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羊的願望10 
小羊的願望10
  最終樂章

  雷契爾過了一個很不同凡響的暑假。他和里昂的關係曝光後,傳聞比想像中燒得旺盛,而他和蒙拿在網路上合作的影片被瘋狂流傳,點即率一度衝破排行榜。

  里昂對於媒體的追問非常配合,有問必答,坦率的可怕。雷契爾隱約感覺他哥是樂見其成,恨不得透過媒體轉播讓全世界都知道他們的關係。

  媒體一度將家裡擠得水洩不通,艾德夫婦也難逃被追問的命運,艾德家像是說好一般,口徑一致對外宣稱婚期將近。

  婚期……訂在明年寒假了,還真的快了。雷契爾心想,他還沒消化完他們公開關係的情緒,就已經得馬不停蹄的籌備婚禮了。

  開學那天,里昂載他到宿舍報到,申請退宿,那兩人一路上承載著學校裡眾人好奇的目光,雷契爾覺得辦理退宿真是正確的決定。他哪受得了那麼明目張膽的指指點點。雷契爾望向里昂,在他臉上看見滿足與示威的神態,像在宣示主權。

  「你表情收斂點,別這麼得意行嗎?」雷契爾挺不好意思,他都要懷疑里昂是不是以前壓抑太久,搞到現在關係曝光跟解禁一樣,對於追問各種配合,各種理所當然,各種得意喜悅。他那種「雷契爾是我愛人」的快樂已經維持太長時間了,一點退燒的跡象都沒有。著實困擾著雷契爾。

  雷契爾辦完退宿手續,拉著人想趕緊回家去,又好巧不巧遇上好友包德與波頓,這兩人得知消息後,第一時間跟雷契爾聯繫過,雖然已經從真相的震撼中回過神來,但是還沒做好面對這對兄弟情侶的心理準備。一時間都愣住了。

  雷契爾一臉尷尬,跟兩位打聲招呼,里昂卻爽爽朗朗地向他們打聲招呼,很自然帶著三位小孩到附近餐廳喝下午茶。包德與波頓不知道著了什麼道,居然乖巧地跟著他們走。等到他們察覺過來,已經開了一桌,服務生都送上餐點了。

  四人氣氛微妙,他們還不知道要怎麼面對他們呢。可里昂的態度太坦然了,一開始就開門見山,挑明他是雷契爾的哥哥,但同時也是雷契爾的愛人,以後還請兩位多多照顧他弟,將雷契爾的校園生活交代給他們。

