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長的時間07 
漫長的時間07
  第七章

  他們躲進木屋已經是第二天,在沒有食物與水的情況下,康納決定冒險外出尋找食物與水,艾利諾也想跟他去,康納卻不准。最後折衷的辦法,派出小鳥使者去探索。

  然而小鳥使者飛不了多遠,馬上被惡魔蟲發現,惡魔蟲將小鳥使者四分五裂後,還想搜尋使用魔法的來源,四處張望,但康納很快就中斷魔力,所以沒讓惡魔蟲發現他們。

  外頭實在太危險,他們根本出不去。但一直躲在木屋裡頭也不是辦法。

  惡魔蟲是不死之身,他們收進瓶罐之中惡魔蟲在這段時間,居然由骨灰又重新融合骨架,變回原本的模樣,在玻璃瓶中生龍活虎地躁動。想要徹底消除惡魔蟲就只有一個辦法,殺了首腦惡魔底西絲。

  艾利諾在老人屋中找到許多對抗惡魔的黑魔法咒文,然而老人筆記之中並沒有提到哪個咒文對惡魔底西絲最有效。他能在老人的筆記中讀出無知的無力感與徬徨。

  一個魔法師能對抗魔物已經非常了不起了,更別說是惡魔了。尤其是這種必須充滿惡意才能召喚出來的惡魔,一般魔法師根本應付不了。艾利諾一想到這個惡魔是應對某個人或是某群人的召喚而現身,他就覺得全身發冷。

  那些人真該死,他們真應該在這裡看看這副慘狀。

  「我們不可能永遠躲在木屋裡頭,別說食物,這裡連水都沒有,我們一定得離開才行。」艾利諾對著緊盯窗外情況的康納說道。

  「別擔心,我會想辦法。」

  明明沒有其他辦法了。艾利諾咬牙,不再辯解什麼,低下頭繼續研究黑魔法陣。他得想個辦法出去找食物,不能讓康納餓死在這裡。艾利諾想弄出一個周詳的計畫,但他向來不是算計派,說起設計計畫康納還比較在行。

  中午時候,艾利諾餓得頭昏眼花,他想小睡片刻,熬過劇烈的飢餓感。康納見狀吟唱搖籃曲,讓他好睡些,搖籃曲中帶有光明魔法的溫和咒語,他感覺一股暖意,然後沉沉睡去。

  艾利諾做了夢,夢中有著水果的香甜氣味,嘴裡似乎也能嘗到那股甜味,一直到他醒那股感覺都沒有消失。他才知道自己真的吃著水果,正被康納餵食著。

  「你醒了。」康納對他一笑,見艾利諾嚥下他已經咀嚼過的水果,心裡鬆了口氣。

  艾利諾左顧右盼,發現屋子裡多了很多水果。艾利諾顫抖著聲音詢問康納,「這些水果從哪來的?你出去了?」

  康納沉默,沒回答他的問題。

  他當然出去了,他不出去怎麼可能找得到食物,小鳥使者一下子就被惡魔蟲四分五裂,毫無招架之力,他肯定是自己出去找食物,明知一路危險,還是一個人出去了。艾利諾心裡明白得很。

  這人面臨危險的時候總是義無反顧,只要是對他好,康納就不會考慮到自身安全有多危險。一聲不吭去暗黑森林,只為了取生命之泉給他。現在也是這樣,自己一個人到充滿惡魔蟲的外頭找食物回來餵飽他。

