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多人合本『 XXXL 』 
作者: 羽大娘、林佩、怪盜紅、希諾惟

封面: Valleyhu
插畫: Valleyhu、深草

頁數: P、A5
價格: 350元

文案:
羽大娘:永字八法
林佩:大玉兒
希諾惟


怪盜紅斗蓬:粉紅戰士小田田
田東東東強東東東強東東東強東強強強變身了!!
變成解決所有因戀愛變成魔物的粉紅戰士,
到底田東強到底有怎樣的遭遇?
讓我們看下去~

*********************************


一、粉紅色是戀愛的象徵

  小學三四年級的時候,每個禮拜六下午三點*台電視準時撥出的假面超人,是田東強最愛看的節目。

  那時候他家電視壞了,爸媽又忙,老是不叫人修理、也不買新的電視機,他只好到附近同學家裡去看。

  假面超人裡頭,肯定會有五個人,紅戰士、黃戰士、綠戰士、藍戰士跟粉紅戰士,其中粉紅戰士一定女性,而且還是全隊最美的那個!

  他最喜歡粉紅戰士!

  現在問題來了。

  他好像被外星人綁架──在他眼前有位素未謀面的金髮青年,說了很多魔物當道,地球缺乏正義和平與愛,諸如此類的話語。最後斬釘截鐵的指著他說:

  「地球全靠你了!粉紅戰士!粉紅色是戀愛的象徵!」

  然後他就醒了。(惡搞LEVEL E)

  然後,他無名指上多出了一只戒指,戒指上頭鑲著粉紅色的鑽石,在床頭邊多了一張單薄的使用說明書……問題是,說明書上除了標題是中文,其他小字寫的不知道是哪裡來的語言,他根本看不懂啊!

  拔不掉的戒指、奇怪語言的說明書,好像一覺睡醒整個世界都變了!

  田東強打了個呵欠,他決定找人商量!

  離他家最近,近得僅一個巷口距離的,就是裴哲瑄他家。

  裴哲瑄是他鐵一般的哥兒們,他們之間無話不談、無堅不摧。

  裴哲瑄家裡有錢,家教甚嚴,他家的人讓他又補鋼琴又補英文,他幾乎沒有什麼休閒時間。小時候,為了陪田東強看假面超人,裴哲瑄還刻意將補習時間後延,他本身對假面超人沒啥太大的興趣。田東強來他家看電視的時候,他大部份時間都在看自己的書。

  田東強按下門鈴,出乎意料之外,居然是裴媽媽來應的門,一般都是傭人陳嫂幫他開門,他對裴媽媽點頭致意,「裴媽媽好。」

  「田田啊,找哲瑄是不是?你先進來吧。」

  「喔,好。」田東強乖巧地走了進去,偷偷多看一眼裴媽媽,總覺得臉色不佳。越過客廳意外發現,裴父也在,說了句叔叔好。

  氣氛真的很怪!

  田東強一進他房間,就問,「你爸媽怎麼了?」

  正在床上看書的裴哲瑄,頭也沒抬,就說,「我爸在國外養情婦的事被我媽知道了。」

  田東強倒抽口氣,虧裴哲瑄說得這麼事不關己。

  轉念一想,別人的家務事他管不來,況且他現在泥菩薩過江都自身難保了。

  「裴哲瑄!你看!」田東強把手上的戒指秀給他看,拍開裴哲瑄面前的書。

  裴哲瑄總算有反應,抓住他的手,眉頭都皺起,「你哪來的戒指!?」

  「好問題啊!我也不知道是打哪來的!而且還拔不掉!」田東強將說明書疊上,「你看得懂嗎?」

  說明書上就畫著他手上戴的戒指,顯而易見的是戒指的說明書。

  哪樣的戒指還會附贈說明書的!

  還有那個奇怪的夢境!

  一整個蹊蹺啊!

  「這是哪國的語言啊?」裴哲瑄直說,他從來沒見過。

  「又是一個好問題!」田東強用力點頭,他也從沒見過!