  別說包德跟波頓,雷契爾聽見他哥這樣說話,羞得想將臉埋進精緻茶杯裡淹死自己算了。

  包德很快就反應過來,握住里昂的手,誠摯說道,「就交給我們吧!我們會好好照顧他的。」

  天吶,這是什麼鬧劇。雷契爾扶額。

  下午茶後,各自分開了。雷契爾終於有機會對里昂發牢騷,「你簡直走火入魔!瘋了!」

  「我沒有,我覺得自己挺正常的。」里昂反駁。

  「你最好不要再這樣了!」雷契爾氣呼呼。

  「我怎樣了呢?」

  雷契爾說不出個具體,里昂的行為,感覺就像野生動物,不斷在地盤留下自己的氣味,連他的校園生活也不放過。他平時是不會插手到學校裡頭,現在擋都擋不住他。

  「你別跟我說你還想跟我的指導教授打聲招呼。」雷契爾狠狠瞪他。

  里昂卻說,「我是這麼打算沒錯。肯定要打招呼的,禮數也得做足呢。等明天真正開學,我再來拜訪。」

  「不行!」

  「爲什麼不行?」里昂反問。

  「你想害我被說靠關係嗎?」

  「靠什麼關係呢?我只是打聲招呼,謝謝教授對你的照顧。」

  「反正不行,我不高興。」雷契爾感覺正常道理說不通了,乾脆歇斯底里豁出去,找了個自己都覺得很爛的理由。

  里昂聽完沉默,許久,才聽見他說話,「雷契爾,我問你,你是不是覺得和我在一起特別不好?」

  雷契爾愣住。

  「我就這麼見不得人嗎?」里昂說完,都覺得自己委屈。

  「不是的……」雷契爾想反駁,卻又說不出話來。

  「那麼你爲什麼不肯讓我打進你的生活圈?」

  「你已經打進我的生活圈了,認識我的人哪個不認識你里昂大哥啊?他們知道你比知道我更多呢!」雷契爾覺得他的指控沒啥道理可言。

  「這不夠。」里昂搖頭。

  「我不懂。」

  「我希望你能跟我一樣,坦率一點,對外承認我們的關係,不要再畏畏縮縮。你知道你的態度讓我覺得很沒有安全感,我很害怕你愛我沒有像我愛你這麼多。」里昂老實說,在雷契爾面前坦承了他的擔心。

  雷契爾反覆思量里昂的話,才發現原來自己的態度讓對方這麼害怕。

  「哥,我愛你。如果你非要我向全世界宣告,我也可以這麼做。」雷契爾嘆口氣,又說,「但你知道我不喜歡這樣,我並不是那麼高調的人。」

  「你怪我嗎?」

  雷契爾搖頭,「沒有。但你真的該收斂一點了。」

  「我很抱歉,我沖昏頭了。你知道的,我等這天等很久了。一直以來我都在忍耐,而你總是什麼都不肯說。」里昂說出這些話的時候,看起來那麼無奈。

  雷契爾覺得他哥這樣看來真惹人憐愛,讓他忍不住想碰碰他,但又不敢太明目張膽,只能牽起對方的手,聊以慰藉。

  「你還不安什麼,我們都要結婚了。婚期都訂好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還訂了最大的那間教堂。」雷契爾想起在電話桌上那張寫著時間與教堂地點的小紙條,艾德家的女主人刻意抄在那兒,怕人看不見似的。

  「你們是打算邀請多少人觀禮啊?」雷契爾順道詢問。

  「很多人吧。我打算辦個小型音樂會。我邀請愛德蒙、蒙拿跟大指揮家那一家人來助陣,還有一些業界的好朋友,當然壓軸會是我們。你覺得這樣好不好?」就用音樂人的方式舉辦婚禮。

  「好像挺不錯的。」小型音樂會的婚禮,比那正經八百走紅地毯還要更得他心。他真怕里昂跟他媽弄個粉紅浪漫婚禮,他怕會折壽好幾年。

  「我就知道你會喜歡,到時還會開放民眾來觀禮。這樣大家都能聽到好音樂了,你覺得如何?」里昂又說。

  「嗯,很好啊。」雷契爾點頭,又提,「我倒是有個問題。」

  「你說。」

  「為什麼這些事情都是你跟媽討論,你們怎麼沒找我討論?」雷契爾有一種被排除在外的感覺,奇怪明明他也是主角之一,怎麼有這麼多他不知到的問題,連場地都是看小紙條才知道的。他倒是吃了很多婚禮點心與餐點,吃到快吐了。

  「婚禮太多細節了,你負責一點、我負責一點。很公平的。」里昂很有理由。

  話雖這麼說,但艾德母親可說是全程參與策畫,她就像他們婚禮的策畫人,全部一手包辦,一手掌控,樂此不疲。

  里昂的控制欲搞不好就是遺傳到太太。

  雷契爾不想追究什麼了,他們開心就好。

  「總而言之,你別來打擾我教授,莫名其妙的打什麼招呼。」雷契爾回到原本的話題,對里昂耳根題命,「並不是我不想把你介紹出去,而是這樣本來就是很奇怪的行為,我是獨立的成年人了,我可以照顧好自己,不需要你一一為我打點。」

  「雷契爾,你這樣說,我有點難過。」

  「適時鬆點手,讓我自己成長,讓我更有自信站在你身旁,你就當作是成全我吧。你得對我多點信心,你得相信我愛你,就算你把我推開,我也離不開你,所以你不需要這麼害怕。你說你害怕我愛你沒有像你愛我這麼多,但是誰愛誰多一點又怎樣呢。你只要知道我們是彼此相愛的,這樣就夠了。我這輩子就只有一個你,你也是一樣的,對吧?」

  「那當然。」里昂立刻回答。

  雷契爾莞爾,對於他的回答非常滿意。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不會過度干涉你的生活。」里昂讓步。

