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羊的願望09 
小羊的願望09
  第九樂章

  里昂心神不寧的情況嚴重影響了樂團的進度,大指揮家看他家人出事,情有可原,提早放他假期,讓他先回去處理好再說。

  里昂很幸運的劃到機位,比原定計畫提早一天回家去。

  回家路上,他心情複雜,一方面是雷契爾答應他的求婚,讓他非常高興,另一方面是雷契爾知道他早和父母坦白了,不知道要怎麼跟他交代這些年來一直跟他說謊。更重要的是雷契爾身上的傷,不知道怎樣。

  雷契爾坐在艾德家的廚房,在他面前的桌上擺上各種不同口味、顏色的精緻蛋糕,據說其中一份將會是他與里昂的婚禮蛋糕。

  雷契爾分心,不斷注意著時間,這時候他哥應該已經下飛機了,不知道有沒有順利搭到計程車。艾德夫婦兩人都在家裡,根本沒人有接機的意思,而他又還沒有駕照。所以他哥只能自己搭計程車回家。

  「別擔心,里昂已經是成年人了,他自己會搭車回來的。」里昂的母親要他別介意,把注意拉回蛋糕上,「巧克力藍莓似乎不錯,你覺得呢?」

  艾德家上上下下都是向著雷契爾的,里昂的母親完全沒意識到雷契爾同樣是成年人了,當初他們根本不用接機,他自己也可以回來這件事。偏心偏得很明顯,誰教雷契爾這麼乖巧可愛。

  「嗯,是挺不錯的。」雷契爾漫不經心回應,吃了一口巧克力藍莓口味的蛋糕。心裡還是很在意時間跟他哥,眼神飄到放在桌上的手機,奇怪著他哥怎麼還沒給他一封訊息。

  里昂的父親在客廳看著報紙,聽見外頭門的聲響,對裡頭的兩人提醒一聲,「里昂回來了喔。」

  然後大門被打開,果真是里昂,連行李都沒帶,就這樣回來了。

  雷契爾一聽見聲音,整個人差點彈跳起,放下手上的叉子,匆匆趕去客廳,看看他哥。他哥站在客廳左顧右盼找人,最後停在自己身上,向著他走來。他哥搭機時肯定很慌張,襯衫的釦子釦錯了都沒發現。

  「雷契爾,讓我看看你的傷。」里昂上下掃視他,要確認他無恙。

  「你衣服都釦錯了。」雷契爾伸手幫他把釦子給扣好。

  里昂拉開雷契爾的上衣,想要看傷勢如何。

  雷契爾擋住他的動作,「傷口包紮起來了,你不要看。」

  「好,我明天再看。」

  就說不要看了。雷契爾拉好自己的上衣,不過多少明白里昂非要親眼看看傷勢如何才能安心的心態。

  「回來的正好,快來選婚禮上要用的蛋糕。」里昂的母親走出廚房催促他們。

  「才剛下飛機,妳少折騰。這孩子又不愛甜食。」艾德家主人終於開口。

  雷契爾低下頭,覺得自己沒臉抬起頭來看誰。大家居然能這麼稀鬆平常討論著他最介意的事情,好像這事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沒關係,畢竟是婚禮蛋糕,我最好也試試。」里昂摟著雷契爾的肩,跟他媽一塊往廚房走去。

  里昂的母親得意說道,「你比某人有心多了。」

  意有所指地責怪她老公,艾德家的主人哼聲幾句,重新打開他的報紙。

  里昂的手一直搭在雷契爾身上,他們到達廚房也沒放開,平時這樣算是挺正常的舉動,現在雷契爾卻覺得有些彆扭。雷契爾稍微側過身,想避開里昂的手,卻被抓得緊,不肯放開。

  「你怎麼了?要找什麼嗎?」里昂還以為他要找什麼。

  「哥,手──」雷契爾小聲示意。

  里昂挑眉,會意之後,更加不想放手了。雷契爾一臉尷尬。

  里昂的母親輕笑,「雷契爾別害羞,我們早就見怪不怪了。」

  早就見怪不怪了──雷契爾聽聞,臉更紅了。

  身旁的里昂單手拿起叉子,吃一口擺在桌上的蛋糕,「這種挺不錯的。」

  「對吧,我也喜歡巧克力藍莓口味。」

  那兩人的注意轉移到蛋糕上,雷契爾整理情緒,這衝擊實在太大,他到現在都緩不過來。里昂一叉子過來,弄了一點蛋糕給他試試。雷契爾本不想理他,可是里昂那眼光太直接,他要是不吃,可能又會弄出其他更難堪的花樣。

