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長的時間01 
漫長的時間01
  

  第一章

  羅德尼家族的康納通過暗黑森林的考驗得到光明魔法師的稱號,這消息傳回城鎮,讓魔法大家的羅德尼家族又添上一筆佳話。羅德尼家族感謝光明神的祝福,舉行七日宴慶祝康納歸來。

  艾利諾收到七日宴的邀請函,卻一直到第七天,也就是最後一天,才勉為其難地、在家人的催促下出席晚宴。他本來還不屑參加,一想到康納那討人厭的勝利嘴臉,他就一點興致都沒有了。

  聽說參加七日宴的女孩很多,可一想到那些女孩眼中大概只有剛鍍金鍍銀的康納,他就更加不想去了。

  艾利諾出身於格里芬家族,是城裡魔法第二大家,雖然不是家族的頭號接班人,但自身的條件也算不錯,能力也不差。然而他這樣的人,跟康納比起,還是遜色許多。更不用說,康納剛剛得到光明魔法師的稱號。

  他現在肯定光明得都快瞎了。艾利諾忿怨的詛咒。

  七日宴在羅德尼主屋大宅,來賓早已進場,艾利諾帶著心不甘情不願的情緒,通過大門警衛的審查,進入羅德尼家的城堡。裡頭的喧嘩與音樂隨風飄進他的耳朵,眾人的嘻笑聲歡騰。

  在使者的帶領下,艾利諾進入主宅,裡頭的聲音比外頭更清晰,室內音樂師演奏著優雅的樂曲,人們交頭接耳地討論,在大廳中央領舞的正是宴會的主角康納,與他們城鎮裡最美的女孩葛蘿絲。葛蘿斯目中直盯著康納,時而露出嬌羞的模樣。康納風度翩翩,對著女孩微微一笑,就這麼一瞬間,輕易地將人心給奪走了。

  兩人郎才女貌,相襯得很。眾人議論紛紛,皆是看好這對金童玉女,就是可惜其它女孩沒機會了。

  艾利諾照到餐桌,給自己盛了食物來吃,兩眼在會場尋找熟人。

  他記得他家格里芬家族的接班人墨爾也來了,或許就淹沒在人群之中,他四下尋找的應該是不容忽視的大塊頭。終於在一個小角落發現墨爾的身影。

  艾利諾端著食盤走到墨爾面前,和墨爾打聲招呼,「嗨!」

  「嘿……你也來啦。」墨爾顯得有氣無力,伸手就把艾利諾盤中的雞腿劫走。

  艾利諾一皺眉,乾脆把整個食盤交給墨爾。他不喜歡自己的東西被別人動過。既然被動過,他寧願送給對方,再說食盤他再去拿就有。

  「你怎不去跳舞?」

  「你沒看見那些女孩的模樣嗎?」墨爾指了指不遠處,女孩子們聚集在一起望著舞池的方向。他說,「她們都被剛出爐的光明魔法師給矇蔽雙眼了,根本看不見其他人。」

  艾利諾早有預料女孩們的反應,哼笑幾聲,又說,「你也給自己弄一個魔法師的稱號,這樣女孩子們就會把目光轉向你了。」

  「我還不夠格。」墨爾很有自知之名,雖然他和康納同年,但康納能力確實在他之上,技不如人,只能觀望。他當然也有打算挑戰暗黑森林的考驗,但得等到他能力更純熟一點。

  「我倒是很想挑戰看看。」

  「你?你就算通過暗黑森林的考驗,頂多也只是得到黑暗魔法師的稱號。你這能力只有在軍隊吃香,女孩子只會覺得你的能力陰沉可怕,反而會把女孩子嚇跑。」墨爾搖頭,又問說,「還是說你只是不甘心被康納搶先一步得到稱號?你到現在還把康納當假想敵啊?」

  「不行嗎?」艾利諾反問。

  「得了吧你。你看對方根本沒把你放在眼底。」墨爾直搖頭。

  「這才是他最氣人的地方。」艾利諾咬牙切齒說著。

  「兄弟,雖然我們是同家族的,人真是生而不平等。你和他的差距實在大太,你老是把他當做假想敵,對你自己可沒好處。家裡人也常說了,羅德尼家族雖然和我們是勁敵,但還是得維持一定程度的友好關係。瞧瞧我們,不就是被家人給逼著來參加七日宴。我還被強迫參加了整整七天!你倒好了,只來這最後一天就好。」墨爾抱怨。他已經連續七天邀請女孩被拒,只能在遠處看著女孩們癡癡望著康納,他都覺得自己比傻瓜還要像傻瓜。

