可媲美圖書館。偷偷告訴你,他珍藏很多絕版品就連皇家圖書館裡都沒有。對了,你識字嗎?」戴維德詢問他,和人陸續走進書房。

  雪萊蠻怕這裡又有驅魔陣,不過幸好沒有,他順利地走進書房。

  「我認識一些,醫生和魔法師教我們識字,還有卡特叔叔會從外頭買書回來供我們閱讀。」雪萊回答。

  「戴維德過來。」奎勒喊道。

  戴維德只好先過去,雪萊因為還在氣頭上,不想太靠近坎貝爾那個人,所以選擇自己到別處晃晃。

  那頭的奎勒見戴維德獨自過萊,沒見著雪萊,又喊,「要是被我發現你的紫貂在書上方便,我會扒了他的皮,讓他成為一件好看的圍巾。」

  雪萊一聽,驚悚了,將自己的紫貂藏好,讓他別亂跑。

  奎勒喊完,對上戴維德笑臉。

  「哎,我發現小雪萊能激發出你充滿人性的一面。真是難得,今天算是大開眼界了。」戴維德笑說。

  奎勒冷冽一眼,讓戴維德閉嘴。

  不過戴維德已經打定主意要在其他主祭司面前炫燿這件事了,天知道他們被這位年輕的鐵血上司虐得有多慘,有這樣的娛樂話題,怎能不拿來消遣一番。

  「關於惡魔底西絲的文獻,並不齊全,書本裡記載的東一塊西一塊,不具有統整性。從D到K排都是關於疫病系列魔法文獻,再縮短目標,你可以專找跟黑魔法有關的書籍。」奎勒交代,指了指D到K排的書,一排有四層樓高、寬度約一公尺,其書之多,三天三夜都不可能看完。

  戴維德向上看看高度,又向右看看寬度,心裡直後悔,他幹嘛跟著坎貝爾回家呢?就在自家跟他們道別不知道該有多好,現在被當作免費的苦力,他划不來啊!

  「我、我突然想起我家還有點事──」

  「嗯?」奎勒發出疑問的單音節。

  戴維德不敢再往下說了,乖乖從眾書之中找出有用的訊息。

  另一方面,雪萊在別的角落亂晃,放眼望去到處都是書,他走到S排隨手拿幾本來看,那書沉重得他差點拿不動,封皮用鐵衣精裝,上頭的文字他不識得,他只知道一些基本的文字,更不用提魔法圖文,他更是一個字都看不懂。

  但基於好奇,他還是將書打開。書頁是黑底,整面黑。

  雪萊皺眉,備感困惑,連翻好幾頁都是整面黑,漆黑一面沒有任何文字或是圖,就是完全的黑。

  「好怪。」

  怎麼連這種無字天書也被放進書庫了,難不成這裡的書都是這樣的?中看不中用,莫名其妙的書。

  雪萊覺得無聊,作勢要把書闔起,赫然發現書闔不起來了。書頁自動翻閱到其中一頁,頁面上浮現血一般的紅色魔法圖文,以及一行文字。

  『告訴我,你的名字……』

  雪萊發現自己的雙手被書本咬合,鬆不開,嚇得他放聲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聽見尖叫聲的另外兩人匆忙趕到,奎勒對著書本喊出咒紋,書本像是有生命一般自行闔上。雪萊一得到自由,倒退三步,看著自己的雙手,幸好還安然無恙,他剛才感覺得到自己的雙手被書給吃了。好像失去雙手一般,沒有感知手的存在,非常恐怖的感覺。

  「笨蛋,別亂碰書。」奎勒罵道,彎腰撿起掉在地上的鐵皮書,將書放回原處。

  「那、那到底是什麼書?」雪萊劫後餘生,又害怕又想知道。

  「那是能召喚魔物的魔法書,幸好你沒把自己的名字告訴書本,不然可有得瞧。」戴維德一邊解釋,一邊直搖頭,對奎勒說道,「這裡實在太危險,不適合小朋友進來玩。你也真是,爲什麼要把這麼珍貴的魔法藏書放在這麼容易被拿到的地方。」

