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羊的願望03 
小羊的願望03
  第三樂章

  回程中,兩人不約而同,安靜許久。

  最後由雷契爾率先打破沉默,「你在法國的豔遇是怎麼一回事?」

  「你在乎?在你和朋友玩瘋的時候,你在乎過我嗎?」里昂反問,口氣不善,光是回想起這件事,他就有氣,「你還管我豔不豔遇。」

  被他這樣質問,雷契爾覺得自己委屈,他跟朋友真沒什麼,還玩對戰祖瑪,但是里昂卻在法國跟別的勾搭上。他發現自己實在沒辦法接受,甚至說不出話來,就只能緊握著拳頭。

  雷契爾安靜沒有任何回應,不吵不鬧的反應,里昂反而不痛快,他到寧願雷契爾跟他吵起來,就像夫妻也會吵架那樣。雷契爾不質問下去,讓他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繼續解釋那個豔遇根本只是笑話而已。

  「你…你能不能停車一下,我有點不舒服……」

  里昂等了很久,卻等到雷契爾虛弱的一句話。他轉頭看他臉色是真的蒼白難看,趕緊靠邊停車,詢問他,「怎麼了?是不是吃太飽暈車了?會不會頭暈想吐?」

  雷契爾搖頭。

  「不然車先停這裡,我們走回去?」里昂提議。

  雷契爾還是搖頭,停頓許久,又說,「我休息一會就好。」

  他其實不頭暈,也不想吐,他就是太難過了。

  看他這麼緊張自己,心情又好多了。他知道,里昂還是重視自己的。

  重重地,鬆了一口氣。

  里昂陪雷契爾休息一會,又重新發車,回家,他們在外租借的公寓距離這裡只差三個街口遠而已。很快就到家,里昂讓雷契爾先回家裡,行李什麼的,交給他來搬運就好。雷契爾不肯,安靜地陪著他,拎著自己的背包,看他將行李從後車廂搬下來。里昂連背包都想幫他拿,可雷契爾堅持自己拎著。

  回到公寓,雷契爾一進門,就看見另一個行李箱擺在客廳還沒整理,可見里昂剛回家就趕去找他了。心裡突然一酸,莫名地想哭。知道里昂豔遇時候,都還沒有想哭的念頭。可是當他看到里昂的行李箱,情感就失守了。

  他其實也很想念對方。

  「我去泡熱茶,你先休息。」里昂關上門,對雷契爾交代一聲,匆匆忙忙要去廚房泡茶。

  里昂擦過雷契爾身邊,走向廚房,雷契爾站在原地看著他的背影,很想就這樣撲上去,緊緊地抱住那個人。可是一旦接觸對方,他肯定會哭出來。

  他不希望自己在里昂的面前那麼軟弱,所以他忍耐撲抱對方的慾望,慢步走向客廳沙發,安靜地坐在沙發一角,等待里昂給他泡的熱茶。

  里昂泡了一杯溫和清香的花茶,馬克杯裡頭還有著尚未完全泡開的茶包,花香已四溢。雷契爾將馬克杯端在手裡,喝著,溫熱安定他的情緒。

  「好點沒?」里昂詢問他。

  「嗯,沒事了。」雷契爾回答,微微一笑,柔和乖順。

  里昂多看了他一眼,確認人是真的沒事,才點頭起身,「我去洗個澡,廚房還有熱水,待會喝完再喝一杯。」

  「好的。」

  里昂摸摸雷契爾的頭後,離開客廳,到浴室洗澡。

  雷契爾眼神一直盯著他,直到他走進浴室,聽見嘩嘩的水聲,還不能收回自己的視線。在他心裡有一個疑問,為什麼從進門到現在,里昂還沒有給他一個吻?

