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機器之貝羅的故事08 
貝羅的故事08
  第八章

  如夢似幻,貝羅懷疑這一切的真實性。

  他和迪歐共同躺在一張床上,迪歐用棉被將自己完全包裹,因為他盯著他盯了一整晚,迪歐說視線太刺人,讓他不好睡,採取蠺繭躲避政策。

  迪歐睡到正午,都沒有醒來的跡象。

  貝羅耐不住看不見迪歐的寂寞,隔著被子搖晃迪歐,「迪歐,醒醒。該起床了。」

  沒動靜。

  貝羅索性將棉被整個拉開,終於看到迪歐。

  迪歐側躺著將自己縮成一圈,身體不住地發抖,瞇起惺忪的眼睛,伸手想抓回棉被。臉色鐵青,嘴唇發白,模樣相當悽慘。

  「我的天!」貝羅驚呼,趕緊把被子還給迪歐,湊向前摸上迪歐額頭,溫度感應有三十八度的高溫。

  迪歐發燒了!

  「昨天果然應該要開熱水的!你看你發燒了!從什麼時候開始發冷?」貝羅問,捧起迪歐的臉。

  迪歐半閉著眼睛,幾乎睜不開,精神也很恍惚。

  「再讓我睡一下──」

  貝羅眼看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放開迪歐,去各個房間找到能拿來蓋在身上取暖的毛毯,將迪歐包裹得緊緊。

  「你等等我,我去煮粥。」

  人已經不舒服了,肚子可不能空腹。

  貝羅在廚房快速準備食材,心裡自責,昨晚的自己太大意了,不應該忘情地任由迪歐支配。回想起昨晚的情節,不由自主地臉紅心跳。

  但現在不是回味的時候!

  貝羅收回心緒,煮好魚粥,端到臥室去,放到一旁小桌,將被棉被淹沒的迪歐挖出來,讓他坐到自己懷裡,再端起粥,打算一口一口餵他。

  「我不想吃,想睡──」迪歐有點排斥。

  「不吃不行,會沒有體力的!」貝羅態度強硬,勺了一口,要餵他,但迪歐不領情,別過臉,不想吃就是不想吃。

  貝羅將粥吃進嘴裡,咀嚼得稀爛後,哺給迪歐,強迫撬開他的嘴唇,逼他全部吞下才離開,然後一口再一口,等他們把手裡的粥餵完,迪歐也醒得差不多了。

  迪歐半睜著眼,吞完最後一口粥,才有餘力說話,「我其實可以自己吃的,哪有這樣逼人吃東西的?」

  貝羅俯身,在迪歐嘴上親一口。他問,「還要再睡一會嗎?」

  迪歐搖頭,「我醒了,可是身體沒力。」他連推開貝羅的力氣都沒有,只能癱軟在貝羅身上,貝羅似乎調節了自身體溫,躺起來很暖活。看在舒服的份上,他就不計較了。

  「生病的迪歐好乖巧好聽話,這樣真好。」貝羅情不自禁地在迪歐身上亂親,額頭、臉頰、鼻子、脖子、肩膀。

  「你好煩吶!」迪歐偏頭,伸手拿起萬能遙控器,打開影像電視,就看看有哪些好看的電影。刻意跳開新聞台。

  這時段播放的電影都很無趣,迪歐撐沒多久,眼皮越來越沉重,很快睡著。無意識地將頭靠在貝羅頸肩,陷入熟睡。

  貝羅感覺迪歐因發燒而灼熱的氣息,噴灑在他頸肩,他忍耐得很辛苦,從他的角度,可以看到迪歐根根分明的濃密睫毛,黃皮膚的光滑臉頰還透著紅紫的血管,沿著脖頸往下,纖細鎖骨之下的風光一覽無疑,都怪睡衣過於寬大。

  喔,迪歐!

  你真不該這麼性感!

