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羊的願望06 
小羊的願望06
  第六樂章

  里昂得走了。

  他們結束在史蒂芬家的邀請,回艾德家住了幾天,雷契爾被里昂的母親餵了好幾種不同款式的蛋糕,還被迫選幾樣喜歡的款式。感覺似乎是一眨眼的時間,里昂又要繼續巡迴公演。

  雷契爾送里昂到機場,與大指揮家他們會合,蒙拿與愛德蒙也來了,跟他們打聲招呼,雷契爾看見蒙拿眼睛放光,有些興奮期待,待會就要跟他們一塊去旅行了。

  「嘿,我人還在。」里昂對於雷契爾的態度表示不滿,他人都還沒走,雷契爾整顆心都都黏在蒙拿身上了。總覺德需要重新教育一下這小孩。

  里昂拉著雷契爾,到一旁去談話。

  雷契爾不明不白地看著他。

  「我出去後,每天都要給我APP,最好一天三餐的聯絡我。」

  「喔。」這跟平時沒什麼兩樣啊,有必要特別說明嗎?雷契爾困惑,不知道里昂在緊張什麼。

  里昂轉頭望向蒙拿與愛德蒙,又回頭對雷契爾說,「你絕對不能變心。」

  「什麼?」雷契爾太驚訝,已至於沒控制好聲音,他趕緊向周遭的人道歉,又對里昂說,「你再說什麼啊?我…我怎麼可能……」變心兩個字說不太出來,因為里昂的表情太認真了。

  他真不是開玩笑的,真的擔心他會變心。

  「蒙拿有愛德蒙,我有你了。」雷契爾鄭重聲明。

  「我知道蒙拿的性格很討人喜歡,他的音樂也很吸引人,你看他演奏的時候,都捨不得移開視線。就算我在你身邊也一樣。」里昂很不是滋味。

  雷契爾回想,似乎真有那麼一回事。開始自我反省。

  「我其實很不想提這件事。」里昂忿怨,瞪著低頭反省的雷契爾,這人還沒給他一個安心的表示。

  雷契爾抬頭看看時間,距離登機還有段時間,他拉著里昂到廁所去,邊走邊說,「我會固定時間跟你聯絡,雖然做不到一天三餐那麼頻繁。」

  里昂被帶進男廁,此時廁所沒人,雷契爾拉他到裡頭的隔間,主動親吻他。只有在這樣隱閉的地方他才敢做些親密的舉動。

  「哥,我會想你的。」雷契爾抱住里昂的腰,戀戀不捨。

  里昂摸著雷契爾的背,慢慢往下,意圖明顯。雷契爾僵住,拉住里昂的手不准他繼續。

  「不行,會被看出來。」雷契爾拒絕。

  里昂嘆口氣,沒堅持繼續。只是狠狠親吻雷契爾,把他吻得都要上火了。

  「里昂……」

  雷契爾實在不應該這時候喊他,就這麼一聲,讓他二話不說翻轉雷契爾的身體,拉下他的褲子,隔著自己的褲子在他身後摩擦。

  雷契爾一手抵著門,一手捂著自己的嘴巴深怕聲音會傳到外頭去。

  他們一前一後離開隔間,里昂若無其事洗著手,雷契爾隨後出來,整張臉都是紅的。雷契爾看看鏡子裡頭的自己,覺得太明顯了,趕緊捧水,洗把臉,讓自己趕緊冷靜下來。

  -

  雖然沒有進入的行為,但是那樣模擬性愛的動作,跟做愛其實並沒有兩樣。這讓他想起他們小時候,也經常這樣依靠著彼此宣洩出來。

  他很早的時候就知道自己喜歡里昂,非常非常地喜歡他。

  他們離開廁所,里昂真的得登機了,其他人都已經先進去,就只剩下他。臨別前,他對蒙拿提醒一句,「好好照顧他,但別打歪主意。」

