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長的時間10 
漫長的時間10
  第十章

  事實就和艾利諾預料的一樣。

  康納回收小鳥使者發現有其他人的魔力殘留,細細檢查使者的情況,並沒有任何破損,可見小鳥使者是在沒有抵抗的情況下沾染上對方的魔力。

  康納覺得詭異,一般來說使者在沒有主人命令下,會該排斥所有接近的人,特別是魔法師。但他的使者顯然地沒有排斥、沒有掙扎的痕跡。

  「情況如何?」指揮官見他的小鳥使者回來,忍不住向前詢問偵查後的情況。

  「我不清楚,最好再觀察一陣子。」至少他在自己的使者身上察覺不到對方魔法師的惡意。

  指揮官雖然很想快點走出迷霧,但顯然地他們陷入死胡同,既然隨行的魔法師這麼說,只好再觀察一陣子。指揮官決定先扎營休息,等這場迷霧散去。

  康納派出使者再出去偵查,接著跟指揮官回去營地。

  當晚康納的使者遲遲不歸,而指揮官已經睡下,僅留小兵輪流守夜,在這荒山野嶺的地區,又迷霧重重,說不上來的陰森詭譎。

  半夜,康納終於等到使者回歸,在山間冷冽低溫裡搧動翅膀,劃破迷霧,回到自己主人面前。康納單手接住使者,發現使者口中叼著東西,那是一只蝴蝶。

  蝴蝶還活著,使者放開嘴,蝴蝶又翩翩飛舞,身上螢光發亮,在康納面前飛繞,領路要走。康納跟著蝴蝶,一下子就消失迷霧之中,誰都沒發現他的失蹤。

  康納好奇蝴蝶會帶他去哪,奇異的是他一點也不擔心這會是陷阱。他好像認識蝴蝶使者的主人,總覺得異常熟悉。直覺告訴他,使者的主人不會害他。

  康納越走越能明顯感覺週遭迷霧散去,他知道自己正走出迷陣,蝴蝶使者的同伴也多了起來,點點星光般在夜空中飛舞,在他懷裡的小鳥使者,受到鼓舞一般鑽出主人懷抱,飛向天空,與蝴蝶一塊飛舞。

  夜空滿是星光,而蝴蝶也再閃閃發亮。

  康納感覺到有人走動,來到他面前不遠的地方停下,他們之間距離大約十步距離。康納望去,對方蓬頭垢面,一頭亂七八糟的黑色長髮與臉上茂密的鬍鬚,將他大半五官都遮蓋,僅留那雙明亮美麗的碧綠色眼睛,一身布衣單薄得可以,他甚至沒穿鞋,赤腳踩在泥地,腳上全是泥濘。