  「我幫你掃上網路,問問其他人。」

  「好。全靠你了!」

  田東強見裴哲瑄說要幫他卻動也不動直盯著他手上戒指,推了他一把,沒好氣地說,「看什麼?還不快去幫我?」

  裴哲瑄沉聲,說道,「嗯,我在想用肥皂能不能拔掉你手上的戒指。」看了很刺眼,偏偏還戴在無名指上。

  「別提了,能試的我都試過了──」田東強欲哭無淚。

  裴哲瑄還想說些什麼,樓下傳來玻璃碎裂的巨大聲響。兩人互看一眼,默契十足,往外頭走去,探看狀況。

  「你每次去出差都是去找那個女人是不是?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說啊!你不要不說話!不要以為你不說話事情就能過去!我今天跟你沒完沒了!」

  裴媽媽歇斯底里的吼叫,把很多東西給砸了,往裴父的方向丟。

  「妳冷靜點,家裡還有客人。」

  裴父相對冷靜,態度平淡過頭了,跟事不關己的模樣,這點倒是跟裴哲瑄十分相似。虎父無犬子,果然是父子。

  田東強有些感觸。

  「那又怎樣!你還怕被人知道啊?你跟那個女人在國外,連房子都買了,你怎麼就不怕人知道了!」

  裴媽媽又哭又叫,崩潰至極。

  情況突然變得不對勁,裴媽媽激動得趴到地上,裴父被她突然的舉動嚇著,正想上前探看怎麼回事。裴媽媽忽然開始邊蠕動邊嘔吐,吐出長長圓柱狀像蟲一般的生物,最後裴媽媽整個人皮都螁去變成蟲。

  安妮威!

  難道他是整棟房子唯一想尖叫的人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田田!你的戒指在發光!」

  媽的!不要叫我田田!

  田東強想瞪他一眼,但眼前強光一閃,莫名其妙地他衣服變重了!

  著裝!

  粉紅戰士!登場!

  「這什麼跟什麼啊!?」田東強發現自己居然穿著電視上才會有的假面超人粉紅色的戰鬥衣,吃驚不已,看著自己粉紅與白色相間的手套與身上整套服裝,不由分說連頭盔都有!重點是為什麼他的套裝是女生版!還有裙子!類似跟女生的連身泳衣那樣!

  「對抗由愛生恨的戀愛魔物,象徵愛與正義的粉紅戰士會在魔物出現後自動變身。」裴哲瑄平板聲調念著說明書上自動轉變成中文的異文字。

  「變身後能幹嘛啊?別告訴我,我得去對付你媽!」田東強指向遠的蟲型裴媽媽,媽呀,裴媽媽快要把裴父吃掉啦!

  「粉紅戰士可對戀愛魔物發動戀愛光波攻擊,只要發狂的魔物回想起相愛的種種,就能恢復原本模樣。」

  「說的容易,你是要我怎麼發動攻擊啊?」

  「他在補助說明裡,我找一下。」裴哲瑄在說明書角落找到補助說明,「對準魔物正面,雙手比出愛心,喊出咒語戀愛光波就能發動。」

  「這到底是什麼跟什麼啊!」頭盔底下的田東強整張臉都皺在一起,嫌惡到不行。

  裴哲瑄正色,抓住田東強的雙手,一臉誠懇拜託,「我爸媽的性命就交給你了!」

  「不要隨便交給我啊!」

  「拜託你了!再不快點就來不及了!」

  眼看裴父半個身體都被吞進蟲子身體,粉紅戰士田東強也只能硬這頭皮上了!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田東強衝到巨蟲面前,邊慘叫邊把動作做足,最後大喊:「戀愛光波!」

  像動畫一般,一股熱氣從他手掌發出,粉紅色的愛心光亮直擊巨蟲,整個壟罩裴父與她。

  LOVE!

  喔,殺死他吧!

  如果沒有這頭上的頭盔,他真的很想馬上撞牆去死!

  裴媽媽恢復原來的模樣,不僅如此,還跟原本半含在嘴裡的裴父互相接吻,對與站在他們面前的粉紅戰士視若無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平時淡定得詭異非常人的朋友,在一旁捧腹半膝跪下竊笑不已。

  「你夠了啦!」田東強苦著一張臉,隔著頭盔對方也看不見。

  「我爸媽好像要在客廳做起來了,你──噗!你的戀愛光波太強了,走走,我們到樓上去。」裴哲瑄拉著人往樓上自己房間走。

  途中,伴隨著低低的笑聲,裴哲瑄說了句,「你的能力──好下流啊。」

  「他媽的,你也太冷靜了點!是說我這身裝扮,是要怎麼脫下來啊?」長袖連身帶裙泳衣,媽的,到底是怎麼穿上去的!

