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機器之貝羅的故事04 
貝羅的故事04
  第四章

  隔天早晨八點五十六分,門鈴響起,顯示器出現的是總部過派來的人。貝羅開啟重重電子門鎖,讓對方進入他們的領域,他實在很難給對方好臉色看。

  對方拿了一隻相當逼真的電子兔,身形碩大莫約迪歐半身高,肥肥胖胖還毛茸茸的,外型相當可愛。按照對方的說法,兔子是總部用來暫時代替迪歐、專門監視貝羅行為舉止的替代品兼具陪伴與治癒功能。畢竟貝羅是戀愛機器,少了人的陪伴會慢性當機。

  貝羅連同那隻兔子都沒辦法好好看待,一起討厭。

  「我走了,你自己保重。」迪歐提著行李,準備出門。

  「我送你到外頭──」

  「不用,就這樣吧。」迪歐拒絕。難得主動地展開雙臂,給貝羅一個大大的擁抱,他說,「好好照顧自己。」

  拍拍他的背,就好像他是真的人類一樣。

  明明昨天還譏諷他技術性來說從來沒活過,貝羅難過得幾乎要哭了,心中的捨不得全寫在臉上,廝磨迪歐頸間,緊抓著他不肯放開。

  迪歐縱容他多抱一會,最後拍拍他的背,要求他放手。

  「我不要!」貝羅的臉全埋進迪歐肩膀,逃避現實。

  「迪歐先生,時間不早了,我們該走了。」那人在一旁催促。

  迪歐狠下心,對貝羅說,「你不要這麼黏人,你是想被我討厭嗎?」

  貝羅一聽到討厭,身體瞬間僵直,不敢動了。

  「乖,我盡量早點回來,你看還有兔子陪你。」迪歐墊腳摸摸貝羅的頭,從貝羅鬆開的懷抱脫出,拖著行李跟總部的人一道離開。

  最後屋子裡只剩下他與電子兔,他望向電子兔,兔子也望著他。

  「要玩嗎?」兔子偏頭,眨著盈亮大眼,詢問貝羅,後腳一跳一跳,跳到他腳邊。

  「不要,走開!」貝羅把兔子一腳踢飛。

  突然愣住,自己剛剛的舉動跟迪歐好像,就像是脾氣不佳的迪歐會做的事。

  迪歐迪歐迪歐迪歐──

  可惜迪歐已不在他的身邊。

  好難過。

  一直想念那個人、又甜蜜又難過的,難道這就是戀愛?

  「要玩嗎?要玩嗎?要玩嗎?要玩嗎?要玩嗎?要玩嗎?」愛玩的兔子又蹦蹦跳跳到他跟前。

  貝羅還在煩惱他心中無解的問題,被愛玩兔子惹得相當不耐煩,再度將兔子一腳踹開。

  兔子倒地後,動作變得遲緩,鍥而不捨地靠近貝羅,「要-要──玩玩玩玩玩玩玩玩玩玩玩玩玩玩玩玩玩玩玩嗎?」

  電子兔的發聲器壯烈犧牲了。

  貝羅看著愛玩的兔子發出滑稽詭異的聲音,突然想到一個好點子,可以打發他度過沒有迪歐的日子

  迪歐被召回總部的第三天,對於上層臨時分派給他的工作漸漸上手,偶爾還能忙裡偷閒一會快活得很。相較之下,和貝羅相處是變相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的工作,不僅如此他還得把持住自己的真正心意,簡直人間煉獄。

  他心裡清楚得很,與貝羅分開,他可以過得更輕鬆。

  儘管如此,這三天來,他卻像自虐一般小心翼翼地偷偷蒐集所有與貝羅有關的消息。

  他知道自己很糟糕。

  午休時分,揚聲器發出優美曲聲,提醒各位員工可休息用餐。

  迪歐獨自到員工餐廳用餐,端著公司提供的免費餐點,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

  「妳知不知道總部派給第一代戀愛機器的電子兔被搞壞了,今天會派人回收回來。」

  身後兩位女同事正討論著跟貝羅有關的八卦,迪歐豎起耳朵仔細聆聽。

  「怎麼壞了?」

  「好像是貝羅對電子兔動了一些手腳,上頭的人對改造後的電子兔很有興趣,想順便帶回來研究研究。」

  「有什麼好研究?不就是隻電子寵物,還能改成怎樣?」

  迪歐也很好奇,電子兔能被改成怎樣。

  當天下午,寵物兔就轉到他所屬的部門了,一群人圍在兔子週遭好奇研究,迪歐跟著湊熱鬧。遠端觀察同事們測試電子兔的新功能。

  「不行啊,完全不合作。」

  「根本不知道有什麼新功能。」

  「我看只能拆開來測試了。」

  同事們苦惱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最壞的主意,就是在什麼功能都不知道的情況下,測試系統上的程式。

