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機器之貝羅的故事07 
貝羅的故事07
  第七章

  迪歐得到整整一個月的假期。

  他應得的。

  不僅全年無休,甚至連一點私人空間也沒有,像他這樣吃苦耐勞的賣命員工,只放他一個月的假期,還算少了。

  他買了一張到葛蘭星的單程船票,時間是十點三十五分,距離登船還有一小時多的時間。為了打發時間,就到附近漂浮的流動麵館用餐,熱騰騰的食物,讓身體溫暖起來。

  在他身後的電子牆原本播放某某藝人的歌曲,突然插撥一則新聞,他轉身回頭看,幾乎是所有人都停下手邊的事,關注即時新聞。

  新聞畫面上出現迪歐再熟悉不過的人,戀愛機器貝羅!昨天晚上愛威爾公司正式宣布失蹤,今天就要佈下天羅地網通緝。

  在他不在的這段期間,居然發生了這麼大的事!

  迪歐趕緊從自己行李裡找出通訊器,他為了好好放假,關機兩天,不收任何訊息,誰也沒辦法連繫到他。沒想到這麼快就出事!

  行李裡的羅比兔一看到行李被打開,馬上詢問,「要玩嗎?」

  「噓,別吵!」找到通訊器,又把行李關上。

  通訊器一開,提示音連響好幾聲,迪歐取消提示音,一看居然有一百多條未接通話,以及數十封訊息。

  連愛威爾的大人物都急著找他。

  媽的!到底在搞什麼鬼!

  迪歐回撥一通,卻接不進愛威爾公司,也是,現在總機肯定忙翻。

  主播用極其誇張的語氣,說明愛威爾公司願意以前所未有的高額懸賞,勢必要找到貝羅。

  麵館的老闆看在眼底,反倒氣憤起來,不屑語氣哼說,「這年頭!機器比人還值錢!」

  又有客人進來,老闆對著新客人大喊,「歡迎光臨!」

  對方走到迪歐面前停下,迪歐感覺到不對勁,抬頭望向對方,這一看,他手裡的通訊器掉落地上。

  頭戴棒球帽、臉上遮住半張臉的太陽眼鏡,頎長身形穿上大長風衣外套,一舉一動優雅萬分。

  這樣華麗得不像話的人,自然而然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對方彎下腰,撿起迪歐的通訊器,遞還給他。

  「迪歐,終於找到你了。」從那人菱形薄唇中嘆出口氣,天見猶憐。

  迪歐驚愕地瞪著他,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對方臉上抿著笑,靜靜地等他反應,似乎有些緊張。

  「你怎麼──會在這裡?」迪歐慢半拍接過通訊器,緩慢整理紊亂的思緒。

  「我來找你,追蹤你最新的消費紀錄就在這麵館,然後我就來了。」

  「你來找我──?」迪歐還沒辦法消化他整句,重複他的第一句話。

  「嗯,我很想你。」貝羅用力點頭,充滿愛意的眼神。

  即使隔著墨鏡,迪歐依舊能感受到他炙熱的眼光,總覺得大庭廣眾之下的不好,對他提議,「我們出去談。」

  「好,我幫你拿行李。」貝羅答應,一把拿起迪歐放在一旁的行李箱。這行李箱是迪歐新買的,舊的那款被他摔壞了,回想當時自己不知道著了什麼魔似的,心裡怪不好意思,跟迪歐道歉,「抱歉,把你原本的箱子摔壞了。」

