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羊的願望04 
小羊的願望04
  第四樂章

  「客房還有一間,你們確定你們要一起睡?」蒙拿詢問,得到確定的答案。他也沒多說什麼,表示了解。三人放下行李,蒙拿注意到里昂與雷契爾的琴盒,兩個人都是小提琴。

  「我的主樂器也是小提琴呢。愛德蒙,就是大指揮家的兒子,他也是小提琴手。」

  「史蒂芬聚集這麼多小提琴手是想做什麼呢?」里昂聽聞,輕笑出聲。是要他們小提琴手開擂台賽嗎?

  「讓我們向你學習吧。」蒙拿跟著笑說,「不過依照大指揮家的性格,恐怕只是想把我們聚在一起演奏音樂,滿足他的私心。」

  蒙拿帶著他們稍微認識環境,正要回去客廳坐下,史蒂芬家的人回來了,三人自然前去迎接。

  「你們來了。」史蒂芬向他們招呼一聲,先把東西放好。因為他老婆不在,所以只能買外食,屋子裡幾個都是男人,幸好蒙拿對料理還算拿手,他們只負責把食材買回來。

  史蒂芬簡單介紹,彼此認識一輪,迫不及待地開始討論起曲目。蒙拿退出討論進廚房準備料理,不久,雷契爾加入他的行列,幫忙切馬鈴薯

  「你不去聽嗎?大指揮家的指導可是很珍貴的喔。」蒙拿笑說。

  雷契爾搖頭,「我的程度還不到那裡。」

  「你練過帕格尼尼的隨想曲嗎?」

  雷契爾點頭,在里昂的鞭策下很艱難的練過幾首。

  「你覺得難嗎?」

  「很難。」

  「我也覺得很難,畢業時老師指定其中一首讓我練,但我到現在還都還沒能練好它。」蒙拿笑說,雖然是件丟臉的事,但他卻很爽朗面對。

  雷契爾很驚訝,「你不是音樂系的應屆畢業生嗎?」

  一出口他就後悔了,他怎能這麼沒禮貌的詢問對方,像在質疑對方能力似的。怎麼對第一次認識的人一下子就露出本性了。

  「是啊,我是,勉強畢業了。唉,愛德蒙那傢伙都找到樂團收留他,我卻什麼都還沒有。太煩了,我計劃這次交流會後,就去旅行一陣子,其他的事回來再說。」蒙拿邊說邊料理,動作完全沒落下。

  「你為什麼要去旅行?」

  「為了尋找自我跟人生意義,還有玩樂。我打算帶著小提琴,一邊旅行一邊演奏賺取旅費,能去多遠就去多遠。」

  「聽起來很有意思。」

  「肯定很有意思。怎樣,你想不想加入我?」蒙拿突然遊說對方。他剛才觀察過雷契爾很久,覺得對方挺不錯的。重點是長得很可愛,是他原本喜歡的類型。

  「咦?」雷契爾錯愕。

  「出門旅行總是有個人照應比較好,我現在這個計劃就只有我一個人,你要是加入我,我們就有兩個人了。」蒙拿算給他聽,抬頭對雷契爾露齒一笑,表達出他的善意。

  「我──考慮考慮。」又考慮。雷契爾覺得最近他要考慮的事情太多了。

  「啊,你聽。」蒙拿注意力突然拉到外頭,客廳的那三個人開始演奏起來。兩把小提琴,一個是愛德蒙的音色,一個是里昂的音色。

  「你哥是個很有攻擊性的人呢。」蒙拿評論。從音樂能認識對方真正的性格,里昂的音樂就如他本人一般,帶有攻擊性與霸氣,風格強烈,難怪年紀輕輕就能成為首席。技巧音色還有掌控力都不會輸給那些老鳥。

  音色隨著指導,有了改變,兩把小提琴的音色重疊一起,流暢出優美的音樂。

  就蒙拿來看,愛德蒙想當樂團首席,還有得熬呢!

