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長的時間08 
漫長的時間08
  第八章

  康納做了一場夢,夢中有人一直在跟他吵架,奇怪的是對方雖然氣憤不平,卻緊緊抱著自己。夢境中他分不清他們到底是不是在吵架,雖然嘴上他們是在吵架,他卻又覺得滿心甜蜜,好像他能無限包容原諒對方。

  康納想知道他是誰,卻看不清楚對方的長相。

  猛地,他從夢中驚醒,才發現原來只是夢一場。

  又是一樣的夢境,說是一樣又好像不是全然一模一樣,只是他可以肯定夢裡的那個人一直都是同一個人。

  是他夢中的戀人。

  他是不是真的有這麼一位戀人,夢境是如此真實煞有其事,但在他問過所有人,所有人都給他否定的答案。原來他康納羅德尼從未有過戀人,那位夢中的戀人只存在夢境之中。

  不是存在於世界上。

  康納覺得很惆悵,他的記憶有很大一段的斷層,探訪過的醫生都說那是受到災後的創傷,導致他想不起以前的事。他對以前的印象模模糊湖,記不太清楚。

  和他一塊在商業大城倖存的另一個人,是格里芬家族的艾利諾,艾利諾就沒有他這樣失憶的問題,康納覺得慚愧。他看起來可比艾利諾健壯有力多了,卻還沒有他那麼鎮定。

  據說當初是艾利諾將他扛出重災大城,帶他回到自己的家鄉。艾利諾可說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但他又聽說他和艾利諾的交情很糟,聽說以前艾利諾見他總是劍拔弩張,他們還決鬥過。一開始人們都不相信是艾利諾救他離開城鎮,就連康納自己的父親都不敢相信。

  但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他確實被艾利諾救了一命。

  康納一直想找機會和艾利諾好好聊聊,他想知道在商業大城發生的事,作為當事人他居然一點頭緒都沒有。偏偏家裡人總想阻止他去找艾利諾,想方設法,使盡各種藉口拖住他,不讓他和艾利諾會面。

  康納就想,他不能去找艾利諾,那麼艾利諾總能來找他吧。所以康納派出小鳥使者,寄送邀請函,懇請艾利諾來趟羅德尼主宅,他想好好款待、感謝艾利諾的救命之恩。

  沒想到艾利諾婉拒他的邀請,康納深感意外,要知道他們家是羅德尼家族,魔法第一大世家,誰不是巴望著能認識他、討好他,更不用提他作為家族正統接班人,身分與其他人都不一樣。

  被拒絕的康納開始相信艾利諾或許真如旁人所說,一點也不喜歡自己。不知道為什麼想到這裡,康納會覺得心臟隱隱作痛,就跟他每次啟動魔法時候那般疼痛。

  劫後餘生,康納發現自己每一次啟動魔法的時候心臟都會特別疼痛,他不知道他的身體到底出什麼問題了,讓醫生檢查也檢查不出什麼所以然。牧師除了念念祈禱文,也於事無補。因為這也不是什麼大問題,所以康納決定選擇性忽視它,畢竟他還是能正常使用魔法。

  艾利諾──

  隨著艾利諾的拒絕次數多,康納對他更加好奇了,不厭其煩地邀請對方。直到有天,艾利諾終於鬆口答應他的邀請。

  康納看著小鳥使者帶回的信籤,都要懷疑自己眼睛是不是看錯了。

  得趕緊準備才行,康納反應過來,急急忙忙喝令家中的使者工作,設宴、擺桌、挑選菜式餐點──等等。

  「發生什麼事了?是哪位大人物要來?」康納的母親見這陣仗,忍不住詢問自己的獨子康納。

  「是艾利諾要來。他終於答應我的邀約,我得好好款待對方,感謝他對我的救命之恩。」康納說得理直氣壯,這理由可站得住腳了。但捫心自問,他潛意識似乎還期待著什麼,自己也說不上來。

  羅德尼的女主人臉色複雜,許久,才附和他,「是、是該好好款待對方……」

  然而,當天在女主人的安排下多了很多侍衛型的使者站崗。

  艾利諾見這陣仗,好好打量羅德尼家的使者,這可都是魔法屬性火系的女主人派出的攻擊型使者。他好像不是去接受款待,而是要去打仗。

  「喂、喂,艾利諾,你確定康納是『邀請』你,而不是像你『宣戰』嗎?」墨爾同樣注意到異狀,週遭使者給人一股壓迫感,他不禁擔心。

  「我收到的確實是『邀請』沒錯。」艾利諾一派自然,在使者的領導下進入主宅城堡裡頭。

  「我說,艾利諾,我這樣厚著臉跟來,到底行不行?」

  「行的,羅德尼好歹是大家,氣度沒那麼狹隘。倒是你能不能別這麼擔心?」

  「你之前還跟人打架呢──」墨爾喃喃,又對他說,「我至今依舊很難相信你居然會救他。我一直以為你巴不得他──嗯,你知道的,你以前可討厭他了。」

  艾利諾不語,在使者的帶領下進入大廳,唐納立刻向前迎接他們,見到墨爾的時候,明顯愣了一會。

  他沒料想到艾利諾還會帶人來,但很快反應過來,對他們歡迎,「歡迎,餐點已經準備好要上桌了,來,我帶你們過去。抱歉,今天我家使者多了點,我母親知道你要來,她又不能親自在現場,所以堅持使者必須在場。」