  艾利諾毫不同情墨爾,還笑話他,「你明明能用捏造一個土偶,再施以魔法變出自己的替身,讓使者代替你過來參加舞會。別跟我說你沒想到這點。」

  「咦──我還真沒想到這點。」墨爾一愣,但很快反駁,「可這樣大型的宴用使用使者會被發現吧?」

  「才不會。都說是大型宴會了,你又不是主角,誰還在意你是不是本尊。」艾利諾反駁他。艾利諾不打算再繼續跟墨爾討論替身的事,又回去餐桌,給自己重新夾幾樣食物來吃。

  悠揚的樂曲結束,重新接上的是歡快的舞曲,眾人紛紛加入跳舞的行列,熱熱鬧鬧跳著群舞。

  艾利諾飽足一頓後,終於捨得離開餐桌。他再度望像墨爾的方向,發現對方已經加入舞群之中,跳著輕巧的舞步,對著他的每一個女伴傻笑。

  這副傻樣還妄想能釣到女孩子,實在是太沒自覺了。墨爾要是能正經一點,或許還能吸引倒女孩子的目光,但墨爾就是愛笑,一笑就露出挫樣。沒有女孩會喜歡憨傻大塊頭,只有女人才會喜歡。

  墨爾要是想受歡迎,大概得等到十年後,或是更久。墨爾或許能力外貌各方面都不及康納,但墨爾是很腳踏實地的人。女孩子總會明白墨爾的好,只是需要時間來證明而已。艾利諾覺得墨爾作為接班人,再合適不過,他很支持墨爾,也很贊同家族的決定。

  他並不像外界認為那般,覺得他一定會忌妒墨爾,相反的他和墨爾的感情向來不錯。至少墨爾剛才不吭一聲就拿走他的雞腿,他也沒生氣的意思。他才沒那麼小心眼。

  樂曲一首接著一首,終於在歡快的曲子中停歇,整點的大鐘敲響,羅德尼家主出來說幾句話。羅德尼家主向眾人宣揚自家最年輕的光明魔法師,就像在展示一件華麗的裝飾品那樣。康納站在父親身旁,對著眾人一概微笑。

  如此意氣風發的少年。

  艾利諾仰望著站在台上的兩人,不一會就移開視線,他寧願低下頭看看自己穿幾號鞋,也不想再用仰望的視角去看他的對手。

  他得承認這一刻他內心是有點灰暗。

  「來吧,康納,向眾人展示你的魔法。」羅德尼家主做出請的動作,喊著下人把燈火給熄滅,僅留下最後弱小的光芒。

  康納點頭,按照家族慣例,在眾人面前展示自己的力量,在室內施放花火般絢爛的光明魔法,七彩煙花流轉,浮華又誇張的華麗火花,在歡呼聲中大綻異彩。

  在人們目不轉睛之際,艾利諾悄悄離開大廳。

  學習像煙花這般虛無的魔法,就只有閒人才能如此浪費才能,羅德尼家族就是過得太好了,不愧是貴族中的貴族。艾利諾嗤之以鼻,一點也不欣賞那絢爛的法術。

  艾利諾正想著,他應該趁這時候離開,反正他人有到場,反正他面子也沒這麼大。他不過就是個小毛頭,又不是什麼大人物,也不是接班人,更不用提他的屬性是與光明信仰對立的暗黑魔法。

