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與白03 
黑與白03
  第三章

  小黑開始監視模式,遠觀著小白,彼此保持一定距離,好似很近,其實很遠。不論小白如何楚楚可憐,都不會進一步的靠近。僅僅一路尾隨,待到傍晚便出聲嘶吼警告小白趕緊回去洞穴。

  一天,小白照舊巡視佈置的陷阱,抓到出乎意料之外的獵物,一隻母山雞,還有產下的兩顆蛋。

  陷阱將母雞的腳卡死,母雞急躁不已,腳上已經血跡斑斑,幾乎快被扯斷,因為大動作的掙扎,還將其中一顆蛋給打破了。

  小白撿起另一顆岌岌可危的蛋,滿是困擾的看著劇烈掙扎的母山雞,明明已是傷痕累累卻還能逞凶鬥狠,見人就啄攻擊小白。

  小白為了撿蛋,差點就被母雞碰到,嚇了好大一跳。

  「這麼兇我是該怎麼帶回去──」小白喃喃自語,拿母雞沒輒,索性放棄,轉了個身就要離去。

  母雞慘叫聲在背後響起,小白愣了一會,回頭看,黑貓咬斷母雞脖子,母山雞就這麼死了。

  小黑緩緩放開母雞脖子,退了好幾步,坐了下,靜靜地望著小白。

  小白走回母雞面前,低頭盯著母雞源源不斷流出血液的頸子,有瞬間感到十分疑惑,他並沒有特別想要殺掉母雞,但確實覺得母雞要死不活的樣子很棘手。

  一轉眼間,大貓就解決了他的困擾,卻還是不肯接近他,只是遠遠觀望。

  大貓到底要不要跟他合好,他都被搞糊塗了。

  不過雞肉很好吃,所以抓起正再死去而軟下的母雞屍體,帶回洞穴處理。

  小白將烤好的雞肉大部分都丟給留在洞穴外頭不肯進來的大貓,自己只留了雞腿來吃,低著頭戰戰兢兢地偷看大貓,心裡很徬徨,不知道大貓還肯不肯接受他經手的食物。

  他突然想起,一次,村落裡的其他小孩用嫌棄的語氣,指著他說,「嗚!小心!他碰過的東西搞不好有毒!」

  正當他胡思亂想的時候,大貓鼻子湊向雞肉,聞了聞,最後吃了。

  吃了!

  小白感動,差點哭了出來,埋頭吃肉,掩飾自己的心情,嘴角難以控制的上揚。真不知道這是什麼感受,讓他又想哭又想笑的。

  這隻雞腿特別香噴噴呢!

  凌晨時分,小白被外頭的聲響吵醒。

  有個類似呢喃的聲音,不斷反覆重複,乎近乎遠。

  『小白、小白──』

  小白悠悠轉醒,恍神半天,才反應過來,有人在呼喚他!第一時間反應,肯定是大貓在呼喚他!思及,喜出望外,猛地轉頭,往外頭探看,卻連個影都沒有。林野起了霧,視線不清不楚。

  他想,或許大貓在更外頭的地方。

  『小白、小白──』

  呼喚聲始終未停,小白爬起身,往外頭走,找尋聲音的方向,手擱在耳朵之後,想聽得更仔細。

  『小白、小白──』

  大貓的聲音比印象中還要沙啞許多,奇怪的是,明明是大貓卻令他毛骨悚然。他已走出洞外,站在濃霧之中,週遭模糊起來。

  「大貓?」

  小白對空大喊,試圖回應大貓的呼喊。

  『小白、小白──』

  但大貓卻像聽不見似地,只是單調的反覆他的名字。

  顯得更加恐怖。

  「大貓,你在哪?快出來啊!別嚇我──」小白徬徨地想找出聲音的方向,但濃霧矇矓,瞬間方向感全失,恐慌的站在原地,連動都不敢動了。

  『小白、小白──』

  聲音靠近了一點。

  『小白、小白──』

  又靠近了一點。

  『小白、小白──』

  小白嚇得直發抖,雙腳一軟,單膝跪了下來。

  他好害怕。

  『小白。』

  最後一句小白,聲音就靠在他的耳邊,他能感受到一股熱氣,以及空氣裡濃重的血腥味。

  小白全身戰慄,全身抖個不停。他終於發現,呼喚他的根本不是大貓。僵硬地轉過頭,望向對方,活生生的老虎與他四目相接,老虎嘴邊的毛沾染上鮮紅色的血,觸目驚心。

  老虎猛地張開大口,銳利的白牙就要咬斷小白的頭。

  電光石火之間,小白被突如其來的力量給推倒,小白驚恐久久無法動彈,直到血液一滴兩滴落在他臉上才反應過來。

  眼前救他的,不就是大貓嗎!