  「艾利諾……」

  康納毫無遲疑,一眼認出對方是誰。

  「這樣你也認得出來,厲害,佩服。」同樣跟在艾利諾的卡特出聲,佩服康納的好眼力。

  艾利諾瞪著卡特,讓他閉嘴。

  卡特舉起雙手,退後幾步,將空間留給他們情侶會面。雖說對方康納不記得了。

  「康納羅德尼,好久不見。」艾利諾客客氣氣向他打聲招呼。

  「……好久不見。」康納心裡說不出口的彆扭,他真不習慣艾利諾這樣說話。

  「想必你應該已經猜到這座山的秘密,我讓使者單獨帶你出來,是想跟你商量一件事。」艾利諾提議。

  「先不說這些,艾利諾你不冷嗎?怎麼穿得如此單薄?」康納的關心來得如此突兀。

  卡特在一旁聽了,忍不住噗笑出聲。都什麼時候了,還在意艾利諾穿得單不單薄。

  「你確定他真的忘記你了嗎?」卡特壓低聲量,詢問艾利諾。就他看來,明明還是很在乎他。

  艾利諾二度警告,再插嘴,他就把他嘴給縫了。

  卡特再度禁聲。

  「我希望你和你的軍隊能夠離開這座山。」艾利諾道出他的要求。

  對立的康納卻用魔法燃起光球,光球結合火系魔法散發熱能,他將光球往艾利諾的方向拍去,光球緩緩漂浮到艾利諾面前,擺明希望艾利諾能靠著光球取暖。

  卡特憋笑憋得異常難受,他本來以為會是什麼相愛相殺的場面,結果沒想到這場談判局面會變得這麼溫馨,哪有敵手關心對方著涼的道理。

  艾利諾沒好氣,在光球漂浮到自己面前時,一掌拍開。

  「我說的話,你聽見沒有。」

  「聽見了。我明白了,我會將他們引開。」康納非常好說話。

  太好說話,反而讓艾利諾起了疑心,眉頭微微皺起。他準備了一整套的說法,像是「瘟疫的詛咒已經結束,病情並不再擴散。你們就不能放過那些可憐人一馬,非要趕盡殺絕?」,或是「看在光明神的份上,仁慈的光芒會照耀你們。」──等等,他一個說辭都還沒用上就談成了。似乎有點太容易了。

  「我會將他們引開,但我有個條件,你必須讓我上山。當然我會先回皇城完成匯報後再回來。你得讓我加入你們。」康納提出他的條件。

  艾利諾遲疑,搞不懂他這麼做的目的。

  「我不懂,你為什麼要來淌這混水?這對你有什麼好處?」

  「我不知道這對我有什麼好處,但是艾利諾……」康納走向艾利諾,「你不知道我找你找了多久,能再見到你,我真的……我想跟你在一起。」

  康納說得整張臉都紅透,他知道自己很奇怪,說這些話就跟告白沒兩樣。但他也拿不準自己對艾利諾到底是什麼心思,這麼多年來的找尋,執著得不像話。而他思思念念的艾利諾,原來就在這裡。

  艾利諾思量許久後,回答他,「我拒絕。」

  「為什麼!」驚呼出聲的是卡特,他雙手雙腳贊成康納的加入,「你知道村子裡頭的情況,我們很需要光明魔法師的幫助。」

  「但是康納不行──」

  「為什麼不行?」康納不懂,為什麼艾利諾要拒絕他。

  艾利諾說不出口,因為自己的私心,所以他不希望康納去接觸那些。他這樣的想法就跟那個愛他的康納一模一樣,想要保護對方、不希望對方面臨危險的心情。

  艾利諾說不出個所以然,卡特倒是幫他答應下來,沒辦法他們那裡太需要一個光明魔法師。

  康納得到卡特的應許,算是滿足,和艾利諾商討要如何引開軍隊的行進,兩位魔法師裡應外合,矇騙一隻軍隊還是綽綽有餘。

  「就我看來,他還愛著你。」卡特站在高處,望著一批軍隊上山後,又離開,頗有感觸。

  「他只是好奇罷了。」艾利諾搖頭,否認卡特的說法。

  艾利諾確認軍隊離開後,回去醫療站繼續看診。昨晚有個二期患者過世了,死亡像是有感染力一樣,惡化變得更加嚴重,情況很不樂觀,他能做的只有讓他們走得不那麼痛苦。

  或許康納的加入,能為這些人帶來一絲曙光。

  艾利諾與卡特恢復平時的生活,皇家軍隊撤退之後,通緝令似乎發到別的地方去了,而他們那一座山似乎多了迷霧魔山的稱號。好像有點奇怪,有好像挺理所當然地度過一劫。

  然而過了一個季節,在艾利諾幾乎要忘了約定時候,康納再度出現了,他一個人上山。康納辭去皇家的工作,回趟老家,瞞著家人說要長途旅行。艾利諾不懂他為什麼要這麼做,不惜辭去工作也要來。