  「他人挺好的,就是比較容易動怒。」雷契爾說著,幫里昂美解釋幾句。

  「人如其名,像是獅子般,有著王者的氣派。我喜歡他的風格!羨慕他的身材!哈哈!」蒙拿大笑。

  雷契爾也笑了,蒙拿真是個有趣的人。

  外頭的音樂演奏完畢,停頓一會,傳來笑聲。雷契爾動作有些慢下來,想聽聽外頭在討論什麼。蒙拿見狀無聲輕笑,炒著義大利面的醬料。

  「雷契爾,能麻煩你拿番茄醬給我嗎?在冰箱裡頭。」

  「好的。」雷契爾點頭。

  蒙拿是故意支開雷契爾,好讓他能繼續作業,把剩餘的馬鈴薯切完,丟到湯裡頭慢慢熬煮,過了很久都不見雷契爾回頭。蒙拿暗笑,這小子真有趣,明明很在意卻又裝模作樣的。

  過沒多久,愛德蒙走了過來,詢問需不需要幫忙。雷契爾這才想起自己要拿番茄醬,趕緊從冰箱拿出番茄醬,交給蒙拿,蒙拿向他道謝,一聲責備都沒有,雷契爾自己反而心虛臉紅了。

  愛德蒙注意到雷契爾的異狀,視線在蒙拿與雷契爾之間來回巡視,最後停在蒙拿身上,用眼神詢問他,這是怎麼一回事?

  蒙拿沒心眼的笑,「你來幫忙把餐具拿出去吧。」

  「我、我來!」雷契爾自告奮勇的接過擺餐具的活,紅著臉拿著五人份的餐具走出廚房。

  「你又調戲人?」人一走,愛德蒙立刻質問蒙拿,要不是客人都在,他很想咬他一口。剛進門看到雷契爾就知道那人是蒙拿的菜,看他們有說有笑的,心裡頭頗不愉快。

  「才沒有。」蒙拿失笑,沾點炒好的義大利醬,給他嚐嚐,「幫我試味道。」

  愛德蒙就著他的手含入口中,舌頭刻意挑逗一下。

  「喂!」蒙拿抽回手,以手肘揍他,「別亂來,起來了怎麼辦!」

  愛德蒙笑了。

  那兩人沒注意到站在他們身後的雷契爾,快速擺完餐具,調整情緒後,回來就看見他們之間親密的互動,立刻明白了什麼。原來他們是那樣的關係。就跟他和里昂一樣。

  雷契爾心跳加速許多,緩和一下情緒,趁那兩人分開時候,出聲,「還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嗎?」

  「這裡交給我們吧,哪有讓客人幫忙的道理。」愛德蒙向他笑說,請他回去客廳休息一會,打發他走。

  雷契爾回去客廳,到里昂身旁的空位坐下,里昂正與大指揮家相談甚歡,甚至討論起下次德國站的事宜。難怪愛德蒙會離開,這兩個人談論的話題,不是他們外人可以理解的。

  雷契爾安靜地坐在一旁聽著他們談話,明顯感受到自己與里昂之間的差距,不僅僅是年齡,還有實力。里昂與大指揮家所在的世界,離他是這麼遙遠。

  他們有巡迴演出,先是本地英國、然後是法國,接下來還要去德國,他們要去那麼多的國家旅行。旅行──,雷契爾突然想起蒙拿的提議,有點心動了,他也想四處闖闖。

  「雷契爾?」里昂發現他神情呆滯,喊他一聲。

  「嗯?」雷契爾回過神,滿是疑惑地看著他哥。

  「是不是累了?」

  「還好。」

  「要不要先回房間休息?」里昂還是很擔心他。

  「不用。我很好的,沒事。」雷契爾微笑,表示他真的沒事,對上里昂太熱切的目光後,馬上低頭避開。他擔心他們之間的事情會被發現,他並不想破壞里昂的名譽,尤其在大指揮家的面前。

