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機器之貝羅的故事02 
貝羅的故事02
  第二章

  禮拜五晚上,萊茵河飯店8237號房。

  貝羅準時抵達房間,他今晚的對象馬克局促地坐在床上,戰戰兢兢地盯著他靠近。

  「你好,我是貝羅。」貝羅距離馬克一步之差停下,自我介紹。相信對方對自己應該也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但基本的禮貌還是要好好遵守。

  馬克沉默不語。

  貝羅本想靠近點,馬克猛地跳起,退到床的另一頭,「我知道你是誰!我也知道你的目的!你他媽的最好別碰我一根寒毛,不然大家吃不完兜著走!老子可不是同性戀!」

  彷彿他是什麼猛獸。貝羅舉起雙手,投降姿勢,「我不會傷害你。」

  「離我遠一點!」馬克怒吼。

  貝羅向後退一步。但馬克不滿足,一直要他退到門口。

  他們就這樣爭鋒相對,對峙整整兩個小時,直到迪歐來電,催促貝羅回家。

  貝羅萬般無奈,回到家,將過程簡單描述給迪歐。沒良心的迪歐聽聞,笑得不支倒地。

  「有什麼好笑的?」貝羅提問,滿臉疑惑。他任務失敗了,他不僅沒有愛上馬克,還把馬克嚇壞了。

  「我只是覺得總部盲眼挑人,瞎找一個異性戀要跟你『談戀愛』,實在太幽默了點。」迪歐拍案叫絕。一掃陰霾,心情大好。

  「我不懂你的幽默。」貝羅聽完原因還是不能理解,「但能博君一笑,我這次任務也算是有點收穫。我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好。」

  迪歐笑容淡去,從沙發上起身,決定逃避現實,「我先去睡了。」

  「晚安,祝好夢。」貝羅向他道聲晚安。

  迪歐覺得自己很丟臉,居然被貝羅發現他心情不好,要是被發現他還忌妒著馬克,那該怎麼辦才好。迪歐在床上翻滾,沒辦法冷靜下來。

  然而,馬克事件居然還有後續!

  隔天,總部又傳了訊息,要貝羅跟馬克下禮拜五再見一面。不知道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迪歐煩躁地敲打著桌面,周遭散發出黑色氣場。

