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雙人合志]00:00 
0 -2


文案:

他快要死了。
安迪有超能力,可以穿越時空。
在他知道自己死期那天,痛下決心要跟喜歡好久好久的泰特告白。
他去找泰特,泰特脫了上衣,露出他健美的好身材,並不是刻意鍛鍊出來的肌肉,而是長期做粗重活而練成的肌肉,自然且好看。
喔,他硬了。

好喜歡、好喜歡你,而你也喜歡我,我真的好幸運。
可是我……沒有時間了。

**********************
  愛在倒數計時

  01

  安迪十歲的時候被外星人綁架過,地點發生在泰特家的玉米田。他不知道外星人對他做了什麼,等他醒來回到地球時,他發現自己有了穿越時空的能力。

  雖然這能力時靈時不靈。

  有時候他一覺睡醒,突然間就回到三年前的某一天,也可能飛到未來的哪天。

  安迪在十六歲生日這天,他又穿越了。

  他穿越到四年後的三月七號,也就是二零零九年三月七號,早上八點半,當時的他正騎著腳踏車,在鄉野小路奔馳,爬過一個上坡,就要下坡,路上忽然出現一頭乳牛,他煞車不及,直接撞上乳牛。他被健壯乳牛撞得飛身騰空,身體飛躍過乳牛,母牛明明被撞卻安然無視的模樣。

  安迪在飛騰的那一瞬間還想,『天吶,這頭牛真壯!』

  然後他頭部落地,摔得當場昏迷過去。

  接著他沒有意識了。

  安迪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每次穿越逗留的時間不定,他在黑暗中近乎沒有意識,或許他正昏迷不醒。安迪在黑暗意識中,感到恐怖恐懼。

  好像他死了。

  然後他突然沒了呼吸。

  安迪回到自己原來的時空,臉色實在好不起來。

  他緩過神來回想剛才的穿越遭遇,他想明白了,當時的他大概是……死了。

  外星人送給他的十六歲生日禮物,竟然是讓他知道自己的死期。

  有夠殘酷。

  安迪吹了聲口哨,起身刷牙梳洗。他在鏡子前看見自己,像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別哭,我現在還活著呢!我得及時行樂。」

  他給自己加油打氣,說服自己開心。

  他就好像死過又復活的人,看世間萬物都是美好的,烤焦的鬆餅很好,快過期的果汁有點點怪味道也很好,他一直在笑。

  「你笑什麼?」安迪的媽媽將他那杯果汁拿去倒掉,「沒果汁喝了還笑。」

  「媽,我愛妳。」

  「我也愛你。」媽媽漫不經心回應。

  他們平時就常說這句,安迪的母親有了免疫力,安迪卻是打從心底跟母親告白,不像以前那樣隨口說說。安迪笑看媽媽倒果汁的身影,起身,親他媽媽臉頰一口,對她說,「媽,我出去一下!」

  「去哪?」

  「我要去泰特家玩!」

  「晚餐回來吃嗎?」

  「要的!我應該很快就回來!」安迪抓了外套,往外走。他沒敢騎腳踏車,步行走到泰特家。

  他們這小鄉村別的沒有就是地大,家家戶戶離得特別遠,他這一走得穿過一大片玉米田,走了將近二十分鐘,他才抵達目的地。

  二十分鐘,他有這麼長的時間可以反悔他現在想做的事,但是他沒有反悔,反而越走越堅決。

  反正他都要死了,在死之前,如果他不跟泰特告白,他會死不瞑目的。

  他想。

  安迪緊張得發抖,這比期末上台報告還要讓他緊張許多。他在泰特家玉米田旁的小倉庫找到泰特,他停下腳步,遠遠望著他。

  大概是熱,泰特脫了上衣,露出他健美的好身材,並不是刻意鍛鍊出來的肌肉,而是長期做粗重活而練成的肌肉,自然且好看。

  安迪作為一個天生的同性戀,又喜歡泰特,看著對方裸露的身體,忍不住硬了,褲襠撐起小山丘。安迪覺得羞恥,彎下腰,想掩飾什麼,他退了幾步,利用玉米田躲起來,免得被泰特發現。