  不能害他被說成是對弟弟下手的糟糕男人。雖然他真的是這樣的人。

  -

  「晚餐準備好了。」愛德蒙從廚房走出客廳,對他們說道。

  一行人移動地方,到飯桌各就各位,大指揮家拿出珍藏的紅酒助興。愛德蒙拿出家裡的起士招待,搭配紅酒一起吃。

  雷契爾對紅酒有點興趣,看著大指揮家也要幫他盛上一杯,期待得手指都在輕輕敲打桌面,眼睛巴望著自己那杯出現。

  「抱歉,我弟不能喝酒。」里昂的一句話讓他瞬間幻滅。

  「未成年嗎?」

  「不是,他喝酒會起酒疹。」

  「原來如此。那麼改喝果汁可以嗎?」

  雷契爾有點失望,但他不可能當著外人面前跟他哥對嗆,他喝酒才不會起酒疹。對大指揮家的提問點點頭,乖順回答,「果汁就可以了,謝謝。」

  他得到一杯果汁,搭配晚餐,起士還是可以吃的。算了,反正果汁也很美味,不比紅酒差。雷契爾不著痕跡,偷偷瞄他哥一眼,跟人說笑著,一點都沒說謊的心虛。這人保護欲太強了,連喝不喝酒也要管他。

  大夥吃飽饜足後,大指揮家招呼所有人到音樂廳,迫不及待地催促大家。

  里昂還真沒看過大指揮家這副著急模樣,詢問大指揮家的兒子愛德蒙,「他是怎麼了?」

  「因為蒙拿。」愛德蒙回答,「我爸他──怎麼說呢,他算是蒙拿的粉絲。剛才蒙拿得準備晚餐,他才忍著沒發作,現在沒事了,肯定要纏著他不放。」

  「大指揮家是他的粉絲?」里昂很驚訝。這名不見經傳的小夥子到底是什麼來頭?又重新打量蒙拿一番。

  雷契爾在一旁聽聞,同樣驚訝,壓低音量對他哥說,「可他剛才跟我說他連一首帕格尼尼隨想曲都練不好,還差點畢不了業。」

  他都能練好一兩首了,他卻連一首都練不好。他自然把蒙拿劃分到比自己的程度還差,而大指揮家居然是那個人的偶像。

  愛德蒙聽見了雷契爾的低語,停下腳步回望著雷契爾。

  怎麼了嗎?雷契爾被愛德蒙凝視有些害怕,不由自主地將自己躲到里昂身後去。

  走在他們前方的大指揮家與蒙拿已經先行進入音樂廳,不見人影。

  「他確實連一首隨想曲都練不好,事實上幾乎所有正規的曲子,他都練得七零八落的。」愛德蒙笑說,多看雷契爾幾眼是因為他沒想到蒙拿跟他談過這種事,有點吃醋了。

  「如果是這樣他怎會受到大指揮家的青睞?」里昂跟著好奇起來。

  愛德蒙沒詳細解釋,又繼續前行,帶著人進入音樂廳,裡頭的蒙拿已經就位拿著自己的小提琴了。愛德蒙對兩位客人說道,「你們自己體會吧,屬於蒙拿的音樂。」

  蒙拿演奏一首非常輕巧活潑的爵士曲子,流暢的音符像是在跳舞一般,還有偶爾拉奏出像是譏諷什麼的聲音。蒙拿本來就是很有陽光氣息的人,在演奏時候也是如此,明明室內燈光如常,但他週遭像是有光芒一樣。

  非常的獨特。

  雷契爾完全被吸引住了,被蒙拿音樂中的生命力給捕獲,他能明白爲什麼大指揮家會成為蒙拿的粉絲,但是他不明白蒙拿怎麼會連一首正規曲子都練不好。

  「我聽過這首曲子,不過他做了不少改編,改編太多有點聽不太出來原貌。」里昂聽了一會,終於認出原曲。

  「是啊,這就是他的問題。他總是把曲子改編成他自己喜歡的風格,所以才會連一首曲子都練不好。相信我,他現在演奏的音符,要他過幾分鐘後再演奏一次,肯定又是不一樣的了。」

  「他記不得?」里昂問道。

  「記性差得跟魚一樣。」愛德蒙微笑說道。

  聽說魚的記性只有三秒。

  「我有時會把他練習時的曲子錄音下來,他聽過幾次才注意到這個問題。」

  「他這樣挺糟糕的,沒有樂團敢用他。」里昂一下子就抓到問題的癥結點,團體合作需要的就是紀律與穩定,蒙拿的音樂雖然很搶眼卻缺乏最基本的條件。

  「他確實不適合樂團,他自己也很煩惱這點。」愛德蒙倒是不擔心蒙拿出路問題,他不適合樂團,但可以走獨奏或是爵士樂的即興演出。如果他願意,他甚至可以出版自己的專輯。要知道,他爸大指揮家可不是一點兩點喜歡他的音樂,而是非常迷戀。