  貝羅見狀,泡了杯熱茶,遞給迪歐。

  迪歐盯著貝羅細心幫他加糖,清楚他的喜好,要加幾塊方糖。

  「謝謝。」迪歐道聲謝。

  「不客氣。」貝羅微笑應對。坐到沙發另一旁,開口,「能問你幾件事嗎?」

  「你問。」迪歐提起茶,淺嚐幾口,心不在焉。

  「我是真的喜歡過你嗎?」貝羅詢問。

  迪歐心一驚,燙到自己舌頭。瞄一眼貝羅,又立刻移開視線,回答他,「我不知道。」不願正面回應。

  「你是我的技師,我喜不喜歡你,你怎麼會不知道?」貝羅合理質疑,「你看過我的程式,發生任何變化,你應該都知道。」

  「我不知道。」迪歐瞪他,警告他別再問下去。

  知道問不出答案,貝羅顯得垂頭喪氣。但他還有另一個問題,「就我這幾天的觀察,你是不是不希望我去找馬克?」

  被發現了。迪歐手一晃,差點打破茶杯。幸虧貝羅動作快,千鈞一髮之際接住茶

  杯。卻沒辦法鬆口氣。

  「被我說中,你心虛了。」貝羅放好茶杯。分析了迪歐的行為。

  「我沒有。」迪歐眼神一暗。丟下手中的茶碟,怒視,「我說沒有就是沒有。」不容質疑。

  「你們人類真是複雜得難以理解。」貝羅明察秋毫,迪歐擺明說謊。

  迪歐瞇眼仔細觀察貝羅,「總覺得維修後的你,性格變得強勢許多。」錯覺嗎?他在主性格程式上沒做任何更動啊。

  「我怎麼了嗎?」貝羅迎向迪歐打量的眼光,眼神清明,不含一點雜質。

  一雙漂亮的眼睛,一張漂亮的臉蛋,一副完美的軀體。

  「迪歐,我可以再問你一個問題嗎?」貝羅詢問。

  「不准。」迪歐像是感應到他的疑惑,立刻拒絕,「我去睡了。晚安。」轉頭就走,回自己房間。

  你是不是喜歡我?貝羅察覺到了,迪歐看著他而走神的涵義,卻沒能將問題說出口。

  那天之後,迪歐明顯躲著貝羅,雖同住在一屋子裡卻鮮少碰到面。本來如此,現在更加嚴重,一整天下來除了午餐時刻,迪歐沒再跨出房間過。

  迪歐早晚餐都不吃,讓貝羅相當擔心。

  第三天晚上狀況依舊,貝羅看不下去,決定採取強硬手段,要逼迪歐出來用餐。

  「迪歐,快出來吃晚餐。」貝羅用通訊器對裡頭的迪歐說話。

  「我不餓!」迪歐冷漠拒絕了,還關掉房間裡的通訊系統,打算徹底忽視對方。離開工作桌,撲到自己床上,將頭埋進枕頭裡,逃避現實,對門外敲門的貝羅視而不見。他害怕面對現在的貝羅。

  他意識到自己現在的處境很不妙,他的一舉一動似乎都被貝羅看穿,要是戳破他內心秘密的那扇窗,那麼他就得離開貝羅。他絕對不能讓這件事發生。

  沒過多久,外頭沒了動靜。

  大概是貝羅放棄叫他出去用餐,迪歐抬頭離開枕頭,望向門外,悵然若失。原來不愛他的貝羅對他的關心不過爾爾而已,他是有那麼一點失望。

  「迪歐,你晚餐都不吃,會搞壞身體的。」貝羅由外重新啟動內部的通訊系統,對他說話。

  「走開,別管我!」迪歐吼叫,心裡卻是開心。這矛盾的心情。

  貝羅又沒了聲音。

  迪歐下了床,走到門前,瞪著門,有些懊惱。教你別管我就真的不管我了嗎?

  門突然發出喀的一聲,自行開啟,他明明什麼都沒碰。是貝羅開的門,破壞了他三重防衛的電子鎖。

  「誰准你擅自開我的門?」迪歐責怪。

  「非常抱歉,但情況緊急。」貝羅道歉,逕自走進房間,站到迪歐面前。

  迪歐仰視貝羅,還想唸上幾句,忽然一陣天旋地轉,被人攔腰扛了起來,掛在貝羅肩膀。

  「貝羅!你幹什麼!放我下來!」迪歐奮力掙扎。

  「如果我是你,我不會亂動,小心掉下去。」貝羅好心提醒。

  迪歐才安分下來,趴在貝羅背上,用力揍他一拳洩憤。

  「迪歐,我是戀愛機器,不會有實質的痛感。」

  「不用你說!」迪歐咬牙切齒。

  「我是心疼你,怕你手痛。」

  迪歐愣了一會,有瞬間的感動,卻冷哼說道,「少拿你那套甜言蜜語的程式來對我,我不稀罕。」

  貝羅歪頭,運轉一遍腦中的系統,回答他,「奇怪的是,我並沒有使用那套系統。剛剛的話是我對你的肺腑之言。」

  迪歐陷入沉默,握緊拳頭,把湧上的所有情緒通通壓抑。

  貝羅小心將他放到餐桌的座位坐好,晚餐早已擺上桌,他準備的全是迪歐喜歡的食物。儘管如此,貝羅還是戰戰兢兢地觀察迪歐的反應,就怕他記著剛才的舉動,一氣之下跟食物作對。更何況迪歐是那樣的壞脾氣。