  「你把我所有貴重的東西都砸了,我實在很難輕易原諒你。」迪歐實話實說,善良婉轉向來不是他的本性。

  「我願意做任何事來補償你!」貝羅陪罪,姿態放得老低,尊嚴什麼的都可以拋棄,反正他本來就沒這東西。

  「好啊!幫我個忙,回公寓去。」迪歐隨便指了個方向。

  「不要,我想跟你在一起!」貝羅立刻拒絕。

  速度之快,反射神經似的。迪歐嘖了一聲。

  「我知道你買了葛蘭星的船票,所以我也買了一張。」貝羅說話時顯得害羞。

  迪歐不懂他在害臊什麼,他簡直暴躁得可以。

  沒記錯的話,臨別前,他們還大吵一架,就只差沒打起來而已。

  一頭霧水地面對貝羅劇烈的轉變。

  「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幹嘛?」迪歐問他。

  「我知道,不用擔心,我是用假ID購買船票,愛威爾查不到。」貝羅解釋。

  誰在問你這個!?迪歐扶額,「你到底在想什麼?」

  「我想你。」貝羅笑吟吟回答。

  喔!雞同鴨講!

  「我想跟你私奔到葛蘭星球。」

  「什麼!?」

  「我想跟你私奔到葛蘭星球。」以為迪歐沒聽清楚,貝羅把話重申一遍。

  「不好意思,麻煩你跟我定義一下私奔的涵義?」

  「相愛的兩人不顧禮法,一同相偕遠走。」貝羅含羞一笑,指向迪歐與自己重複定義,「相愛的兩人。」

  「誰告訴你我們相愛來著?」迪歐臉皺得跟包子一樣,滿是不能理解,直搖頭,「我得跟公司說通報一聲,免得事情越演越烈!」

  貝羅笑著,搶走迪歐的通訊器,丟在地上猛踩,弄得支離破碎才肯罷休。

  迪歐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驚呼,「嘿!這是我最後的通訊產品!」

  「沒了。」貝羅聳肩,不以為意。

  「你到底是怎麼了!?」

  「托你的福,我扭曲了。我不再是原來的我了。我不能明白我原本明白的道理,我變得喜怒無常,而且大多都跟你有關係,我不想再碰觸其他的人,我程式裡滿滿都是關於你的片段,我不能停止不去想你。你不在我身邊,我會感到悲傷,難過得幾乎沒辦法正常運作。你是我的維修師,你倒是說說,我是怎麼了?」