  雷契爾吃下叉子上的蛋糕,咀嚼幾口,吞下。

  「怎樣?好吃嗎?」

  雷契爾很想說,他剛剛已經全部都試吃過。

  「好吃。」

  「看來我們都覺得這種的好吃。那婚禮就用這種的吧。」里昂很快決定,好好地滿足他媽,然後又摟著雷契爾上樓回房休息,「我剛下飛機很累了,先回房睡了。媽妳別吃太多甜食。」

  「好的,晚安。」

  「晚安。」

  里昂推著雷契爾趕緊上樓,將人趕進房間裡附設的浴室。

  「我還沒要睡,而且我洗過澡了。」雷契爾被一塊推進浴室,他覺得這時間點他們一起洗澡,還大聲囔囔著要一起睡覺,實在太令人不好意思了。

  「陪我好嗎?」里昂低頭,在他耳邊低語要求。

  「我們還在家裡,你不要這樣……」雷契爾想推開他,可是沒什麼力氣,里昂在他耳邊說話,他整個人都酥麻了。

  「他們都知道了。而且我想你,你不想我嗎?」

  他當然想。

  里昂拉起他上衣,看見他左側的紗布,愣住一會,立刻收起性感誘惑的語調,認真說道,「還是不一起洗,你受傷了。」

  然後雷契爾被趕出浴室,整個人神魂都還恢復不過來。直到浴室裡頭水聲響起,才回過神來。雷契爾坐到床上發呆,他身體被挑撥起來了,他哥又放著他不管,他該怎麼辦?自己擼出來嗎?

  真可惡。

  里昂洗澡很久,在裡頭簡單解決生理需求,出來時身上緊裹著一條毛巾在腰際,充滿力量美感的肌肉沾著水珠,隨著他的移動紛紛滑落。

  見狀雷契爾更是色心大動,假裝委屈對他哥說,「哥,我被你弄得起來了,你卻丟著我不管。」

  「你受傷了,不能動得太激烈。」里昂也很無奈,跟著爬上床,安撫他的小羊,「要我幫你弄出來嗎?」

  雷契爾聽聞,視線往房門瞄,確認門是鎖上的,才收回視線,對他哥點頭。

  里昂拉下雷契爾的褲子,連同底褲,撫弄上很有精神的小傢伙,他清楚雷契爾的敏感地帶,知道怎樣的手法讓他最舒服。偶爾給予刺激,可以聽見雷契爾小聲的呻吟輕喘。里昂俯身,將雷契爾的含入口中,緩慢吞吐。雷契爾的手抓著他頭髮,難耐地扭著身體。

  「哥、里昂……」

  雷契爾喊著里昂的名字達到高潮,他是想叫他趕緊退開,卻又很想在溫暖中射出來,所以只是喊著名字,沒多表示。高潮過後,有些茫然,看著他哥不動聲色處理他的東西,雷契爾很高興。

  這人寵他寵的,連把東西發洩在他口中都沒有一句怨言。

  「雷契爾,你紗布有點掉了,讓我看看你的傷口。」里昂回來發現雷契爾搖搖欲墜的紗布,趁機開口。

  可能是剛才扭動身體時太激烈,把紗布蹭掉了。雷契爾轉頭,里昂已經摸上紗布的位置,小心翼翼地撕開來。

  里昂看見縫合後的傷口,深深倒抽一口氣。

  「傷口不深,沒有看起來那麼可怕,過幾天就拆線了。不要擔心。」

  里昂一時間沒言語,沉默許久,才聽見他說,「我去拿醫藥箱。」

  雷契爾感覺到他哥生著悶氣,氣氛變得緊繃,「你生我的氣?」

  「沒有。」

  「那你別生氣,我不喜歡你生悶氣。」雷契爾想抓著他哥的頭好好看著。

  「別鬧,我在幫你擦藥。」

  「我知道,我很痛啊。」雷契爾說,藥水擦在傷口上,痛處一抽一抽的。

  里昂沒說話,就是更加責怪自己的模樣。

  怪自己什麼呢?沒有保護好他?他們離得太遠了,誰能保障誰的安全。

  笨蛋!傻瓜!

