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長的時間04 
漫長的時間04
  第四章

  艾利諾與康納之間的切磋,可說是單方面的攻與守,艾利諾只管攻,康納被動地守。過程中沒有任何華麗招式,艾利諾招招斃命的攻擊,全被康納牢而不破的結界擋了下來。

  沃爾頓在結界上頭往下觀賞,只見艾利諾不斷發動各種魔咒攻擊,而康納定點不動,看似沉穩,但肯定不輕鬆。

  葛蘿絲直罵艾利諾不知好歹,如此無賴,可另一方面卻又對艾利諾使出一招招狠毒的魔法招式感到驚奇,她從不知道原來格里芬家族還有這麼一個人能把黑魔法使得這麼好。

  艾利諾眼看遠程攻擊他是奈何不了康納,改採用近身戰,近距離的魔咒可突破康納的光明結界,他順利闖進康納的近身範圍,電光石火之間兩人已交手無數回。

  葛蘿絲緊張得握緊拳頭,揚起的塵土讓她看不清現場是什麼情況,她焦急地詢問眼力較好的兩兄長,「現在是什麼情況?」

  「他們動作太快,我也看不清楚。」

  「還有塵土擋住。」

  等到塵埃落定,艾利諾率先跳了開來,是他先靠近,又由他拉開距離。

  待他們能看清楚後,發現兩人還是毫髮無傷,可艾利諾與康納身上衣物都沾上土泥。接著,艾利諾開始吟唱召喚曲。

  葛蘿絲還想難道說艾利諾打算召喚死靈嗎?但召喚死靈就已經不是切磋的範疇了。她一度緊張,「得阻止他,要是召喚出死靈就糟了。」

  「不用擔心,那是召喚器具的吟唱曲。」鮑德安撫她的慌張,「我朋友屬性也是黑魔法,我聽他說過黑魔法的吟唱魔法分成兩種,一種是召喚器具,另一種是召喚死靈。一般就連通過考驗的黑暗魔法師都不一定能召喚死靈,妳窮緊張了。」

  「而且你看,那個艾利諾似乎快耗盡體力了。」

  葛蘿絲順著哥哥的手指方向望去,確實艾利諾召喚出一把墨黑透亮的平劍平面的劍看不出把手部位,艾利諾握著劍,腳步有些不穩,似乎是一把很沉重的劍。可就外表看來,平劍應該輕巧。