  迪歐從睡夢中醒來,在他身下某個部位傳來強烈的異樣感,迪歐拉開棉被低頭一瞧,立刻倒抽了口氣,他的性器從貝羅口中吐了出來,貝羅對他一笑。

  「你醒了。」

  語畢,又低下頭繼續吞吐他的東西。

  迪歐坐起身,身體軟綿綿的,抓住了貝羅的頭髮,「你幹什麼?還不快放開!」

  他抓住貝羅的頭髮,卻沒力氣拉開他。

  貝羅嗯嗯兩聲,好像要說話,牙齒刻意咬了幾下,讓迪歐二度倒抽口氣,全身無力,往後倒了回去。

  以手擋住自己的臉,貝羅手指刺激他的前列腺,他只能喘息。

  好像快要達到高潮的快感,卻射不出來,貝羅惡整他似地,讓他在極限邊緣又不讓他真正高潮,如此反覆兩次,他覺得自己快瘋了、快被整死了。

  「讓我去……!」迪歐經不住折騰,開口哀求。

  貝羅聽著迪歐蘊含慾望的渴求,心裡癢癢的,眼看後穴開拓得差不多,吐出迪歐的性器,將自己的挺入迪歐狹窄的甬道。

  「啊啊啊!」迪歐尖叫,大口喘氣,讓自己趕快適應體內的龐大異物。

  「抱歉,我等不及了。」貝羅語氣還像個紳士,卻卑鄙地不等他適應完全,在他體內緩慢且規律的律動,不斷地往裡面擠,毫不保留地侵佔他。

  太深了!迪歐弓起身,無意識的反射動作。

  「放輕鬆,迪歐,把你交給我。」

  他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

  貝羅拖拖拉拉的侵犯速度,比剛才還要酷刑,每每搔到癢處又退離他的身體。

  折磨很久,他好不容易達到高潮,都忍不住哭了出來,貝羅將他翻轉過身,一手環抱他的腰,抬起他的臀部,在他身下墊了顆枕頭,他說,「這樣你會輕鬆點。」

  「你不做我就輕鬆了──」迪歐連翻白眼的力氣都沒了,只能任人宰割。

  「我不想弄傷你,我會很溫柔的,我捨不得你痛。」

  這就是貝羅對迪歐的作愛方式,很緩慢、很溫柔,捨不得他有一點疼痛。

  迪歐無語了好一會,極小聲地抱怨,「你這樣沒完沒了的、搔癢似的,太折磨人了!」

  「嗯?」貝羅沒聽清楚,二度進入迪歐體內,向前傾,將身體完全貼在迪歐背上,將耳朵貼在迪歐嘴邊,想將他的話聽個清楚。

  「我說!」迪歐停了很久,將臉埋進枕頭,悶悶說道,「你可以不要這麼溫柔──」

  迪歐的話幾乎都被枕頭吃了進去,但靠得很靜的貝羅還是聽個仔細,悠悠地輕笑出聲音。

  「那麼我就,稍微用力點。」貝羅應和,一個挺身,整個埋進迪歐體內,加快了律動的節奏。

  迪歐隨著貝羅的動作,發出斷斷續續,破碎的呻吟聲。

  在第三次達到高潮時,迪歐昏了過去,整個人癱軟在床上,貝羅見況卻還是不願放開迪歐,不斷親吻迪歐身體,將他上上下下,連同最隱私的部位都舔過一遍。

  他依舊不滿足。

  將迪歐緊緊擁抱在懷裡,他好喜歡迪歐。

  貝羅抱著迪歐,到浴室泡澡,將迪歐好好地洗乾淨。

  迪歐醒來發現自己泡在浴缸裡,貝羅從後頭擁抱著他,對他上下其手。因為感冒的關係,迪歐身體很乏力,等貝羅將手覆蓋到他萎靡的分身時,他皺緊眉頭,無奈抱怨,「還來啊?」

  「嗯。」貝羅在迪歐耳邊磨蹭,大有撒嬌意味。

  「我不行了,在這樣下去,早晚精盡人亡。」迪歐試圖拉開貝羅的手。

  貝羅摩擦個兩下,對肉球又捏又揉,用無辜的語氣說道,「可是你起來了。你這裡還很有精神。」

  「你不要再搓了!」

  「很舒服吧?」貝羅忽視他的拒絕,將手指插入後穴,刺激迪歐敏感的部位。

  前後的雙重攻勢,迪歐靠在貝羅肩膀上,重重喘息,很快又達到高潮,全身脫力,他真的是軟綿綿,一點力氣都使不上來了。

  「你趁人之危──實在太卑鄙小人了!」迪歐只能動口咒罵他。

  貝羅一笑,反駁他,「我本來就不是人。」

  這可惡的貝羅!

