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機器之貝羅的故事06 
貝羅的故事06
  第六章

  貝羅發現馬克的性慾有固定的時間,每天下午四點左右開始發作,像是巴普洛夫之犬,被制約一般。

  今天也跟往常一樣,馬克達到極致的高潮過後,昏厥過去。貝羅坐起身,撿起自己的衣物一件一件好好穿上。

  最後的溫柔,幫馬克蓋好被子,調整空調溫度。

  貝羅離開房間,外頭的客廳黑暗而空蕩,沒一點聲響。

  迪歐不在房子裡,他又出門了。

  總選在這時候出門,貝羅不知道迪歐的目的,只能待在客廳乾等。

  他很能明白寵物等待主人回家的心情,一次又一次,在這客廳盼望迪歐快點回來。

  很寂寞。

  羅比兔從廚房跳來客廳,突然出現在他眼前。

  他差點忘了還有羅比兔的存在。

  貝羅抓住羅比兔,正想拆了它,大門的電子鎖響起聲音,嗶聲兩次解開鎖,門開啟,正是迪歐歸來。

  「你回來了!」

  「嗯,我回來了。」

  「你去哪了?」貝羅追問,宛如追問晚歸老公的老婆。

  「在這附近慢跑。」

  迪歐回答得隨意,流了滿身大汗,又熱又渴,逕自走入廚房,打開冰箱拿出瓶裝水來喝,仰頭大灌幾口,解了渴。

  「迪歐,你是不是在躲我?」

  聲音從後頭響起,一回頭,貝羅就在面前很近的地方,迪歐嚇了好大一跳,口中的水都噴了出來,灑在貝羅臉上。

  「該死!」迪歐抓了抹布,往貝羅臉上猛擦,「抱歉,你還好吧?」

  「不!我一點都不好!你是不是在躲我!?」貝羅抓住迪歐在他臉上亂抹一通的手,忿忿說道,看著他的眼神中充滿埋怨。

  迪歐沒好氣地回答,「我要是在躲你,我們現在就不會有對話。」手抽了幾下,抽不回,貝羅雖沒用力,但圈得很牢,不肯放手。

  「就算你這麼說,但我卻覺得嚴重缺乏你,和你相處的機會變少──」貝羅哀怨,說著說著,悲從中來,竟然哭了,「我很寂寞。」

  迪歐偏過頭避開貝羅哭泣的臉,他是有那麼點鴕鳥心態。

  「別這樣,你裝可憐也沒用。」

  貝羅一直哭著,停不下來。

  斗大的眼淚一滴一滴墜落地面,百分之百都是能飲用的水。

  明知道是假的眼淚,卻還是很心疼他。

  但他什麼都不能做。

  「你不應該覺得寂寞,你身邊還有個馬克。」

  迪歐難受得喉嚨痛,聲音都變得嘶啞。

  「又是馬克……我對他沒有感覺,我喜歡的是你,不是其他任何人!」貝羅一激動,眼淚掉得更兇。

  來了,他最害怕的一句話。迪歐想退後,卻無路可走,他的手還被牢牢抓著。