  然而,出乎意料地,迪歐拿起叉子異常溫順地一口一口吃著晚餐。

  「需不需要熱茶?我去泡熱茶來。」貝羅自顧自說話,喜孜孜地跑到廚房泡壺茶。

  等貝羅端著伯爵茶出來時,迪歐已經離開餐桌,餐桌上的餐點一掃而空,想必是迪歐趁他泡茶的時候狼吞虎嚥把東西吃完了。

  「這樣對腸胃不好。」貝羅看著桌上空盤說話。

  他到底是做了什麼,讓迪歐一點都不想看到自己呢?貝羅心裡難受,感傷的情緒本來只針對他的戀愛對象而已,迪歐是他的維修師,他不該對迪歐有這樣的情緒。

  貝羅端著茶,到迪歐房門前,對內的通訊器又被關了。面對迪歐全然拒絕,貝羅思緒停滯,像是當機一般,僵直身體獃站原地。

  他很恐懼。

  迪歐睡到中午才醒,他是被餓醒的,摸著飢腸轆轆的肚子,走出房間。一開門,與僵直身體的貝羅碰上,貝羅手上還端著一壺茶,面對他一點反應也沒有。

  照理來說,應該會有基本早上問好的舉動。

  「貝羅?」

  迪歐一喚,貝羅眨了眨眼,清醒過來,對上迪歐的視線,笑說,「早安!」臉部動作僵硬,笑得非常難看。

  機器動作遲緩是當機的徵兆,迪歐咒罵一聲混蛋,罵的是自己。

  「你跟我來。」一手抽走貝羅的托盤,一手抓住貝羅,往自己房間走。

  「迪歐?」

  不理會貝羅的疑惑,迪歐將托盤放到桌上,要貝羅到床上坐好,迪歐從櫃子裡拿出工具箱與電腦。

  「我是不是怎麼了?」貝羅好奇詢問。

  「閉嘴,別吵。」迪歐不耐煩地回應,抽出連接線,準備幫貝羅接線。

  迪歐來到貝羅面前,將貝羅半長不短的白金色頭髮撩起,找到隱藏在耳朵裡的連接孔,將連接線裝上去。

  「嗯!」貝羅發出不太舒服的聲音。

  「我跑一下你腦裡的程式。」迪歐說著,開啟電腦,與貝羅接上,立刻進行修復與除蟲程式。

  運作速度很快,貝羅眼睛隨著程式跟著高速運轉,突然停下,發出瞭然聲音,「啊啊!這裡!」

  找到出問題的地方,迪歐快速瀏覽,嘖舌一聲。貝羅體內的小零件,莫名地停住沒有正常運作,部位在脊椎與脖子連接部位。迪歐二話不說,打開貝羅頸背找出失靈的小零件,一碰到零件,差點爆粗口。

  小零件周圍覆蓋一層薄薄的冰,因為結冰凍住,所以才會出問題。

  「昨天晚上你站在我房門口多久?」迪歐壓下火氣,盡可能地心平氣和提問。

  「在你回房間之後──我泡了熱茶給你──」貝羅解釋,山雨欲來風滿樓,迪歐越是冷靜,他越是不安。

  迪歐深呼吸吐氣三次,實在忍不住怒氣,發飆大吼,「你他媽的白痴嗎?現在是什麼天氣!能讓你這樣傻站在暖氣最不強的地方一整晚嗎!我不過三天不注意你,你就搞出毛病!你是不是主機板也給凍僵了?傻了?」

  迪歐邊罵邊將零件上的冰去掉,又裝了回去。

  貝羅覺得奇怪,明明迪歐每一句都在罵他羞辱他,可他越聽越開懷,甚至控制不住嘴角,漸漸往上揚。

  「你笑什麼!?」迪歐發現貝羅不合時宜的笑容,真想爆揍幾拳,可就算真的動手痛得也只有他自己而已。

  「你關心我,我很開心。」貝羅簡單描述,笑得合不攏嘴。

  貝羅那張得意飛揚的臉,迪歐看了有氣,掐住他的嘴噘起,強迫他不能保持微笑。

  這可愛又可恨的嘴!迪歐情緒複雜,眼神一暗,放開貝羅,退開一步。迪歐嘆了口氣,自我反省,「算了,你會出問題跟我有絕大的關係,是我疏於關注你。我是個失格的維修師。」自嘲苦笑。

  「是,你是。我是戀愛機器,你應該要愛我才對。」貝羅有點挖苦的意味。

  「離開我的房間。」迪歐指著門外,握緊拳頭,微微發抖。

  貝羅笑容一垮,望向迪歐,分析他的情緒波動。最終他還是不懂人類,說翻臉就翻臉,毫無跡象可循。貝羅從床上站起,拔掉耳中的連接線,離開迪歐的房間。

  在闔上門的瞬間,忍不住從門縫多看迪歐幾眼,迪歐始終背對。

  他是戀愛機器,本應該要被愛才對!貝羅懊惱,又獃站在迪歐門口,瞪著那扇隔絕兩人的門。

  仔細想想,沒道理讓身為維修師的迪歐喜歡自己,要真是喜歡上麻煩才大,回想起過去那些公器私用的維修師,不都是因為喜歡他而忘了自我本分、迷失自己。

  迪歐跟他們不一樣。貝羅雖然明白箇中道理,卻無法釋懷。

  難道說,他心裡很期望迪歐喜歡自己?

  為什麼呢?他不懂。

  總覺得自己也變得跟人類一樣複雜了。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36-35b7c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