  艾利諾與康納隔了三步之遙,艾利諾對空劈下一刀,康納重新張開的結界瞬間瓦解。

  葛蘿絲倒抽口氣,沒想到劍有如此龐大威力,心裡又急了。

  「艾利諾!」康納突然大喊一聲。

  艾利諾猛地吐出一口血,瞬間昏厥過去,而他手中的劍也跟著消失。

  康納衝向前,看看艾利諾的傷勢。

  上頭的葛蘿絲看不下去了,衝下樓要去找他們。在走廊遇上橫抱著艾利諾的康納,葛蘿絲只擔心康納,正想問問他的情況,卻被康納打斷。

  「抱歉,今日招待多有不周,請多見諒。但我想我們需要休息,我會請使者送你們出去。謝謝你們今日蒞臨。」康納下達逐客令,語畢,帶著艾利諾準備越過他們。

  葛蘿絲不懂,明明艾利諾的態度如此不友善,爲什麼康納會對他這麼好,就算和他宣戰也還是處處讓著對方。

  鮑德拍拍妹妹的肩膀,帶她離開羅德尼宅邸,回去後,他還要告訴她趕緊放棄康納,這人千萬喜歡不得,從頭到尾心思根本沒放在他妹妹身上。

  艾利諾昏迷半天,在一陣冰涼的碰觸中醒來,他一睜眼對上的就是康納的視線。

  「氣消了沒有?」

  「我在哪?」

  「我房間。」

  艾利諾猛地坐起身,又一陣頭昏,重新倒下。

  「你太勉強自己召喚出那把劍,魔力被你完全耗盡,你實在太亂來了。」康納數落他一番。

  「我氣瘋了。」艾利諾單手遮臉,他現在想想也覺得自己做得有點過火。再怎麼說,他都不該召喚那把劍,他還不能從善自如地控制劍的力量。

  「我真的感到很抱歉。」康納向他道歉。

  「你真的感到很抱歉?可如果時間能夠重來,你還是會這麼做,對吧?」

  康納默認,維持片刻的沉默。

  「我恨你這樣做。」

  「我很抱歉。」

  康納輕吻艾利諾掩蓋自己臉面的手指,想要討好他一般,親吻他的每根手指,細吻不斷落下。艾利諾停頓許久都沒理會他,既不阻止,也不發話。

  艾利諾想著這個人如此優秀,是天嬌之子,他想要什麼就有什麼,他可以得到全天下的好處,但他會把這些好處全部都轉交給他。就像生命之泉,他可以毫無遺留地全數保留給他。

  「艾利諾,請原諒我。拜託,別不理我。」康納哀求,不喜歡他們之間這樣的沉默。

  「康納羅德尼,你真混球!」艾利諾咒罵著,其實還想踢他幾腳,揍他幾拳,但他身上一點力氣都沒有。看來耗盡魔力的後果比他想像的還要嚴重。

  「真可怕,我現在完全感覺不到力量。」艾利諾發現自己連握拳都有點勉強,他看著自己的手發愣。

  「沒事的,我請醫生過來看過,他說只要好好休息個幾天,多吃點東西就會自動恢復魔力。正好我父親與母親得在皇城待上一陣子,你就留在這裡別走了。」

  「我家那裡該怎麼交代?哼,再說,我們可不是這麼親暱的關係。你想留我,談何容易。」

  真是踩到痛處了,康納一臉苦相,「艾利諾我不懂,為什麼我們就得一直假裝針鋒相對或是裝不熟,難道我們就不能光明正大地成為好朋友?」

  「不能。」

  「爲什麼?」

  「因為你不知道你是用什麼目光在看我。如果我們不保持一點距離,我們的關係肯定很快就會被發現了,到時大人們會用各種方法迫使我們分開。最重要的是──」

  「最重要的是?」

  「我喜歡和你保持敵對的關係,我喜歡這樣的平等。你無需謙讓我,這會令我發瘋。你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康納覺得很無奈,攤上這位像是小惡魔一樣的人物,全是他自找的,令人又愛又恨的艾利諾。