  艾利諾眼眶一紅,差點就哭出來。

  「艾利諾別哭,我這不是平安回來了嗎?」

  「我才沒哭。」艾利諾忍著,撲向康納,將他緊緊抱住。他很氣康納不吭一聲離開,但是他更害怕失去康納。

  艾利諾的不安從擁抱中傳給康納,康納回抱住他,安撫他,「艾利諾別怕,我在這裡。」

  「我討厭你什麼事情都一個人扛。」

  「對不起。」

  「別只是道歉,一點誠意都沒有。我希望你下次決定做什麼的時候,能先跟我討論,如果你想冒險,請務必帶著我。我想跟你在一起,不要丟下我。」

  「抱歉讓你感到不安了。可是艾利諾,我是多麼不想你面對那些危險。」

  艾利諾有氣鬆開懷抱,拉扯康納的頭髮洩憤,「那麼你覺得我就想讓你一個人去遭遇那些嗎!你這樣是一種自私的表現!」

  「人非聖賢,我承認自己只是個自私的俗人。」康納坦承。艾利諾扯得他頭皮很痛,讓他忍不住跟艾利諾求饒。心裡又覺得有幾絲甜蜜,艾利諾扯得他越痛,越證明他在乎著自己。

  「你還笑得出來!」艾利諾不懂明明他都在求饒了,卻還能一臉傻笑。

  艾利諾都生氣了,他該收斂點,但康納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只能傻笑。因為他知道艾利諾真的很愛他。

  艾利諾放開康納,乖乖把水果吃了,他捨不得吃太多,將一半分給康納。康納就著他的手,咬了一口,又推給他,讓他吃完。

  「你又想惹我生氣是不是?」艾利諾臉一冷。

  康納只好聽話把剩一半的水果都吃了,如果可以,他還真希望他能把所有找到的食物全部留給艾利諾。

  只要艾利諾好好的,他也覺得自己很好了。

  艾利諾詢問康納外頭的情況,「你老實招來,你在外頭看見什麼、遇到什麼情況?越詳細越好。」

  「……讓我想想要怎麼說。」康納停頓許久。

  「別想隱瞞我,不然今晚我就自己跑出去驗證外頭到底是什麼情況。」艾利諾看穿他想隱瞞,警告威脅他。

  「別!別!」康納一驚。想了好一會,才從實招來。

  「我一路上確實遇到很多惡魔蟲,但使用祝福魔法陣將它們一一消滅,我郊外找到果樹,就帶了果實回來。」

  康納說得太簡陋了,引起艾利諾的不滿。

  「我說細節!」

  「好、好,你讓我好好想想。其實細節我也記不得太多,身心一直處於緊繃的狀態,我只記得要摘下多一點果實,一方面又得應付惡魔蟲的追蹤。」

  康納這麼一說,艾利諾態度也軟化。

  「我想問你有沒有注意到其他的細節,像是惡魔蟲聚集的速度,或是惡魔蟲攻擊手法之類,或是外頭有沒有什麼古怪的地方。如果你都沒注意到的話,那就算了,當我沒問。」

  「啊,聽你這麼一說,我確實注意到一件事。」

  「什麼事?」

  「我在森林裡聽見昆蟲的鳴叫聲。」

  「這不是很正常嗎?我們晚上也聽得見。」

  「是啊,太正常了。我以前沒意識到,但在當時那情況下,特別能注意到這種小細節。惡魔底西絲是專吃得了瘟疫的生靈,在這裡我們聽不見狼嚎或雞啼,卻能聽見昆蟲的鳴叫聲。你不覺得奇怪嗎?」