  蒙拿苦笑,答應他。好像他要是不答應,就會被獅子咬斷脖子,他可不敢冒著生命危險。

  雷契爾目送里昂進去,久久收不回視線。

  「我們走吧。」愛德蒙拍拍雷契爾的肩膀,提醒他該走了。

  雷契爾有點困惑。

  「愛德蒙會先陪我們一段時間,之後就要去樂團報到了。」蒙拿向他解釋,愛德蒙說什麼都要跟,他拿他沒輒。

  「可是旅館那邊──」雷契爾都已經訂好房間了,雙人房,因為便宜,所以還是不能加床的那種。

  「沒關係,他自己加訂了一間。」蒙拿要他不在意,有點咬牙切齒地說,「有人就是錢多沒處花。」

  愛德蒙笑而不語,眼中倒是有幾分縱容,隨便蒙拿怎麼說。

  三人嘻嘻哈哈,坐上巴士,行李很簡單,各自帶的雙背包跟小提琴,他們要去的是距離機場四五小時的地方,可以在車上好好睡上一覺。雷契爾本來貼心他們是情侶,想讓他們一起坐,但蒙拿體貼他一個人,自然做到他身旁的位置去,愛德蒙沒阻止,認為合情合理。

  抵達目的地,已經是晚上五六點多,一下車,先去附近餐館用餐,再散步過去旅館,一邊走一邊認識環境。蒙拿找到一處廣場角落,覺得這個定點不錯,到時候可以到這來演奏。

  雷契爾跟著他們前往旅館,途中傳了訊息給遠方的里昂,『你到了嗎?』

  『剛到旅館,你呢?』里昂很快回訊。

  『我也是。』

  『可以視訊嗎?』

  『不行,又準備要出去了。』雷契爾想了一會,又傳訊過去,『我們在廣場找到一個很不錯的位置,怕被人搶走,所以得快點過去。』

  『好吧,回來時候,再通知我。』

  雷契爾答應後,將手機收起,專心走路。前頭的愛德蒙跟蒙拿討論起待會的演奏曲目,兩個人幾乎要吵起來了。雷契爾有些意外,眼看那位王子般的人物針對蒙拿的缺點挑剔,蒙拿也不甘示弱的回應幾句。

  「你們感情真好。」雷契爾羨慕著,這兩人雖然在吵架,卻又都讓著對方一點,他仔細想想他和里昂似乎沒有像這樣打鬧過。

  「那當然。」蒙拿自信回應。

  愛德蒙輕笑,對蒙拿伸出手,想要牽手,蒙拿用力一拍,不料被愛德蒙狠狠抓住,原本只是想開玩笑的拍開,這下騎虎難下,抽不回手了。

  雷契爾見狀,噗笑出聲。蒙拿尷尬搔搔臉,小聲對愛德蒙說,「不要鬧了。」

  「沒鬧。牽手而已,不礙事。」愛德蒙卻這般回答他。

  蒙拿回頭,看一眼雷契爾,雷契爾趕緊低頭看著自己的腳步,假裝自己什麼都沒看見。愛德蒙一直走到櫃檯,才肯放開蒙拿。

  蒙拿非常不好意思,刻意離愛德蒙一段距離。三個人開了兩間房,一間在二樓,一間在三樓。他們在電梯裡,等著上樓,雷契爾與愛德蒙手上都握有房卡,雷契爾的房間在二樓,愛德蒙的房間在三樓。

  抵達二樓時候,蒙拿要跟雷契爾走,卻被愛德蒙抓住手臂。

  「你幹嘛?」蒙拿瞪他。

  雷契爾非常識相,對他們兩人揮手,「我們待會大廳見。」

  「哎、哎,雷契爾──」蒙拿喊著,電梯門關上,直達三樓。

  雷契爾盯著關上的電梯門一會,沒多留戀,往自己的房間走,太好了,他自己一個人霸佔一間房。幸好事前已經付清房間款項,他也不吃虧。爽!