  康納苦笑,向他們誠摯道歉。

  墨爾立刻就原諒他了,直說他根本沒放在心上,明明剛剛還擔心得要死。

  艾利諾入座,坐在主客的位置上,艾利諾本想跟墨爾換位置,畢竟論身分,墨爾較高,墨爾才該作主客的位置。但艾利諾正要換位,康納以有很多問題想問他為由,要求艾利諾坐主客位。墨爾大度表示,既然只有他們三人,他們也都同年紀,就不要在乎地位高低了。

  所以艾利諾坐在主客位,離康納最近的位置。

  餐桌上康納表現異常積極熱情,時不時詢問艾利諾需要吃點什麼,還主動幫艾利諾弄主菜,搶下那本該是使者要做的事,而且只幫艾利諾布菜,輪到他跟墨爾時候,又讓使者去做了。

  墨爾看不過去,忍不住質問艾利諾,「艾利諾,你是不是對康納使用什麼巫術了?怎麼他對你這麼好?」

  艾利諾一愣,本來要下口的菜又放下,回答他,「我什麼都沒做。」

  康納有些責怪墨爾多嘴,艾利諾放下餐具後,停頓許久,像是沒了食慾一樣,沒再動過食物了。

  「艾利諾你不多吃點?」

  「夠了、飽了。」

  「艾利諾打從回來之後,食慾一直很差,跟以前完全不能比擬,他以前很能吃,能把這一桌餐點都吃進肚子。」

  「哪這麼誇張。」艾利諾反駁墨爾的說法。

  「現在就不行了,吃沒幾樣就飽了,飽了還不打緊,還捨不得把食物拿去丟,非要留到下一餐吃。伯母可擔心死了,帶他去看醫生,醫生說他這是在災區時候受到缺乏糧食的打擊,所以懂得珍惜食物。仔細想想,其實是件好事呢!」墨爾說完就笑,用力拍拍艾利諾的背。

  艾利諾身型瘦弱,被打得一震一動,嗆咳幾聲。

  康納微微皺起眉頭,越看這格里芬正統繼承人越覺得礙眼討厭。真想讓使者把這人趕回家去。

  康納清咳一聲,以免自己失態,詢問艾利諾,「事實上我邀請你來,有另外一個目的。我想問問關於我們在商業大城發生的事,相信你已經聽說我的記憶出現嚴重斷層,以前的事我記不清楚了。我在想要是我能知道商業大城的事,或許能恢復記憶,想起些什麼也說不定。」

  艾利諾低頭看看餐盤裡的食物,他每次用餐總會想起當時沒有食物吃,只能用野果充飢的日子,所以每頓他不敢吃得太多,又不想浪費食物。

  「你忘了反而是好事。我倒寧願我能跟你一樣,不記得那些事。請你別勉強我回想,我不想說。」艾利諾回答他,拒絕他的要求。

  康納知道自己的要求,很為難艾利諾。聽說一整個大城的人都死於災難,那得有多少犧牲者,確實殘酷。他能明白艾利諾不願回想,所以他乾脆地放棄不再追問下去。

  「事實上,我對商業大城的事也不是那麼有興趣,只是有個問題一直困擾著我,讓我很想快點找回以前的記憶。」

  「什麼問題?」墨爾忍不住插嘴詢問,一臉好奇。

  「說來挺不好意思,其實我醒來以後,經常夢見一個人。不過我看不清楚對方長相,我不知道對方是誰,但我確定有這麼一個人。我曾經有過一個戀人,但我沒有過去的記憶,所以也不能確定那個人是否真的存在。」

  「那只是夢。青春期的少年都會有這樣的夢,對吧?」艾利諾問身邊的墨爾。

  墨爾搔搔頭,嘿嘿笑著。

  「我不覺得那只是夢──總之,因為我太想知道對方是否存在,所以才希望能找回自己的記憶。只要我想起以前的事,我肯定就能想起對方。」康納篤定。

  「如果真有這麼一個人,但是她死了,你還能怎樣?不是圖增感傷嗎?你現在忘了她,對你是件好事,至少不會因為她的死而感到憂傷。」艾利諾卻說,不贊成康納找回自己的記憶。

  「不,我不能認同你的說法。如果我不想起那個人,那個人就真的死了。但如果我能想起,那麼對方永遠都會活在我的心中。」

  艾利諾聽了,嗤之以鼻。

  「或許你不以為意,但這就是我的愛情方式。」康納被嘲笑,臉色一紅,堅持自己的信念。

  艾利諾點頭,「那很好,你就用你的愛情方式去追悼。不過我不奉陪,抱歉。」

  「我不會再追問你關於災難的細節,我知道這對你我來說都不好受,我會尋找其他方法恢復記憶。我想問你最後一個問題。」康納退讓,只想問最後一個問題,如鯁在喉,一直想問清楚的問題。