  「確實有些奇怪……」

  「而且惡魔蟲對昆蟲也不會予以攻擊。我猜測昆蟲對惡魔底西絲來說不能算是食物,所以森林裡的昆蟲也因此逃過一劫。」

  艾利諾點頭,又說,「就算你推測是對的,這對我們離開城市似乎也沒有幫助。」

  「是沒有幫助沒錯……但我當時就只注意到這點了。」康納無奈聳肩。

  艾利諾沒再追問下去,倒是跟康納討論起他最近研究老人筆記中的黑魔法陣的問題。

  「我想試試幾個黑魔法陣的陣法,或許對我們逃出城市有所幫助。」

  「不,艾利諾,我們可以待在木屋裡,等到惡魔底西絲飽足後離開。根據傳說,惡魔底西絲只要飽足就會離開人間,瘟疫也會隨著消失。」康納卻提出按兵不動的計畫。

  「傳說可沒說明它什麼時候才會飽足,要是得花上兩三年的時間,我們真會困死在這木屋之中。」

  「艾利諾……惡魔蟲的行動範圍擴大了,最近連鄰鎮的患者都被抓來,我不認為逃出這座城市會是個好辦法。」

  艾利諾沉默許久,啪的一聲,雙手拍桌,刷地站起。

  「那麼就改變計畫!」艾利諾眼睛閃著充滿鬥志的光亮。

  「艾利諾……」康納有不好的預感。

  「我們去殺了惡魔底西絲!」艾利諾如是說,理直氣壯。

  康納肯定不贊成,一臉擔憂望著艾利諾。他有些怨忿,怎麼艾利諾就不能明白他有多麼希望艾利諾能遠離危險,更不用說是對付惡魔。

  「康納,別阻止我。如果我們不去做,那就沒有人能做這件事了!」艾利諾看出他的排斥與反對,他試圖說服他,「我要去對抗惡魔底西絲,但是單靠我一個人的力量是不行的,我需要一個計畫。雖然我很不想承認,但你確實比我還懂得使用計策,我需要你的幫助。你會幫我的,對吧?」

  「我不想幫你!」康納拒絕。

  「那麼我就得單幹,你忍心看我一個人去對付惡魔底西絲嗎!」艾利諾憤怒,「我可是抱著連死我們都要死在一起的決心!你明不明白!」

  康納安靜下來,內心掙扎,他當然不可能眼睜睜看著艾利諾一個人計畫如何對付惡魔底西絲,但他更沒想到艾利諾居然抱持著這樣的心態。

  「你倒是說句話啊。」艾利諾催促他快點下決定。

  「我們要是真因為這樣死去,算不算是殉情?」

  「算。你不覺得我們能死在一起,也是種浪漫嗎?」艾利諾還有心情開玩笑,黑色幽默的玩笑。

  康納總算妥協,「我明白了,我會幫你。」

  得到康納的應許,艾利諾將他的發現道出,老人筆記中有幾種專門對付惡魔的黑魔法陣,就算是一個人也能啟動黑魔法陣,非常適合他們。唯一的缺點,那些魔法陣都是近身魔法,沒辦法遠距離攻擊。

  「你可以掩護我到惡魔底西絲那裡,而我去啟動魔法陣。」艾利諾只能想出這種簡單的計畫。

  「那跟送死沒兩樣。」

  艾利諾點頭,他也知道自己的計畫有多不靠譜,但除此之外他想不出更好的辦法。

  「不行,太莽撞了,得從長計議才行。你先示範這魔法陣的威力,好讓我判斷值不值得我們冒險。」

  「好主意,我也想試試。」艾利諾將一旁的玻璃瓶拿了過來,惡魔蟲在裡頭飛舞掙扎,撞擊玻璃。

  「就用他試吧,雖然它的能力不高,但本質上還是底西絲身體的一部份。」艾利諾說道,他想了很久,覺得惡魔蟲是最好的示範品。

  康納沒有異議。

  艾利諾找了紙筆,畫下老人書寫的魔法陣,每一個魔法圖文他都清楚,就像藥劑一樣,知道每份材料的用意,能推算出是怎樣效果的魔法。他現在所繪畫的是一個充滿攻擊性咒文的黑魔法陣。