  「艾利諾!」

  艾利諾聽見有人喊他,進而停下腳步,他回頭,是一隻小鳥使者再說話。小鳥透著淡淡的光芒,在他頭頂盤旋,直喊著艾利諾的名字。

  艾利諾認出小鳥使者的主人,伸出手,讓小鳥落下。鳥兒飛落抓緊了艾利諾的手指,還是喊著他的名字。

  艾利諾聽得煩,皺眉,命令它閉嘴。

  小鳥立刻安靜下來,用楚楚可憐的眼神凝望著他,彎下頭,蹭蹭他的手指,向他撒嬌似的。

  「艾利諾別走。」小鳥使者說話,終於傳達訊息。

  艾利諾撇撇嘴,不想搭理它,粗暴地將它往上拋,然後繼續前行,打算離開城堡。小鳥使者在他身邊飛舞,拚命喊著,「艾利諾別走!別走艾利諾!艾利諾!艾利諾!」

  那哀求聲太淒厲了,引來遠方警衛的注目。其中一名還朝著他走來了。

  「閉嘴。」艾利諾瞪向小鳥使者,這使者跟主人如出一轍,盡纏著他不放。其實要讓小鳥閉嘴有最快的辦法,只要用它的黑魔法攻擊一下,這種低等的使者很快就會恢復原狀。

  「請問需要幫忙嗎?」警衛來到艾利諾面前,也認出使者的主人,「啊──這不是……」

  「艾利諾別走,艾利諾別走!」小鳥死命喊著。

  小鳥使者終於聲嘶力竭,耗盡魔力,變回原本的形狀,書籤從空中飄落下來。艾利諾出手接下,書籤上就寫著一行字,『艾利諾別走』。

  艾利諾抬頭與警衛的視線對上,他心裡明白既然小鳥使者被警衛看到,那麼自己也走不了。他勉強擠出笑容,對警衛一笑,接著轉過身,走回頭。

  艾利諾回到大廳,煙花表演已經結束,悠揚的舞曲再度響起,人們又開始跳舞交談。

  「我剛看你出去,還以為你要回去了。」墨爾走到他身邊,發現他出去又回來。

  「我本來是這麼打算。」艾利諾回答,又說,「怎麼你沒注意煙花,反而注意我?」

  「連續七天的花火,我都審美疲乏了。雖然說每次都有點新花樣,但我真不特別喜歡那誇大又浮華的表演。太空虛了。」墨爾不屑,「我看你回去,還打算跟在你後頭一起走呢!」

  艾利諾被墨爾的說法逗樂,笑說,「看來我們英雄所見略同。我也不怎麼喜歡那些花火表演。」

  「那還真是抱歉,下次我會準備不那麼誇大又浮華的空虛表演。」康納的聲音響起,毫無預警地加入他們。

  「呃……康納──」墨爾一臉尷尬。

  「兩位好。」康納對著他們微笑,對墨爾的話也不生氣,顯得落落大方。

  「……你好。」墨爾不自然地回應他的招呼,並向他恭喜,「恭喜你通過暗黑森林的考驗。」

  「恭喜。」艾利諾也祝賀他。他和尷尬的墨爾比起表現得自然許多,他甚至不覺得被康納聽見他們說他壞話有什麼不對。

  康納聽見他們祝賀他,不好意思地乾笑幾聲,又問他們,「今晚玩得還開心嗎?」

  「開心怎麼不開心!我玩得開心極了,食物好吃,又和女孩子跳了群舞,該做的都做了,我太開心了。對吧,艾利諾?」墨爾附和,卻不怎麼真誠。墨爾看了艾利諾一眼,讓他幫忙接話。