  「你爲什麼不跟我說你已經跟伯父伯母坦承的事?」雷契爾詢問,雖然他已經猜到答案了。

  「我希望你能跟我父母坦白。」雖然最後雷契爾也沒向他父母坦白,里昂無奈又惶恐,詢問他,「雷契爾,如果我父母不贊同我們的事,你會選擇離開我嗎?」

  「我不會離開你,但我會非常非常傷心。」雷契爾回答。

  里昂審慎思考他的回答,他似乎能想像如果他父母拒絕,雷契爾會有多麼難過。雷契爾肯定不會原諒他自己。

  「感謝上帝,我有這麼開明的父母,他們愛你甚至比愛我還多。你該知道他們有多麼偏心吧?」

  「我知道,我真是太幸運。」雷契爾捧著里昂的臉親吻,感動得哭了,「我好愛你們。」

  「哼,你愛我就夠了。」里昂自負滿滿。

  雷契爾又哭又笑,里昂低頭親吻他的臉頰與額頭,翻身壓倒對方,再來一發。

  一直折騰到半夜才睡。

  隔天早上,雷契爾與里昂一同下樓,里昂的母親準備好了早餐,向兩人打聲招呼,催促他們快到餐廳吃飯。

  雷契爾回應她,「伯母,早安。」

  里昂的母親明顯愣住,視線望向里昂。

  「快叫媽。」里昂立刻糾正雷契爾。

  雷契爾遲疑許久,戰戰兢兢地回應,「媽,早安。」

  接下來一連串戲劇性的舉動。里昂的母親戲劇性地摀住想要尖叫出聲的嘴巴,感動落淚,戲劇性的拿起家裡的電話撥打給正在上班的另一半,將情況說完之後,又把電話交給雷契爾。雷契爾在眾人殷勤的目光下,輕喚對方一聲「爸」。

  最得意的就是里昂,向家人落實了他們兩人的關係,讓他覺得很爽。

  當天晚上,艾德夫婦非常有默契的準備大餐,里昂的母親準備一大桌的好菜,艾德家主下班回來還帶著一整隻的火雞加菜。晚餐豐盛到剩菜三天三夜都吃不完。

  里昂沒辦法在國內待太久,很快又飛回德國,完成他的演出。雖然他很想帶著雷契爾一塊過去,但雷契爾還得在家養傷,因此放棄。

  雷契爾在家養傷,但也沒閒下,天天練習小提琴,玩玩線上遊戲,好友波頓與包德得知他受傷的消息,紛紛表示同情,但同情傷浪很快就結束。沒血沒淚的戰友一句「腰傷而已又不是斷手斷腳」,立刻指揮公會所有人攻城。一連熬了兩天兩夜,大戰三百回合後,總算順利攻下城池,枉顧傷者休息時間。

  雷契爾熬夜玩電玩遊戲的事情被里昂母親抓包,臭罵一頓,現在立場不一樣,是雷契爾名副其實的家人了,數落起來也更加有力。雷契爾很哀傷的被禁止玩電腦一個禮拜,他的筆電還被沒收了。