  「你出去。」奎勒臉色難看,命令雪萊離開書房。

  雪萊抿嘴,抱著他家嚇壞的紫貂,大步大步走開。他也不想待在那個鬼地方,誰知道會不會又碰到什麼詭異的書。

  可惡!雪萊回頭向他做個鬼臉,把堆積在一旁的書給弄倒,然後走出書房。

  戴維德見狀,他不敢轉頭看看自己的夥伴,那方怒火好像已經燒到他這裡來,他覺得左側臉好燙。

  「臭小子──!」奎勒壓抑隱忍著心中旺盛火氣,做個深呼吸,冷靜下來,對戴維德說道,「走吧,找書去。」

  哎,可是我好想回家啊。戴維德無奈,苦著一張臉,只能乖乖跟在坎貝爾身後。誰叫麻煩是自己招來的,基於道義他現在也走不了。

  雪萊走出書房,外頭有使者來領他到別的廳室。使者帶領他到有點類似遊戲室的地方,裡頭有著各種新奇物品與檯桌,高桌子上有彩色圓球,牆上有花紋相對應的棍子,地上角落有著散落一地的瓶子跟石球。

  來自山上的雪萊自然看不懂那些娛樂球類的用途。

  「客人可以在這裡遊戲,房間內的娛樂器材都可以隨意使用。」使者向雪萊解釋,它就像管家一般,是這個家裡分到主人最多魔力的使者,同時也是住宅裡使者的頭,所以應對上就像是真人一般,「您要是希望有個對手陪您一塊遊戲,在下非常樂意奉陪。」

  使者介紹完畢,向雪萊微微行禮,雪萊禮尚往來地也向對方行禮。

  「這些都是遊戲器材嗎?」雪萊疑問。

  「是的。」

  「怎麼玩?」

  使者開始教導有關九柱球與開侖的器材,還有撲克牌的玩法,雪萊覺得有趣,認真聽講,還讓對方示範,跟他玩幾場,時間就這樣消磨過去。

  雪萊學東西很快,特別是遊戲,很快就上手,使者一開始領先,沒多久開始屈居下風。雪萊對遊戲的喜好程度跟新鮮度成正比,當這遊戲他還不上手,他還覺得有趣,等到他抓到訣竅之後,他就覺得不有趣了。