  雷契爾一個人進雙人房,這間旅館便宜歸便宜,倒是挺乾淨的,快速測試盥洗器具是否完善,然後背著小提琴出發。

  搭電梯時,正巧遇上愛德蒙他們,跟他們一塊下去。蒙拿跟他道歉一會,雷契爾表明他能獨占雙人房非常開心,把話說開,大夥就釋然了。

  一個勁的往廣場趕,愛德蒙提的是中提琴,他們是二小一中的組合,音域廣,能演奏更多協奏。他們剛才的討論曲目,雷契爾也躍躍欲試,大部分是他知道也練習過的曲子。

  他們三人站定位置,形成一個鐵三角,把琴盒當作箱子在自己面前打開,確認第一首曲目,就用最近又重新流行起來鐵達尼號裡的歌曲。因為是流行歌曲,又順應潮流,引來很多人的關注,三個人的協奏和諧得不像是合作沒多久的夥伴。

  事實上,他們受過大指揮家的調教後,都知道自己的優缺點,在音色上要如何補足對方,那幾天高強度的音樂交流,讓他們了解彼此的音樂。

  愛德蒙與蒙拿面前的盒子開始聚集金錢,雷契爾在兩位閃閃發光的人身邊,感覺到自己的不足,但是他毫不氣餒,也是有人賞錢給他。雷契爾向所有給錢的人道謝。謝謝他們欣賞他的音樂。

  他們演奏也開放民眾點歌,遇到不會的歌曲,也會直接拒絕對方。蒙拿是個善於交際的人,愛德蒙說因為他之前在酒吧打工過一陣子,接觸過很多類型的人,所以比較懂得如何進退。很多人因為蒙拿的健談與好相處,索性停駐不走了,點了一首又一首的歌曲,給了很多小費。

  第一天三個小時,他們就賺回當天的車資與房錢,甚至將近五天的房錢。愛德蒙提議,他們可以換一間好一點的旅館,立刻被蒙拿與雷契爾否決。

  笑話,他們可是要賺機票錢,跟愛德蒙玩票性玩個兩三天就走的人不同。愛德蒙頂多拿到這幾天的伙食費,其他全數充公。蒙拿說的算。

  愛德蒙根本不計較這些,本來就是陪人來玩的。

  雷契爾真心覺得自己賺到,要是只有蒙拿跟他,肯定沒辦法得到那麼多的賞賜。

  -

  雷契爾和兩人道別,離開三樓的房間,回到自己的房間去。手機訊息叮咚響著,提醒他快點回訊息。雷契爾先不管它,等梳洗過後,再回傳過去。

  『睡了嗎?』

  『還沒。現在可以視訊了嗎?』里昂那方詢問。

  雷契爾直接撥打電話過去,一下子就被接起了,里昂那邊也是旅館,看起來又是一人一間的禮遇。雷契爾想笑,他也是一人一間呢。

  「哥,我今天和蒙拿與愛德蒙一起在廣場表演,賺了不少錢呢!」雷契爾和他分享自己喜悅,這是他第一次用音樂賺錢,滔滔不絕說起蒙拿與愛德蒙,「蒙拿的爵士好厲害,愛德蒙天衣無縫的配合也很棒。」

  「你也不差啊。」

  「我還差得遠呢。」雷契爾不好意思地說著,「我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不說我了,你今天做了什麼呢?」