  使者前來通知,墨爾先生在樓下準備接人回去。

  「讓他上樓來,抱我下去,我現在一點力氣都使不上來。」

  「你要讓他抱你!絕對不行!」沒得商量,康納一口拒絕。

  艾利諾特煩康納時而發作的小心眼,康納還藉機數落他跟女孩子太過親暱的事,尤其剛才和葛蘿絲又打又鬧的場景似乎特別刺激他。艾利諾掏掏耳朵,左耳進右耳出。

  總而言之,既不能讓墨爾上來扛他下樓,也不能讓康納抱他下去,最後折衷的辦法,由羅德尼家的使者揹著艾利諾走。

  「我的光明神,艾利諾你又怎麼了?」墨爾發現艾利諾不是自己走下來,而是被揹著走,大吃一驚,深怕艾利諾有個什麼三長兩短。

  「我和康納打了一架,現在是魔力盡失的狀態。我完全使不上力。」

  「打、打架?」

  「只是切磋。」康納糾正他的說法。

  「你這傢伙真是令人太不省心了。」墨爾向前,想從使者手中接過艾利諾。

  「讓使者送艾利諾出去吧。」康納提議,直盯著墨爾搭上艾利諾身體的那隻手,隱忍著拿開的慾望。

  「啊啊,那真是太好了。」墨爾果斷接受,連忙向康納道謝,帶領使者到他馬車停放的地方。

  康納也想送他們出門,卻被艾利諾拒絕了。

  「你就不用送了,免得外出著涼,又要怪罪到我的頭上。」艾利諾沒心沒肺地說話,毫無感激之意。

  「渾蛋!」墨爾一暴栗重敲艾利諾腦袋,「你這小子不感謝康納大度就算,說話還老是這麼不客氣。肚量這麼狹小,太丟我們格里芬家族的臉了!回頭我要跟你母親告狀!」

  「嘿!」艾利諾瞪他。

  「你要是不想事情傳入你母親耳裡,就跟康納道歉道謝。」

  「不用了,這沒什麼……」

  「康納你別放縱他,你越縱容他,他就越來越混球!艾利諾!你還不快道歉!」墨爾拿出家長風範,威逼艾利諾。

  艾利諾撇撇嘴,只好道歉,「我感到很抱歉。」

  「你感到很抱歉是因為──」墨爾還不肯放過他,要他繼續把道歉理由說完。

  「……因為我也不知道什麼原因。」艾利諾白眼。

  墨爾又要敲他,卻被康納猛地抓住,嚇了墨爾好大一跳。

  康納對著墨爾微微笑,「算了算了,也不是什麼大事。」

  「真的非常抱歉,這小子太混帳了。」墨爾頻頻向康納道歉。

  艾利諾實在受不了,乾脆趴在使者身上,裝睡算了。墨爾終於和康納道別,一路上都在數落艾利諾的不是。

  艾利諾聽得煩,耳朵都要生繭了。

  「艾利諾你到底有沒有在聽。」

  「聽見了。」

  「你真該收斂!虧康納一而再地容忍你,你真該感激他是這般心胸寬大的人。要換做是我,肯定想方設法弄死你這顆不受教的臭釘子!」墨爾忿道。

  艾利諾冷哼一聲,相當不以為然。不過他的驕傲維持不了多久,他忽然想起他可不能這樣直接回家,會讓他母親擔心,他還不想被母親知道他出去找人打架了。

  「墨爾,帶我回你家,我要去你家住個幾天。」

  「爲什麼?我拒絕。」墨爾立馬拒絕。

  「嘿!你也不想看我母親傷心難過,哭紅眼睛吧!」艾利諾就說,口氣依舊狂妄得很。

  「我當然不想看見伯母傷心。你這小子!你這是有求於人的態度嗎?至少得低聲下氣點!」墨爾有氣。

  可最後還是答應艾利諾的要求,將人接回主宅,再通知伯母人平安無事。

  「我聽伯母說你發了一頓脾氣後才離開家,你到底生氣什麼?還跑去找康納單挑。」墨爾來探探口風,一方面是自己好奇,一方面受伯母之託來開導開導他。

  「我青春期。」艾利諾使喚墨爾家的使者給自己一口一個餵著甜點。

  「就算是青春期,也該有個原因。聽說你把整個房間都給砸毀了,從沒見你這麼暴躁過。」

  「唉,青春期是有很多各式各樣的煩惱,像是忌妒別人過得比我好、地位比我高啦、或是女孩子都喜歡他不喜歡我啦、還有明明同年差不多時間接觸魔法課業,對方卻總是技高一籌什麼的。太令人鬱悶了。」艾利諾一一細數,雖然這些都不是他暴怒的理由。