  「你問題還真多。」艾利諾略顯不耐。

  「當初我醒的時候你也在場,你為什麼哭了?他們都說你討厭我,可是那天你卻哭得那麼慘,又哭又笑的。」康納始終不明白艾利諾爲什麼會有那樣的表現。

  艾利諾覺得喉嚨很痛,一下子回憶起當時景象,他努力將酸處嚥下。

  康納初醒時候一臉茫然,康納的家人在週遭和他說話,艾利諾不知道為什麼被推擠到最前方,有人說感謝艾利諾將你帶了回來,康納卻反問,『誰是艾利諾?』

  當時艾利諾就站在他面前,聽見他這句問話。

  艾利諾當時情緒崩潰,又哭又笑了。他覺得這樣最好,就讓康納忘了他。康納已經死過一次,好不容易在光明神的眷顧之下重生,把他忘掉最好,這樣他才能有正常的人生。不要再時時刻刻為他找想,總是要為他冒險犯難,他不要康納再有機會為自己犧牲。

  「你可能不信,但是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哭。」艾利諾說這話也是大實話,「在那種情況下,能夠救出一個人,換做是你,大概你也會哭。」

  「雖然不是很明白,但似乎能理解。」康納接受他的說法。

  墨爾在一旁點頭,似懂非懂。

  「我也有個問題想問你。」艾利諾對康納說道。

  「你問。雖然我什麼都記不得,但我會盡可能地回答你的問題。」康納好奇,不知道艾利諾會問他什麼。

  艾利諾微微一笑,向他提問,「我只是想問你,我們吃不完的食物能不能讓我打包帶走?我想帶回家晚點吃,不要浪費了。」

  康納一愣,總覺得出了個糗。尷尬笑笑,又大方點頭,「當然可以,我讓使者幫你收拾好。」

  「謝謝。」

  「我的光明神,敗給你了。」墨爾扶額,覺得自己的堂弟實在丟人。

  使者前來收拾餐具,三人又聊了一會,正確來說是墨爾熱絡地與康納談天,聊到墨爾最近聽到的新消息。

  「聽說你被皇家任命為御用魔法師,這是真的嗎?」

  「是……再過一陣子就要前往皇城。」康納點頭,證實了這項消息的正確性。

  「啊啊,真好,人們都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你能成為御用魔法師,可真了不起。看看我,還只是個不起眼的魔法師,連個稱號都沒有。」墨爾真羨慕他。

  艾利諾抬頭看了康納一眼,並沒有想像中的意氣風發,倒是顯得有些無奈。他又低頭,對著自己那杯茶色淺得透底的茶,果然已經不記得他了,連他喝茶的喜好都忘了。

  眼前的這個康納,已經不是他原本喜歡的康納。康納把他給忘了。

  艾利諾有些惆悵,但也只能接受。

  「怎麼了?是不是茶泡得不合口味?」康納察覺他的異狀,輕聲詢問他。

  艾利諾把茶給放下,沒回答他的問題,就說,「時間差不多,我們該走了。」

  「你們要走了嗎?不多玩會?」康納一愣,他還想留住對方。

  「不打擾了。」艾利諾搖頭,對墨爾示意該走了。

  三人起身,康納一路送他們到城堡大門。看見格里芬家的馬車駛來,在門口等著兩位主人。

  康納說不清自己情緒到底是什麼,總覺得很捨不得,他視線一直停在艾利諾身上,這個擁有黑色短髮的冷淡少年好像有什麼特別,讓他能目不轉睛一直盯著瞧。

  墨爾上了馬車,接著換艾利諾要乘。

  「艾利諾……」康納不由自主拉住艾利諾的手,捨不得他走。

  艾利諾停頓許久,沒有回頭,過了一會才緩緩回頭。

  康納一臉期待,想聽他說些什麼。

  「再見了,康納。」艾利諾卻跟他道別,異常慎重地。

  康納愣了會,放開手,艾利諾進入馬車,坐好位置,向康納點頭致意道別,馬車出發,離開羅德尼家主宅城堡。

  康納覺得心臟很痛,在艾利諾跟他慎重道別的時候,好像心臟都要停止一般,痛得他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康納眼一閉,才發現自己哭了。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71-81119b3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