  艾利諾將紙放在瓶底,打算使用柺杖輕敲瓶蓋啟動魔法陣。

  「我打算使用百分之一的魔力,試試看威力而已。有柺杖加乘,魔力值或許會高一點。」艾利諾對康納解釋完後,深呼吸,接著輕敲瓶蓋。

  啟動黑魔法陣,墨汁上色的圖陣顏色一深,逐漸消失,效果反應在瓶中的惡魔身上,惡魔突然倒地劇烈掙扎,肚子開始膨脹,沒多久就自爆身亡。

  艾利諾一愣,「就這樣?」

  效果比祝福魔法陣還差!祝福魔法陣可是瞬間就讓惡魔蟲灰飛湮滅了,這黑魔法陣停頓那麼久才讓惡魔蟲自爆,相較之下差多了。

  艾利諾不滿意,康納更是擔心。

  「如果只是這種程度,我真得考慮考慮。」

  「等等,還有別的魔法陣!」艾利諾又要試,把屋子裡的魔法蟲都拿來試驗。但效果不彰,一連串黑魔法陣試下來,最好的陣法竟然是第一個體內自爆的黑魔法陣。

  「畢竟光明屬性與惡魔的屬性對峙,黑魔法對魔物來說或許太溫和了,還是用光明魔法比較能對付惡魔底西絲。」

  艾利諾不禁有些失望。

  然而在第四天,艾利諾的試驗品惡魔蟲紛紛恢復原狀,唯獨第一黑魔法陣自爆的惡魔蟲沒有任何動靜,艾利諾又看見一絲希望。

  「康納!康納!你看!」艾利諾拿著瓶子獻寶似地端到康納面前,「用黑魔法陣可以徹底殺死惡魔!我們可以殺死它!」

  「光是這樣還不能百分之百確定能用這魔法陣對付惡魔底西絲,我們得做更多實驗才行。」康納保守,提出更多方面的實驗。

  艾利諾也覺得不該太過冒險,所以聽從,但是在接二連三的試驗過後,艾利諾也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

  康納要他把惡魔蟲聚集起來統一消滅,又要等一陣子確認惡魔完全死透,接著又說還是不夠保險,得抓更多的惡魔蟲過來試驗。

  時間拖得太久了,艾利諾終於發現端倪。

  「康納你該不會是藉由試驗,一直在拖延時間吧?」艾利諾質問。

  「怎麼會?」康納反駁得太快,太過鎮定反而大有問題。

  艾利諾看穿他,「我知道你在拖延時間,明明已經可以確定黑魔法陣能徹底殺死惡魔,那些惡魔蟲完全沒有復原的跡象,你還一直找碴,非要做更多的試驗。你想想,我們拖得的時間越久,外頭死傷人數越多,別說你不在意那些,我知道你在意!你在睡前得念上好幾遍祈禱文才能入睡,別以為我沒發現!」

  康納剛想開口,又被艾利諾打斷。

  「你想好計畫沒有?你肯定已經有計畫了吧。」艾利諾幾乎可以肯定,根據他對康納的了解,對方可能想好計策卻不願跟他說,因為知道其中危險性,越是想拖延時間不想面對。

  在艾利諾逼問下,康納無奈鬆口。

  「我確實有了計畫,但我很懷疑其中的可行性。」

  「少廢話,說來聽聽。」

  康納大嘆口氣,就算他再怎麼不願意,計畫再周詳,還是得置艾利諾於險境。康納道出他的計畫,他想出的辦法就是他一路護送艾利諾到惡魔底西絲本尊的位置,確保他的安全,護著他,讓他能順利啟動黑魔法陣。

  「太累贅了。到時把惡魔蟲都吸引過來,又跟底西絲接應,進而恢復成巨人模樣,這對我們反而不利。」艾利諾搖頭,否決這個辦法,「你還有別的計畫吧?」

  康納也想過這問題,確實有別的計畫,他內心糾結一會,對上艾利諾催促的目光,這才道出另一個比較可行的計畫。

  「我想過聲東擊西的辦法,在小鳥使者的紙籤畫下祝福魔法陣,將惡魔蟲引開,在小鳥被惡魔撕裂的同時啟動使者身上的祝福魔法陣,我估計這能癱瘓部分的惡魔蟲。接著我們再前往廣場,對付底西絲的頭。我們無法確定的是,少了惡魔蟲的協助,底西絲還有其他什麼能力。這是很大的風險。」康納再三強調其中危險性。

  「就算是未知的危險,我們也只能去面對了。」艾利諾不是不怕,只是跟坐以待斃比起,他更希望自己能去鬥爭,盡力去爭取。他要活下去,他們都要活著。

  康納為了計畫的周全,接連做了幾個試驗,嚐試用小鳥使者毀滅惡魔蟲,他得犧牲很多紙籤,讓小鳥使者能飛多遠就飛躲遠,最遠的距離可到達五十公尺。

  艾利諾也得練習,他考慮過到時可能沒有時間畫大型魔法陣,所以控制自己的蝴蝶使者去畫魔法陣,先用紙拼接成一張大紙,接著在上頭畫下大魔法陣,畫完又把紙撕成碎片,注入魔法變成使者,接著讓使者排列成原來的魔法圖陣,就像是基因密碼一樣,依序排列整齊。