  「迪歐高潮的表情好煽情吶!」貝羅低頭,親吻迪歐臉頰與閉上的眼皮。

  讓我好好休息,我是病人,我是來度假的──

  迪歐的呢喃、抱怨,最後都吞入貝羅的口中。

  貪心的貝羅恨不得能乍乾他最後一絲力氣似的不斷所求,洗個澡被迫高潮了兩次,最後貝羅將他放在床上,讓他平躺。正他以為,終於可以好好休息的時候,貝羅又跨了上來,坐在他腰際。

  「又──!」迪歐微微挺身一看,貝羅正在擴張的後穴,準備讓他的東西插入,迪歐重重躺回床上,以手擋住臉,這下真的要精盡人亡了。

  「迪歐──」貝羅用粘膩的聲音喊著迪歐,扶著迪歐的東西慢慢坐下,將他完全包裹住。發出一聲滿足的嘆息。

  迪歐生理上充斥著複雜的感觸,又是舒服又是疲憊。

  貝羅緩慢動腰,慢慢加快上下的速度,發出色情的喊叫聲音。

  「好棒!」貝羅往後仰,以手撐著自己的身體,不斷加速。

  迪歐眼看貝羅淫亂模樣,也快達到高潮。

  當迪歐射出自認為是最後一滴精液時,貝羅也達到高潮,是他所有性愛裡頭最極致的一次。貝羅意猶未盡地,緩慢地抬起腰,對迪歐說,「迪歐,你看,從我那裡流出來的,你的東西。」

  下流的貝羅,讓他看隨著性器的抽出,一塊滑出的他體內的濁白液體。

  迪歐吞嚥口水,但他真的沒辦法再勃起了。

  「你最好把身體洗乾淨,再上床睡覺,不然不準你睡我旁邊。今天不准再做了!」他輕咳一聲,聲音依舊沙啞,低聲警告貝羅。

  迪歐准許他睡在旁邊,貝羅表情一亮,心裡一喜,趕緊下床洗澡。

  貝羅洗完澡,恨不得立刻飛撲床鋪,卻發現迪歐身旁還躺了個羅比兔,還窩在迪歐懷裡。

  羅比兔!

  貝羅惡狠狠瞪著羅比兔,指著羅比歇斯底里怒吼,「我不要羅比在床上!你放開它!現在!馬上!」

  「你是怎麼了?」迪歐皺眉,坐起身。不能理解地望向貝羅,彼此僵持許久,貝羅瞪著他幾乎快哭了,迪歐只好放開羅比兔,讓它下床。

  貝羅還是不能諒解地瞪著他,迪歐拍拍身前的空位,邀請他窩進來。

  貝羅帶著埋怨的眼神,窩進迪歐的懷抱。

  「鬧什麼彆扭?一隻兔子的醋也吃,你心胸太狹窄了。」迪歐一掌拍打貝羅的額頭,也想把貝羅眉間的皺川拍平。

  「情人眼底容不下一粒沙啊!」貝羅反駁,又說,「說到底,都是你對羅比太好了,你為什麼要對羅比這麼好?實在太不公平了!」

  「分什麼公不公平的──」迪歐嘟囔,聲音越來越小,「羅比是從你那間接得到的,我當然特別喜歡它。」

  「我把它當成你來對待了,你明不明白?」

  最後這句幾乎都含在嘴裡說出口,甚至刻意說得含糊不清不楚。

  但貝羅終是明白過來,愣住許久,不能言語。

  原來真相這麼甜美。

  他突然不那麼討厭羅比兔了。

  隔天醒來,迪歐身體依舊酸軟,卻不再感到疲憊,貝羅放任他睡到隔天晚上,他一口氣睡掉整整二十四小時,充足的睡眠讓他的病好上許多。

  「晚安,你好,要吃飯了吧?」貝羅眨著亮晶晶的眼睛看著他,很快臉上一抹紅嫣,詢問他,「還是要先吃我?」

  還來啊!迪歐一手巴開貝羅滿是期待的臉,回答得乾脆,「當然是先吃飯!」

  「嗯!我去做三明治,很快就好!」貝羅不覺失望,笑瞇瞇地爬下床。

  趁他離開,迪歐下床,想幫自己倒杯水,不料腳一觸地,軟腳倒下,跌倒在地發出很大的聲響,嚇得貝羅趕緊從廚房折了回來。

  「怎麼了!?」貝羅比摔倒的人還要驚慌。

  迪歐姿勢不佳,趴在地上,將臉用手掩蓋遮住。

  「是不是哪摔疼了?」貝羅慌慌張張地想扶起迪歐。

  迪歐快手拍開他,翻身怒瞪他。

  貝羅睜著天真無辜且擔心的大眼,紫紅色的瞳色一點雜質都沒有。

  「迪歐,你沒事吧?」

  有事!他媽的他的腿都被操軟了,站都站不好,你說有沒有事!?一天做七八次是想挑戰人體極限是不是?是把他當鐵打的鐵人是不是!迪歐想吼的話在腦海跑過一遍,太窩囊了,重重拍地洩憤,將自己的手掌都給拍紅了。

  「迪歐──?」

  「我沒事!」迪歐深呼吸吐氣,心平氣和地說,「做你的三明治去,不用管我。」

  貝羅遲遲不肯走,擔心地看著他,直到迪歐發火趕人,才戀戀不捨地離開。

  迪歐靠著床鋪,休息一會,股間隱隱作痛。

  這貝羅真是太超過了!

