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機器之貝羅的故事10 
貝羅的故事10
  第十章

  迪歐睜開眼,猛地醒了過來。他的意識清醒,卻無法動彈,他被封在藍綠色黏稠液體之中,鼻間嘴巴扣著輸氧管提供氧氣,液體內的溫度偏低,迪歐在裡頭試圖掙扎,卻力不從心。

  在外頭,求救鈴響起,由系統通知護士醫生,病人清醒了。

  那些人趕了過來,將粘稠冰冷的液體排出,最後才打開水艙,迪歐摘下氧氣管,想舉步跨出水艙,但他的腳不像是自己的,無受控制地動也不動,除了麻痺沒有其他的感覺。

  「迪歐先生,慢慢來,你才剛清醒,身體還反應不過來。」

  朦朦朧朧的聲音,醫生在他耳邊說話,他卻聽不清楚。

  「我──嘔!」迪歐正想說句話,突然一陣反胃,吐出酸水,全吐到地板上,鮮明黃色的液體從他口中源源不絕地吐了出來。

  隨即昏迷過去。

  再醒來,他換了個病房,躺在正常病床上,迪歐環顧周遭,整個病房就他一個人,單人床內附會客專用的客廳,他不曾看過哪家醫院的VIP病房有這樣的格局。

  他有股詭異的熟悉感。

  身體還是很有麻痺感,但沒一開始嚴重,迪歐伸出手,握握拳頭、動動腳趾。

  OK,能動!

  接著,他想坐起身,咬牙忍耐疼痛,好不容易坐了起來,但已是滿頭大汗、氣喘如牛了。

  「迪歐先生。」柔軟溫和的女聲響起,不知道打哪出現的女人,突然靠近他。

  迪歐倒抽口氣,差點沒被嚇死。他轉頭看,發現對方是個漂亮得不真實的美女,上下打量後,確認對方是愛威爾公司出產的機器人,那股統一的無生氣。

  她大概一直都存在,只是站在病床後,在他視線範圍之外。

  「這裡是哪裡?」迪歐詢問。

  「這裡是愛威爾公司的專屬醫院,您在三樓的三零一VIP病房。在下是愛威爾派來的醫療型機器人,專門負責您在醫院所有的事務。」對方詳實解釋。

  「又是VIP房、又是醫療型機器人,愛威爾公司打什麼主意?為什麼要特地救活我?貝羅呢?他還好嗎?」

  面對迪歐一連串的提問,對方一概不知,只能對他道歉。

  「您得先把身體養好才行,這是我的職責所在。」

  迪歐敗下陣來,也知道對方說的對,他得先恢復健康,才有辦法去管那些破事。

  「妳叫什麼名字?我該怎麼稱呼妳?」

  「我叫麗沙。」

  「好的麗莎,告訴我,我現在該做什麼?」

  「您需要好好的用餐,正常飲食,待會我會幫您安排復建的運動,您肌肉太久沒使用,可能不能馬上習慣行走。」

  「我昏迷了多久?」

  「一年又五個月。」

  迪歐倒抽口氣,簡直不敢相信。難怪他剛醒來時,會是在低溫水艙裡。

  「我明白了,一切就麻煩你安排。」

  「好的,迪歐先生,感謝您的配合。」麗莎一欠身,到外頭準備給迪歐的餐點。

  迪歐留在病房裡,繼續活動他的腳趾與手指,好像漸漸地變得靈活一點。

  就那麼一點點。

  復健是段痛苦的歷程,迪歐雖然難受,但沒一句抱怨。咬牙忍耐這一切。

  一開始,麗莎會經常讚許他,迪歐嫌吵,最後受不了,跟她攤明,「妳不用這麼做,我不吃這套,該做什麼我都會做,不需要妳的讚美。」

  之後麗莎安靜許多,雖然偶爾還是會迸出幾句鼓勵的話,迪歐一概無視了。

  第三天,迪歐恢復的七七八八,麗莎已經安排好他出院的時間,不過離開前得先去見一個人。麗莎沒說對方是誰,那不是她可以回答的問題。

  迪歐不急,答案很快就會揭曉。

  麗莎特意拿了塊黑布,將他的眼睛矇住,接下來他們要去的地方是愛威爾公司的基地,為了避免曝光,才會特地要求矇住迪歐眼睛。

  在麗莎攙扶下,迪歐倒不覺得恐慌,但眼睛的黑暗讓他失去方向感,盲目的跟著麗莎前行。他們上了交通工具,約莫三十分鐘的車程,麗莎帶他下車。搭乘電梯,又拐了幾個彎,他知道他們進入某間房了,終於停下。