  貝羅始終笑著,迪歐漸漸覺得恐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

  「馬克勸我應該來追你,說我們都是懦夫,明明相愛卻又折磨著彼此,他建議我們應該私奔。我覺得這是很好的主意,所以我就來找你了。」

  「你走之後,我很難過,哭得太慘了,把水份都哭乾,還哭出機油來,機油可難清理了,我花了好大的功夫才恢復成原狀。」貝羅輕描淡寫地感慨。

  「不是有抑止機制嗎?」

  「壞了。」

  迪歐喉嚨一陣乾啞,說不出話來,艱難地嚥下口水。

  「到機場的廁所去,我先幫你檢查一下。」拉著貝羅往機場方向快走。

  貝羅開心笑說,「迪歐你拉著我,好像王子一樣。」

  少囉唆!迪歐叱喝一聲,打斷貝羅那些亂七八糟的幻想。

  兩個男人進一間廁所隔間,引來不少側目,迪歐關上門對那些無關緊要的人怒吼,「看屁!沒看過同性戀啊!滾遠一點!」惡言惡語,嚇跑了圍觀的人。

  迪歐將貝羅推倒馬桶座上坐好,命令,「把衣服脫了。」

  貝羅嬌羞地解開風衣的牛角鈕釦,他表情開心比不好意思來得多,迪歐一旁看著這三八,真想賞他兩巴掌。

  「我只是做個檢查,別給我想歪了。」

  「嗯?我沒有。」貝羅否認,眨著水盈盈的大眼,無辜模樣。

  「既然沒有,為什麼你那部位起來了?」迪歐睥睨看著貝羅翹起的性器,貝羅已赤身裸體,某部位很有精神地一跳一跳向他問好。

  「迪歐要我脫衣服,我太興奮了,這是不可抗力!」貝羅臉紅說道。

  他不相信貝羅會有羞恥心的東西,刻意不去跟蓄勢待發的部位照面,專心檢查貝羅身體狀況。

  「迪歐,你看到我的裸體,有沒有那麼一點心動?」

  迪歐不回答,抓抓貝羅的手,慢慢施力,測試感應程式,「到達痛的感覺,跟我說一聲。」

  過了幾分鐘,貝羅才說,「會痛。」

  迪歐放手,臉色凝重。

  「你的感應變遲鈍了。要是我手邊有電腦,就可以馬上做校正了。」說到電腦,迪歐咬牙切齒道,「但你把我所有電腦都砸了!」

  「拜託別因此討厭我。」貝羅哀求,伸手拉住迪歐的手,小媳婦模樣。

  迪歐一低頭,不只看到貝羅的臉,還有貝羅的欲望。他問,「昨天你和馬克做愛了嗎?」

  「你一走,我難過得快當機了,哪還有心情做愛。」貝羅搖頭,老實回答,卻像甜言蜜語一般。

  迪歐指向貝羅朝氣蓬勃的部位,語氣有些無奈,「麻煩你解決一下那東西,我可不想跟這樣的你一起走出廁所。」

  「嗯──那我可以跟你接吻嗎?」貝羅詢問。

  迪歐正想拒絕,貝羅已經吻了過來,退了一步就抵到門板,廁所空間這麼小,他根本無處可逃。

  「迪歐──」貝羅忘情吻著,一手攬抱著迪歐的腰,一手摩擦自己的部位,與迪歐貼得死緊,兩人之間沒有縫隙。

  「你、不…要──這樣──!」迪歐聲音斷斷續續,拚命逃避貝羅的糾纏,可經驗不足的他根本不是戀愛機器的對手,光是接吻就讓他雙腳癱軟,站都站不住,半身全靠在貝羅身上。

  「迪歐你也──」貝羅的手要探入迪歐的褲子裡,將腳插入迪歐兩腿間,曖昧頂撞著他的胯下。

  「住手!」迪歐伸手抓住貝羅的手了,卻使不上力氣。

  「可是迪歐,你的也起來了,我幫你弄出來,我們一起。」貝羅不理他的掙扎,逕自幫迪歐的東西掏出,和他的靠在一起磨擦。

  可惡!可惡!可惡!

  迪歐倒在貝羅身上,大口喘氣,閉上了眼睛。

  「迪歐,我想接吻。」貝羅低頭湊了過來,跟他深深深吻。

  再再刺激他的感官,迪歐撐不了多久,達到高潮。

  「迪歐的──好多──」貝羅癡癡看著手上迪歐的體液和他的組合液混在一起,捨不得擦掉,將手放在嘴哩,把他的體液全部吃進去,讚嘆,「是迪歐的DNA,我好開心喔。」笑了出來。

  迪歐臉紅得大罵一句,「下流!別亂吃髒東西!」

  「可是這是迪歐你的,不是其他人,是你的。」貝羅再三強調是你。

  迪歐別過臉,迴避他的目光,將自己褲子穿好,開了門,離開隔間。幸好外頭都沒人了。他走到盥洗檯前洗手,貝羅從隔間出來,站到他身後,他抬起頭透過面前的鏡子看了貝羅一眼,貝羅眼底全是愛戀他的訊息,迪歐移開視線停在自己身上,一副情慾未退、漲紅的臉色。

  他不敢面對自己這張臉,低下頭,趕緊掬水洗把臉。

  「迪歐,我們得趕快,時候不早了。」貝羅在他身旁催促。

  「要幹嘛?」迪歐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去葛蘭星啊!」貝羅好心提醒,「我們要私奔,你忘了嗎?」