  音樂結束了,大指揮家挑剔他幾句,想藉此挑釁對方再爲他演奏一曲。

  「又要開始了。」愛德蒙見狀直搖頭,看來一時片刻是結束不了,「我們到一旁坐著吧,我爸一旦啟動蒙拿模式就停不了。」

  蒙拿模式還是蒙拿自己戲說的,愛德蒙拿來引用。

  音樂廳一旁擺著沙發與桌几,可供人坐著休息,愛德蒙怕他們無聊還拿出西洋棋來,跟里昂下起西洋棋。雷契爾始終專注看著另一頭的蒙拿,好奇於他的音樂。

  里昂雖然在跟人下棋,心緒卻也是關注著雷契爾,怎麼他演奏時候就不見雷契爾如此目不轉睛。雷契爾看得太久了,好像連他在他身邊都忘了。

  「你知道我演奏得比他好吧?」里昂忍不住說了一句,不論是技巧、力道,或是表現力,他都不會輸給那個蒙拿。

  「嗯?」雷契爾困惑,不知道他爲什麼突然這麼說,他盯著演奏中的蒙拿一會,直到他放下小提琴,才收回視線望向里昂。

  里昂心裡有氣,不吐不快,「你都看他看呆了。」

  「我沒有……」雷契爾想否認,但是剛才他確實盯著蒙拿的手指看呆了,想了一會又承認,「的確是有點。」

  里昂不悅哼聲,棋盤上,他的對手移動棋子了。

  「將軍。」愛德蒙喊了一聲,他的教皇站在對方國王的斜角。

  里昂皺眉,開始認真思考下一步。

  另一邊的蒙拿卻跟大指揮家稍微吵架了,大指揮家要求蒙拿演奏他不擅長的曲目,說是不擅長,其實是他記不得樂譜了。

  「我需要一個人幫我──」蒙拿凹不過大指揮家的要求,望向另一邊的人,與雷契爾對上視線。

  -

  雷契爾不知道該怎麼辦,愣了一會,眼看蒙拿向他走來,不由自主地站起身。里昂與愛德蒙看見他大動作,同時抬頭,注意到走來的蒙拿。

  「雷契爾,你知道貝多芬的F大調浪漫曲嗎?」蒙拿對雷契爾詢問。

  雷契爾緊張,回答蒙拿的問題,就像他回答老師問題般謹慎小心,「是的,我知道這首曲子,練習過幾次。」

  「正好,能不能幫幫我。我們一起合奏吧。」蒙拿笑問。

  「可是…可是我還不夠好……」雷契爾害怕中又有些期待,受寵若驚。

  「別害羞,你可是練過隨想曲的人。我對你有信心。」蒙拿向他伸出手,邀請他。

  雷契爾猶豫。他沒有看向里昂,尋求他人的意見。他得自己思考,這是他的問題。他並沒有花太多時間,這個提議對他來說太過誘惑,他將自己的手交給蒙拿。

  他想跟他合作看看,他與蒙拿能擦出什麼火花。

  里昂看著雷契爾搭上蒙拿的手,他非常介意那兩人的接觸,不過就是合奏而已,沒必要到動手動腳的地步。眼看兩人聊著關於分部的事情,里昂也不好當著主人家的面發作什麼,就是看著蒙拿的眼神特別凶狠。

  里昂的注目完全被吸引過去,西洋棋也不下了,將軍就將軍吧。

  「看來你很緊張雷契爾。」愛德蒙見狀,對他說話。

  「是。」里昂承認,也不掩飾。

  「你知道他是個成年人了,你並不需要這麼緊張他。」愛德蒙說著,總覺得他們這樣不太正常。要給孩子足夠的空間,才能讓他們順利成長。

  「不,在我眼中他永遠只是個孩子。」

  「被飼養的老鷹不會飛。」

  「那就別飛吧。就讓他在我的羽翼之下成長。」里昂直言,毫不忌諱地說出他自己的真正想法。

  愛德蒙明白了些什麼,就如蒙拿所猜測,里昂與雷契爾或許不只是兄弟關係那麼簡單。他們知道雷契爾是被里昂家收留的孩子,甚至不是養子,若是那兩人的關係不是出於雷契爾自願的──或許該找個機會向雷契爾打聽一下,如果需要,他們會幫助他。