  艾利諾就看他一臉沒出息的樣子,他還想明明墨爾也是家族接班人,怎麼在康納面前就是有種下對上的感覺。墨爾如此討好對方,讓他十分不爽。

  艾利諾就說,「是還行,不過我還沒跟女孩子跳舞呢。」

  「是是,是呢!艾利諾盡找吃東西,都忘了跟女孩子跳舞了!你快去,敢再下一次群舞時候混進去,總能找到一兩個舞伴!」墨爾提議。

  艾利諾應聲要動,康納卻拉住他。

  艾利諾低頭看著抓住自己手臂的手,眉一挑,挑釁地望向康納。

  墨爾還沒能反應過來。

  只見康納燦爛一笑,對他們說話,「先別走,我正想跟你們分享我在暗黑森林裡頭發生的事。」

  「真的嗎!我們想聽,是吧,艾利諾?」墨爾應和,還不忘拉上艾利諾。

  艾利諾面無表情地瞄他一眼。

  「呃,難道不是嗎?你剛才還跟我說想挑戰暗黑森林的考驗。」

  「喔?你也想挑戰暗黑森林的考驗?」康納笑問他,明明就聽見墨爾的說辭,還是再次跟艾利諾確認。

  艾利諾看著康納臉上還是笑著,卻總覺得有些陰冷。

  「我確實想挑戰暗黑森林,墨爾說的沒錯,我應該聽聽通過考驗的人分享經驗,或許對我有所幫助。」艾利諾點點頭,決定留下來。他感覺手臂上康納的那隻手用力一抓,隨後放開。

  「這裡不太好談話,我帶你們到會客室去。」康納做了個請的動作,帶領他們上樓到裡頭的房間去。

  移動時候,墨爾對艾利諾說道,「康納似乎只邀請我們,我們真榮幸!」

  「是啊,真榮幸。我都不知道原來你跟康納感情這麼好,我算是沾光了。」艾利諾把榮幸都歸給墨爾。

  「說真的我也不清楚。」墨爾搔搔頭,一臉困惑,「其實我們平時不怎麼交流。你也知道,在我們這一群同年齡當中,康納特別成熟,不怎麼跟我們玩的。而我們家族又是勁敵的關係。」

  艾利諾也在他們同年齡之中,他也不怎麼跟墨爾他們那群玩,他忍不住反駁,「我不是也不跟你們玩嗎?怎麼你不覺得我成熟?」

  「你呀,傲得跟什麼似的,跟康納那種成熟比起,你就只是孤僻而已,一點也不成熟大度。你跟人多學著點吧!」墨爾最後還勸起他來。

  「怎麼背著我說悄悄話?說了些什麼呢?」康納回頭,發現那兩人小聲交頭接耳,也想加入他們。

  「我讓艾利諾別那麼孤僻自閉,要他跟你多學著點。」墨爾回答。

  「我覺得他這樣挺好的。」康納卻說。

  「瞧瞧,康納人多好,」墨爾轉過頭,看看艾利諾,想看他自行慚愧的模樣。

  對於墨爾的調侃,艾利諾是不痛不癢,毫無感覺。

  艾利諾甚至對康納要求,「會客室有東西吃嗎?我想吃點茶點之類的食物。」

  「艾利諾!你真該客氣點!你剛剛不是吃了很多東西了嗎?」墨爾驚訝,他明明看見艾利諾幾乎吃完整隻雞,還夾了特別多的餐點,怎麼才過一會時間,他又喊著要吃東西了。

  康納直笑,派家裡的人形使者幫忙準備點心,自己則親自為兩位泡茶。

  「我的光明神,怎麼好意思讓你為我們泡茶!」墨爾受寵若驚,誠惶誠恐。

  「我的茶要濃點。」相較墨爾的反應,艾利諾顯得沒心沒肺,還擅自要求他的茶得濃點。

  「好的。」康納應答一聲。

  墨爾看不過去了,扯著艾利諾的手臂,壓低音量罵道,「艾利諾!你得客氣點!怎會有客人要求主人泡出來的茶味道濃淡?就算端出來是難喝的茶你也得喝下!」

  康納苦笑,「我當然不會用難喝的茶來招待客人。來,這是茶與糖。」

  「謝謝!謝謝!這傢伙太沒禮貌,我得教教他。」

  「你又不是我兄長。再說,我們三個可是同年紀!」

  「雖然同年紀,可我大上你幾個月!」墨爾理由生硬。

  「按照你說法,康納還比我小一個月,那麼我是不是也可以用小弟的標準來對待他?」艾利諾反駁。

  「你!」墨爾被堵得沒話說了,他說不過伶牙俐齒的艾利諾,特別是在他心情不好的時候。難道是沒順利跟女孩子跳舞,所以在鬧彆扭了?墨爾連忙跟康納道歉,艾利諾的態度太差,簡直是家醜。

  「沒事,我沒放在心上。」康納表現大度,讓他也別這麼介意。

  「不是要說暗黑森林的事?你現在可以開始了。」艾利諾提醒康納。

  如此態度引來墨爾的不滿,可艾利諾隨心所欲慣了,還真不是他能控制的人物,只能任由他用如此惡劣的態度對待康納。他就希望艾利諾別再說話,每句話都帶刺一般,扎得他都想喊痛了。