  小黑跨站在小白身軀之間,將他完整護著,面目猙獰與老虎威逼相向。

  「大貓!」小白聲音哽咽,呼喚一聲。

  那瞬間小白整顆心定了下來,明明他們仍處於險境之中,小白才注意到,小黑身上不僅傷痕累累,體型也跟平時不大一樣,似乎更大了點。

  『黑貓,別來阻礙我!』老虎開口說話。

  小白瞪大眼,沒想到襲擊他的老虎竟然也是妖怪!和大貓一樣能說話!是啊,他就是被老虎的呼喚給引到外頭來。

  小白震驚地看著老虎與大貓兩兩對峙,老虎實在兇殘,他開始擔心情勢對他們不利,伸手摸上大貓的腳。

  『小白,回洞裡去。』大貓終於肯和他說話了,卻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他不准走。』老虎稍微靠近一步,圍在大貓的身邊繞,伺機而動,尋找能下手的地方。

  大貓全神警戒,就連落在地上的尾巴都在探測與老虎的距離。野獸間的低鳴頻頻響起,小白感受到氣氛的緊繃,一觸擊發。

  老虎觀察許久,對他們吼了幾聲,撲殺過來,黑貓立刻與之對抗,雙方扭打成一團。

  『快逃!』小黑吼了一聲,要小白先逃。

  但小白動不了,他無法移開腳步,他擔心大貓的情況。

  『還不快走!』小黑分神,一掌拍擊小白,逼他快逃,卻也因此被老虎咬傷,老虎死死咬住它的脖子。

  小黑慘叫一聲。小白覺得自己的心臟好像要停止一般,顧不得三七二十一,憤而撲向老虎,猛地拍擊老虎的背。

  對老虎而言,小白的攻擊根本不痛不癢。

  『小白!』小黑怒吼,從脖子湧出大量鮮血,老虎真有可能會咬斷他的脖子,但他更恐懼小白有勇無謀的自殺舉動。

  『快逃!』

  「不要!」小白急得哭了,整個人貼到老虎身上,抓住老虎的皮,也試著撕咬老虎。

  『哈哈哈哈!』老虎咬著黑貓發出悶笑,笑小白的愚蠢。

  老虎放開黑貓,用力搖頭擺尾,將背後的小白甩到地上,轉身就要撲殺過去。千鈞一髮之際,黑貓咬住老虎的腳,絆住他的飛撲的動作。

  老虎隨時都可能追上來,小白退了一步,突然明白過來,老虎的目標至始至終只有他而已。要是他離開,老虎就不會去招惹大貓。趕緊轉身就跑,將他引開。

  小黑看到小白往樹林裡跑,幾乎氣炸,就叫那個傻蛋回洞裡去,怎麼這麼不聽話!

  小白一路狂奔,在他所熟悉的林野,在前方不遠處有個他裝設的大石頭陷阱,他得把老虎引到那個地方去。

  在距離陷阱五步距離,他回頭看,老虎沒來,他站在原地等著,莫名地恐慌起來。大貓會千方百計絆住老虎,小白無緣由的肯定,只希望大貓別出事情。

  當時的樹林靜了下來,連風都沒有,小白凝著一口氣,連屁都不敢放,瞬間風吹草動,老虎從前方竄了出來,對他張嘴獅吼。

  大貓緊跟著老虎後頭,雙方追逐,如狂風掃過。

  小白拔腿就跑,刻意踩眼前的大陷阱,他挖了數十天的大洞,老虎剎不住,猛地撲來,與小白一同墜下。小白並沒有真的掉入洞中,他抓住了洞穴旁的繩索,他當時挖完大洞,就是靠這繩索爬上來。