  接著麗莎揭開黑布,招呼一聲,鞠躬離開。

  迪歐打量了四週,眼前所見就像是龐大的圖書館,將樓層打穿,一整排約有三、四層樓高的書櫃,全都堆滿了書籍。

  當他以為房間裡沒人時,赫然注意到有個人做在活動梯子最上層,正盯著自己瞧。

  「你是誰?」迪歐詢問,他仰頭,瞇眼想看清楚點,但距離太遠。

  「我是誰?你又是誰?」對方將問題拋還給他。

  聽他的聲音像是十三四歲的小孩,分不清性別。迪歐觀察許久,才對他做出自我介紹,「我的名字是迪歐,聽說有人要見我?這裡的主人在嗎?」

  聽聞,對方居然從高處躍下,迪歐來不及驚呼,他已穩穩著地,像是鳥一般的輕巧。迪歐看出端倪,眼前這像是小孩般的少年也是機器。

  如果他是愛威爾出產的機器人,那麼外貌未免太過於普通,不像是愛威爾一貫的作風。

  「我就是這裡的主人,你就是迪歐?」機器少年上下巡視,相當不以為意的表情,「你看起來很普通。我不懂為什麼貝羅會這麼喜歡你!」

  一聽到貝羅的名字,他趕緊打聽,「貝羅他還好嗎?」

  只要能知道貝羅的消息,他一點機會都不想放過。

  「我叫做利克。」

  結果他提出的問題被忽視了。

  「聽說你維修的技術是全世界最好的。」利克說,走進迪歐,繞著迪歐走了幾圈,最後站定迪歐面前,要求,「你來檢測我現在的狀況如何!」

  「那麼你得給我一台電腦。」

  「用這台!」利克指向房間唯一的書桌,上頭擺著老式電腦。

  迪歐稍微摸索一會,發現這台電腦雖然外型老舊,但內部程式很先進,甚至比現在的虛擬電腦還好。

  利克看見迪歐驚艷的表情,得意洋洋地獻寶,「這台是我改造的!迪歐,別顧著玩電腦,快幫我檢測健康狀況!」迫不及待地催促他。

  「你的傳輸孔藏在哪?」迪歐撥開利克的頭髮,找不到他的連接孔,一般都是藏在耳朵裡頭。

  「我的傳輸孔在這!」利克轉身背對迪歐,將衣服脫掉,露出外顯的連接孔。

  迪歐從沒看過愛威爾製造外顯連接孔的機器人,他對利克突然有了好奇心,他問,「你是哪一代的機器?我從沒看過你。」

  「我不屬於哪一代,利克就是利克!利克是獨一無二的!」利克回答,語氣中有著明顯的驕傲。

  「我以為,第一代戀愛機器貝羅才是獨一無二。」迪歐開始偵測利克的內部程式,他發現利克就連內部程式語言都顯得老舊。

  「哼,我比貝羅還要特別!貝羅還是我製造出來的!愛威爾所有的機器版型與程式都是我設計的!」利克哼說。

  「你是戀愛機器的設計者?」迪歐驚愕,移開緊盯螢幕的視線,多看了幾眼利克。他追問,「既然你是戀愛機器的設計者,那麼設計你、製造你的人又是誰?」

  「是父親!」利克回答,激動之下,侃侃而談,「父親是全世界對我最好的人,我最喜歡的人就是父親!我身上所有的東西都是他親手製造!」

  「你父親是誰?」

  「父親就是父親!」

  看來利克也不知道自己所謂的父親是誰吧!