  按照約定,艾利諾將人領進村莊,帶著人到處讓村裡頭的人認識。康納發現村裡頭的人全是疫病的患者,能夠在外正常工作的是一期患者,二期患者大多在木屋裡頭休息。

  「這位是我同鄉朋友,康納羅德尼,是位光明魔法師。」艾利諾向所有人這樣介紹康納的身分。

  康納不怎麼滿意,卻說不出自己到底是對哪一點不滿。

  當晚卡特採藥歸來,從城裡帶了酒來慶祝康納的加入。卡特勸酒,逼著康納喝下幾杯,艾利諾本來打算滴酒未沾,最後也熬不過卡特的堅持,喝下一杯。

  慶祝的酒會其實有點寒酸,卡特帶回來的酒,只夠人喝那麼一點。喝完宴會也算結束。

  三人在野外飲酒,喝得東倒西歪,艾利諾也躺著,坐在他身旁的是康納。康納說什麼也不願意離開艾利諾身旁。

  帶著幾分醉意,康納在滿天星星陪襯下吟唱起祈禱文,那溫淳的嗓音有著令人心安的力量。

  酒醉的卡特正呼呼大睡,酣聲像是配樂。

  艾利諾望向康納的側臉,突然很想撲進他懷裡,放聲哭泣。

  但是不行,他們已經不是那樣的關係了。

  康納吟上完祈禱文,意識到艾利諾的視線,低下頭,望向艾利諾,回應他的注目,突然間兩個人的視線交會,誰也沒有動,康納對著他微微一笑。

  艾利諾更加想哭了,那樣無邊溫柔的視線,好像能將人給融化,他並不是鐵石心腸的人,此時此刻只想沉溺在這人眼中的世界。

  「艾利諾、艾利諾──」

  康納一聲又一聲喊著艾利諾的名字,不明所以地,他就是想這麼做。

  他喜歡艾利諾的名字,他大概也喜歡艾利諾這個人,艾利諾對他來說太特別了,總讓人情不自禁地想接近他。

  艾利諾聽他那一聲聲呼喚,熱淚盈眶,他想叫康納快閉嘴,但是他怕自己一開口就是哽咽。

  康納緩緩彎下腰,湊到他面前,拉開艾利諾的長髮,親吻他的額頭。不修邊幅的艾利諾,身上有著淡淡的藥草香氣。他比他外表所看上去的還要乾淨許多。

  艾利諾不行了,眼睛一眨,眼淚就掉了出來。他們在星空下擁吻起來,無顧一旁熟睡的卡特,就像是兩個飢渴的人突然找到水一般,互相渴溺對方的親吻。

  康納在他們接吻擁抱的時候感到異常滿足,好像他們本該就是這個樣子,他捨不得放開艾利諾,真想將他鑲進自己的身體裡。

  艾利諾、艾利諾……好像他的靈魂都在渴求他,平緩了他心臟的疼痛。

  「快!再給我一杯酒!」

  卡特突然出聲,兩人皆是一驚,艾利諾抬頭一看,發現卡特只是說著夢話,暗自鬆了口氣,意識到自己跟康納竟然擁吻著,身體停頓僵直,沒了動作。

  「艾利諾,你到底是誰?」康納詢問他,心裡充滿茫然,「為什麼我會覺得我們這樣才是正常的?」

  康納還抱著艾利諾,捨不得放開,康納將身體的重量都壓到艾利諾身上,正面向下頭靠在艾利諾的頸肩,他們貼緊著,沒有縫細。

  艾利諾越過他的肩頭,望向夜空,繁星點點,如此空曠美麗。而康納的擁抱一如既往,令他感到平靜祥和。

  康納還在等待艾利諾的答案,又喊了幾聲艾利諾。

  艾利諾記得那個時候,他最想最想再聽康納喊他一聲艾利諾,雖然已物換星移,在不同時空背景。

  艾利諾無聲嘆口氣,終於給他一個答案,「你喝醉了。」

  酒意在你體內作怪,你只是喝醉而已。

  康納的手臂緩慢收緊,似乎是沒辦法接受這個回答。

  「那麼你又為什麼哭?」

  「我不知道。」

  「那麼你又為什麼接受我的親吻?」

  「我不知道。」

  艾利諾堅決否認到底了。

  康納沉默許久,微微鬆開擁抱,雙手撐著草地,看看在他身下的艾利諾。康納表情複雜,又痛苦的模樣。

  多令人於心不忍。

  「這世界上有很多問題都沒有答案。」艾利諾情不自禁摸上康納的臉龐,他知道自已不應該這麼做,但還是微微揚起身輕輕親吻康納的嘴。

  他沒辦法克制自己不去親近康納。

  「為什麼要吻我?」康納又問。

  「我不知道。」

  康納一臉糾結,又像是被打敗一樣,又埋進艾利諾頸間,環抱著人,緊抱不放。

  那一晚他們沒再說話,艾利諾沒要康納放手,他在康納溫暖懷抱之中睡著了,康納也跟著睡下。

  隔天清早,卡特醒來,看見小情侶互擁的模樣,生生受到刺激了。卡特喃喃自語,把艾利諾給吵醒。

  艾利諾推開康納,這時康納也醒了過來。康納知道他們該起來,偏偏他又捨不得艾利諾離開,執意牽著艾利諾的手,不管他怎樣掙扎都不肯放手。

  不想掙扎浪費時間,就隨康納牽他的手到處走。回醫療站後,康納才不得不放開。

  康納雖然是新加入的魔法卻,卻也被艾利諾安排了各種工作。二期重症患者非常需要他的祈禱文,那能減緩患者心情上的痛苦折磨。

  中午休息時候,卡特端了碗熱茶給康納。

  「這是艾利諾特地交代要給你喝的藥茶,怕你昨晚感到著涼了。」卡特自己也喝了一碗。

  康納一聽,滿心歡喜,將熱茶一飲而盡。

  「我以為你把艾利諾忘了,結果你們還不是和好了。呿,沒勁。」卡特碎語,揹起要採藥的裝備,準備出發。

  「什麼意思?」

  「什麼什麼意思?就是你們是一對的事,幹嘛還裝蒜?昨晚你們不是都抱在一起了,嘿,你們也不想想我就在旁邊,一點也不害臊。」卡特又想起早上那刺激人的畫面,想到就有氣,可惡他也要討個老婆還這村子裡過苦日子。

