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羊的願望-番外02 
番外蜜月旅行


  雷契爾知道里昂是個很招人的人。關於這點,就算他們在語言不通、一個人都不認識的異鄉,也能深刻體會。

  像現在,他只是去個洗手間的空檔,他哥就被人包圍住了。一、二、三,三位女士,其中一個坐在他剛才的位置跟他哥說話。

  他哥坐在位置上,穿著簡單,看起來挺隨性的,或許是V字領露的部位太多,太招搖了。雷契爾看著真不是滋味。

  雷契爾一步一步,不動聲色地接近他們,聽女士的口音似乎也不是當地人。

  「抱歉,我有伴了。我的人來了。」里昂向她們道歉,對走來的雷契爾伸出手,刻意用帶著婚戒的手,牽住雷契爾的手後,將兩人的戒指都秀給她們。

  他口中『我的人』的意思,再清楚不過。

  雷契爾看見三位女士原本巧笑倩兮的臉瞬間僵住,里昂似乎覺得這樣不夠,還在他手臂上輕輕一吻,詢問他,「我們走吧?」

  「嗯。」雷契爾點頭,不敢再看向三位呆愣的女士。看著他哥站起身,在他額際親吻,攬著他的肩,頭也不回的走了。

  「我們下一站要去哪?」里昂詢問雷契爾,今天的行程全聽他的。

  記得早上聽他說想去市集廣場晃晃,但這附近似乎沒有市集廣場,不確定他們切確要往哪個方向。

  「回飯店。」雷契爾說。

  「喔?」里昂困惑,「不去逛市集了嗎?」

  「回飯店。」雷契爾堅持,不怎麼看他哥。

  里昂低頭觀察著雷契爾的表情,詢問,「生氣了?她們自己走來跟我搭訕,我可沒怎麼搭理她們。」

  里昂爲自己解釋,要是雷契爾爲了那三位女士而生他的氣,那麼他就太無辜了。

  「回飯店再說。」雷契爾一張臉倔強著,看都不看里昂。

  讓里昂心裡有點忐忑,猜著他的心思,一路回到飯店房間。不明所以的被推到大床上,雷契爾跨到身上來,臉色帶有責怪神情,濃濃的不滿。

  「雷契爾?」里昂有點遲疑,他弟這樣看起來氣勢真強。

  新鮮感,嗯,好像有點興奮起來了。

  「你是我的。」雷契爾宣示。

  「是、是,我當然是你的。」里昂雙手扶上雷契爾的腰,安撫性質地碰觸他。

  「都是你穿著招搖的衣服,引來別人的覬覦。」雷契爾咬牙切齒說著,瞇眼掃視那件V領棉質上衣。

  「我就算穿上西裝也是一樣的,你可知道我多麼有魅力。」里昂有些愉快,他的小羊生氣了,用真面目表達他的不滿情緒。

  吃醋生氣的雷契爾真是可愛。

  「我知道。我知道你有很多追求者,男女都不缺,但你是我的。」雷契爾瞪他,趴下身,啃咬他的胸膛。

  「我是你的。」里昂附和他,雙手探入衣物,往下揉捏著雷契爾的臀部。

  「啊啊…!輕點──」雷契爾原本咬著人,被抓得疼痛,鬆口,向人求饒,「你弄痛我了。」

  「對不起。」里昂道歉。

  「你今天能不能別動,讓我來,好不好?」雷契爾詢問,躍躍欲試,他想做主動位置想很久了。

  里昂想了一會,摸摸他弟的腰交代一聲,「好,但你別太折騰自己。」

  「好的。」雷契爾親吻里昂下巴,脫下對方的衣褲,盈盈笑著,欣賞他哥的裸體,這勻稱又性感的肉體是他的,放鬆且配合地任他宰割。

  「雷契爾,你不脫衣服嗎?」

  「嗯,等下再脫,先別管我。」雷契爾沉迷於給他哥身體蓋印章,特別在看得見的地方,留下一個又一個痕跡。

  「雷契爾,別只撩撥我,我很難受。」里昂暗示性地頂了頂身上的雷契爾。

  「別亂動!」雷契爾瞪他一眼,帶有警告,然後伸手往下撫慰他哥高高挺起的性器,聽見他哥發出舒服的低沉呻吟,心裡像被搔癢一樣,也有點迫不及待。他坐起身,脫掉自己的褲子,磨蹭著他哥。

  「雷契爾,不要這樣──」

  雷契爾聽著他哥粗喘,心裡很愉快,油然而生的優越感。

  「你幫我擴張。」雷契爾開口對他要求。

  「不是叫我別亂動嗎?」里昂挑眉,有點反叛心態。

  「好,不然你今天別進來了。」雷契爾話剛說完,他哥就開始動作,手指一點一點地探入他身體裡面一點也不馬虎。雷契爾趴倒在他胸前,悶悶地笑了。

  「怎麼了?這麼開心。」

  「開心啊,你愛慘我了,你知不知道?」雷契爾說道,他哥明明就被撩撥得受不了,動作卻還是那樣小心翼翼。他能體會自己是被深愛著的。

  「我當然知道。你是不是該給我一點獎勵?」里昂要求,找到雷契爾體內的敏感部位,弄得他癱軟在自己身上,猛呻吟喘氣。

  「里昂!別碰那裡!」雷契爾一手蓋住里昂的臉,阻止他老是刺激那一點。

  里昂笑著,開口舔著雷契爾的手指,換他一下又一下的挑逗他。

  「哥,快點……」雷契爾哀求,沒辦法繼續了。

  里昂等他開恩很久了,一得到應許,馬上翻身將人壓在身下,扶著自己的性器進入對方身體,發出滿足的嘆息。

  雷契爾尚有理智時,還想著說好的主動呢,但很快又隨著他哥的動作載浮載沉。

  里昂做得狠了,雷契爾一度昏厥過去。

  雷起爾再醒來時,身體被清理過,有種說不上來的清爽感,他聽見小提琴的撥奏聲,側過身轉頭看看他哥的方向,他哥就坐在他身旁,抱著小提琴撥奏著莫扎特的土耳其進行曲。

  雷契爾想像著他哥站在異國的廣場,帥氣十足地演奏小提琴,身上全是他留下的記號,光是想像那樣的光景,他就覺得心滿意足,滿心歡喜地睡了。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59-92ce166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