  「我才不要跟你私奔!」迪歐馬上駁回。

  貝羅皺眉,隨即豁然開朗,「那好!算我綁架你!」話一落下,抓住迪歐的手,牽著強迫他十指交扣。

  「貝羅放手!」甩不開,迪歐怒瞪,警告他,「你不要逼我!小心我叫人來抓你!」

  「不要!」貝羅態度堅決,「你要叫就叫吧!最好告訴他們,我綁架了你!讓我被列為危險機器,然後愛威爾公司得因大眾輿論的力量,不得不摧毀我!你去說啊!」

  迪歐狠瞪著貝羅,不吭一聲。

  貝羅說得對,要是他真的找人求救,貝羅的下場就會是那樣。

  他心裡明白,所以不說話了。

  貝羅見他沉默許久,輕快地哼了一聲,「我就知道你捨不得我!」牽著迪歐的手,往外頭走,準備登機。

  迪歐腦子裡亂糟糟的,被動地讓貝羅拉著自己走。

  兩個男人牽手,加上貝羅那招人的外貌,引來不少好奇注目的眼光。起飛離開星球沒多久,空服員一一前來關照,輪到他們時,訓練有素的空服員明顯愣了一會,多看幾眼貝羅的長相,雖然隔著墨鏡看不清楚,但能被吸引,而後注意到兩人始終相牽的手,露出明顯遺憾表情。

  迪歐很是受不了,瞪了空服員一眼,這些人都膚淺。

  空服員低下頭,收斂起迷戀貝羅的目光,故作鎮定,趕緊服務下一組乘客。

  貝羅笑得開懷,握著迪歐的手緊了緊,說,「迪歐,別不開心了,我是屬於你的。那些人再怎麼喜歡我,也改變不了這事實。」

  「少說些甜言蜜語,我不吃這套。」迪歐沒好氣地回答,不過心情確實因為貝羅的一番話而好過一點。

  貝羅只是笑,沒多說什麼。

  太空船停在中繼站,乘客陸續下機,他們也不例外,還得轉搭前往葛蘭星球的船艦。葛蘭星向來人煙稀少,是度假勝地,這次迪歐大手筆將整個星球給包下。把他這多年累積、無處可花的積蓄花個精光。

  他就是這陣子被馬克、貝羅刺激得夠嗆,想要好好放鬆自己,散散心。

  沒想到貝羅竟然追了過來,破壞了他原本的計畫。

  抵達葛蘭星時,星球管理人跟他們打聲招呼,食物什麼的都打點好了,每星期固定時間派人回來掃除,交代完後便搭同一班太空船離開。

  整座星球,就只剩下迪歐與貝羅兩人,你瞪我我瞪你,敵不動我不動。

  迪歐臉色難看,恨不得將眼前的人大卸八塊。

  「迪歐,你別這樣,好不容易就只剩下我們了,你看這地方多好!你應該開開心心的享受這一切才是。」

  「我本來就是計畫來享受的!」迪歐氣憤不已,要是他手上有東西,早往貝羅身上招呼,偏偏他的行李什麼的都在貝羅手上。

  一手握著他的手,一手托運著行李,看似好心,其實根本不是那樣。

  誰看得出來他才是被綁架的那位、而貝羅是綁架人的那位!

  兩人到達住宿的地方,貝羅放下行李,終於放開迪歐,拉開行李箱,自動自發地想幫迪歐整理。

  迪歐手一恢復自由,往貝羅腦袋洩憤拍下,結果痛得也只是自己。

  貝羅不受影響,一開行李箱,羅比兔立刻蹦跳出來。

  「你把羅比兔帶來了!」貝羅驚呼,看到羅比的打擊比迪歐打他的打擊還大!抓住羅比的長耳朵提起,整隻兔子騰空,兩腿在空中踢啊划的。

  「你別這樣抓它──耳朵會被扯斷。」迪歐皺眉,看不慣他這樣抓羅比兔。

  「你還心疼它!」貝羅激動,抓著羅比晃了一下。

  「喂喂!都說別這樣了!」

  貝羅整個人萎靡下來,嘴裡念念有詞,「你對羅比這麼關心,怎麼你就不多關心我一點?」

  「你這綁架現行犯有好什麼關心的!」迪歐踢了貝羅一腳,力道不重,命令他,「還不快去準備吃的給我!我肚子餓了!」

  貝羅放下羅比兔,認命地去準備食物。

  迪歐趁機,帶著羅比兔到外頭走走。

  葛蘭星球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又正好綠色植物與水氣足夠,在宇宙中就像一塊長了青苔的石塊。