  「你說和好……難道說我們以前就是一對?」

  卡特聽這問話,終於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了,這康納似乎還很狀況外。

  完了,該不會艾利諾根本沒跟他坦白?完了完了,他會被艾利諾殺的。

  「別說是我說的,我要出門採藥去了。」卡特驚覺不妙決定要逃,「我跟你說的事,你就當做沒聽見吧。千萬別跟艾利諾說,算我求你了!」

  卡特一溜煙地跑了。

  康納看這卡特急忙離開的背影,想追都沒辦法。

  他和艾利諾是一對?卡特的話,令康納反覆思量,好像有些不明白的結被打開,梳理得合乎邏輯了。

  所以他才會那麼想親近艾利諾,一如艾利諾也想親近他一樣。他們兩個本來就應該在一起。

  艾利諾詢視一回二期病患,對上康納熱切的目光。

  「你怎麼了?熱茶喝了嗎?」

  「喝了。」

  喝了還發燒,真奇怪。艾利諾伸手摸摸康納的額頭,探探體溫,挺正常的,沒發燒。

  康納手一環,抱住艾利諾的腰。

  「做什麼?」艾利諾臉一沉,瞪向康納。

  「艾利諾,我喜歡你。」

  艾利諾一愣。

  「我們在一起吧。我知道你也喜歡我。」康納向他告白,他篤定艾利諾也喜歡自己,不然不會回吻他。

  「我不喜歡你。」

  「你喜歡我,你回應我的吻了。」

  「我喝醉了,你也是。」艾利諾將一切推給酒精。

  「艾利諾,你明明也喜歡我。」

  艾利諾看起來像是要哭了,康納不忍心他難過,只好放手。艾利諾一口否決到底,還把他們擁吻的事全怪罪酒精。

  康納不明白,艾利諾對他的喜歡明明那麼醒目,他卻抵死不肯承認。

  艾利諾不明白,康納怎麼在一夜之間就篤定他們兩個互相喜歡,果然不該回吻康納,那是一個錯誤且自曝心意的舉動。

  艾利諾後悔莫及,事已至此,他只好盡量躲著康納。

  所幸艾利諾是黑暗屬性的巫醫,而康納是光明屬性的魔法師,兩人治療上根本配合不上對方,要分開還是挺好安排。

  康納不滿,每天能見到艾利諾的機會僅有短短幾小時,他們中間還卡著村落裡的患者,還有一個礙眼的卡特。

  康納特別不爽艾利諾跟卡特說話頻率比跟他說話的多。卡特何其無辜,遭受康納幾次白眼,終於忍不住勸勸艾利諾。

  「我說艾利諾,你還要跟康納鬧彆扭到什麼時候?」

  一次卡特採藥回來,趁艾利諾挑選藥草時候,將這問題提了出來。

  「鬧什麼彆扭?」艾利諾皺眉,頭也不回,低頭做事。

  「別說你沒瞧見康納那怨婦一般的眼神,好幾個村民都還問我怎麼回事了,連孩子都知道的事,別說你沒發現、你不知道。」

  艾利諾哼笑,開玩笑地說,「我真該戳瞎他的眼,眼不見為淨,你說是不是?」

  「不是!絕對不是!」卡特反駁,真不愧是黑暗屬性的魔法師,想法都如此狠毒,「我意思是你何不接受康納,反正你還愛他。」

  艾利諾一愣,又繼續工作。

  「這你也看得出來?」

  「有眼睛的都看得出來。你躲康納躲得太明顯了,反而不自然,說明你自己心裡也有鬼。」卡特火眼金睛,一眼就看穿艾利諾心裡有鬼。

  「你說的對,我心裡確實還有他。」艾利諾點頭,也不否認。

  「那你們就快點和好吧。別再瞎折騰了。」

  「不行,我們最好不要在一起。」艾利諾拒絕和好。