  拉住繩索,撐住不掉進洞穴裡,小白這時才發現自己右肩受了傷,大概是剛被老虎甩出去時給撞的,痛得他整個身體都在發抖。

  他不知道自己能爬不爬得上去,甚至覺得他撐不了多久,遲早掉下洞裡。

  老虎在洞裡猛跳,張牙舞爪,幾度揮到小白的腳踝。

  「嗚──」小白悲鳴,他的腳被銳利的虎爪抓傷流了不少血,差點鬆手掉入洞裡。

  小黑往洞裡探看,眼看小白就要撐不住了。繩索就綁在樹上,小黑咬住繩索,試圖將人拉上來。

  小白感受繩索的拉扯,抬頭看到黑貓的尾巴,對那方的黑貓喊道,「大貓──」

  有氣無力的聲音,在老虎不甘心的吼叫聲下,顯得絕望。

  「大貓,快把石頭推下來!」小白催促著,眼淚直掉,頻頻往下滑落,他快撐不住自己了。

  小黑知道小白快不行了,急著探頭,冒險接近洞旁的小白,洞穴邊緣非常陡峭,稍有不慎便會跌落下去。

  小白抬頭發現大貓要下來找他,趕緊搖頭,阻止它,「不行!不要過來!」

  「大貓──!」

  小黑完全不理會,一股腦往前,腳下的土紛紛落下,他與小白已是非常接近。

  老虎時不時地往上跳,小白身體一震一震,腳下被老虎抓得鮮血淋漓,空氣裡充滿小白血裡才有的濃厚香甜氣味。

  「別管我了──」小白頭靠在繩索附近,他真的撐不下去了,又滑落了一點。他的手大概是磨破皮了,全身上下沒有依處不感到疼痛,失血過多讓他頭昏腦脹得很。

  他真的不行了,手一鬆,就要往下墜落。

  小黑情急之下,張口就咬住了小白右肩,被小白拖著往下掉了幾步,立馬撐住,掉頭將小白叼回上頭。

  「嗚!」小白發出悲鳴,尖銳的劇痛。

  小黑掉頭,放著小白不管,將一旁的巨石推到洞裡,咚的一聲,巨石將洞穴填滿。

  小白偏著頭,看著填滿的洞口,又想笑又得喘氣,嗆了一口。

  小黑轉過頭來,來到小白面前,看著小白血跡斑斑的慘狀,腳踝與肩膀上都是血肉模糊,慘不忍睹。

  它該怎麼辦。

  小黑跨站在小白面前,彎下身體舔著小白的傷。

  「太好了,老虎死了。大貓,我死而無憾了──」小白倒是看得開,任由大貓在他身上舔傷,只是大貓的舉動有些奇怪,有時舔有時咬的,疼痛不減反增。

  「大貓、大貓,你餓了嗎?你想吃掉我嗎?」小白詢問。

  小黑愣住,緩過神來,放開嘴裡咬著的肉,又繼續動作,小心翼翼舔著小白的傷口。它想要小白好起來,但小白血裡的香甜氣味,又讓他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沒關係,反正我要死了。你就把我吃了吧!」

  小白望著小黑的眼神中,沒有害怕的情緒,倒是笑彎著眼睛,「如果是大貓的話,沒關係的。我實在喜歡你。」

  小白告白般的言語,卻讓小黑覺得心酸。

  「好不容易你肯理我,還叫了我的名字呢!」小白開心,笑得有氣無力,嘆了口氣,又說,「喏,大貓,我把身體都給你,你能不能再跟我說說話?──喊我的名字也行,就兩個字吶?」

  不准死!

  小黑猛舔傷口,拚命克制自己撲咬的欲望。

  不要死!

  小白有點失望了,大貓始終沒再跟他說話,他已經撐不住,意識模模糊糊。他覺得很遺憾,大貓就在他面前,他卻連伸手擁抱它的力氣都沒有。

  「大貓──」好不甘心。

  『別吵!』小黑不耐,總算開口。

  小白甜甜一笑,徹底昏迷過去。失去意識前,他心想著,果然呢,大貓的聲音比老虎好聽多了。

  如果死亡就是這麼一回事,好像也不怎麼可怕。

  至少──他並不孤單。

  ***

  好臭!