  當天雷契爾與里昂通訊時,無精打采的聲音被聽出端倪,一問之下得知消息後,里昂氣沖沖地斥責他熬夜玩遊戲太胡鬧了。

  「我很無聊啊。」雷契爾哀怨,不太愉快說道,「你少說兩句。」

  雷契爾話一出口有點後悔了,他最近過得太得意忘形,忘了收斂自己的情緒,不小心就表現出自己的真性情。

  里昂卻笑了,只笑沒有說話。

  雷契爾被他的態度弄得有些糊塗,不知道他在樂些什麼,他剛剛說話口氣明明很不好。

  「雷契爾,你狐狸尾巴掉出來了。雖然乖順的你也很可愛,但是實際上你脾氣沒比我好到哪去,這些我都知道的。」

  雷契爾倒抽口氣。

  「哼,我們做的時候我身上的傷總是很精采,你以為我沒發覺你的暴力傾向嗎。」里昂哼說,「我只是不想戳破你而已。」

  「你以後對我少點假裝,我會更加愛你。」

  雷契爾愣住許久,才反應過來,回他一句,「你現在還不夠愛我嗎?」

  「愛,愛慘了,你都不知道。」

  「那還是維持原樣就好。」雷契爾回應,他還真沒跟他哥拌過嘴。

  里昂輕笑,心情很好。

  兩人互相道晚安後,結束通話。

  隔天,蒙拿就來拜訪,帶著探望的禮物過來,禮物是他自己珍藏許久的爵士琴譜,雷契爾看了頓時心花怒放。和蒙拿一起好好研究,兩人待在房間裡,房間隔音特好,是爲了讓他們練習提琴不吵到別人特地加裝,外頭都聽不見聲音。

  里昂的母親一見雷契爾這麼歡喜蒙拿來到,心裡非常在意,幫自己的兒子做起間諜來,時不時地送茶水送點心。

  「不介意的話,不如跟我們一起吧。音樂就是要有人欣賞才好玩。」蒙拿見女主人進出如此頻繁,索性坦然地邀請她加入他們。

  里昂母親也是經常受到音樂薰陶,對於音樂還是了解一二,和他們聽了一會後,徹底迷上會邊拉琴邊放電的蒙拿,連晚餐都不管不顧了。最後他們是叫了披薩,一塊用餐解決晚餐。

  蒙拿要走的時候,雷契爾堅持要送他到地鐵,路上蒙拿說了他的打算,他已經跟廠商談好出專輯的事宜。

  「對方看過我們旅行演奏音樂的影像,很快就答應了。」

  「你確實很有明星的光環。」

  「我想這其中還有大指揮家的幫忙。」蒙拿輕笑,有點落寞,但很快打起精神來,「不過我是有實力的,對吧。」

  「嗯,你看,我媽都被你擼獲了。」雷契爾用力點頭,關於這點絕對是無庸置疑。

  「是吧,是吧!」蒙拿很開心,他們走到地鐵站了,雷契爾還陪他下去,買好票,真的沒辦法再前進,兩人才告別。蒙拿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謝謝你。」