  墨爾感覺自己背後中了好幾隻箭,好像該去找康納單挑的應該是他,而不是艾利諾才對。

  「就算如此,也不能就這樣找人麻煩。」

  「不找了。」艾利諾雙手舉起做投降姿勢,「我也打不過他。」

  「那當然!對方才剛得到光明魔法師的稱號,是能通過暗黑森林考驗的人。」

  嗤的一聲。這句話艾利諾聽了都煩。

  「我也要去挑戰暗黑森林,取得生命之泉。」艾利諾忿恨說道,「可惜我現在找不到人和我去接受考驗。」

  艾利諾看了墨爾一眼,暗示他快點表態。

  墨爾才沒那麼容易被慫恿,「不不不,別看我了,我還差得遠。艾利諾,你是真想去挑暗暗黑森林?」

  「真。」尤其知道康納把生命之泉全讓給他後,他更加得去一趟,得取生命之泉還給康納。

  「就算明白裡頭危機重重你還是堅持要去?康納他們一行六人,也只回來三人,就算如此,你還是要去。」

  「是。」艾利諾堅持。

  可艾利諾魔力盡失,全身無力躺在沙發上,一點說服力都沒有。

  「你連自己的力量都不懂得如何好好掌握,還妄想去挑戰暗黑森林,我光是想像那畫面,就覺得你肯定必死無疑。」墨爾搖頭,還是想勸退。

  「嘿!你別咒我死。我這是偶發事件。」

  「你想想,要不是康納寬宏大量,沒對你出狠招。不然在你魔法耗盡倒下之時,他只要隨便用一種攻擊魔法,你下場如何我都不敢想像。」

  艾利諾沉默,他知道墨爾說的是大實話,他在事後也後悔自己的莽撞。但因為對象是康納,他再怎麼無法無天,康納都會原諒他。

  「我知道你今天去找那名跟康納一塊進入暗黑森林的自由劍客,我猜是對方拒絕你的請求,你才會發這麼大脾氣。」墨爾直嘆,他這堂弟真是太小心眼了。

  艾利諾不想再解釋了,生著悶氣,吃著使者餵食的甜點。他得趕緊恢復力氣才行。

  而另一方面的康納,才剛送走艾利諾,不久又來了新的訪客,自由劍客卡特的拜訪,帶著一身酒氣,醉醺醺的連路都走不穩,感覺糟透了。

  康納卻不怎麼在意,大大方方請客人坐下。

  卡特才剛坐下,康納就念起咒文,淨化卡特一身。

  「嘿!小子!我好不容易才喝醉,你這不是白費了我的酒錢!」受到淨化的卡特大呼小叫,沒辦法,淨化後他的醉意全消失無蹤,不得不清醒過來。

  面對卡特的咒罵,康納只微笑。

  卡特罵完後,發現康納始終維持那副人畜無害的笑臉,他搔搔臉,安靜下來。

  「今天早上有個小少爺來找我進入暗黑森林,我拒絕了。有趣的是,小少爺聽見我說你把生命之泉全留給你最愛的人後,小少爺臉就垮了。」

  當時卡特過了許久才反應過來,直覺不妙,小少爺的反應跟一般正常人的反應太不一樣了。他才意識到那位小少爺可能就是康納的所愛之人。

  「原來消息就是你透露出去的。」

  卡特打了個冷顫,覺得可怕,「我不是故意的說溜嘴,所以說,我這不就是來自首的。誰會知道羅德尼家的大少爺心愛之人會是個男的,再說我當時已經有七分醉意。」

  康納沉默,雖然保持微笑,卻還是能感受到股隱隱的怒意。

  卡特覺得暗黑森林的魔物也沒有比此時的康納恐怖,康納絕對不是什麼宅心仁厚的好人,他城府可深了。不過康納若只是個好人,他卡特也不會想要追隨他,答應他進入那麼危險的暗黑森林。

  「看在你帶來不錯的消息份上,我能原諒你,但你得幫我辦一件事。當然,我會給付你相當的報酬。」

  「什麼事?」

  「艾利諾既然想進入暗黑森林,他肯定會到處找夥伴。我要你跟著艾利諾,去把那些答應他進入暗黑森林的人──」

  「暗殺?」

  「不,還沒到那地步。」康納一笑,「只是要你將那些人給勸退,只要誇大暗黑森林有多危險就好。讓他們死了這條心,日子久了,艾利諾應該也會收斂點。」

  聽他那口氣,必要時似乎真有可能將人給暗殺掉。

  卡特表示明白,隨後離開。他不敢多做停留,拒絕了康納一塊晚餐的提議。離開羅德尼城堡的時候,卡特就想,艾利諾那位小少爺還真可憐,怎麼會被康納這樣恐怖的人給喜歡上。

  康納要他做的事跟孤立艾利諾沒兩樣,卡特可以想像那種好不容易找到夥伴,結果對方又反悔,而且是一個接著一個拒絕他,那情況肯定很絕望。

  可憐的艾利諾,可怕的康納。

  艾利諾突然打了個大噴嚏,把口中的糕點全噴出來了。

  「艾利諾!你弄髒我家地毯了!」墨爾尖叫。他之所以這麼激動,因為這套地毯是他母親的最愛,要是髒了他母親會崩潰的。

  「快點擦乾淨!」艾利諾命令。

  「你還命令我!」

  「我說使者!不是你!笨蛋!」

  「你還罵我笨蛋!」

  這對話太蠢了,艾利諾忍不住笑了出來,墨爾本來也慌張,看見艾利諾笑,害他也笑了。使者聽話乖乖地清潔地毯。

  艾利諾在墨爾家靜養三天,三天後艾利諾又是生龍活虎的模樣,他對暗黑森林還沒放棄,四處尋找同伴和他一塊進入暗黑森林,卻處處碰壁。他不懂明明已經答應他的傭兵,隔天就拿著他的錢還給他說要退出。而這情況接二連三的發生,讓他完全找不到任何夥伴,他總覺得事有蹊蹺。