  現在時間,是葛蘭星球的夜晚,迪歐隨意找了塊地方,躺了下來,羅比兔充當他的枕頭,仰望星空宇宙。

  星空多美好,世界是這麼遼闊,無邊無際,他深呼吸,重重地嘆了口氣。

  他知道自己不應該糾結小事情,但腦海裡想的都是貝羅的事情,他沒辦法控制自己不去想他。這個人已經在他心裡根生蒂固了。

  貝羅弄好食物後,卻找不到迪歐,空蕩蕩的房子讓他有些恐懼,趕緊往外頭找人,終於在跟人一般高的草叢堆中找到迪歐人影。

  大大的鬆了口氣,如果真要細究,那種情緒就是安心。

  迪歐的天空突然被擋住,取而代之的是貝羅的臉,他從貝羅口中聽見無奈的叫喚,「迪歐,你突然不見,我好害怕。」

  漂亮的臉蛋上被悲傷佔據,斗大的眼淚一滴一滴,落在他臉上,像下雨一樣。

  「迪歐你不要不吭一聲就離開我,我討厭這樣。」

  迪歐伸手,逝去貝羅的眼淚,貝羅湊了過來,磨蹭他的手,好讓他撫摸他的臉。

  「迪歐──」

  貝羅情不自禁地俯身親吻迪歐,意外的是,迪歐沒有閃躲,任由他撬開唇瓣,不論是舌間交纏,或是吸允,迪歐都沒有拒絕。

  他太開心了,眼淚也停了。

  不僅如此,迪歐的雙手還環抱住他,熱烈地與他擁吻。

  這是從未發生過的事情!

  迪歐推開他,將他反壓在身下,一時反應不過來,迪歐又吻了上來。

  戀愛機器會做夢嗎?眼前的迪歐正在吻他嗎?他現在是在作夢吧!