  「終於知道要問一下了。」里昂沒好氣地說,自己被冷落好久,這才被提起。

  「我很想你的。」

  一句話就順撫里昂的情緒,這才說出自己今天的遭遇,「今天是第一天,老樣子搭機轉車,到旅館休息。晚餐跟大指揮家一塊,和當地的主辦好吃一頓。招待一些德國當地的菜餚。」

  「好吃嗎?」

  「還不錯。」

  他哥的還不錯,就是好吃的意思。雷契爾笑說,「有哪些好吃?要是我們有機會到那裡,肯定要試試。」

  「我們?」里昂挑眉,臉色有些沉下,「我只要一想到你說的我們指的是你跟其他人而不是我,我就非常不開心。」

  「別不開心,你在國外也沒有我在身旁啊。」雷契爾安撫他。

  「我是因為工作。再說,我很想把你帶過來,我們是可以一起的。好不容易你放暑假,卻沒陪在我身邊──」

  「哥,我有點想睡了。」雷契爾看他要沒完沒了的抱怨下去,乾脆打斷他。

  「知道了,你早點睡吧。晚安。」

  「晚安,我愛你。」

  雷契爾得到一樣的回應後,結束通話。雖然賺錢的事情讓他感到異常興奮,但身體的疲憊讓他漸漸緩過來,閉上眼睛沒多久就睡著了。

  隔天一大早,蒙拿前來敲門,他們說好誰先起床就叫別人起來,雷契爾開門,發現他們不僅早就醒了,而且還去買了早餐。那兩人帶著三人份的早餐來串門子,雷契爾開了門讓人進來。咖啡味立刻充滿整間。

  「還記得我給你的咖啡音樂琴譜嗎?」蒙拿對雷契爾詢問,晶亮眼睛彎起,帶著愉悅的笑容。

  「記得。」

  「練了嗎?」

  「練了。」

  「太好了!馬上要派上用場了!我們今天去的那間咖啡店的店長聽了我們昨晚的演奏,邀請我們今天過去表演一天。」蒙拿笑說。

  「真的?」雷契爾眼睛放光,居然有這麼好的事情。

  「真的,而且還可以收小費,賺到了。」蒙拿笑得開心,眼睛都瞇了起來。

  吃完早餐,雷契爾簡單梳洗換好衣服,跟他們一塊出門,前往咖啡店。蒙拿開始細談待會要演奏的咖啡音樂,愛德蒙偶爾參上幾句。雷契爾配合度最高,不論是怎樣的要求他都能盡力配合。

  咖啡店的主人一見到他們立刻招呼,安排他們上舞台,按照他的說法,接下來的時間都是他們的,咖啡店會營業一整天,隨意他們如何調整時間,同時也提供中餐與晚餐,還有無限量的飲料。

  雷契爾覺得太新鮮了,他從沒碰過這種事,相較之下蒙拿似乎習以為常,擅長爵士樂又缺錢的蒙拿經常接類似的工作,所以很有經驗。他們雖然在工作,卻又好像在放鬆,就算出點小錯也沒有關係,只要音樂好聽。

  蒙拿演奏期間,不斷改編出各種細節,雷契爾與愛德蒙努力配合他,他是最自由的因子,有了他音樂變得很活躍。這樣的人真的不適合樂團,他適合獨立,成為獨一無二的明星。

  每一首曲子結束,總有人拍手,賞錢與點播歌曲。還有人特地跟雷契爾聊上幾句,雷契爾生疏回應,他不太適應這樣的場合。雷契爾真心這麼覺得,他覺得在他們身邊演奏音樂,自己好像也變得稍微閃耀一點了。

  真希望里昂在場,讓他看看他們演奏的音樂與觀眾對他們喜愛。

  雷契爾思念著里昂,演奏著關於愛的曲目,音色變得特別的溫柔、柔軟。蒙拿與愛德蒙發現到雷契爾的變化,立刻改變演奏方式,全力配合雷契爾。成為他音色下的襯托。

  雷契爾沉溺在自己的音樂,想著里昂,雖然意識到另外兩人的改變,卻想繼續好好的演奏下去,訴說著他對里昂的愛意,那樣纏綿那樣依依不捨的感情,他放不開對方,也不打算放手。