  「為什麼你就不能當我戀愛的對象?」

  「為什麼你就不能愛上馬克呢?」迪歐反問,神情恍惚。思緒飛到很遠的地方,和過去的記憶重疊。

  「愛!愛不是發生性行為就會產生,愛得要心對心才行!」

  「說什麼──你沒有心的,你是機器──」

  「你才是沒有心的那個!」

  貝羅已經口不擇言,迪歐臉色蒼白,又開始掙扎,他不想再交談下去。

  「放手!」

  「我不要!」

  迪歐掙脫失敗,狼狽不已。

  「就算你擦去我的記憶,我還是會一次又一次地愛上你!我知道你也是愛我的,我可以從你眼神中讀出愛意!這是我們的命運!別告訴我,你感覺不出來。」

  「不要說了!」

  「迪歐!」

  「閉嘴!閉嘴!」

  貝羅眼神複雜,凝視迪歐許久,哽噎難言。

  最後放開手,還給迪歐自由。

  迪歐停頓一會,貝羅那張悽慘的泣顏不比自己好到哪裡,他退了一步,還是離開廚房。

  「膽小鬼!」

  貝羅扔下一句話。

  是的,他是。他不得不承認。

  貝羅讓他變得膽小。

  迪歐回到房間,面對房間的冷清,靠著門板,隱隱約約似乎還能聽見貝羅大哭的聲音。

  他不比貝羅好受到哪裡去。

  那天晚上,迪歐沒有吃晚餐,一直挨餓到早上,被咖啡的飄香弄醒,飢腸轆轆地走出房門。

  馬克已經坐在餐桌,食用早餐。

  迪歐餓到有些胃痛,拉開椅子坐下,貝羅將剛煎好的鬆餅端上桌,擺到他面前。鬆餅上淋上蜂蜜,貝羅洩憤般繞了好幾圈,甜死人不償命。

  迪歐拿起叉子,在鬆餅上戳了戳,找沒被淋到蜂蜜的部位,但遺憾的是,凝滑的蜂蜜不滿整塊鬆餅,體無完膚。

  胃都糾結在一起,貝羅明知道他不愛吃太甜,根本是想惡整他。

  貝羅倒了杯咖啡給他,雖然沒在咖啡上動手腳,但迪歐空腹一整晚也喝不下去。

  最後迪歐放棄用餐,將餐具重重丟到桌上,坐在對面的馬克嚇著,一臉驚恐地看著他,迪歐沒好氣回瞪一眼,馬克立刻低下頭,不敢正面相對。

  迪歐起身,直接離席,回房間,將自己關在裡頭,不理任何人。

  貝羅瞪著迪歐盤子上滿是蜂蜜的鬆餅,覺得很生氣,他氣自己幼稚,幹嘛跟迪歐賭氣,也氣迪歐什麼都不說,連一句責罵都沒有。

  貝羅轉身,二度開火,重新做了鬆餅,這次只加一塊奶油,迪歐的最愛。

  端著熱騰騰的鬆餅,到迪歐門前敲門,用通訊器跟迪歐說,「我做了奶油鬆餅,你出來吃吧!」

  「走開!」

  迪歐的大吼,總覺得挺有氣無力的,貝羅突然想通從昨天到現在迪歐已經十六個小時沒進食了!