  艾利諾怕到時候會失敗,所以準備兩份大型魔法陣,耗費不少紙張。他不得不將老人的書籍給破壞才湊齊這麼多紙。

  準備再準備,試驗再試驗,終於等到時機成熟,可以動身的時候。

  在艾利諾催促下,他們定下明確的實行時間,縱使康納百般不願。

  當天,艾利諾顯得緊張又興奮。

  「要是這次任務失敗──大概就沒有下次了。」艾利諾明白事情的嚴重性,有些他一直不願意對康納坦誠的話,在現在這種情況,似乎比較好說出口。

  「我想藉由這個機會跟你說清楚……康納羅德尼,你大概是我這輩子最愛的人了。」艾利諾表白。

  「大概?爲什麼要用這種不確定的說法?」

  艾利諾瞪他一眼,康納被逗樂似地笑了。

  「好不容易等到你的告白,卻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康納嘆口氣,滿是寵溺地望著艾利諾,他說,「禮尚往來,我也跟你坦白一件事。雖然這麼說有點詭異。我們躲在木屋的這段時間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時光了,因為我們只有彼此相依為命。」

  艾利諾總覺得很煽情,他都快哭了,咬牙忍著。他才不會告訴康納,他也是這麼想的,這居然是他們最美好的時光。

  康納捧著他的臉湊了過來,給他出發前的親吻。他們都知道出了這扇門,可能就回不來了。

  艾利諾熱烈地回應他,最後歸為平靜,結束這漫長的一吻。

  「我們死也要死在一起。」艾利諾牽著康納的手,堅定說道。

  那真是康納聽過最浪漫的情話。

  他們出了門,開始戰鬥。康納的小鳥使者忠誠地完成它們被賦予的任務,一路帶走許多惡魔蟲,艾利諾也使出小型的黑魔法陣,能解決多少算多少,惡魔蟲數量一度銳減,可越靠近廣場,惡魔蟲的數量越多。

  不幸中的大幸,城市裡家家戶戶都有祝福魔法陣可用,康納便宜行事,借助定點的祝福魔法陣,滅殺惡魔蟲的攻擊。

  艾利諾能感受到惡魔底西絲那股透涼刺骨的惡意,全身不住地顫抖,同為黑暗屬性的他更能感受到那股可怕的惡意。

  「艾利諾,撐得住嗎?」康納雖然也能感受到那股惡意,但感受沒艾利諾那麼深刻,畢竟他是光明魔法師,有光明神的照護。

  「沒、沒事,我,我撐得住。」艾利諾咬牙站穩,繼續前行,身體越是沉重,表示他們已經很接近目標了。

  康納想扶持艾利諾,卻被艾利諾拒絕。

  「如果連這段路我都不能自己好好的走,那麼接下來我又該如何面對底西絲。」艾利諾堅持自己走,杵著柺杖,將身體的力量幾乎都倚賴在柺杖上。

  康納念起祈禱文,試圖擋住那些魔障,然而一旦念起祈禱文,那些惡魔蟲更容易知道他們的方位,集體湊了過來,艾利諾不甘示弱,壓著身體邊前行邊啟動黑魔法陣。

  「艾利諾別逞強,你得保留魔力到本尊那頭。」康納阻止他。

  「我自有分寸。」

  艾利諾沿途擊落不少惡魔蟲,消耗不少魔力,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繼續,所以停了下來,他必須保留對抗底西絲本尊的魔力。

  康納念完祈禱文,停頓下來,有幾秒的空白,惡魔蟲趁機集體向他們撲來,康納見機不可失,一舉啟動他們腳下的大型祝福魔法陣,不知道誰在地面上惡作劇畫下的圖陣,如今卻救了他們一命。

  惡魔蟲的數量因此銳減,他們已經抵達廣場,在廣場正中央、魔法陣的中心點,惡魔底西絲的頭顱對空大張,等待著惡魔蟲的餵食,然而遲遲不見惡魔蟲回來,惡魔底西絲正焦慮吼叫著,像是催促惡魔蟲趕緊抓人回來。