  貝羅將三明治端到臥室,他還特意現搾果汁,讓迪歐吃得盡興。

  迪歐憤恨將三明治吃完,一直瞪著貝羅,憤恨不平。

  貝羅被看得有些不好,低下頭,害羞說道,「迪歐你這樣看著我,我會受不了的。」

  「這樣你也能發情!?」迪歐不敢相信。

  「因為是迪歐你啊!」貝羅理所當然的回答,讓迪歐說不出話來了。

  「等你吃完,休息三十分鐘,我們再稍微運動一下吧?你說好嗎?」貝羅暗示性十足的邀約,滿懷期待看著迪歐。

  貝羅口中的運動,肯定不是什麼健康的運動。

  迪歐原本想一口飲盡的果汁,愣了一會,改喝一小口,他怕喝得太快,貝羅會催促他趕快一起「運動」。

  「這次我希望迪歐能坐在我身上。」貝羅愉快宣告。

  迪歐那口果汁,又全噴了出來,嗆到。

  「你!」

  「迪歐你還好吧?」貝羅抽了紙巾,供他擦拭。

  迪歐咳了一會,對貝羅說道,「你就不能想點別的事情嗎?別老是跟性愛扯上關係,做久了總會彈性疲乏的。」

  「迪歐,你已經厭倦我了嗎?如果你想要有新鮮感,我會給你的,我系統裡還有好多招式還沒使用過──」貝羅回答,躍躍欲試。

  「我的世界夠寬廣了,拜託你不要再給我其他我根本不想知道的知識。」

  「那待會我們要幹嘛?」貝羅反問,除了吃飯睡覺做愛以外,他不知道還能做什麼。

  他是來渡假!享受生活!享受被大自然包圍的解放感!他媽的貝羅把他的假期扭曲成了性愛淫糜的饗宴,還用那張漂亮無辜的臉蛋跟他說不知道可以做什麼!

  「我想到外頭走走。」迪歐提議。將暴怒的情緒壓下。

  「好啊,迪歐你去哪,我都陪你去。」貝羅一口答應,笑吟吟地。

  「哼,你怎麼不想想,如果我不要你陪我呢?」迪歐嘲諷,應對如流地潑他冷水。

  貝羅皺起眉頭,認真回答,「就算這樣,我還是會跟著你!」

  「嘖,黏皮糖!」迪歐嫌棄表情。

  「沒關係的,我了解迪歐。迪歐總是惡言相向,但語言背後含有善意,就像你明明愛我卻老是不肯承認那樣。」貝羅不以為意,依舊開心笑著。

  迪歐稍微仔細打量貝羅,沉默許久,不說話。

  「哼!」最後哼了一聲,不理貝羅。

  貝羅喜孜孜地,雖然迪歐沒有承認,但也沒有否認他的話。賺到了!

  「貝羅,」

  「嗯?」

  「你笑得太噁心了!別讓我看到你那張臉!」迪歐實在看不下去,起身,就要下床。

  碰的一聲,迪歐二度趴下。

  「迪歐小心!你要去哪,我帶你去。」貝羅靠了過來,不給迪歐拒絕的時間與機會,一把輕鬆抱起。

  迪歐瞬間離地,與貝羅平視,這就是一百八十公分的高度。

  「迪歐,抓好,我知道你怕高。」

  迪歐不吭一聲,默默地抓緊貝羅,低聲說了一句,「你走慢點。」

  「好。」貝羅開心回應,牢牢抱緊迪歐。

  貝羅覺得自己好幸福!

  每天都幸福得快要升天了一般,不再排斥自己的迪歐,不僅願意跟他做愛,他還能擁抱迪歐一塊睡在同一張床上!這是他前所未聞、不曾有過的特許!他差點以為迪歐被什麼東西控制了思考,或是那些靈媒所說的鬼附身!

  但是迪歐還是迪歐,倔強可愛的迪歐,連告白都不乾不脆的迪歐。

  貝羅眼睛冒著愛心,笑吟吟地看著迪歐跟羅比兔在野外玩槌球。

  羅比兔多可愛,但他的迪歐更加可愛!