  「迪歐,你可以生我的氣,但是你不能不吃早餐。你快點開門!」

  「我現在不餓!」

  迪歐吼完,雙手壓著肚子,事實上他快餓扁了。他就躺在床上,動都不想動。他將虛擬電腦螢幕投影器射向到天花板,方便他懶惰作業。他正在寫一封信。

  外頭沒了動靜。

  迪歐有些意外,貝羅不像是這麼容易放棄的性格。

  正當他目光移向房門時,天花板上的螢幕毫無預警地跳出貝羅的身影,嚇得迪歐瞬間從床上坐起,瞪大眼睛看天花板上的貝羅。

  「嘿!離開我的系統!」

  「不要!除非你出來吃飯!」貝羅堅定,打算抗爭到底。

  在螢幕右下角突然跳出視窗,簡易程式跑得極快,迪歐大叫,「不要隨便瀏覽我的資料!我叫你不准瀏覽聽到沒有!」

  貝羅置若罔聞,甚至開出更多偵察視窗。

  「貝羅住手!你正在侵犯我的隱私權!」

  「照你邏輯來說,我不算人,不用遵循你們人類所制定的法律!」

  迪歐想把控制權拿回,但他電腦被貝羅鎖住,沒辦法從他這端使用,連強迫關機都不行。

  貝羅瀏覽速度極快,已經掃到他最新的資料夾。

  他開了迪歐的信,瀏覽速度停下,桌面被信件占滿畫面。

  迪歐暗叫一聲不妙。

  「這是什麼!你申請搬出公寓!?」貝羅尖叫,申請信的來往信件總共七封,他全數瀏覽完畢,消化吸收訊息。

  打從馬克入住的那個禮拜,迪歐就提出申請,一直到現在兩個月的時間,終於獲得核准。

  下個禮拜一搬出──

  「原來你這麼不想跟我在一起──」貝羅難過極了,總覺得他快要當機了。

  迪歐始終無語。

  他下床,走到房門前,打開了門,面對貝羅。

  貝羅還處於驚愕狀態,對於迪歐的不理解全寫在臉上。

  「我──」

  迪歐想解釋,起個頭,卻沒了想法,他還能解釋什麼,他的確是不想跟貝羅和馬克住在一起,這是事實,不可辯解。

  他應該要說些什麼來安慰貝羅,但他無話可說。

  貝羅見他說不出話來,情緒轉為憤怒,將手上端的盤子往迪歐身上丟,轉身就走。

  迪歐只來得及抓到盤子,鬆餅直接掉在地上。他蹲下身將鬆餅撿起,熱騰騰的鬆餅還冒著熱煙,散發出奶油與麵粉的香氣。

  他肚子還餓著,將鬆餅著地的部份拍了拍,一口咬下,毫不忌諱吃著。

  貝羅這傢伙,又讓他把掉在地上的東西吃下肚了。

  迪歐咀嚼,思緒慢下來,仔細想想他們能住在一起的時間,一個禮拜不到,他應該要更加珍惜才對。

  把我愛你的心情,通通吞嚥下去。

  貝羅既憤怒又傷心,將自己關在房裡,誰也不理。

  馬克被拒於門外,只能待在客廳,無所事事,羅比兔離他遠遠的,根本不理會他,他打開電視隨意切換頻道,打發時間。

  下午三點半,身體開始躁熱不安,他真的是恨透自己的生理時鐘。想做愛想到全身發癢,他關掉電視,跑去沖冷水澡,持續十幾分鐘都無法降下熱度。

  最後放棄沖澡,癱軟倒在沙發上,大口喘氣,茫然無助。

  正要外出慢跑的迪歐發現客廳的異常,也不出門了,趕緊湊過來探看馬克的情況。

  「馬克?」

  馬克聽見有人喊他的名字,抬起頭,渴求地望著他,向伸他出手,哀求,「摸我!」

  迪歐退了一步,拉開距離,停頓一會,揚聲對另一間的貝羅大喊,「貝羅!出來!」

  吼了四五次聲,迪歐嗓子都快啞了,貝羅才慢悠悠地走出房間,帶著不能諒解的表情來到他面前。

  「你把馬克關在外頭是什麼意思?你忘記你身為戀愛機器的職責了嗎?」迪歐責罵。

  「我會碰他。」貝羅應下。

  貝羅臉色深沉,迪歐與他對視一會,他沒看過貝羅這樣的表情。不想心疼他,迪歐收回視線,說道:

  「那就好。」越過貝羅,就要離開。

  「你不准走!」貝羅抓住他,「我不准你離開!」

  「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你放手!」

  無視迪歐的命令與掙扎,貝羅空出另一手碰觸馬克。

  馬克激動得想要更多的碰觸,自動自發地湊了過去,滿是情慾的臉龐。

  迪歐別過臉,不願看。

  貝羅讓馬克自己脫下衣物,赤身裸體地撫摸他,馬克握住自己的性器摩擦,但這樣還不夠,張開大腿扭著腰,要求貝羅進入他的身體。

  貝羅將三根手指插入馬克體內,緩慢蠕動。

  「不行…還不夠……進來,拜託你,狠狠地進入我的身體……」馬克欲求不滿的哭求,伸手想幫貝羅脫褲子。

  貝羅任由馬克,苦笑,「很遺憾,我的性能力癱瘓了,因為我太過生氣,導致我不能人道。」說話同時眼睛卻是看著迪歐。

  「別亂說話。」迪歐否定他的說法,戀愛機器不能性愛,就跟故障沒兩樣。

  「如果迪歐你摸摸我,說不定我會有那麼點興致。」貝羅視線回到馬克身上,「不然我只能用手指幫你了。」

  馬克難耐得哭了出來,轉向迪歐,「拜託你──幫幫我──」向迪歐伸手,想抓住他的手。

  貝羅一掌拍開馬克的手,叱喝,「別碰他!他是我的!」進入馬克的手指增加到四根,狠狠地抽動。

  馬克嗚鳴,分不出是舒服還是痛苦。

  迪歐覺得很折磨,鬼使神差下伸手摸了摸貝羅柔軟的髮,他們只剩一個禮拜不到的時間了。

  「迪歐,我愛你。」乖戾的貝羅在迪歐的安撫下變得乖巧,情不自禁說出愛語。

  迪歐壓下貝羅的頭,讓他往後仰,俯身,親吻貝羅。

  貝羅開啟嘴唇,與他深吻,愛戀不已。

  迪歐結束吻,依依不捨,臉貼著臉,偏頭,視線對上馬克,瞬間冷靜下來。

  「現在你可以好好工作了嗎?」迪歐冷漠詢問,像是剛才的舉動,都只是盡義務而已。

  貝羅一時錯愕,甚至鬆開手,放開他。

  「我要去慢跑了。」

  迪歐丟下馬克與貝羅,頭也不回離開。緊握的拳頭滲出血來,用盡全身力氣忍耐。他不能表態,將真心埋葬得很深。

  ***

  貝羅對迪歐的憤怒到達頂點,既生氣又難過,在他週遭散發出生人勿近的氣息,連羅比兔都躲得遠遠的。

  對此迪歐無動於衷,照時用餐,對於貝羅的火氣視若無睹。

  儘管如此,貝羅就算氣他,也不願讓他餓著,不再惡作劇做些迪歐碰都不肯碰的東西,在迪歐能忍受的範圍內讓食物稍微難吃一點。

  變相冷戰,最辛苦的是馬克,飯都不好吃了。

  兩位當事人表面上相安無事,反到有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氣勢。

  臨別進入倒數,迪歐開始整理行李,由於不久前才整理過,再打包的速度很快,三兩下就弄好了。

  環顧空曠的房間,情緒沉澱,他是真的要離開這公寓了。迪歐不願意跟貝羅一直僵著,他起身,來到主臥室,開啟通訊器,跟裡頭的人對話。

  「貝羅,我們談談。」

  「除非你不搬走,不然沒什麼好談的!」貝羅賭氣回應。

  「我行李都打包好了,明天就離開。」迪歐無奈嘆口氣,「難道你到最後都還要跟我吵架嗎?」

  「就算我搬出去,我依舊是專屬於你的維修師,定期維修時還是會碰面。」

  「那也才半年一次而已!」

  「你想改成一個月一次也行──」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貝羅大叫,開了門,怒氣騰騰。

  貝羅推開迪歐,往迪歐房間走,未得允許闖入,不知道推倒了什麼,發出巨大的聲響,一聲蓋過一聲,拆房子似的。

  迪歐趕過去看,貝羅歇斯底里地破壞他的房間,將他行李給砸爛,裡頭的衣物散落一地,所有物品東倒西歪,還打破了他的電腦。

  他從沒看過這麼崩潰且暴力的貝羅。

  「貝羅住手!」

  貝羅聽不進去,一股腦地砸毀東西,直到毀了一切,才心甘情願停手。

  迪歐看著他的暴行,心裡充滿恐懼,但當他對上貝羅絕望的神情,卻又悲哀起來。

  貝羅搗亂完,又旋風離去,不看迪歐一眼,回到主臥,將自己關在裡面。

  他的房間全毀,別說行李,連其他傢俱都遭殃。貝羅打破了他放在床邊的水瓶,到處都是水和玻璃碎片,他的一台桌電、兩台筆電跟兩台虛擬電腦報銷。貝羅明知電腦是他最重要的物品。

  他唯一還完好無缺的行李,就只剩下羅比兔。

  迪歐抱著羅比兔到客廳沙發上窩,現在是晚間九點半,漫漫長夜的他該怎麼度過寒冷的冬夜。將救命稻草羅比抱得死緊,他房間的被子濕了,也不能拿來保暖。

  這樣下去,明天肯定會感冒!

  王八蛋貝羅!也不讓他好走點!