  「你父親會不會是愛威爾的創辦人?」迪歐從旁推敲,試圖套出線索。

  「不是,愛威爾的創辦人是父親的叔父。我最討厭那個人!」

  「怎麼說?」迪歐細問。

  「那個人對父親不好!非常不好!」利克顯得忿忿不平。

  「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幫愛威爾公司設計戀愛機器?」迪歐覺得矛盾。

  「那是因為父親愛著那個男人。父親需要我幫忙叔父,讓他的公司壯大,那麼我就得幫忙!」利克垂頭喪氣,這不爭的事實讓他打擊很大。

  對話的同時,偵測已經完成,並無任何的異常。

  迪歐將結果告訴他,但利克似乎對結果不滿意,他皺著臉,不能理解的表情,瞪著迪歐。

  「你覺得哪裡不對勁?提出來,我可以個別偵查。」迪歐向他提議。或許是動作遲鈍,零件上的小問題。

  「我的心出問題了,你幫我檢查一下!」利克指向自己的胸口。

  「你的心臟沒問題啊!」迪歐看向電腦數據,利克的中央處理器正常運轉,沒有一點損壞。

  「那麼你告訴我,為什麼我不能愛人?」利克提問。

  這是什麼奇怪的問題?迪歐愣住,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

  「如果我能愛我的父親,我的父親就不用愛得這麼痛苦。我覺得很悲傷。你讓貝羅愛上你了,真正地愛著你,你應該知道讓機器愛上人類的辦法。」

  迪歐望著利克那藍綠色的眼睛,本該冰硬的眼睛,卻有著哀傷的情緒。

  「我不知道讓機器愛上人類的辦法,但你愛你父親,無庸置疑地。」迪歐反駁他。

  「但父親總問為什麼我不愛他,我只是個機器,我不知道該怎麼愛他。」利克難過得哭了,「我看到貝羅愛上你了,我需要知道愛人方法,所以讓馬克和貝羅培養感情,但是我失敗了,貝羅根本不愛馬克。貝羅說,愛不是發生性行為就會產生,愛得要心對心才行!迪歐你告訴我,我的心怎麼了?為什麼我不能愛人,為什麼我不愛我的父親?」

  迪歐沉默很久,真的很久,久到利克流出來的眼淚,滴在地上積聚成一灘。

  「你不應該再哭了,貝羅說哭得太久,會流出機油。」

  「我猜想,你父親問的對象,不是針對你,而是透過你的模樣去問某人,或許是你叔父。」迪歐猜測,他以為這樣能安慰利克。

  利克還是哭泣,絲毫沒有停止的跡象。

  突然利克走開,邊哭邊走到書櫃前,不知道動了什麼手腳,書櫃往兩側退開,埋在書櫃裡頭的有著方形的透明水箱,水箱裡頭滿是藍綠色的液體,黏稠的液體冒著些微的氣泡,被液體包圍的是顆人頭,沒有四肢沒有脖頸,只有完整的頭部。

  閉著眼睛的人頭上連接著許多維持生命的管子,毫無生氣。

  迪歐覺得怵目驚心,噁心得反胃想吐,乾嘔許久,吐不出東西。

  利克貼上水箱,隔著玻璃親吻人頭的嘴,他的眼淚滑落,無法停止的酸澀。

  「父親,我愛你。我是愛你的。全世界我最愛你。」

  迪歐受到利克情緒的渲染,同時覺得悲哀,他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樣複雜的情緒,他很同情利克,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安慰他。

  當時的他啞口無言了。

  利克將眼淚流乾,盯著他親愛的父親,他的情緒、他的愛無法傳給緊閉雙眼的父親,一切都枉然。

  「貝羅在工廠裡維修,你去找他吧。如果他還認得你的話,我就把他送給你。」

  利克背對著迪歐說話,蒼涼寂寞的背影,讓他看起來是這麼的嬌小。

  如果他還認得你的話──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迪歐追問,利克的話不太對勁。

  「貝羅以為你死了,瘋狂了好一陣子,誰都攔不住他。他為了追隨你,最後選擇自殺。」利克指向頭腦,「他把這裡全殺了。通通格式化。」

  迪歐不敢相信,震驚地瞪著利克。

  他們怎麼能容許這種事發生!