  所以等到書房裡的兩人出來,雪萊已經玩膩所有器材,躺在大沙發椅上,無聊地摸著紫貂,懶散模樣,像是他什麼都沒動作過。

  「我肚子餓了……」雪萊哀怨,他的肚子餓得發出咕嚕的叫聲,連窩在他肚子上的紫貂都聽得驚醒過來。

  「屋子裡還有點心吧?拿些點心過來。」奎勒指揮使者,來到單椅沙發坐下。

  雪萊見他們出來,立刻坐起,對奎勒有些彆扭、有些拘束,屁股往旁邊移動,想離他遠一點,因為奎勒是個討人厭的人。

  「小孩,幹嘛呢?」戴維德單手壓住他的頭,讓他別亂移動,這樣他會沒位子可坐。

  雪萊見他,又往另一邊移給他讓出個位置,好能坐到自己身邊。

  戴維德得到雪萊的接受,心裡很得意,一臉驕傲對著坎貝爾,傳達一個意思,『瞧瞧人家小孩多喜歡我,你得加加油。』

  『神經。』奎勒不屑至極。

  雪萊不明白他們之間交流,僅是一直警戒著坎貝爾,盯著他不放。

  「雪萊,讓我看看你身上的咒紋。」奎勒向他要求,稍微一個傾身,靠近他一點。

  「你不是看過了嗎?」雪萊瞪著他,不想答應。

  「需要再確認細節。」奎勒解釋。

  這時,使者帶著茶點進來,向同時注意到它動靜的三位先生行禮,進而端盤上桌,紅茶特有香氣四溢,以及令人食指大動的美味野莓派點心。

  雪萊見過這樣精緻的茶點,但是一直沒機會享用,一想到他能吃這些點心,喜出望外,眼中充滿期待。

  房屋主人奎勒說話了,「你若是想吃,就得配合點。待會讓我們看看你身上的咒紋,可以的話,我想花點時間將咒紋描繪下來。」

  「關於這點,我能在用完點心後離開嗎?」戴維德提議,從使者手中接過自己那份點心,「我得回家吃晚飯。」

  「請隨意。」

  得到奎勒准許,戴維德暗自慶賀,終於可以擺脫書海。

  而使者將點心遞給雪萊。

  「你可得考慮清楚。」奎勒提醒他一聲,嘴上微微上揚,勾著笑。

  就連戴維德都覺得他壞,一個成年人和小孩談條件,這算什麼,算不算是以大欺小。擺明欺負小孩。

  雪萊眼巴巴看著野莓派,派餅上頭紅黑相間的野莓,抹上一層甜蜜光亮糖蜜,事人都拒絕不了這般誘惑。雪萊沒多掙扎,一撇嘴,答應下來。

  「不過就是看看咒紋,這也沒什麼。」

  「況且這對找出對付你身上的惡魔有所幫助。」奎勒強調,描繪咒紋對雪萊有利,不是什麼壞事情。

  雪萊接下點心,開心吃起,野莓派如同它的外觀,甜蜜帶點野莓特有的酸甜香氣,再飲用泡得香濃的紅茶,合襯有如人間美味。

  「真好吃。」雪萊感受到幸福,整個人笑得甜蜜。

  原本正喝茶的奎勒,看見雪萊幸福滿意得模樣,生生愣住。或許是雪萊肌膚白皙、頭髮銀白的關係,他身上就像是透著光芒,明亮起來,特別招人眼球,令人移不開視線。

  「你這麼喜歡,那麼我這份也給你吃。」戴維德笑說,將自己的點心讓給雪萊。

  「可以嗎?」雪萊眼睛大亮,笑盈盈地望向戴維德。

  「當然可以!」戴維德開心笑說,摸摸雪萊的頭,覺得小孩可愛。

  「待會就要用晚飯,你別吃得太多。」奎勒就說,目光盯著戴維德摸著雪萊的手,好像有點羨慕那隻手。

  雪萊皺起眉頭,左右看看兩位大人,終於提問,「請問我今晚是要留在這裡嗎?」

  「你有地方去?」奎勒反問他。

  「……沒有。」雪萊搖頭。

  「你留在這裡,坎貝爾可以好好保護你,他的魔法比我厲害多了。」戴維德看得出雪萊對坎貝爾的排斥,他試圖開導小孩,「坎貝爾雖然脾氣不好、人不親切、還特沒表情,讓人感受不到他的善意,但他本性是好的,沒你想像得那麼糟──嗯,雖然他剛用野莓派威脅你答應他的要求。」

  「戴維德,謝謝你的解釋。我想你不需要這麼做。」奎勒不領情。

  「我知道先生不是壞人,我只是不喜歡他兇我。」雪萊對戴維德說道,雖說他是從山上來的,但也不是不能分辨好壞的人。尤其他一路旅行,遇過不少事情,多少有點長進。坎貝爾先生不是壞人,只是有點討人厭。