  雷契爾換個姿勢,坐躺在大張沙發椅上,可能是因為情緒起伏太大的關係,明明沒做什麼事情,他卻覺得有點累了。

  回家後里昂總會給他一個吻的。

  他們有一個祕密,在外頭他們還能扮演著感情很好的兄弟,然而實際上他們有戀人的關係。親密得令人窒息的關係。

  雷契爾有時候會覺得他們這樣的關係挺絕望的,因為兄弟一輩子都能是兄弟,戀人卻有分手的一天。但他知道自己肯定離不開里昂,並不是那種出國一兩個月的實質離開,而是不再與對方心靈往來的離開。他沒辦法接受,有一天里昂會愛著別的人比愛著自己還多,他不能想像里昂不再願意碰觸自己、不再天天緊張著他。他會因為沒有里昂的愛而枯萎。

  太絕望了,太卑微了。

  他覺得自己很可憐。

  雷契爾抱著馬克杯,坐躺在沙發上想著事情,想著想著不小心睡著了,杯子傾斜一邊,裡頭的水幾乎要溢出來了。

  里昂出浴室,走向他就看見這副岌岌可危的模樣,心裡念了他幾句,不敢真出聲音怕吵醒睡著得人。他從雷契爾手中拿走茶杯,雷契爾在些微的變動下還是醒了過來,眼神有些茫然看著他。

  里昂還沒開口,就聽見雷契爾含糊的說話,「回家的吻……」

  倒是提醒他,回來到現在他們還沒親吻,里昂感覺心裡像被羽毛搔了一下,心癢難耐,湊向前,彎腰親吻雷契爾。

  雷契爾回應著,非常熟悉的親吻,他在親吻中感覺到滿足與安全,伸出雙手抱住里昂,剛洗完澡的里昂身上還帶著水氣,把他的袖子都沾濕了,無暇顧及。

  「去床上?」里昂抱著人,整個人都爬上沙發,沙發畢竟沒有床的寬敞與柔軟,雖然已經處於非常狀態,但他更在乎雷契爾的感受。

  雷契爾搖頭,小聲地告訴他,「在這裡就好。」

  「好的,我的小羊。」里昂親吻雷契爾的耳後,真心感謝他的回答,更加溫柔地對待愛撫。

  雷契爾感覺很熱,里昂的碰觸像是火一般,燃燒他的身體。他不喜歡太多挑逗,這會讓他感到更加的焦急,他喜歡里昂充滿他體內。只有在他們連結在一起的時候,他才能真正的得到滿足與快感。

  「快點。」雷契爾拍打里昂的肩,嫌不夠似地,湊過去咬住他的肩頭,緊咬不放。

  直到他終於得到他想要的,才鬆口,放過里昂的肩。

  雷契爾是被溫柔對待的,而里昂卻是傷痕累累,實質的傷就留在他的肩頭,每一顆牙印都清清楚楚印在上頭。

  性事過後,吃飽饜足的獅子還能喜孜孜地抱著小羊進浴室洗澡。里昂一邊清理雷契爾的身體,一邊愛不釋手地撫摸著。雷契爾安靜不做聲響任由擺佈,視線偶爾停在里昂肩上的牙印,心裡頭也是挺滿足的。

  那是他留下來的痕跡,這個人是他的,只有他有權利在他身上動手動腳。雷契爾並非表面上的溫馴,那肚子裡頭藏的都是些可怕又黑暗的念頭。他也有不輸給里昂的獨占欲,有時候甚至會覺得,自己的那些念想比里昂還要更多更加恐怖得多。

  他時常得忍著,不能被對方發現端倪。

  他很怕被里昂知道自己真正的想法,會嚇得馬上遠去。

  「你知道大指揮家史蒂芬嗎?」

  「知道。」他當然知道。雷契爾疑惑看向里昂,不明白他怎麼這時候提到他。

  「他邀請我到他家玩幾天,說是要和家裡的人交流音樂。他家有個剛從音樂系畢業的兒子,跟我只差一歲。」里昂說著,一時間忘記得那個人的名字。好像在哪裡聽過,耳熟得很,偏偏他就是忘了。

  「你要去?」雷契爾反問。

  好不容易他們才能聚在一起,他又要去別的地方嗎?

  「我們要一起去。他說我能帶人過去。」里昂親親雷契爾微微皺起的眉頭,覺得小羊鬧脾氣的樣子也可愛至極。

  「可誰都不認識我。」

  「我也只認識史蒂芬一個而已。沒關係,就當做交流會。」

  「我水準還不夠……」雷契爾安靜下來,覺得自己想太多,對方邀請的是里昂又不是他,他跟里昂過去就只是個陪襯而已。

  「沒事的。」里昂不知道雷契爾腦子裡的胡思亂想,又是親吻雷契爾的頭髮與臉頰,安撫他。他想到還有件事,一定得跟雷契爾交代,現在氣氛正好,順道提起,「我跟你說,法國的艷遇是個笑話,對方老追求我,但我沒答應他。連房間都不給進呢!」