  「就像我說的,他變得暴躁且瘋狂,沒人可以靠近他。」利克讀出迪歐眼底的憤怒,繼續解釋,「格式化的貝羅依舊不讓任何人接近。他本應該恢復成一張白紙,但是他壞掉了。對於他,我們已經無計可施,現在將他關在工廠的獨立隔離室裡。如果連你都沒辦法讓他恢復正常的話,那麼我們只能將他報銷。」

  「報銷!不能報銷!」

  「愛威爾公司不留廢棄機器,這是規定。況且貝羅已經消耗太多資源,你要明白。」

  相對於迪歐的激動,利克顯得冷漠許多,現實殘酷。

  「你走吧,麗莎會帶你去見貝羅。或許你們還有奇蹟。」

  但他從來不相信奇蹟。

  利克讓麗莎進來,帶迪歐離開屬於他的空間。轉過身,凝視著他的父親,不再理會身後一切動靜。

  跟麗莎前往工廠的路上,迪歐心裡忐忑不安,格式化的、暴躁的貝羅到底是怎樣的狀況?他做了許多猜測,卻又一一推翻。他另外想好退路,就算貝羅將他忘記,他也要將貝羅買下,不管這是否會讓他傾家蕩產。

  迪歐的自言自語,一旁的麗莎聽得清楚,遺憾地否決他,「利克說,失去控制的貝羅過於危險,不能放任他在外頭亂來,要是弄出人命會破壞愛威爾公司的形象。如果你沒辦法讓他恢復正常,貝羅就一定得報銷。」

  「我不能眼睜睜看他在我面前──死去。」死這個字,太沉重了。迪歐抿嘴,咬牙忍耐,才能把話說出口,「更何況,他已經為我死過一遍了。」

  「請您節哀。」麗莎說法,好像預先宣佈貝羅的結局。

  迪歐差點哭了出來。

  拚命忍耐才將湧上的淚水回收,要是真的哭泣,就好像他真的死亡一般。

  抵達工廠,今天是休息日,偌大無人運作的工廠,顯得冷硬與恐怖。麗莎一一打開燈,領著迪歐往最隱密的通道走去。

  那是連迪歐都不知道捷徑,走了約莫十多分鐘,總算停下。麗莎站在門口,詢問迪歐,「這間是觀察室,我認為應該先讓你看看他的狀況,你再決定要不要見他。」

  開啟門板,她領他走進觀察室,在觀察室裡的大片特殊玻璃後頭就是貝羅。

  貝羅,靠著牆壁,萎縮地躺在地板上,面對著他們,眼神空洞,毫無生氣。

  迪歐有瞬間,把貝羅與書房的那顆人頭重疊了。

  是啊,仔細一瞧,貝羅與那人確實有些相似,興許是利克當初打造貝羅時,參考了他父親的模樣。

  他還活著,而貝羅卻像死了。

  他們怎麼會是這種結局?

  迪歐再也無法忍住情緒,任由眼淚潰堤。

  「迪歐先生?」

  「讓我進去,拜託妳,讓我進去!」迪歐泣不成聲,啞著聲音要求麗莎,貝羅的痛苦千萬倍地回報給他,他幾乎不能承受。

  「好的,但迪歐先生請先聽我一句,他已經不是原來的貝羅了。請您務必小心,如果您有任何損失愛威爾公司將不付任何賠償責任。」麗莎說明條件,最後將某種儀器遞給迪歐,「這是貝羅心臟的毀滅裝置,您要是察覺任何不對勁或是遇難,緊急時刻可以按下中間的按鈕。」