  奎勒莫名地感到欣慰,他說不上來,但他接受小孩的說法。

  「你若聽話,以後都有點心吃。」奎勒不吝嗇,釋出自己最大的善意。

  「真的!」雪萊明顯開心模樣。

  奎勒堅定點頭,算是答應他。

  戴維德看這他兩的互動,覺得好感動,一抹臉,擦掉老淚。他竟然能見到他家頭頭兼後輩在這小孩面前,露出他難得的人性善良一面,他這輩子值了。

  點心過後,使者送戴維德離開宅邸。雪萊則是脫光身上衣物,提供人鉅細靡遺描繪惡魔咒紋,負責繪圖的是奎勒派出的使者,奎勒本人則回到書房繼續尋找文獻。

  作為人體模特,雪萊自由許多,除了赤身裸體以外,他還能四處走動,任意改變姿勢。

  雪萊覺得無聊,還有點冷意,天色漸晚,氣溫驟降,屋內雖爐火旺盛,卻還是不敵那一絲冰冷。特別是雪萊正赤身裸體的情況。

  「畫好了嗎?」

  「抱歉,先生,請再稍等片刻。」

  雪萊每隔一段時間反覆詢問,巴不得對方能趕緊完成。

  等到使者好不容易畫好,抬頭一看,雪萊已經橫躺沙發,睡著了。他的寵物紫貂貼緊著主人,靠在他身旁一側,捲曲身體睡得安穩。

  奎勒再度離開書房,手上拿著一本書,那是關於惡魔咒文的書籍。他想跟雪萊身上的咒紋比對,卻見使者爲熟睡的雪萊蓋上毛毯。

  使者見主人出來,正想招呼,被奎勒示意禁聲,別吵醒熟睡的人。他看了看沙發上睡得死沉的雪萊,銀髮白肌像是透著淡淡光芒。這人睡著後展現出另一種安靜的樣貌。

  奎勒盯著他好一會,他自己也搞不懂爲什麼這麼難從雪萊身上移開視線,他向使者要描繪好的咒紋,與手上的書一一做比對。

  雪萊被餓醒,醒來就見奎勒坐在一旁單人沙發座,神色凝重,看著書本,還有使者描繪自己身上惡魔咒紋的圖紙。

  雪萊坐起身,將身上的毛毯捲起,將懷裡的紫貂抱好,茫茫然地望著奎勒。

  「你醒了。」奎勒發現他起來,卻頭也不抬,與之對話。

  「是不是找到什麼線索了?」雪萊詢問他,揉揉自己的眼睛,想讓自己更清醒一點。

  「不是什麼好消息。你應該餓了吧?差不多時候,該準備用晚餐了。」奎勒闔上書,擱置一旁,起身,對身旁候命的使者交代,「帶他換上衣服,換好衣服後,到餐廳來。通知廚房備好晚餐。」

  「是。」使者領命,立刻動作。

  眼看坎貝爾就要離開,雪萊刷地站起,一劍步,拉住坎貝爾,不讓他走,一臉驚慌失措,詢問他,「你說不是什麼好消息,那是什麼意思?」

  坎貝爾的話,把人的一顆心都懸著,太恐怖了。

  紫貂因為這一個大動作,爲求自保,從他懷裡竄出,爬到他肩膀上,同主人一樣面對著坎貝爾。

  坎貝爾比雪萊高出一個肩膀,他低頭俯視雪萊,對上他害怕的表情。

  「你可知道惡魔底西絲?」奎勒詢問,決定不隱瞞,他要是不說,恐怕只會讓小孩更加恐慌。無知是最令人恐懼的一件事。

  雪萊遲疑兩秒,緩慢點頭,「我知道。」

  「我已經能確定你身上的咒紋,與惡魔底西絲有關係。」

  「我知道……,醫生跟魔法師有告訴過我,惡魔底西絲是我們疾病的源頭。」雪萊回答。

  奎勒點頭,之前聽雪萊敘述過自己所待的村子,從雪萊口中得知他自身的情況,經過他再三確認後,肯定了雪萊的敘述沒有錯誤。

  雪萊是經過那場堪稱重災疫病的倖存者,而當時令人不明所以的恐怖疾病,居然是來自於惡魔底西絲的詛咒。僅有受到邀請才能現世的惡魔底西絲,到底是誰帶有惡意的召喚,將那樣恐怖的惡魔帶到人間,讓老百姓們遭受苦難。

  坎貝爾先生的臉色變得陰沉可怕,雪萊緊皺眉頭看著他,他就想,對方口中的消息該不會只是指他身上疾病的來源,是來自惡魔底西絲?問題是這種事他早就知道了。

  「什麼嘛,只是這種事的話,別亂嚇唬我啊。我聽你跟戴維德的對話,還以為你們已經知道了。不是都已經確切的說出惡魔底西絲的名字,怎麼還一臉凝重的樣子。」雪萊撇嘴,放開坎貝爾,察覺到房間裡的寒冷,打了個顫抖,他對使者說,「我要穿衣服。請帶我去更衣的地方,還有我的衣服去哪了?」