  「迪歐──?」貝羅困惑。他的衣服被迪歐扯了下來。

  「閉嘴。」

  迪歐坐起身,也將自己的衣服脫下,眼神中蘊含著慾望,俯身親吻貝羅。

  他拉開貝羅的雙腿,將自己的欲望擠進去,柔軟內壁包覆著他,他忍不住嘆了口氣,好像心中有個缺口,突然圓滿了。

  迪歐緩慢地在貝羅體內律動,享受佔有這個他想都不敢想、卻又非常渴望的人。

  在這樣星空美好的夜晚,他選擇放縱。

  貝羅伸出雙手,用力地抱住迪歐,發出歡愉的呻吟與斷斷續續不完整的哭泣聲音。迷亂中一直呼喚迪歐的名字。

  迪歐除了偶有粗重喘息,幾乎不發出聲音,在這個無人的星球,週遭靜謐得就只剩他們兩人的聲音。

  被晒在一旁的羅比兔,折下長長的耳朵,擋住眼前兒童不宜的成人畫面。

  迪歐達到高潮後,緩緩倒在貝羅身上,貝羅坐起身,雙手環抱住他,還是一直哭,貝羅的眼淚劃過他的臉頰。

  「你哭什麼?」迪歐詢問,濃濃的倦意。

  「我不知道,迪歐抱我,我明明很開心,可是一直有哭的情緒。」

  「你該不會是喜極而泣吧?」迪歐抬頭,仔細觀察貝羅的表情,「你也有這麼細膩的情緒嗎?」

  「如果我有,那一定是你的關係。」貝羅笑說。

  迪歐捧著貝羅的臉,俯身舔掉他的眼淚。

  「別哭了,我不喜歡你哭泣的表情。」

  「嗯,我不哭了。」貝羅應聲,過了不久,終於止住眼淚。

  「我不哭的話,你能對我說句我喜歡你嗎?」貝羅進而提出要求。

  迪歐看了他許久,看得太久了,讓原本滿是期待的貝羅表情漸漸垮下,或許已經明白他是不會說出那句話。

  迪歐推開貝羅的擁抱,把脫下的衣服撿起,一一穿上。

  「晚餐吃些什麼?」

  轉移話題。

  貝羅沒有沮喪太久,因為他才剛嚐到甜頭,他身體裡還有迪歐殘留下來的東西。

  晚餐是跟魚有關的料理,迪歐吃了很多,運動過後胃口特別好,將盤子清得乾乾淨淨。

  晚飯過後,迪歐要離開屋子,這次貝羅可不願又被拋下,尾隨迪歐到處亂走。

  其實也要沒去哪,迪歐只是想到屋外附設的泳池游泳,對於貝羅彷彿黏皮糖的行為,索性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太理會他。貝羅的十句問話,他勉為其難回應一句。儘管如此,那位戀愛機器還是很樂在其中。

  整個星球就只有他一個人類,所以迪歐下水時,完全赤身裸體,不著一件泳衣。

  不需要有羞恥心。

  唯一的觀眾就是貝羅,雙手捧著臉頰,腳放入水池中,迷戀地欣賞迪歐泳姿。

  迪歐連游兩趟,才稍作休息,本來連看都不想看貝羅的方向,但視線很自然地被他吸引。

  貝羅一與迪歐對上視線,興奮地向他揮手。

  迪歐看到貝羅的半隻腳都泡在水裡,氣憤地對他大吼,「你起來!離開泳池!」

  貝羅震懾,傻愣愣地將自己的腳抽出水面,眼看迪歐竄出水面,風風火火地接近,他自己都不明白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你是白吃嗎?你第一天當機器人啊?誰讓你把腳放進水裡的!」迪歐邊咒罵邊拿毛巾將貝羅的腳擦乾,動作粗魯得可以。

  「我可以碰水──」

  「我當然知道你可以碰水!你是可以碰水,但你不能泡在這種水裡!天知道泳池裡放的會是哪一種消毒劑!」

  迪歐擦了又擦,還是覺得不放心,站起身,將手上的毛巾重重丟到貝羅身上,指向屋子,命令他,「給我進去沖澡,把身體洗乾淨!」

  「迪歐我──」還想說自己沒問題,卻被迪歐凶惡恐怖的眼色嚇得不敢抗衡,乖乖地起身往屋子裡頭走。

  迪歐瞪著貝羅的背影,深呼吸吐氣,試圖把憤怒的情緒壓下,但沒什麼效果。

  貝羅在浴室裡沖澡,沒過多久,浴室的門被打開,迪歐走了進來。

  「迪歐──」

  「閉嘴,別說話!」

  迪歐將貝羅身體轉向面對磁磚牆壁,讓他彎下腰,屁股正對自己的下體,一個挺身狠狠地侵犯貝羅。

  水灑在他們身上,濕滑了動作,冷水的溫度降不下迪歐的體溫,貝羅怕迪歐淋冷水會受寒,想轉開熱水中和。

  迪歐伸手蓋住他的手,阻止他的舉動,「這樣就好。」

  「可是-會感冒──」

  「沒關係,這樣就好。」迪歐湊向貝羅,跟他接吻。

  冷水灑在他身上,他卻不覺得寒冷,身體很熱。迪歐靠在貝羅身上,將他的種子填滿貝羅體內。

  溫度稍微降下,連同他那怒不可遏的情緒一塊降溫。

  貝羅貝羅貝羅貝羅貝羅貝羅貝羅──他在心裡反覆呼喊著。

  他是這麼珍惜貝羅,但貝羅總在他看不見的地方破壞自己。

  不論是有意還是無心,他都無法忍受。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41-fbd58d2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