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機器之貝羅的故事-番外 
番外-羅比兔的哀愁


  當時人來了,人又走,將它留下。

  羅比兔孤守葛蘭星球,後來葛蘭星球的管理者回來,打理星球上的一切,將迪歐的行李給丟了。

  羅比害怕自己也被當作垃圾丟棄,所以躲在草叢裡,盡量不被管理者發現。

  然後新的客人來,管理者又離開。

  它還是繼續躲著。

  它要等到迪歐主人來,把他們未完的球局打完。

  經過風吹日曬、日復一日,羅比的毛都髒了、捲起來了、打結了,迪歐還是沒出現。但羅比沒有氣餒,依舊痴痴等待。

  它躲在橋墩下,躲在草與樹之間,躲入自己挖的地洞,躲在葛蘭星球各個角落。

  電池快耗盡了,它趁夜深人靜時,闖入星球上唯一建築物偷偷接電,殊不知還因此傳出葛蘭星球鬧鬼的傳說。

  它因為身上的毛太厚太雜太亂,整隻壯大了兩倍多。

  今天又有人來葛蘭星球,它躲在靠近建築的一顆大樹下偷看,圓圓的毛尾巴忍不住地扭動,就如每一次有人來時一樣。

  很高很滿的期待,雖然最後都是失望收場。

  羅比盯著太空船,滿懷期待,有人從太空船緩緩走下,那人手緊緊牽著另一位的手,羅比將那兩個人看個仔細,而後竄了出去。

  「主──人──」

  羅比的發聲器年久失修,壞了生鏽了,發出可怕的聲音。

  站在迪歐身前的貝羅,眼看又髒又黑的不明物體衝來,立刻擋在迪歐身前,不讓怪物靠近。原本就在貝羅身後的迪歐,卻想推開。

  「貝羅,讓我看看!」

  「不行,對方來路不明,你別輕舉妄動。」

  迪歐湊向前,墊著腳尖,視線越過貝羅肩膀,看向熱烈歡迎怪物。怪物身上亂七八糟又髒又黑的毛,澎得跟球一樣,可直直的耳朵,卻有說不出口的熟悉感。

  迪歐想了一下,突然想通,大叫一聲,「羅比!」

  「主──人──」

  迪歐被羅比那糟糕的聲音嚇到,皺眉苦笑,「天吶羅比,你非常需要維修!」他推開身前的貝羅,讓羅比撲到自己身上。

  「羅比你變好重吶!」迪歐摸摸羅比的毛,突然明白它變重的原因,毛髮上又是土又是灰又帶水,太悽慘了。他摸摸羅比的頭,難過得想哭了。

  「不過就是隻電子寵物!」

  一旁的貝羅,就算格式化後,對羅比沒了印象,卻還是依舊愛吃醋。

  「羅比我們走,不要理心胸狹窄的貝羅。」迪歐對羅比說話,不嫌髒地在羅比頭上耳朵上親了好幾下。

  貝羅看得怒火中燒,但是又不想真的被認為心胸狹窄,硬是忍了這口氣。他一手還拎著迪歐的行李,跟恨不得狠狠摔了洩氣。

  打從羅比出現,迪歐與羅比一直在挑戰他的忍耐底限。

  和迪歐洗鴛鴦浴的,不是他貝羅,而是突然出現的羅比!迪歐還幫羅比梳毛,又親又捧又抱!最後幫羅比維修,將所有零件都拆了,又組裝起來。

  貝羅都覺得自己小心眼,他趁迪歐不備,偷走了羅比一個小零件。

  讓迪歐找了老半天都找不到,貝羅心裡得意,這麼一來,少零件而不能組裝回去的羅比就暫時不能霸佔他的迪歐。

  「你冷落我。」貝羅控訴。

  「我沒有!」

  「可是我覺得寂寞了!」

  然後貝羅將迪歐攔腰扛起,丟到床上做愛的懲罰運動。

  等到羅比再度啟動,都已經是隔天中午的事了。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45-02628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