  溝通成功了,雷契爾開心,牽著他哥的手,走了一段路,其實能這樣光明正大在一起挺好的。幸好他們坦承公開了,不用一輩子躲躲藏藏的。

  開學那天,雷契爾提早幾分鐘,在教室等待他的指導教授出現,心裡有點緊張。他打開琴盒,練習教授給他的暑假作業,很怕驗收時會出小錯誤。

  教授非常準時出現,對雷契爾打聲招呼,雷契爾停下練習,回應教授的招呼。

  「雷契爾,我聽說你和里昂之間的事情。新聞鬧得可兇了,你們的事情像是故事一般。」

  「呃──」雷契爾沒想到教授這麼八卦,一時間不知道要怎麼回應他。

  「別緊張,我沒要追問你們的事情,能說的報紙都寫得清清楚楚,里昂也真夠坦蕩蕩的。」教授揮手,要他放輕鬆,「而且我認為能有這樣的遭遇對你的音樂或許是好的,你要不要試試一些愛情苦悶的曲子?」

  教授顯得躍躍欲試,他還沒聽過雷契爾演奏過這樣的音樂,趁機指派不同類型的曲風。不知道會是怎樣的詮釋方式。

  「我很願意試試。」雷契爾停頓一會,又說,「只是我和里昂之間並沒有外界想像的那麼苦悶。他對我真的很好。」

  若真要說苦悶,或許里昂會比他還要悶吧。好像里昂也比他委屈。明明早就跟父母出櫃說清楚了,卻得不到他也向他們肯定關係的勇氣。

  「我改天把選好的曲子給你。」

  「好的。」

  雷契爾答應下來,教授要驗收作業,雷契爾調整情緒,開始演奏。演奏完畢,教授指點缺失後,也大大讚許他的進步。雷契爾很開心。

  「雷契爾,有件事我有點好奇。」教授提問,「當初你和里昂在一起的時候,你可是自願的?」

  這問題被問透了,他卻從來沒向外回答過,他說,「我當然是自願的。我比他還要早熟,很早就發現自己的心意了。」

  「是自願的就好。」教授點頭,「我祝福你們。」

  「謝謝。」

  「我另外有件事想說,我看了你去法國街頭表演的影片,你和那個人都非常出色,我特別好奇那個人。」

  「他叫蒙拿。他的爵士樂真的很棒。」

  「確實很棒,你可知道你的音色多少也受到他的影響,變得更加活躍輕快了。」

  「真的?」

  「是的。你可要多跟對方交流,你音色變得非常多元了。」教授對蒙拿給他的影響讚譽有加,又說,「或許你也很有演奏爵士的天份喔。」

  教授開始談論爵士樂,好像打開了什麼開關,滔滔不絕,興致一來還演奏了幾首經典的曲子,連下課都還捨不得結束。若不是雷契爾下一節有課,他還真的走不開呢。

  那天放學,里昂來接他回家,雷契爾迫不及待跟他分享今天的大發現。

  「我才知道原來教授是爵士迷。教授說他很想跟蒙拿切磋一下,你說我到底要不要幫他們引見?」

  「邀請教授來參加婚禮,到時候他想怎麼切磋都行。」里昂提議。

  「蒙拿真不簡單,又一個拜倒在他音樂之下的人。又是大指揮家又是我的指導教授,他真是個了不起的人。」雷契爾讚道。

  「雷契爾,你應該知道我是比他更加厲害的人吧?」里昂有點不甘心,怎麼老是讚揚蒙拿,而不讚揚他呢。

  「教授說我的音色受到他的影響變得很多元呢!」

  「你的音樂基底還是我打的。」

  雷契爾被里昂的反駁搞得困惑了,看他古古怪怪,停頓一會,又反應過來。

  這人吃醋了。

  「我喜歡蒙拿的音樂,可是我愛你喔。」雷契爾握握里昂的手,順順獅子的毛。

  劍拔駑張的獅子哼哼幾聲,瞬間乖順了。

  他哥怎麼這麼可愛啊。

  雷契爾忍不住笑了,心裡甜滋滋的,說不出話來了。

  全文完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57-2277f8e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