  「喔,關於這點,說明書上有寫。回我房間再說!」裴哲瑄賣了個關子。

  回房間就回房間,田東強不懂為什麼裴哲瑄還把他帶到床上,向他逼近──他對道到床頭頂端,頭都靠在牆壁上了,雙手推著裴哲瑄的肩膀避免他繼續靠近。

  「我說!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你在幹嘛?」

  「我?」

  裴哲瑄對上田東強的視線,眼睛眨也不眨。

  「我想抱你。」

  田東強眼睛瞪得圓了,還想自己是不是出現幻聽了。

  「你想抱誰?」

  「你。」

  「你幹嘛抱我啊!」田東強整個人宛如驚弓之鳥,繃緊了神經。

  「吶,說明書上說,粉紅戰士卸除裝備必要條件:一定要跟真心相愛的人結合。」裴哲瑄將說明書遞給他看。

  田東強還沒看仔細,裴哲瑄就把說明書往後丟,就要湊了過來。

  「喂!快住手啊!」

  「啊!我懂了!」裴哲瑄恍然大悟,「是因為那個吧?」

  哪個啊?田東強一頭霧水。眼看裴哲瑄退了點距離,始終一號表情,深深看著他,讓他有點毛骨悚然。

  「田田,我喜歡你。」

  喔!如果是少女漫畫的話,現在就已經開滿花了吧!

  「不是這樣的吧!我是男的耶!我是你哥兒們耶!」

  「我不想把你當哥兒們,我一直都很喜歡你。」

  唔!

  裴哲瑄真的抱住他了,很用力,抱得死緊,他幾乎快不能呼吸的擁抱。

  奇怪的是,被這樣擁抱住,他覺得心臟好像要融化了,一股熱流湧上。

  「嘿,你的頭盔消失了──」

  田東強摸摸自己的臉,頭盔還真的消失了。

  「這樣我就可以親吻你了。」

  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裴哲瑄吻個正著。

  「你幹嘛──快-住手──」理智上田東強知道自己應該用力推開他,然後狠狠揍他一頓,但是身體卻不能控制,反而抱住裴哲瑄。

  可惡,可惡!裴哲瑄吻得過火,頻頻發嘖嘖的情色聲音,太丟臉了!

  裴哲瑄的手伸到裙底下拉開縫隙,鑽進三角部位握住他脆弱的分身,揉捏起來,手段相當情色。

  「你!──啊!」田東強激動得整個人弓起。

  奇怪奇怪!只是被握住而已怎麼會這麼有感覺!

  「咦?你好快──是不是早──」

  「哇啊啊啊!不准說!」田東強激烈扭動,整張臉紅透,抓住裴哲瑄頭髮禁止說出那句話!

  嬌艷欲滴、泫然欲泣──

  在裴哲瑄眼中,田東強就是這樣。湊向前,又親了田田嘴巴,說話,「不說就不說。」

  空氣中都是精液的腥臭味。

  「喏,我可以繼續嗎?」

  裴哲瑄刻意在他耳邊說話,噴灑在他耳邊的熱氣,像是搔癢一般。嘴上這麼詢問,手指卻已經插入他體內了,不斷往裡頭擠進。

  「不可以!」田東強拒絕得有氣無力,腰都軟了,被手指插入時不痛不疼,反倒異常舒爽,好像他很想要似的。

  「可是不做的話,你就得一直穿這粉紅戰士的服裝,這樣也無所謂嗎?」

  「無所謂──」才怪!他這樣跟變態沒兩樣!

  裴哲瑄愣了一會,打量田東強倔強的模樣,抽出手指、身體退開,雙手舉起,爽快說道,「好,我不做了。田田不想,那我就不做。我不想勉強我最愛的田田。」

  「就說不要叫我田田了──」

  一個躺在床上,一個正座一旁,田東強狼狽不堪,倒著不敢輕舉妄動,惡狠狠地瞪著眼前突然裝乖的面癱色狼。

  他的肛門一開一合,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空虛感。

  他是想要的。

  但是他不願意承認。

  他要把這一切怪罪到那詭異又變態的粉紅戰士的關係。

  氣氛一直尷尬,都沒有人說話。

  「你倒是說句話啊。」田東強受不了地打破沉默。

  「我喜歡你,從很久以前就一直喜歡你了。」

  一開口就說這個,田東強看向裴哲瑄,態度不像是開玩笑,本來還想吐嘲幾句的話都說不出口了。

  「田田,你也是喜歡我的。」

  「才沒有!」田東強是立刻否認。

  「與其跟朋友出去玩,你寧願待在我家,跟我混一起。我們明明各自做自己的事,你卻還是經常跑來。」

  「那是從小時候就培養出來的習慣……」

  「每次女生跑來跟我說話,你就會鬧彆扭,講一些難聽的話,不是羞辱我,就是羞辱那個女生。你不喜歡我跟女生太接近不是嗎?」

  「我那只是鬧著玩的……」

  「你把隔壁班女生交給我的情書給撕了,還跟我冷戰了一個禮拜。」

  「哼。」這麼說來,他們原本還在冷戰期間。

  回想起來他還是有點生氣的!