  「他還要去你房間?」雷契爾聽聞,聲音不自覺提高了。聽見自己的聲音,都覺得可笑,居然跟女人似的質問著。

  「沒,後來大指揮家幫我解圍。」里昂見他在乎,心情愉悅,侃侃而談,「史蒂芬說那個人之前也找過他,但被他用只忠於戒指的主人拒絕了。你說我們是不是也應該去買一對?」

  雷契爾安靜聽著,不做任何回應。

  里昂表面上笑著似乎不怎麼正經,但他卻是認真提議,這件事他考慮了很久,應該說很早就已經在考慮。他想要正名他們之間的關係。

  雷契爾的不回應,讓他有點緊張,但他不想就此帶過這個話題。

  「雷契爾,我們結婚吧。」里昂向他求婚,暗暗嚥下口水,等著一臉震驚的雷契爾回答。

  雷契爾久久反應不來,等他回過神,別過臉,千頭萬緒,他要找個話題轉移過去才行。

  「雷契爾,不要逃避!」里昂抓住雷契爾的肩膀,看穿他的意圖,用力搖晃他一下。

  不逃避不行──雷契爾難掩慌張。

  「雷契爾!」

  慌忙之下,雷契爾給了答案,「不行!」

  -

  「爲什麼不行?」里昂沒想到雷契爾居然會拒絕。

  「我們是兄弟。」雷契爾拒絕之後,漸漸冷靜下來,只是心裡還是很慌張。

  「藉口,我爸媽根本沒收養你,你還是叫做雷契爾‧波文,而不是雷契爾‧愛德!」里昂吼他,氣極,刷地起身,離開浴缸。他在浴室裡頭轉著圈子,氣憤不息。

  「你跟我把證辦了,明天我們就去。」

  「我不要──」

  「雷契爾,還是要我請爸媽來說服你?」里昂沉聲說道,當他最生氣的時候,反而冷靜下來。他有的是各種殺手鐧能逼他就範。

  「不要,他們不知道──」雷契爾坐在浴缸裡頭,里昂人一走,水好像突然降溫許多,他縮著身體,將臉埋在膝蓋上。艾德夫婦根本還不知道他們的關係,他最怕里昂會鬧到他們面前去。他明明知道他最怕什麼。

  雷契爾哭了,著實嚇了里昂好大一跳。

  「雷契爾……」里昂聲音放柔,他不希望惹哭對方,那不是他原本的意圖。他聽著雷契爾的哽噎的呼吸,感覺心被人揪緊一般,非常心疼他。他靠了過去,伸出手,想安撫雷契爾,聽見他說話。

  「你要是敢讓他們知道,我就得跟你分手。」雷契爾威脅他。

  里昂愣了一會,火又升上來了,原本想安撫對方的手,卻變成了拉扯,「你什麼意思!把話說清楚!」

  雷契爾頭埋在膝蓋後頭,雙手環抱住自己,不讓他拉扯開來。

  「雷契爾!」

  「你要是敢讓他們知道,讓他們傷心難過!我肯定跟你分手!」雷契爾掙扎不過里昂的蠻力,索性放開身體,對里昂大吼回去,臉上痛哭流涕慘不忍睹。

  里昂本來的怒意,在看他這樣又消了下去,但他聽著雷契爾的話,非常不甘心。

  「我們遲早都要跟他們說的。」他不希望雷契爾這樣逃避。

  「不要說。」雷契爾搖頭,「我們現在這樣不好嗎?」

  「不好。」

  「我覺得很好啊,你爲什麼要這樣?」

  對於雷契爾的問題,他才想反問他,你為什麼要這樣!難道他想要公開他們的關係是什麼罪大惡極恐怖的事情嗎?爲什麼連一個名份都不願意給他!