  「抱歉,我真的沒辦法……暗黑森林實在太危險了。」

  「我可以出更高的價錢!」

  「這和價錢沒關係,有錢沒命花也是白搭啊,小少爺。」

  艾利諾臉一沉,又被拒絕了,而且是同樣的模式,眼前圓胖的傭兵魔法師,昨天還跟他說笑只要有錢哪都能去,今天就來拒絕他。

  「說吧,你收了對方多少錢?」

  「咦──」對方露出被發現的臉色。

  原本只是試探性的發問,沒想到會得到這樣的反應,艾利諾都有些意外,臉色一凜,追問,「是誰指使你拒絕我?」

  「是……是自由劍客卡特。先聲明我可沒收他錢,他只是請我喝酒跟我聊聊而已。卡特在我們傭兵這一行裡算是數一數二的高手,連他都說這錢很難賺、賺不得,我們這些小輩當然更不敢冒險。小少爺,聽我的,放棄暗黑森林吧。想得到魔法師頭銜的方法多的事,別執著於暗黑森林。你記不記得羅德尼家少爺那行人,除了自由劍客卡特之外還有一名魔法師同行?」

  「我記得,他又怎麼了?」

  「他是傭兵裡最貪財的魔法師了,什麼樣的骯髒活他都敢接,可沒想到一出了暗黑森林,他老兄就決定金盆洗手不幹了!現在回鄉下老家,隱居起來了!我敢說短期間肯定沒有人敢在踏進暗黑森林一步。小少爺真不是我在說,你還是放棄吧。這世界上再也沒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事了。」對方勸他,然後走了。

  艾利諾感到很沮喪,挫敗地回家,有很長一段時間艾利諾沒再跟人提起暗黑森林的是,而人們也逐漸淡忘這件事。

  墨爾對情況發展非常滿意,他們一家上下都感謝光明神的保佑,讓艾利諾打消念頭,他甚至不敢在艾利諾提起任何跟暗黑森林有關的事。

  然而在這時候,有件大事發生了。

  隨著羅德尼夫婦的歸來,帶回一則非常不好的消息,一場奇怪的瘟疫開始流行,在全國各地頻頻爆發。國王召集所有相關人士前往各地災區,救助災民。醫療人員與各光明魔法師已經派出不少,而他們城鎮也該盡心盡力,首當其衝的就是才剛成為光明魔法師的康納。

  據說有很多投入賑災的人員自己也都感染了瘟疫,通常都是有去無回,能倖存下來的人很少。羅德尼家一度陷入濃雲慘霧之中,人們不勝唏噓,人算不如天算,這光明魔法師的頭銜不如不要的好。

  跟民眾抱持悲觀的態度比起,康納倒沒有那麼多顧慮,這是他該做的事,沒什麼好逃避,包袱款款做好出發的準備。軍隊前來迎接他去需要救助的城鎮,他連自己會被編排到哪都還不能確定。醫療人員的分配似乎很隨機,不是很有計畫性。

  康納的母親不斷向光明神祈禱,父親依舊一派嚴肅,扶持著自己的妻子,安撫她不會有事。

  「康納不會有事,他可是戰勝暗黑森林的人物,更何況還有生命之泉的保護。我們的孩子比任何人都還要強壯。」

  康納微笑,他當然不會告訴自己的父母,他把自己那份生命之泉留給了艾利諾,自己一滴都沒捨得喝。

  康納與家人道別後,加入軍隊行進的隊伍,他受到的待遇比其他人好些,至少他還有輛自己專用的馬車。

  康納最遺憾的是,一直到他出發前那一刻,艾利諾都沒有來送他一程。

  艾利諾還在生他的氣嗎?

  雖說人的心不是鐵打的,可在這一刻,他真怨忿艾利諾的鐵石心腸。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67-540d4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