  艾利諾光是站在廣場邊緣,身體沉重得所有器官都被壓縮一般,他開口一嘔,就吐了出來。

  「艾利諾!」康納驚恐,趕緊扶住他,只能看著他吐完。

  艾利諾嘔完,才能好好說話,「我沒辦法在這裡待太久,得快一點才行……」

  康納幫助他動作,將艾利諾的使者碎紙丟向空中,艾利諾念咒,使者化作蝴蝶,往四面八方飛去,按照他們身體裡的記憶形成魔法圖陣。

  底西絲注意到他們這方的動靜,發怒咆哮,緊急召喚回來的惡魔蟲僅剩不多,惡魔更加憤怒。艾利諾念著冗長的咒語,將自己的魔力分散到巨大魔法陣的各個角落,在完成一個圓之前,還沒辦法啟動。康納必須為他爭取時間,卻又不能妨礙艾利諾施展魔法,偏偏光明魔法與黑暗魔法是兩個對立的屬性。康納得退開一段距離,遠距離守護艾利諾。

  艾利諾忍著身體不適感,咒語念到途中,察覺到惡魔底西絲的不對勁,底西絲的口中吐出紫黑煙霧,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他想警告康納,卻又不能中斷咒語。

  紫黑煙霧散開,惡臭氣味傳了過來。艾利諾回頭,示意康納快點逃走。康納卻遲遲不肯動作,只顧著艾利諾的安危。

  艾利諾回過頭,不管他,繼續完成咒文,他們要是死也要死在一起的,他有這樣的決心。思及,好像能義無反顧地面對惡魔底西絲,身體的疼痛也不怎麼樣了,所謂勇者無敵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艾利諾懇求黑暗王的幫助,將黑暗魔法降臨在這魔法圖陣上。艾利諾向前一步,踏進蝴蝶使者圍成的魔法陣之中,他將自己身體一部份獻給黑暗王,以匕首斬斷自己的頭髮,劃傷手臂流出鮮血,交換黑暗王的魔力,艾利諾將柺杖用力槌下啟動陣法。

  惡魔底西絲的兩張大嘴一邊嘶吼一邊慘叫,底西絲一隻眼睛狠狠瞪著施術的艾利諾。底西絲的頭顱正無限膨脹,艾利諾覺得可怕,但他不敢移開,他很想知道在他身後康納的狀況。

  「康納!你還好嗎?」艾利諾大聲提問。

  「我沒事!」康納同樣大聲回覆。

  很好,還中氣十足。

  底西絲的頭顱膨脹到一定程度後,沒有再繼續膨脹了,惡魔發出痛苦的哀嚎。艾利諾見狀,勢必要給予致命一擊。他還殘存一點能召喚那把魔劍的魔力,只要他再多流一點血。

  艾利諾呢喃咒語,冥想召喚魔劍的完整圖陣,將傷口劃得更深,血液不往下流,反而往上一滴一滴圓潤血珠對空聚集,逐漸地形成一把劍。就是那把他與康納決鬥時出現的魔劍,魔劍染著血色,露出兇光。

  艾利諾以柺杖指使魔劍動作,對準惡魔底西絲劈開它的頭顱。

  惡魔慘烈嚎叫,露出頭顱的紫血與黑色的穢物,與黑魔法陣一同消失,進入冥界,連屍身都不殘存。失去首腦的惡魔蟲跟著死亡,化作煙灰隨風消失。

  艾利諾感覺到勝利,同時也虛脫,腳一軟倒在地上,他想對康納歡呼,一回頭發現康納七孔流血、全身發紫發黑,眼睛半瞇,倒在地板上,動也不動。康納的週遭有一個光明魔法做出的防護圓,圓裡是從底西絲口中吐出的紫黑色氣體,和康納一起困在圓之中。而康納正一點一點吸收那些氣體。

  艾利諾一時呆滯,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明明康納還大喊我沒事,這才不是沒事,他把氣體全引到圓之中,自己吸收那些毒氣。難怪他第二次召喚出魔劍割手,康納不吭一聲,沒來阻止他。原來當時就已經中毒倒下。