  雷契爾哭慘了,里昂瞪著他纖細瘦弱的身體,許久終於意識到他們正洗澡洗到一半,水都涼了,泡在水裡的雷契爾可能會感冒。這才緩過神,壓下不甘心的情緒,在雷契爾身上沖熱水,等身體暖和之後,帶他離開浴缸。

  人是被妥善照顧著,縱使里昂那張臉非常陰沉,擦乾身上水珠、吹乾頭髮,全一手包辦。雷契爾哭了一陣之後,緩口氣,安靜下來,任由里昂動作。

  「不要以為哭,我就拿你沒輒。」里昂憋了許久,終於開口。

  跟哭不哭沒有關係,不管雷契爾怎樣,他都是拿他沒輒的。

  「你嚇到我了。」雷契爾冷靜下來,終於想好對策,里昂是個典型吃軟不吃硬的人,他不應該一開始就拒絕他。他頓了一會,戰戰兢兢地對里昂說,「你能給我一點時間考慮考慮嗎?」

  「如果你只是想拖延──」里昂說到一半停頓下來,深深看了雷契爾一眼,鬆口,「好,我給你一個月的時間考慮。說是考慮,但也只是給你一點緩衝時間而已。婚是一定要結。」

  「里昂……」

  「別再說了,不然明天就去公證吧。」里昂擺手,讓他二選一。

  兩個人大眼瞪小眼,僵持好一會,里昂已經做出很大的讓步了,他知道他提得很突然又不夠正式,這一點卻時有些不妥,但雷契爾實在不應該拒絕他,這讓他十分緊張。

  「請你給我時間考慮考慮。」雷契爾退敗,接受一個月時間的提議。雖然一個月只是緩衝期。

  「好,那麼我們暫時不提這個,免得吵起來。明天我們回家一趟,跟爸媽打聲招呼後,再去拜訪史蒂芬家。」里昂立刻轉移話題。

  「回去時我們得低調點。」雷契爾小聲提醒。

  里昂白眼,「你再說,我們又要吵起來了。」

  雷契爾禁聲,在里昂在床邊位置躺下時,靠上他的胸膛,聽著對方的心跳聲,他們不要吵架。

  「你呀。」里昂將人稍微往上抱些,調整一個舒適的位置,這樣他低頭就可以看見雷契爾的臉,那句你呀充滿無奈與寵愛。

  雷契爾轉頭望向里昂,主動親吻他的下顎。

  然後兩人一同睡下,在午間睡了一個心滿意足的午覺。

  隔天要回艾德主宅,雷契爾從睡醒那一刻開始緊張,經由早上的性事,里昂也知道他有多麼僵硬與害怕。

  「他們總有一天會知道的。」里昂不只一次如此主張。

  雷契爾直搖頭,什麼話都不肯說。

  里昂不想發脾氣,他說了會給一個月的緩衝時間,所以他壓下脾氣,忍耐雷契爾的逃避。

  抵達主宅時,雷契爾顯得緊張,提醒里昂一句,「我們得低調點。」

  里昂瞪他,狠狠的瞪他。最後沒搭理他的要求,抓著人的手臂回自己的家。

  雷契爾連喧嘩都不敢,被拉進主宅,進門後里昂主動甩開雷契爾的手,跟家人打聲招呼。

  「爸媽,我們回來了。」里昂給兩人一個臉親。

  「回來了。」

  艾德夫婦向兩人打招呼,招呼里昂跟雷契爾過去沙發坐,雷契爾拘謹地站在一旁,坐到單人的位置上去。

  「吵架了?」情感敏銳的女主人立刻查覺到那兩人之間的詭異氣氛,詢問里昂怎麼一回事。

  「小事,沒什麼。」里昂一語帶過,不願多談。

  「就算是小事,累積起來就能變成大事,所謂積沙成塔。」

  「算了,妳少說兩句。他倆的事讓他們自己解決去,我們別管。」艾德家的男主人打斷妻子的叨唸,「雷契爾,學校生活如何?」

  「託福,一切都好。」雷契爾回答,顯得格外生疏。

  里昂看不過去,向他母親交代,「史蒂芬邀請我們兩個到府拜訪幾天,待會就要過去,我們不能待太久。」

  「他只邀請你吧?雷契爾你若不想去可以留下來。」她最後望向雷契爾說話,那表情與語氣,十分希望雷契爾留下。他們家的人只有她跟雷契爾會吃甜點,她最近學了新的蛋糕,很想試試身手呢。

  「那我……」

  雷契爾正想答應,立刻被人打斷。

  「不行,已經跟對方連繫好人數,無故少一個人,對主人來說會很失禮。」里昂打斷,瞪向雷契爾一眼。他竟敢想答應她。

  結果是,里昂不敢在家裡停留太多,很快又出門,前往史蒂芬家。他特別討厭雷契爾在他父母面前,異常乖巧,不論他們說了什麼,雷契爾都會說好。

  「路上小心。」艾德家的女主人送行。

  「我們幾天後就回來了。」雷契爾說話,也很捨不得離開家。

  「可是我們之後要出國玩,會有好幾天遇不到呢。」艾德家的女主人真捨不得,一人一個大大擁抱,特別是雷契爾,叮嚀,「雷契爾你可別老是這麼乖,他要是欺負你,要記得反抗。」

  「媽!」他還不夠反抗他嗎!女人不要再火上加油了!