  電子兔睜著紅色大眼,同樣也觀察著眾人,環顧一圈視線在迪歐身上停下,眼睛眨巴眨巴瞬間一亮。

  「咦?」

  在眾人疑惑的目光下,蹦蹦跳跳來到迪歐面前,「要玩嗎?」

  電子兔親暱的舉動,讓迪歐倏地成為焦點。

  「我問你,貝羅是不是輸入了我的資料在你裡面?」迪歐蹲下身,點點兔子的腦袋。

  兔子向他撒嬌,耳朵往後垂下,轉著頭,讓迪歐摸摸它的頭。討好的舉動,擺明就是認他為主人。

  「哇嗚~好可愛!」女同事們放聲尖叫,被兔子可愛舉動萌殺了。

  「兔子,你的新功能是什麼?」迪歐單刀直入地問了。

  兔子豎起耳朵,炯炯有神的明亮大眼閃爍,「按摩跟打掃!」

  「我要按摩!」、「我我我啦!」

  一聽到兔子的新功能,同事們爭先恐後衝到兔子面前,將迪歐擠掉。

  兔子看著主人被擠開,遠離自己,變得慌慌張張,從眾人腳與腳的縫隙間竄出,引起一陣騷動,最後停在迪歐腳邊,前腳巴上迪歐的大腿,水汪汪的眼眸彷彿在訴說不要離開我。

  迪歐望著兔子,腦海裡將兔子與貝羅的臉重疊了,他離開宅邸的時候,貝羅的表情也類似這副模樣。

  迪歐伸手摸摸兔子的頭,好生安慰它。

  「我看你們別想了,這兔子只聽迪歐的話。」有同事出來說句公道話,「我說,迪歐你讓他做點什麼吧!」

  做點什麼好呢?迪歐思索一會,便說,「不然你打掃這間辦公室吧。」

  「好的!」電子兔開心應答,蹦跳到辦公室一角,在眾人疑惑目光下開始打掃。

  用自己身上的兔毛當作掃把,在地上滾來滾去,沾到地板上的灰塵黑了一圈,所有人表情從疑惑到驚訝到啼笑皆非,掃完整間白兔都變黑兔了。

  「我們辦公室也太髒了!」

  本日最中肯。

  電子兔自己鑽到垃圾桶將身上的灰塵抖了抖,恢復原本淨白毛色,奈米科技不沾染的好處。

  兔子跳回迪歐跟前,可愛眼睛望著他,渴望獎賞。

  迪歐笑了笑,電子兔越看越像貝羅,情不自禁將貝羅代入了,摸摸兔子的頭,讚賞他,「你做得很好。」

  電子兔開心得跳腳,將臉埋進迪歐褲子,用力磨蹭他。

  非常討喜。

  他很喜歡。

  事後,迪歐和其他人還是將電子兔拆了,知道添增的功能後測試起來就快速多了,將貝羅輸入的數據傳送電腦加以分析。電子兔被開了腦袋,取出微電板。

  等程式複製完成後,迪歐動了點手腳(威逼利誘)向上層申請到電子兔的使用權,將電子兔組裝回去,恢復活蹦亂跳的兔子。

  兔子回到他手上當天,迪歐迫不及待地拍下他與白兔的合照,上傳訊息給遠方的貝羅,對他說:

  『你改造後的電子兔,我很喜歡,又會按摩又會打掃非常能幹。我幫它取了個名字,叫羅比。』

  照片是迪歐親了一口剛洗完澡毛還溼答答的羅比兔,迪歐那鮮少笑容的臉正掛著大大的笑容,眼睛笑得彎彎。

  那個壞脾氣的迪歐居然笑得燦爛!

  貝羅瞪著照片,恨不得燒出個洞來。

  那個從來不肯與他親熱的迪歐,居然主動親吻羅比兔的臉頰!