  小白沉睡三天,被一股腐臭的血味給薰醒,一睜開眼看到的是面目猙獰的老虎怒顏,有瞬間小白還以為被他害死的老虎來找他算帳了,居然追到地府來,做鬼也不放過他。許久,回過神,發現原來自己沒死,還好好活著,好手好腳,還有呼吸心跳,而壓在他身上的不過只是張虎皮而已。

  小白嫌虎皮既沉重又臭,扯掉身上的虎皮,外頭的冷度突然襲來,冷得他直打噴嚏,又把虎皮給披上。躲在毛皮之下,保暖求生。

  此時小黑正好回到小白的洞穴,嘴裡叼著結滿果實的樹枝,樹枝上頭推滿凝霜。

  「大貓!」小白驚喜,眼睛一亮,直盯著大貓瞧。

  小黑將樹枝放到小白面前,開口說話,『吃。』

  「這是要給我的嗎!?」小白太驚訝了,大貓不僅跟他說話,還帶回它向來不屑吃的果實。

  小黑還是那句,『吃。』

  所以小白就乖乖地拿起樹枝,摘下上頭的小果實來吃,又酸又甜的好滋味。

  還活著真是太好了!小白嘴裡吃著果實,又想哭,發出奇怪的哽咽聲音。

  小黑跳上小白身上,用頭蹭著他的身體,確認傷勢已經好得差不多了,開始每天反覆的作業,將小白身上的傷疤一一舔過。

  「哈哈,好癢,哈!」小白扭捏,在小黑身下亂動,因為還在吃東西的關係,還嗆了好幾口,大口大口喘氣。

  小黑舔舐的動作越來越大,小白漸漸覺得有點詭異。

  「大貓──?」小白發癢,縮著脖子,滿是疑惑看它,又想起當時的情況,就問,「大貓,你怎麼沒把我吃掉?是不是因為我不好吃?」

  小黑動作停滯,又繼續動作。

  小白很想知道答案吶,好奇的目光盯著大貓看。

  小黑被看得煩,一掌肉球拍上小白眼睛,不給看。

  『我現在就吃。』所以別吵,別管我做什麼!

  小白有點害怕,他很怕痛,非常非常怕痛,嚇得不敢面對大貓,不想看見大貓對他張口的畫面。

  想像中應該會有的刺痛並沒有發生,大貓只是不斷舔著自己的身體,小白等得心慌慌,睜開眼,偷看一下。

  正巧對上大貓不安好意的微笑,小白愣了一會。大貓繼續舔著,不斷往下。

  小黑掀起小白身上單薄的衣物,讓他的赤裸地呈現面前。

  小白滿臉疑惑看著大貓開始往很不對勁的地方猛舔。

  「大貓──?」小白推拒大貓的頭,身體難耐的扭動,「討厭、感覺好奇怪!」

  小黑不予理會,帶有點惡作劇性質地逗弄著小白,看他難以忍耐,扭動掙扎,讓他這幾天累積的擔心怨氣,一掃而空。

  或許這之中還帶著濃濃的私慾。

  它想做。

  小黑一掌將小白翻過身,往小白分身與肛門間舔舐,不斷地潤滑它即將入侵的部位。

  「大貓!不要這樣!嗚!討厭!」小白迷亂尖叫著,慌亂中一股腦地想推大貓,但他背對著大貓,力氣使不上來。

  「要尿出來了!」小白達到高潮時,腦中一片空白,從來不曾有過的體驗,有點恐怖。大貓突然離開,讓他一度感到寒冷,但很快又貼了上來。

  大貓舔上他的背脊一口,突然變得兇猛,對空吼了一聲,狠狠咬住小白肩頭,順勢入侵他體內。它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麼做,當時只是特別想傷害小白。卻不是真心想虐待他,並不是要致人於死的傷害。

  「啊──!」小白慘叫一聲,身體癱軟,痛得眼淚直流,斷斷續續悲鳴著,不斷重複著好痛好痛。

  小黑有些內疚,動作停了下來,輕輕舔舐小白身上被它咬傷的部位。

  「討厭──」小白現在又痛又癢,下面被大貓的怪東西堵著,感覺異常腫脹難受,試著扭腰擺脫大貓。

  殊不知,此舉等同搧風點火,身下的怪東西似乎又脹大許多。

  小黑本來想慢慢來,讓小白多少能習慣自己,被小白這麼一亂動,理智瞬間消失無蹤。一掌壓住小白背部,讓他動彈不得之後,立刻劇烈律動,一逞獸慾。

  動作之快,小白連喘口氣,大喊的時間都沒有,光是呼吸都覺得困難。好像要死掉一樣。

  「大、大貓──嗚──救命──不要了──」

  無處可逃的小白在大貓身下胡亂求饒,卻被忽視得徹底,酷刑持續,直到大貓灼熱的液體噴射在他體內,才終於停止。

  小白哭到沒有眼淚了,只能無助悲鳴。小黑一退開,小白就翻身,側身彎曲身體,雙手遮著臉,不想看向小黑,也不想再理它。

  他都快痛死了,小黑都沒停下手,死不就是橫豎一刀,雙腳一蹬就走了,哪有痛成這樣,還折磨這麼久的,太過分了!