  「為什麼?」卡特完全不能理解艾利諾的思維,明明相愛卻不要在一起,這是什麼邏輯。

  艾利諾停頓許久沒有回答他,他甚至停下收拾藥草的動作,看著面前的散發出青草香氣的植物,娓娓道出他的顧慮,「我害怕他太過於喜歡我了。他能為了我而去暗黑森林,也甘願在那場災難為保護我而犧牲。他為了我連命都可以不要。你看看他,明明忘了我,我們還分開那麼長一段時間,可他一見我,就辭去了皇家魔法師的職務。倘若我們恢復以前的關係,我不知道他又會為我犧牲掉什麼。最慘痛的代價,我已經付出過一次,我不願意再重蹈覆轍。他值得更好的人生。」

  「我值得什麼樣的人生,不是該由我自己決定嗎?」

  康納不知何時出現,聽了艾利諾的話,終於出聲,語氣怨忿。

  卡特見狀,摸摸鼻子,視相退場,他可沒興趣捲進情侶間的糾紛。

  康納讓個位置,方便卡特離開,回頭瞪著還蹲在地上背對自己的艾利諾。

  「艾利諾!看著我!」

  艾利諾背對著人,緩緩站起,遲遲不肯轉身。

  「艾利諾……」康納語氣充滿無奈,一步一步走向他。

  艾利諾低著頭,眼淚直掉。康納雙臂一張,抱住泣不成聲的艾利諾。

  「你不要喜歡我──」艾利諾摀著臉,痛哭著。

  「我喜歡你。」

  「我不值得你這麼喜歡我。」

  不論艾利諾怎樣說,康納一次又一次告白。

  「你阻止不了我的心,我連靈魂都在渴求你。就算我沒了記憶,我還是會喜歡你。艾利諾,我的艾利諾,不要拒絕我,別讓我傷心難過。」

  艾利諾哭得全身顫抖,他還能怎樣呢,他也跟康納一樣,如此渴求他。

  如果他們不在一起,他們可以各自好好生活,但是缺少一半靈魂的人,宛如行屍走肉。他們要在一起,才是真正完整的人。

  艾利諾哭了好一陣子,在康納細細親吻下終於緩和過來,他很克制自己不要回應對方,但那是不可能的事,艾利諾輕輕點點地回應著康納。

  康納溫柔拭去他的眼淚,內心異常柔軟。

  「真是的,哭得這麼慘,把我的心都給哭痛了。」康納語氣間充滿寵溺。

  艾利諾閉著眼睛,感受康納指腹劃過自己臉頰,那樣輕柔又小心翼翼。艾利諾再睜開眼睛,對上康納,他眼中充滿對自己的愛意。

  這個人無庸置疑地愛著自己。

  他刻意離開顯得毫無意義,最終他們還是會在一起,命運非要他們一再相遇,不論對方記不記得自己,他們都會相愛,就好像是他們的宿命。

  康納反覆呢喃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喊進他的心靈深處。

  「我愛你,康納。」艾利諾回應他,終於面對了自己的心,坦承自己對他的愛意。

  康納將艾利諾的告白放在心底,咬牙,根本忍不住心裡的感動,同艾利諾一樣淚流滿面。

  他感覺自己好像為了艾利諾的這句話等了好久好久,在漫長的時間裡,終於等到艾利諾的回應。光是一句話就能平撫他所有受挫的傷痕,一顆心安定下來。

  他們會一直在一起,再也不分離。

  完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73-bedd7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