  他忌妒羅比兔!

  憑什麼區區一隻功能簡單的兔子可以贏得迪歐的親吻!

  他也想在迪歐身邊!他也想要迪歐讚許他!他也想要被迪歐親吻!

  迪歐將訊息傳送後,覺得有點後悔。

  把他親羅比兔的照片傳給貝羅,會不會太刺激他了,那個貝羅對他總是不分清紅皂白的善妒又小心眼,就算已經把貝羅腦中喜歡自己的程式覆蓋掉,還是老樣子,害他幾乎以為貝羅又喜歡上自己了。

  或許貝羅的舉動只是反映出他內心所希望的,或許他是希望貝羅對他忌妒又小心眼,他希望貝羅喜歡他。

  迪歐陰沉,越想越不開心。

  羅比兔跳到他面前,兩隻前爪搭上他膝蓋,試圖安慰他,「要玩嗎?」

  迪歐笑了笑,摸摸羅比的頭,「好啊,來玩點什麼吧!」

  羅比兔會玩槌球。

  ──只會玩槌球。

  迪歐跟羅比兔玩了十三天的槌球,零勝十三敗,羅比兔以壓倒性的勝利,誘發出迪歐的好勝心,對槌球上癮,每天下班都想跟羅比兔挑一場,直到他取得勝利為止。

  這天與往常一樣,迪歐剛下班準備回家玩槌球,維修室突然發佈緊急鈴,將所有人召回部門。

  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

  迪歐跟著眾人一塊來到維修區W31,突然有了不好的預感,貝羅所屬的維修區就是W31。懷著忐忑的心情,湊到最前面,在場的維修師一看到他來紛紛讓道,讓他暢行無阻地走到最前頭。

  那些人都看著他,一付世界末日的模樣,迪歐害怕這樣的氣氛。

  躺在台上的,果真是貝羅,緊閉雙眼,動也不動,沒有運作的跡象。

  就好像死了。

  他明明知道貝羅只是機器,卻忍不住頭暈目眩,差點站不住腳。

  沒有你我要怎麼生活。

  貝羅那句感慨在迪歐腦中響起,他沒想到貝羅居然會變成這樣,忍不住一陣鼻酸。

  「迪歐,這是負責監視他的電子螳螂,所殘存影像。」同事指向一頭的螢幕,又說,「電子螳螂已被貝羅捏碎。」

  迪歐困難地疑開視線,順著對方所指的方向望去,貝羅盯著螢幕(也就是螳螂的眼睛)說了句話,沒有發出聲音。接著,螳螂的畫面刷地毀滅。

  「他說了什麼?」

  「經過電腦分析,貝羅說的是:迪歐來救我。」同事幫他解答。

  「迪歐!是不是你對他做了什麼?」經理跟通訊部的人風風火火出現,看那陣仗似乎打算跟他興師問罪。

  「通訊紀錄上顯示十三天前你曾對貝羅傳送訊息,你在那上面寫了什麼!」

  「沒寫什麼。通訊部的應該已經把內容給你看過,就只是我跟兔子的合照以及一段話而已。」

  「我們懷疑訊息裡含有暗號,你最好從實招來!」

  「你們想怎樣刑訊逼供,我都無所謂,但得在我弄醒這傢伙之後。現在給我離開維修室。」迪歐環顧眾人,指出三人,「你們留下,其他人都給我滾!現在由我負責!」

  「迪歐!你態度不要太囂張!我的位階還在你之上!」被驅趕的經理沒面子極了,惱羞成怒,對迪歐施壓。

  「那又怎樣!在這維修室裡沒有你說話的權利!」迪歐隨手開了待機的警備犬,輸入命令,將其他人驅離W31。

  留下的三名同事各各傻眼,面面相覷,深怕上頭怪罪下來,受到迪歐的連累。

  「有問題我扛,做好我們該做的事就好。」迪歐視線嚴厲一掃,讓三人不敢搭腔表示什麼。

  迪歐知道他們不爽自己,低頭做事不加以理會,反正他人際向來不佳,早習慣他人不善的眼光。

  他只想一件事,要趕快喚醒貝羅。

  你可千萬不要有事啊!迪歐對沉靜得像天使的貝羅精神喊話。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38-7c4dc6e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