  反觀迪歐好不容易習慣了貝羅那怪物般的性慾,偶爾拿回主控權時,還可以稍微輕鬆點,例如昨晚,為了不被貝羅沒完沒了的侵犯,他選擇主動侵犯貝羅。

  因此,他的身體才得以完整的休息時間。

  其實他現在最想做的不是跟羅比玩槌球,而是躺在床上好好補眠一番,但只要貝羅一接近,他又想要做愛了。託他的福,天天運動流汗,病好得特別快。

  沒辦法中的辦法,他只好抓羅比玩玩槌球,打發時間。

  對於槌球,羅比依舊高竿,進度遙遙領先,迪歐幾乎看不到羅比的身影。

  喔,他的好勝心又上來了!

  迫不及待想要一竿進洞,擊球時稍微用力了點,將球打得老高,把球當高爾夫打了,迪歐瞇眼追蹤球的去向,卻意外發現天空的異狀。

  晴朗無雲的天空多了球一般的黑點,往葛蘭星的方向穩定逼近,像是太空船,但越靠近越覺得不像太空船。至少不像是客船。如果是葛蘭星管理員派來的清潔人員,搭乘的應該會是客船,像是他們來時搭乘的太空船款式。更何況,前天他們才派人來打掃過。

  貝羅發現迪歐動作停滯,仰頭不知道在觀察什麼,他往外頭走,來到迪歐身邊,也抬起頭,望向迪歐所面對的方向。

  「貝羅你能看清,那艘船上面寫了什麼字?」迪歐說。

  「距離太遠了。」

  漆黑圓盤的太空船,在距離他們約一里遠的空地著路,周遭掃起一陣狂風。貝羅靠近了點,瞇眼調整焦距,等到太空船進入他遠觀範圍,說出上頭的字,「──愛威爾集團。」

  是愛威爾所屬的軍艦!他們找過來了!

  迪歐倒抽口氣,望向貝羅,伸手抓住貝羅的手臂,恐懼像盆冷水般狠狠澆下,身體禁不住地顫抖。

  怎麼辦?他們要來抓貝羅了──他還以為他們至少會有一個月獨處的時間,但是愛威爾還是來了。比他想像中得快!

  「迪歐?」跟愛威爾派來軍隊比起,貝羅更加關心迪歐驚恐的狀況,他不知道為什麼迪歐會這麼害怕。

  因為迪歐知道,這次貝羅若是回收,他專屬維修師的身分肯定一併沒收!他們之間就再也沒有以後!

  他本是抱著豁出去的心情,縱容貝羅綁架他,放縱貝羅的要求。

  他早想到他們的後果。

  「我們逃走吧──?」迪歐蒼白地提議,他想不到其他好辦法了。

  傭兵部隊紛紛出現,群體大喝一聲,響遍整個星球,朝他們的四面八發而來。帶頭的領隊以擴音器警告迪歐放人,否則格殺無論。對空鳴槍好幾發,以示警告。

  迪歐抓著貝羅的手,往跟人一般高的草叢跑,沒有方向地亂竄,哪都好,得找個隱密的地方躲起來,這時特別憎惡葛蘭星球這麼小!

  「沒問題的,草長得這麼高,他們看不到我們的!」

  「迪歐──?」貝羅不明所以地被拉著跑,聽著迪歐喃喃自語,莫名恐慌起來。他總有一種不安的預感。

  他可是機器啊,他怎麼會有預感?

  貝羅詳細分析自己的情緒,一條一條的數位解析解碼,他就快要得到答案了!

  隨著他清析了路徑,得到答案的瞬間,碰的一聲槍響,喝住了他們的舉動。

  他們從葛蘭星躲藏逃跑成功的機率是零,對方人數約有百人,手持武器且訓練有素,他們根本不是傭兵部隊的對手。

  一點機會都沒有。

  迪歐停住了腳步,眨了眨眼睛,痛得跪了下來。

  「迪歐!」貝羅大喊一聲,瞪大了眼睛,看他緩緩倒下。

  「嗯──沒事的,貝羅──只是麻醉槍而已──」迪歐試圖安慰他,聲音破碎得難以辨認。

  只是麻醉槍吧?

  迪歐低頭看向中槍的腹部,子彈從後背貫穿竄出,血液浸濕了衣裳,滲透出來不斷擴散。

  是真槍。

  愛威爾所屬的傭兵團將他們團團圍住,形成了一個圓圈,每一個都拿著舊式槍械指著他們。

  叫人怎麼不絕望?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42-05294e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