  隔天迪歐醒來,身上蓋著綠色的毯子,時間是早上七點,迪歐的生理時鐘向來準時,揉著眼睛到浴室梳洗,接著到廚房找點東西吃。

  然後馬克從主臥室走出來,到廚房向迪歐打聲招呼,「我聽到你起床的聲音。」

  「你早。」

  「早。你今天要離開了?」

  「嗯。」

  「我向來不喜歡你。」馬克突兀地告白。

  「我知道。」

  「你走之後,那邊會派人來取代你嗎?」

  「不會。你們需要兩人空間好培養感情。」他就是用這理由申請離開,也順利獲得批准。

  「你們真覺得我或者是他會愛上彼此嗎?」馬克皺起眉頭。

  「為何不?」

  「我是人類、他是機器!想也知道不可能吧!」馬克覺得很荒唐。

  「他是戀愛機器,戀愛是他的本能──」

  「他能不能愛上我是一回事,但要我愛上他就太過份了吧?人類愛上機器,這也太悲慘了!」

  所以他才一直處於愁雲慘霧之中。迪歐無話可說。

  「既然他是戀愛機器,就不能強制設定讓他喜歡我嗎?」

  迪歐搖頭,「這不是我們的目的。我們希望能夠讓貝羅自然而然地喜歡上你,進而分析他情緒上的變化。」

  「他喜歡的明明是你!連我都看得出,貝羅對待你跟對待我不一樣!你是知道的,對吧?」

  迪歐緩慢勾起一絲微笑,轉移話題,「你要喝果汁嗎?」

  「不用,謝謝。」

  迪歐倒了杯果汁,一飲而盡。

  「我想拜託你一件事,麻煩你,幫我看著貝羅,別讓他對自己的身體作怪。」

  「我不懂機械,他就算要作怪,我也看不出來。」

  「總之,他有任何詭異的舉動,立刻通報公司,客廳的通訊器一號鍵可以直播。」

  「就算如此,我也不想跟愛威爾的人談話。」

  馬克配合度之低,迪歐也不想浪費口舌。

  放下玻璃杯,把羅比兔招來,對馬克說,「替我謝謝貝羅幫我蓋上毯子,我走了。」

  「你就這樣走了?你的行李呢?」馬克一愣。

  「嗯,行李被貝羅弄壞了。那些東西再買就有。」迪歐走到門口。

  嗯,他在睡夢中隱約聽見那些破壞的聲響。

  「你不跟他道別嗎?」他又問。

  「不用了,他大概還生我的氣吧。」迪歐說這話時,表情相當複雜。

  最後他帶著羅比兔,真的離開了。

  馬克目送他離開,心裡沒有什麼的想法,他向來不喜歡迪歐,多一個人少一個人對他而言沒太大的差別。

  縱使迪歐走了,生活也不會有什麼改變,他本來是這麼以為──但是他錯了!大錯特錯!他作夢也沒想到,戀愛機器貝羅會失常到慘絕人寰的地步!

  對著迪歐凌亂的房間喊著迪歐的名字,又想起迪歐已經搬走了,一想起迪歐,隨即哭了起來。

  「原來你也會悲傷。」

  有次貝羅哭泣時,馬克撞見,對他這麼說。

  「你的眼淚,沒有哭完的時候嗎?」

  他很疑惑,為什麼戀愛機器體內儲存這麼多水?

  「你說的話,跟迪歐好像;你的模樣也跟迪歐很像──但你不是迪歐。」貝羅眼淚掉得更兇。

  見狀,馬克口出惡言,「你這算是什麼戀愛機器,你根本不會戀愛,你只會做愛!」

  「我愛迪歐。」貝羅反駁他。

  「醒醒吧,你只是過份依賴他而已。」馬克丟下這句話,自己回主臥室,將悲慘的貝羅關在門外。

  馬克焦躁地咬著自己的大拇指指甲,總覺得安靜不下來,莫名奇妙的憤怒。

  他可能是有那麼一點忌妒迪歐──難道是因為他喜歡上貝羅了嗎!?

  馬克睡了一覺,醒來天色都黑了,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

  他走出房間,外頭沒開燈,但隱約聽得見窸窣的啜泣聲。他開了燈,往聲音的方向去。

  貝羅依舊蹲在迪歐的房間哭著,但他已經沒了眼淚,從他眼睛流出來的是綠色刺鼻的油,沾得他自己一身都是。

  馬克詫異,貝羅的模樣太可怕,讓他不由自主退了一步。

  「迪歐──」貝羅呢喃著迪歐的名字。

  慘不忍賭。

  馬克再也受不了了,到浴室裝了盆水,往貝羅身上倒去。

  貝羅只抬眼,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又低下頭去,繼續消沉。

  「你!」馬克指著貝羅,怒極攻心,一時間話說不出來,用力喘氣,情緒平復點,才開口說話,「你太窩囊了!你要是真這麼想他,幹嘛不去追他!?在這裡哭得淅瀝嘩啦的,他也看不見!」

  「迪歐不會希望我去追他──」

  「那又怎樣!先追了再說!你們兩個都是膽小鬼!明明喜歡對方,卻又折磨著對方,我看了都煩!有種你們就去私奔,去天涯海角,誰都找不著的地方!」

  「迪歐喜歡我?」

  「他肯定喜歡你!」

  「可他從來不承認,而且對我特別冷淡──」

  「在我看來那些都是他喜歡你的証明!」

  貝羅總算振作起來,說服貝羅的馬克心情很複雜。

  你走吧,這樣我也能得到自由。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40-ffb07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