  「或許你們已經聽說過一些傳聞,讓我想想從哪裡開始說起的好。」康納開了頭,一臉苦惱模樣。

  「就從準備出發的時候開始說吧。聽說你這次秘密進行遠征的事,親朋好友一個都沒有告知,也沒有尋求幫助。自己一個人私底下招募隊伍,秘密出發。」

  康納露出苦笑,「是的,確實如此。」

  墨爾看著康納的苦笑,奇怪的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康納的笑似乎帶著歉意。

  「我私底下招募了傭兵集團的人,雇用他們和我一起進入暗黑森林。出發前沒通知任何人,只是怕家人過度的關心會令我失去挑戰暗黑森林的機會。而我最怕的是,我重要的人要是得知消息,肯定會想跟我一塊去接受暗黑森林的考驗。這是我最不願意見到的事。」

  「最重要的人?喔喔──」墨爾對他曖昧一笑,「是哪家的姑娘,居然這麼神秘,她今天也到場了嗎?是與你共舞的葛蘿絲嗎?」

  「那個人今天確實到場了。不過不是葛蘿絲。」康納說話同時,望向艾利諾,又移開視線。

  墨爾雖然好奇,但有不好追問下去,而康納似乎也沒有公開的意思。

  康納繼續敘述他的旅程。

  「我招募到的隊員裡有三名劍客、兩名魔法師,其中兩對劍客與魔法師是同屬性的組合,他們四位以前就是合作搭檔,另外還有一名自由屬性劍客與我搭檔。對方與任何屬性的魔法師都能配合,是相當難得的劍客。我們一行人一共六人,進入暗黑森林前,先訂定契約,勉得他們誰在中途反悔。我們一早就出發,可一進入暗黑森林,感覺似乎瞬間就到黑夜。樹林交錯密佈一點光線都透不進來,森林裡的魔物嚎叫著,我真難形容當時詭異的感覺。」

  「你們與魔物戰鬥了嗎?」墨爾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戰鬥的部分。

  「是的。當時森林裡頭太黑,連路都看不見,所以我燃起光輝,而魔物受到光線的刺激,紛紛湊了過來。那真是兩難的局面。若是不使用光,我們什麼都看不見,得摸黑行走,但若是我們點起燈光,魔物又會受到光線的吸引。是的,我們與那些魔物展開戰鬥,然而不斷有魔物湊了過來,我們陷入苦戰。」

  艾利諾突然想起,和康納回來的人似乎只有一名魔法師與一名劍客。

  「這場激戰一直持續到自由劍客與我在空中砸出一個大洞,讓陽光照盡森林,長年屬於黑暗的魔物無法直接站在大太陽底下,魔物接觸到陽光才紛紛逃開。但我們休息時間非常短暫,暗黑森林裡連樹木都是妖魅,像是要排斥陽光一般,我們所砸出的空洞很快被新生找的樹葉樹枝重新覆蓋。而在那場混戰當中,一名劍客犧牲了。」

  康納停頓一會,喝口茶,哀悼犧牲劍客一般。

  墨爾跟著喝口茶,心情也是沉重。艾利諾表面上不為所動,卻是握緊拳頭。

  「我們想了一個聲東擊西的方法,先做個大光球砸向別處,而我們用微弱的光前行,這方法確實引開大部份的魔物,有一段路程可用暢行無阻來形容。但隨著我們深入森林,遇到阻礙越來越多。我們被困在由樹林組成的迷宮長達四天之久,食物都快耗盡,而暗黑森林裡的任何生物都有毒,其中一名魔法師餓得忍不住偷吃下森林裡的菇菌,因而中毒犧牲了。」

  「作為魔法師他不知道暗黑森林裡的生物都有毒嗎?」墨爾不懂,這應該是所有魔法師、所有人都應該知道的常識才對。

  「或許他是知道的,只是被森林給迷惑了。」艾利諾提出合理解釋。

  「我得承認一件事,在暗黑森林裡會逐漸喪失常識與方向感,我在裡頭經常忘記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而進入森林,忘了自己的使命。」康納坦承。

  「你到底是為了什麼而進入森林?」艾利諾順著他的話,用質問的口氣詢問他。

  「這還用說嗎!當然是要得到光明魔法師的稱號!」墨爾幫康納回答,他懂得一個稱號對魔法師來說是多麼的重要。就算知道暗黑森林如此危險,他也依舊嚮往能通過考驗,得到一個稱號。

  康納望著艾利諾微微笑,既不否認也不承認。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64-8585740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