  里昂一喊,雷契爾嚇得抓住他的衣角,睜大眼睛瞪著他,那眼神向在對他說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母親說話。

  艾德家的女主人摸摸雷契爾的臉頰,「玩得開心點。」

  里昂搶過雷契爾,將人塞進副駕駛座,粗言粗語向他母親道別。

  他母親就是笑,向他們揮手。雷契爾降下車窗,也揮手回應,非常依依不捨。

  「你知道史蒂芬家跟我們家只有一小時的車程嗎?拜託你們不要搞得跟生離死別一樣。」里昂上車,第一動作把車窗拉上,隔絕雷契爾與自己母親的送別。

  雷契爾收回視線,調整姿勢坐正,在第一個紅綠燈停下時,雷契爾對里昂開口,「謝謝。」

  里昂冷哼,他當然雷契爾為什麼向他道謝,不就是沒在父母面前說出他們的關係,雷契爾不只該向他道謝還得跟他道歉。

  「我一直把他們當自己真正的爸媽,我很重視他們。」雷契爾說著,「如果我們的關係會讓我失去他們,我希望能一輩子都瞞著他們。」

  里昂當然知道他的想法,只是太傻太蠢了。

  「如果我們結婚,他們會變成你真正的爸媽。就算他們一開始不能接受我們,但久而久之總會明白的。」里昂反駁他。綠燈亮起,車子又開始行駛。

  雷契爾卻說,「他們好心收留我,我卻把他們的兒子變成同性戀了。」

  「你夠了。我喜歡你是我自己的事情,是我把你拉進來的,而不是你的問題。」里昂抽空瞪他一眼,發現雷契爾的臉色很差,「你……」

  不說了,直接把車靠邊停靠。

  他查看雷契爾的狀況,雷契爾臉色蒼白,體溫卻很低,他出手摸著雷契爾的臉,想把那張臉捏得紅潤一點。

  「要不要買點吃的在路上吃?」

  雷契爾搖頭,抓住里昂的手,「哥,我有時候會想,如果我們沒有再一起會是怎樣的狀況?」

  「我會跟很多很多人上床,每天都換一個床伴,不論男女。」

  雷契爾聽聞,無意識的咬緊牙關。

  里昂知道他不喜歡聽這種話,偏偏雷契爾總愛一而再的試探他。

  「所以關於這個問題,你最好想都不要想。」里昂抽回自己的手,抓住他的下巴霸道親吻,輕咬對方舌頭一下。

  結束親吻後,雷契爾說了聲,「痛。」

  「知道痛就好,下次不要再提了。」里昂回答,一語雙關。看他情緒緩和許多,臉色滿是紅潤,這才開車繼續前行。

  他們大約是下午四點多抵達史蒂芬家的別墅,出來應門的是一位很有鄰家男孩氣質的青年,對著他們一笑招呼,「你們是里昂與雷契爾吧?午安,你們好,我是蒙拿。」

  「你好。」里昂與對方點頭招呼。

  「快進來吧。」蒙拿讓道,本來還想幫他們拿點行李,但他們行李也不多,索性作罷,向他們解釋,「史蒂芬家的人都出門買晚餐了,我和你們一樣,是這個家的客人。聽說大指揮家把我們聚集一起要互相交流音樂,以後還請多多指教。」

  蒙拿自我介紹一番,熟門熟路地帶人上二樓,「我帶你們到房間去。」

  「大指揮經常舉辦這類的活動嗎?」雷契爾看他對這裡很熟悉,好奇詢問。他對這位非常有陽光氣息的青年非常有好感,感覺對方是個好人。

  「不,這應該是第一次。」蒙拿回答。

  「你經常來?」

  「嗯……是的。」

  不知為何,眼前的蒙拿突然變得不好意思起來,兩人互看一眼,不知道他是怎麼了。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49-ea87ad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