  事後,小黑將小白從頭到腳舔得乾乾淨淨,每個小地方不放過,真的將小白當作自己的東西看待。

  你是我的,我會好好珍惜你。

  『小白。』小黑主動開口,非常難得地。

  小白愣了一會,但還在氣頭上,身體也非常疼痛,可是又很想看看大貓的模樣,彆扭地透過指縫偷看它。

  大貓顯得怡然自得,有著它一貫的慵懶優雅,開口說話,像是漫不經心地提起一件不太重要的事情。它說:

  『我的名字叫做小黑。』

  明明很氣對方的小白,聽到小黑的話,默默在心裡將小黑這兩個字給默念一遍又一遍。

  小黑、小黑。

  從此以後,這名字就刻印在他心頭上了。

  一連過了好幾天的荒淫生活,每次小白都覺得身體吃不消,但一覺醒來又全好了,大概是小黑的體液有治癒的能力。

  這點讓小白不知道該哭還笑,小黑似乎仗著這點,每每對他又咬又舔,有時咬得深,連血都會滲出來。他時常懷疑,小黑其實是想吃掉他,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又猶豫了,遲遲沒有真的下毒手。

  有的時候,其實是很多時候,小白能感受到小黑對他的愛,會對他這般細心照料,除了小黑不會再有其他人了。

  所以他從來不會阻止小黑對他做些什麼,只是當行為中很痛的時候,他還是會忍不住哀號大叫。

  小白躲在虎皮裡頭,露出一點點縫隙偷看小黑的動靜。山洞裡還有三張的虎皮,小黑將被他咬死的老虎給吃得乾乾淨淨,弄成了虎皮,晒乾後帶回洞裡給小白保暖。小白身下躺著的是一張虎皮,身上蓋的又是一張虎皮,算算這山洞裡就有五張虎皮。

  有了虎皮,小白都不穿衣服了。幾乎整天都窩在虎皮裡,毛茸茸的觸感很好。

  不穿衣服的另一個原因,穿上了小黑就幫他脫下,小黑似乎特別喜歡與他肌膚相親,有時就算什麼都不做單純睡覺也會脫掉他的衣物,穿穿脫脫重複幾次動作之後,小白也懶得穿了。

  午飯吃了烤鼠(小黑抓的),算算時間,大貓也應該要睡午覺了,怎麼還拖拖拉拉,不知道在忙活什麼。

  霍霍聲響,小白看了半天,才明白小黑在磨爪子。偶爾刮出尖銳刺耳的聲音,討厭得很。

  「別磨了!」小白小聲抗議,「這樣抓人很痛的。我不喜歡痛。」

  話都含在嘴裡不清不楚的,也沒指望小黑真能聽得進去。

  小黑停止磨爪子,舔了舔爪子,清理乾淨,似乎將小白的話聽了進去,漫步靠近小白,居高臨下看他一會。

  「要睡了嗎?」小白只露出一雙明亮眼睛,輕聲詢問。

  小黑不吭一聲,低頭,鑽進虎皮裡面,靠著小白,一掌搭在他身上,不許他亂動,準備睡個午覺,就連尾巴都纏上小白腿部。

  小白感覺到小黑的鼻息在耳邊、頸間噴氣,覺得有點癢,縮了脖子一下,但小黑體溫很暖活很舒服,又情不自禁地往它身上靠。

  他就像撲火的蛾子,明知道危險卻不斷接近小黑,磨磨蹭蹭小黑毛茸茸的臉頰,最後還偷偷親了小黑一口。小黑愛理不理,瞄了他一眼,沒多大反應。

  對於小白諸多舉動,小黑總是默默縱容。任憑小白怎樣偷覷作怪,它都不管,閉眼就睡。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62-cb2f24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