  「田田,我拿你沒輒了。」

  什麼意思啊。

  田東強始終瞪著他,裴哲瑄又退了點,索性下了床,站在一旁對他說話。

  「你要是不肯承認,我也不想逼你。我去找剪刀來。」

  說完就離開房間。

  田東強一個人對著空房間,乾瞪眼生悶氣,鬱悶得不行,一口氣又無處可發。

  沒多久,裴哲瑄拿著剪刀回來,陽光透過窗灑在金邊大剪刀上閃著銳利光輝,專門用來剪布的剪刀。

  裴哲瑄不發一語,坐到床邊,掀起他的群擺,拉著開高衩的彈性布,讓冰冷的剪刀穿了進來試圖剪開。

  剪刀一剪,發出銳利切合聲音。

  大撲空!

  「剪不開。」

  剪刀放下,裴哲瑄回頭就找他往後丟的說明書,撿起稍微掃了一眼。

  「粉紅戰士服裝材質特殊、彈性十足、無堅不摧,可防各種魔物攻擊。」

  裴哲瑄唸完,一室靜默。

  粉紅戰士真的是太下流了!

  田東強坐起身,與裴哲瑄對看許久,雙雙無語。

  眼看天都要黑了。

  「裴哲瑄,你還想不想做啊?」

  「想啊。但你又不肯承認你喜歡我。」

  田東強內心掙扎很久,才說,「我大概、可能、或許──是有那麼點喜歡你的。」

  用了很多不確定的詞語,拐彎抹角地承認了。

  裴哲瑄理所當然,面不改色,連驚喜的表情都沒有。

  「所以快點幫我解除粉紅戰士的狀態啦!你到底是要我丟臉到什麼地步啦!」恥度百分百,田東強都不敢正面看他了。

  裴哲瑄靠近他,捧著田東強的臉,欣賞田田羞極彆扭的臉,然後重重吻了上去。

  「那我就不客氣了。」

  田東強被這麼一親,身體都軟了,酥酥麻麻的,很隨性地將身體完全交給對方處置,裴哲瑄的技巧很好、太好了,好到讓他有點生氣。

  迷迷糊糊中,他想起了一件很久很久以前的往事。

  他記得中學時候,有一次跟班上一夥人去游泳,一開始都玩得好好的,然後裴哲瑄不知道發了什麼神經,突然說不游了,起身離開水池,風風火火地往更衣室去。

  池子裡被丟下的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的,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這群人當中就他跟裴哲瑄的感情最好,大夥就推派他去看看情況。

  記憶到這裡就中斷了。

  然後呢,然後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為什麼他會在H途中想起這件事?人的大腦實在有夠莫名其妙的。

  答案很快揭曉。

  伴隨著裴哲瑄將兇器頂進他身體裡面,他瞬間一個機靈,記起了他遺漏的那段!

  他媽的!是裴哲瑄坐在馬桶擼管子的畫面!

  裴哲瑄的那話兒之大,又黑又粗又長,壯大起來大概是他自己的四五倍!

  比他爸的還可怕!

  當時裴哲瑄才小學六年級,長得白白淨淨、秀秀氣氣的一張小少爺的臉,卻有怵目驚心的分量。反差太大,嚇得他都忘了這件事,只知道他從此再也不願跟裴哲瑄游泳。

  天吶!天吶!

  那個恐怖的玩意居然進入到他的體內了!

  「對不起,我知道我的有點大,你忍著點。」裴哲瑄輕柔地撫摸。

  怎麼忍啊!老兄,五年過去,你的東西可比種馬!

  田東強欲哭無淚。

  不幸中的大幸(?),粉紅戰士的魔力退去,卸下粉紅戰士的制服,他終於恢復赤身裸體。

  可惡魔力沒了,他身體好痛!好痛!好痛啊!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29-faccb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