  艾利諾爬到圓之前,徒手破壞圓,沒有使用任何魔法,施術者已經虛弱,以致圓的防禦力減低,一下子就被艾利諾破壞,紫黑毒氣散去,艾利諾也吸入一些,嗆得直咳,濃度似乎比剛才散出時更多些。

  他明明已經做好一起死的覺悟,康納卻自私地犧牲他自己。

  艾利諾抱著慘不忍睹的康納,痛哭失聲。他像個孩子般無措。

  「艾……利諾……別哭……我很好……沒事──」

  康納斷斷續續說話,像是要窒息一般的噎語。

  艾利諾不發一語,扛起康納,將他帶回木屋。

  他們戰勝了惡魔底西絲,勝利的喜悅卻維持不了多久,艾利諾在內心裡詛咒這不合理的世界。

  康納身高體重都比他高又重,他一路扛著,一路哭,他覺得更沉重的是他現在的心情,如果康納死去他該怎麼辦的恐懼。

  康納在還有意識的時候,哀求過艾利諾,讓他將自己放下,先別管他。

  艾利諾苦撐著魔力耗盡的身體,就算爬也要帶著康納。好不容易回到木屋,艾利諾一踏進屋內,再也支撐不住,身體一倒,昏迷過去。

  艾利諾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等到他在醒來,確認康納呼吸心跳,微弱得像是將死之人,而且怎樣喊都叫不醒他。

  艾利諾去翻找老人的筆記,他記得他看過一個很邪門的陣法,或許能派上用場。他當時只覺得邪門,直覺性地迴避掉了,沒有仔細閱讀,他只記得魔咒名稱叫做轉生咒,能夠一命換一命的黑魔法。

  他要救康納,不惜一切代價。

  艾利諾在搜尋筆記時候,吃了三份水果,他得有體力應付接下來他要使用的魔咒。他的魔力還沒完全復原,不知道用這樣三流的能力夠不夠啟動魔法陣。

  艾利諾找到筆記,翻到轉生咒的部分,研讀那個邪門的陣法。他必須在對方還活著的時候,把對方的心給挖出來,在他心臟上刻畫上魔法陣,再把心放回去,因此對方會先死在他手裡。然後施術者抱持著懺悔的心啟動魔法陣,以命抵命。對方接受施術者的生命後,才能重新復活,但是施術者的命將會因此喪失。

  艾利諾當時因為內容寫到必須剖心這點而決定忽略轉生咒,哪有救人之前,得先把人給殺了,這還算什麼救人。一直到現在他才發現自己大錯特錯,這轉生咒或許就是要應付他們現在這樣的情況。

  艾利諾脫掉康納的衣物,好好看清楚的康納,康納因為中毒呈紫黑色,他親吻康納的額頭鼻子嘴唇,貼近時候能感覺到康納低淺的鼻息。他一想到接下來要做的事,就覺得非常殘忍,要剖開自己最愛的康納胸膛。

  「我從來不敬仰光明神,它並不是我的信仰,但我祈求光明神能看在你是虔誠信徒的份上,庇護你度過這次難關。我還抱持著僥倖的心態,但願我體內生命之泉能留你我一條命,讓我聽你再喊我的名字。」

  艾利諾擦去眼淚,鎮定情緒,他切開康納的時候絕對不能顫抖,要一氣喝成的完成。康納死亡瞬間的疼痛,必須乾淨俐落。

  艾利諾下手,康納一個震動,沒掙扎多久,過程中康納微睜開眼睛,看了艾利諾一眼,他知道是誰下的手。

  艾利諾沒能理會康納有沒有看見他,他忙著把心臟挖出來,念著魔咒畫下魔法陣,全神貫注地施術。畫好魔法陣,再把心臟放回原本的位置,將最後的魔咒吟唱。他知道這是一個很惡毒的法術,因為他念咒的同時也能感覺到痛苦,疼痛從他舌尖蔓延開來。

  他苦撐著,直到念完最後一段咒語,終於斷了鼻息,閉上眼睛沒了意識。

  艾利諾躺在康納身上,如同平時他們嬉戲後休息片刻的模樣。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70-9ebb5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