  一曲完畢,雷契爾整張臉都是紅的,這似乎是第一次這樣明明白白的把自己的感情表現出來,有點頭皮發麻的感覺。

  蒙拿拍拍他的背,讚譽有加,「不錯喔!很豐富的情感。」

  「謝謝。」雷契爾羞紅著臉,接受蒙拿的讚美。

  「我們再來試一首甜美的曲子,舒曼的浪漫曲,你覺得如何?」

  雷契爾點頭,等到蒙拿調配分部時,驚訝詢問,「我當主旋律嗎?」

  「是啊。請你繼續對著遠方的情人高歌吧。」蒙拿對他俏皮眨眼,繼續討論分部的情況。

  蒙拿這麼一說,雷契爾都不知道該回答一聲好還是否決他了。

  他們在咖啡店待了一整天,中間休息三個小時,大約在晚間七點的時候,揣著今日所,得跟店長告辭。他們沒有在店裡用餐,反倒是拿著錢,到附近餐廳好好吃上一頓。

  雷契爾趁著送餐的空檔打開手機,提示音不斷響起,他趕緊調到靜音,跟在座的人道歉。

  想也知道是誰這麼緊張他,蒙拿笑說,「你趕緊回他,免得他以為我把你怎麼了。」

  雷契爾尷尬一笑,趕緊回撥給對方。雖然有打通,但對方沒有接聽,可能已經在練習了。雷契爾回頭看看里昂傳給他的訊息,都是要他快點上線回訊,還有幾通電話。雷契爾想了一會,抬頭看看兩位,歉然起身,拿著手機到廁所去。

  他一字一句小心斟酌著,回傳訊息給里昂,『剛結束表演,地點在旅館附近的咖啡廳,不能開手機。我今天表演的時候被稱讚了,我想著你,音色變得柔和了。』

  雷契爾打完字,送出去,臉紅通透,在隔間待了一會才出去。

  回去座位時,餐點已經送上一部分了。雷契爾加入他們的話題,三人有說有笑。

  大抵知道,錢已經賺夠,可以移動到下個地點,蒙拿詢問雷契爾,他們應該是要直接出國,還是繼續在國內待一會。

  雷契爾想了一下,立刻決定直接出國,他承認他對於在完全陌生、甚至語言不通的地方、只用音樂來表達自己這件事充滿熱情。

  這決定比較對不起愛德蒙,因為他沒辦法陪著他們一塊出去,他不久後得回去樂團,不能耽擱太多時間。

  所以明天就是他們一塊的最後一天,雷契爾當然明白那兩人會希望有些彼此的空間,所以表示明天他能自己打理自己,他們可以自由活動一天。反正有事,用手機連絡就好。

  愛德蒙覺得雷契爾特別識相,本來想請店家開瓶紅酒,但想起雷契爾喝酒會起酒疹因而作罷。

  雷契爾笑說,「我不會起酒疹。他只是不希望我喝酒才這麼說的。」

  「你哥是不是管你太嚴了?」蒙拿試著開口詢問,因為雷契爾似乎不太喜歡向別人提起里昂對他的細節。

  「他是管我太嚴,可是他不管我,我又會害怕。怕他是不是不喜歡我了。」雷契爾第一次向人提起自己的想法,這些原本都是藏在心底深處的秘密,不知道為什麼話就這麼自然地說出來了。或許是他喜歡這兩個人的關係,又或許是旅行的刺激,讓他放下多年以來的防備。

  「這不像是正常的戀愛關係。」愛德蒙說道。

  「我們在一起本來就不正常。」雷契爾苦笑,真的太苦悶了,他為自己點了一杯啤酒,大口大口的喝下。啤酒的苦,跟他心情太吻合了,越喝越苦。

  愛德蒙與蒙拿對視一眼,傳達著訊息。

  愛德蒙:該不該阻止他喝酒?我可不想照顧爛醉如泥的醉鬼。

  蒙拿:讓他喝吧,宣洩出來對身心都有幫助。你看不出來他生活得有多壓抑嗎?

  愛德蒙聽蒙拿的,不阻止雷契爾喝酒,聽著雷契爾的訴說著過往種種,蒙拿偶爾搭上幾句。漸漸地,雷契爾越說越多,從他們相識到相愛的過程,那段對他來說像地獄般黑暗的日子。

  好幾次,愛德蒙以為雷契爾要哭出來了,卻又聽見他用很哀傷的聲音笑了,笑得有些淒涼。

  多令人不忍心。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52-f0e430c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