  「請跟我來。」使者帶路,領他離開。

  奎勒看著雪萊離去的背影,奇怪他變臉比翻書快,難道他不覺得自己身上咒紋跟惡魔底西絲有關,是件令人很恐懼的事?不,正因為他早就知道了,所以已經接受這件事。

  奎勒想通雪萊的想法,倒沒那麼意外了。他想,他有些問題得好好詢問雪萊,或許能從他口中得知一些、甚至連過往文獻都不曾記載的細節。

  雪萊換上衣裳,那是坎貝爾的使者特地爲他準備的少年衣裝,不再是原本的那套女性褲裝。對此,雪萊感到意外,詢問使者。

  「我原本的衣服呢?」

  「已經送還給戴維德先生了。」使者回答。

  「怎麼會……戴維德先生說要送我的。」雪萊有點難過。

  「主人說,那是女性的服飾,由男性穿著不成樣子,因此特地將衣服退還給戴維德先生。」

  「在我們村子裡男生穿女生的衣服、女生穿男生的衣服都很無所謂的,我又不介意那些!」雪萊氣憤不平。

  「但這裡是皇城,皇城裡有很多規矩是不能不遵守的,主人用心良苦,還請您多多見諒。」使者爲自家主人說話。

  雪萊不是那種會鬧性子的人,就是生氣好一會後,也只能看開了。

  「我身上這件,也是坎貝爾先生兒女的衣服嗎?」雪萊換上衣服後,詢問使者。他換上的衣物,樣式樸素許多,但質料特別好,穿起來相當舒服。

  「不是的。主人至今尚未娶妻,並無兒女。您所穿著的衣服是主人小時候的衣裳。」

  雪萊驚訝,一方面驚訝身上衣物居然是頗有年代,一方面訝異那個人居然還未娶妻。在他經過的城市裡,那些有頭有臉的人物,哪個不是三妻四妾兒女成群。坎貝爾身份算高了吧,沒想到居然還是一個人。

  「你家主人是不是性情古怪,所以沒人想嫁給他啊!」雪萊合理懷疑。

  「不是這樣的。主人相當受歡迎,愛慕主人的女性也多。」

  「那麼爲什麼不娶妻?」

  「這我就不清楚了。」使者微微一笑。

  雪萊靈光一閃,對著使者曖昧笑說,「我知道了,你主人喜歡男性!就像醫生跟魔法師那樣!」

  「主人也與女性往來過,只是相較於與人交往,主人更喜歡一個人待在書房裡頭。」使者解釋,否認了雪萊的說法。

  「真是個怪人呢。誰不希望能有人陪伴呢?」雪萊做結論。

  使者不予置評,它不是真正的人類,沒辦法回答雪萊的問題。他向前一步,做個請的動作,「晚餐已經準備好,由我帶領您前往餐廳。這邊請。」

  雪萊隨著使者來到餐廳,他還沒受過這般禮遇,好像自己的身份也變得不同凡響一般,這讓他有點飄飄然。

  餐桌上放上佳餚,有著雪萊從沒見過的餐點,還有被處理好的肉。看得他口水都快流出來了,肚子也配合得咕嚕作響。

  「沒想到我十一歲的衣服,由你穿來竟是剛好。」

  雪萊嘴角一抽,笑不出來。

  雖然挺心不甘情不願的,但基於禮貌,他還是得向對方道謝,「謝謝你借我衣服穿,還有收留我,還有願意幫助我找出解決咒紋的辦法。」

  雪萊向他鞠躬道謝。

  奎勒一愣,明白過來小孩正一派正經地跟他道謝,一方面覺得意外,一方面覺得好笑。

  「原來如此,你還真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有禮貌。」奎勒的語氣中帶有讚賞的意味。

  被稱讚的雪萊臉紅耳赤,一時間不想把頭抬起來了。心裡卻是很開心,那是他被教育很好的證明。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75-f0ab39f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