  「我期待你的專輯。」

  「到時候還請多多捧場。」蒙拿嘻笑說道。

  「肯定的。」雷契爾點頭,在兩人分開的時候,對蒙拿說,「我答應里昂的求婚了。」

  「恭喜你!」

  「如果我們要辦婚禮的話,可以邀請你嗎?」

  「當然可以,請務必邀請我!需要婚禮樂手的話,我肯定也義不容辭的──嗯,如果時間不衝突的話,我肯定義不容辭!」蒙拿想到未來的行程,又改口,不敢亂說大話。

  雷契爾笑出聲,感謝他的心意。最後兩人揮別,眼看蒙拿進入地鐵站。

  他是真心喜歡蒙拿這位朋友,不僅能分享他的秘密也很適合旅行,還有最重要的是,能互相幫助彼此成長,透過這趟旅行他想清楚了他與里昂之間的關係,而蒙拿也找到自己的答案。

  雖然最後是以搶劫收場,但總歸來說這趟旅行非常值回票價。

  雷契爾真不喜歡分別時候的氣氛,總是有那麼一點感傷,他看看時間大概是晚間八點多的時候,里昂的練習應該結束了。

  雷契爾撥通視訊電話給他,電話響了很久,當他以為對方可能正在忙時,電話終於接通了。里昂的聲音在那頭響起,過了一會才看見對方的畫面,並不是很清楚,訊號也斷斷續續的。

  不過對雷契爾來說,能看到里昂他就滿足了。他看著手機螢幕上的里昂傻笑著,安靜沒說話。

  「怎麼了?」里昂看他傻笑,也跟著他笑,認出他所在的背景後,就笑不出來了,「雷契爾,這麼晚你怎麼會去地鐵?還不快回家。」

  「蒙拿今天來找我,我送他地鐵,待會我就要回去了。」

  「怎麼不回家再打電話,別在外面逗留太晚,快回家去。」

  「我突然想你了。」雷契爾說完自己感覺有點害羞。

  「……雷契爾,你是不是喝醉酒了?」里昂整顆心都嚇得吊起,喝醉酒胡言亂語,說出平時絕對不會說的話,重點是他還在外頭遊蕩,實在太危險了。

  「沒喝酒,我很清醒。我只是想你了。」雷契爾左顧右盼,也覺得在地鐵不太好,找了一個角落,繼續跟他說話。

  「你別聊了,快點回家。」

  「陪我一會,回家很多話就說不出口了。」雷契爾嘟囔,不肯合作。

  里昂嘆了口氣,問說,「你想說什麼?」

  「其實也沒有特別想說什麼。」雷契爾回答。

  「你確定你真的沒有喝酒嗎?」

  「真的沒有。」雷契爾覺得他們對話很好笑,輕笑著。

  「你今天有點奇怪。」

  「嗯,或許是真的有點奇怪。」雷契爾承認,又轉移話題,「蒙拿說他要準備出專輯了。」

  「不意外。你們旅行時演奏的音樂現在網路上很風靡呢。」里昂說完,又想起,「啊,差點忘了,你被禁用電腦了。」

  「哼,我待會用手機搜尋看看就知道。你這次演出怎麼沒給我票?」

  「你要來?」

  「嗯,我想去。」

  「你的傷還沒好,好好在家休息。」

  「那我自己去。」

  「……我幫你訂機位吧,你想搭幾點的飛機?」瞬間妥協的里昂,也不覺得自己沒面子。他向來都拿雷契爾沒輒,不論是假乖順的雷契爾,或是真性情的雷契爾,他都拿他沒輒。

  雷契爾想了一下就說,「早上的。這樣爸媽送機比較方便。」

  里昂去德國的時候,自己搭車去機場,父母連送一程的心都沒有,當時還悠哉的跟雷契爾一塊吃早餐。但是如果換成雷契爾要飛德國,那兩位肯定是一路十八相送。雷契爾在他家可是寶貝得很。

  「好,我訂好機票再通知你。」里昂早已習慣,因為對方也是他的寶貝,所以從小到大沒發生過心理不平衡的事。

  雷契爾笑了笑,覺得自己很幸福,最後討好對方般地說,「我好想你。」

  里昂在那方抿一下嘴,沒什麼表示。

  互相道聲晚安後,結束通話。

  大概是隔天傍晚的時候,雷契爾就收到機票的消息,現在正值旅遊旺季,要訂到機票已經很不容易了,當他看到電子機票上的訊息,里昂幫他訂了頭等艙。大概是只剩下頭等艙有位置了。

  他哥明明就很想他,還嘴硬不說話,用行動直接證明了呢。

  雷契爾跟爸媽交代一聲,隔一天就出發。

  一大清早趕往機場,坐了幾個小時的飛機,抵達德國。出境就看見他哥在外頭等著,雷契爾快馬加鞭,飛奔到他哥懷抱,拼命跟他撒嬌。

  好想好想你!比之前任何時候都還要想見到他,打從他們在父母面前說開之後,雷契爾感覺自己變了,變得更加喜愛里昂。

  「哥,我好想你!」雷契爾還磨蹭著。

  里昂拉開他,雷契爾露出困惑表情,突然被吻了,用力的激吻與擁抱,他幾乎喘不過氣來了。大庭廣眾之下,這樣正大光明的擁吻,已經超出雷契爾的想像範圍了。多年來隱藏秘密的習慣,讓他一瞬間沒了反應,心中充滿恐懼。

  兄弟間摟摟抱抱是一回事,但是這樣子向情人般的擁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一個吻後,雷契爾看著他哥露出非常滿足又奸險的笑容,好像算計什麼得逞的模樣。

  「你可知道你越過不可回頭的界線了。」里昂對著他笑說。(pass the point of no return,取自歌劇魅影。)

  「什麼?」

  「今天晚報大概就會出現英國小提琴家里昂與自家兄弟的亂倫醜聞吧。」

  「亂、亂倫、醜聞──」

  「嗯,我覺得藉機直接公開也挺好的。幫你訂機票的時候,我就在打算了。」

  他要是知道他的打算,打死他都不可能會來。

  「不過,我們畢竟不是親兄弟,我想頂多鬧個一陣子風波就會平息了。你放心吧!」里昂對他一笑。

  小羊深深覺得自己被獅子給吃了,連骨頭都啃得一乾二淨,死無全屍。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56-9e63e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