  迪歐從麗莎手中接下毀滅裝置,總覺得毀滅裝置特別沉重,他怎麼可能按得下去,要他親手毀滅貝羅──他甚至不願想像。

  麗莎開啟通道,讓迪歐自己一個人進入貝羅所在的房間。

  迪歐走入蒼白的房間,裡頭什麼家具都沒有,他已經站到貝羅面前,貝羅依舊空洞,似乎沒察覺到有人入侵他的領域。

  迪歐緩緩蹲了下來,將毀滅裝置擺到一旁地上,他試圖引起貝羅的注意,呼喚一聲,「貝羅?」

  貝羅沒有任何反應。

  「貝羅,是我,我是迪歐。」他又重複一遍。

  說出口後,覺得自己很蠢,格式化的貝羅哪還記得他。但貝羅眼睛眨了一下,對迪歐這個名字有了反應。

  「貝羅,你看看我,我是迪歐,我沒死,我還活著!」

  貝羅坐起身,望向迪歐,他問,「迪歐是誰?」

  「是我。」

  「你是誰?為什麼每個人都要在我面前提起你?」貝羅皺起眉頭,很是困擾的模樣,「為什麼我會覺得憤怒?」

  「貝羅,沒事的,我很好,我還活著。我是迪歐,是你最喜歡的人。」

  「說謊!」貝羅毫無預警地撲了過來,「你才不是我最喜歡的人!我最喜歡的人是──是──」

  是誰,他說不上來,在他本應該空白的記憶裡,好像還有隱藏的資訊沒有被讀出來。他是有一個最喜歡的人,但是他忘記了對方的名字。

  「總之不是你!」貝羅生氣反駁。

  「不是我,那又會是誰?」迪歐逼問,被貝羅壓制在地,卻一點也不害怕。

  「迪歐先生,需要幫忙嗎?」麗莎的聲音透過廣播器傳來。

  迪歐望向玻璃窗,對麗莎說,「沒事,不要緊。」

  「不准看其他地方!不准跟其他人說話!」貝羅佔有慾十足地,將迪歐的臉扳正,讓他只能看著自己。他不要眼前這個人被跟他以外的人吸引目光!

  迪歐愣了一會,望向貝羅,又笑了出來,眼睛帶著笑意,欣賞貝羅困擾的表情。

  就算抹去記憶,貝羅還是貝羅,他還是喜歡自己的。

  「不准你無視我!」

  「我沒有無視你啊?」迪歐覺得冤枉。

  「你剛剛跟誰說話?那個女人是誰?該死的,不准你跟女人說話!」

  「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不為什麼!我就是不准!」貝羅變得激動。

  「你憑什麼命令我?」迪歐想誘導出答案,或許在貝羅記憶深處還保留有他的什麼。

  貝羅動搖了,他開始恍惚,他不知道為什麼,答案明明呼之欲出,但他卻抓不到一點頭緒。

  突然貝羅的神情一定,恍然大悟,他說,「我明白了!只要殺了你,你就不能再跟其他人說話!你就是屬於我的了!」

  執行他的瘋狂念頭,雙手掐住迪歐的脖子,狠狠地收緊。

  「貝羅-住手──!」變故來得太突然,迪歐猛拍貝羅的手,卻沒有一點放鬆。

  「迪歐先生!需要幫忙嗎?」麗莎再度詢問。

  但迪歐的聲音被掐住說不出話來,連求救都不行。迪歐偏過臉,看到被他放置在一旁的毀滅裝置。

  就在他觸手可及的地方──

  「不准你看其他地方!我!你只能看我!」貝羅收得更緊,往死裡掐。

  迪歐伸手拿到了毀滅裝置,只要按下按鈕,他就可以解脫。

  貝羅貝羅貝羅貝羅貝羅貝羅貝羅貝羅貝羅──

  他做不到,他下不了手!

  迪歐哭了,又劃出新的淚痕。

  貝羅被他的眼淚嚇到,禁錮的雙手鬆開,以拇指擦拭迪歐的眼淚。

  「你不要哭了──」

  迪歐嗆了好幾下,才能大口大口呼吸。貝羅將他抱在懷裡,小心翼翼地安撫他,在他耳邊呢喃。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不該這麼對你的。我控制不住自己,你跟其他人說話,讓我很生氣!你答應我,以後不要再理其他人了。」他非常錯亂,他對這個陌生人有太多他無法分辨的情緒。

  似曾相識卻又不熟悉。

  看到他哭,會心疼心痛,他跟其他那些人不同,是最特別的。

  迪歐靠在貝羅懷裡,有句他一直想說卻不敢說出口的話,埋藏在他心裡很久。錯過這次機會,他可能在也沒有機會向他訴說。

  「貝羅,」

  「我在。」

  「我喜歡你。」

  貝羅沒有反應。

  「我一直都很喜歡你,就算今天你要將我殺害,我也還是喜歡著你、愛你。我捨不得傷害你,更不願親眼看你被破壞。」

  迪歐繼續說,就當作自言自語。

  「能夠死在你的懷抱,也許是件幸福的事。」

  「你不會死的,我不會再傷害你了。」貝羅回答,迪歐的話讓他感到悲傷,竟然滴下眼淚。

  迪歐抬頭,摸摸貝羅的眼淚,他湊了過去,舔掉貝羅的眼淚,是水。

  「貝羅,你喜歡我嗎?」

  「我喜歡你。」

  「你知道我是誰嗎?」

  「是迪歐。」

  「你最喜歡的人是誰?」

  「是你迪歐,我最喜歡的人是你。」

  啊啊,這個戀愛機器是我的了。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44-bccb7b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