  愛德蒙不再繼續話題,若有所思打量里昂與雷契爾。

  在那頭的雷契爾與蒙拿和大指揮家討論告一段落,準備開始演奏,落下第一個音節。音樂如人,雷契爾的音色聽來過於小心翼翼,像是在顧慮什麼,沒有好好展開手腳,深怕演奏錯誤似的,音色有些不太自然。他在害怕什麼?這又不是考試。

  「卡!抱歉抱歉,我們重來一遍。」蒙拿早大指揮家一步喊停,搭上雷契爾的肩,「抱歉,給我們一點時間,我們需要私下討論。」

  蒙拿摟著人走到音樂廳的角落,雷契爾一臉驚慌失措。

  「只是討論,沒必要動手動腳的吧?」里昂看著他們舉動,不悅極了,忍不住開口。不過那兩人離的太遠,不可能聽得見。

  兩人討論一會,達到共識,雷契爾向蒙拿點頭,深呼吸吐氣,回去站定位置。

  貝多芬的F大調浪漫曲,夜曲一般優美的曲子,二二拍的慢板,主旋律由雷契爾引導,然後蒙拿加入,以較低的音色襯托出主旋律,豐富音色,達到和諧。

  不知道蒙拿對雷契爾施了什麼魔法,雷契爾的演奏變得放鬆許多,音色柔軟,還有點甜蜜氣息,偶爾與蒙拿對上視線還會回以微笑。

  一曲完畢,兩人還互相擁抱了彼此。

  然後最滿意的就是大指揮家了,大指揮家是很好滿足的,只要是好聽的音樂他都喜歡。但不可避免地還是得就兩人的缺點挑剔一番。

  里昂已經走到他們面前了,因為看不過去那個多餘的擁抱。

  「你們剛才討論了什麼?」愛德蒙也跟著過去,詢問蒙拿,好奇他是怎麼搞定太過緊張的雷契爾。

  「沒什麼,很簡單的。我叫他演奏的時候,不要看著大指揮家,想著自己喜歡的人就好。」蒙拿聳肩,嘻笑,「沒想到效果這麼好。太完美了,雷契爾,合作愉快。」

  雷契爾瞬間臉紅,微微一笑,最後視線對上怒氣騰騰的里昂,又很快別開眼。

  僅僅一眼,里昂怒意全消了。他最了解他家小孩,肯定是想著他了,難怪剛才演奏時候都不敢看向他。里昂心情大好,關於那些太過熱切的接觸,他也不計較了。

  愛德蒙不動聲色觀察著他們,直到大指揮家一時興起,拉著蒙拿跟里昂,硬要兩人合奏一遍。蒙拿不太願意,要求休息一會。大指揮家囔囔著,上台演出的話,這會功夫還不夠看呢!

  救命啊!蒙拿望向愛德蒙,向他求救。

  「爸,你讓蒙拿休息一會,你別老是壓榨他。」愛德蒙幫忙說話。

  「我這哪算壓榨?我這是愛!」大指揮家說道,後來還是同意讓蒙拿去休息一會,他要換個人壓榨。

  雷契爾看著他們三人互動,覺得很有意思,這三人就好像一家人一樣,感情很好的樣子。等等,一家人──雷契爾一頓,突然明白過來,或許大指揮家是知道蒙拿與愛德蒙之間的關係,肯定是知道的,不然不會這樣對待蒙拿。明明是客人卻又讓他去廚房準備晚餐什麼的。

  他們是一家人,因為蒙拿和愛德蒙是在一起的。

  雷契爾愣住許久,久久沒有反應過來,直到悠揚的音樂響起,才拉回他的思緒。大指揮家彈著鋼琴跟里昂的小提琴合奏,一首克萊斯勒的西班牙小夜曲。愛德蒙站到他身旁,對雷契爾搭話,「你哥真厲害。」

  雷契爾望向這位擁有王子氣質的男子,問題在肚子裡頭悠悠轉,最後忍不住詢問,「你們家的人知道你跟蒙拿在一起,不覺得奇怪嗎?」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50-ab9ab62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