  他試圖緩過情緒,想著女人的裸體,因為沒興趣,所以漸漸消退情慾。

  呼,幸好他沒喊泰特。要是他硬著下體跟人告白,這也太意圖明顯了,猥瑣又丟臉,他得克制點。

  不過他沒自信看見泰特裸體還能保持冷靜。

  安迪坐在地上,喪氣不已。

  難道說他的告白還沒開始進行就要壯烈犧牲了嗎?

  「安迪?你在這裡幹嘛?」

  沒等安迪緩和過來,泰特先找到他,跟他搭話。

  安迪一驚,整個人曲膝向前,低著頭,將臉埋在膝蓋上。

  糟糕,光是聽聲音他就有股酥麻感在體內亂竄,再回想起剛才泰勒的裸身,他好像又要……

  「你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沒,沒事。」安迪否認,心虛得不敢面對泰特,「你、你你先去忙,讓我在地上坐一會。」

  安迪試圖支使他離開一陣,先等他冷靜冷靜。

  「你要坐多久?」

  「再一會、一下下就好!」

  「我待會要灑農藥了,你不能待在這裡。」

  安迪聽他語氣不耐,他也很無奈,微微抬頭望向泰特,還想他是不是生他的氣了,卻發現泰特正對他笑著,一點脾氣都沒有發。而且上衣已經穿上,好、好令人失望。

  不、不,應該說好險好險。

  「終於看我了。」

  安迪覺得糾結,他實在太喜歡泰特了,以至於對方說什麼他都覺得萬般甜蜜,害他臉紅一下,魂就飛了,差點忘了自己來這裡的目的。

  他必須告訴泰特,他喜歡他。

  必須告訴他!

  「泰特……我……」安迪欲言又止。

  泰特耐心等他說話,帶著好笑與有趣的目光。

  「待會你灑農藥,我能坐在飛機後座嗎?」

  「行,但我駕照才考半年,飛行次數不過五六次而已。你不怕的話,就上來吧。」泰特笑說,提醒他一句。

  安迪不怕,因為他知道他以後是被乳牛撞死,不是坐飛機死的。嗯……,坐飛機死好像比被乳牛撞死威武多了,前者聽起來好像很壯烈,後者實在太滑稽了。

  「你別坐在地上,快點起來。」泰特脫掉麻布手套,向他伸出手。

  安迪猶豫片刻,終於伸手,搭上泰特的手,讓他將自己拉起。安迪低著頭,再三確認自己的小帳棚塌下,才對泰特露出笑容。

  「小孩子。」泰特看見他笑,忍不住也笑,出手摸亂他的頭髮。

  安迪一頭棕黃頭髮被揉得亂七八糟,他假裝生氣,拍開泰特,心裡其實很高興他們之間這麼親暱。

  「我才不是小孩!我十六歲,你十九歲,我們才差三歲!」

  「三歲的差距可大了,我已經考到各種駕照,你還不行。明年我還能喝酒了。」泰特笑說,又揉一次他的頭,「乖,聽話,把自己打理好,我可不想載個滿屁股泥土的人上飛機。飛機清掃很不方便的。」

  安迪拍拍自己的褲子,確實都是泥土,心裡鬧著彆扭,卻又開心,這是泰特第二次碰他。

  「走吧。」泰特催促他,走在前頭,頭也不回。

  安迪正好趁機肆無忌憚地看他,泰特連背影都充滿力量感,還有那充滿彈性的屁股,他像個花痴一樣,無法克制自己打量的目光。

  好喜歡,好喜歡他。

  泰特帶他坐上飛機,教他繫好安全帶,很快升空,帶他翱翔。

  攀升時候,安迪覺得異常緊張,心臟快跳出來,他必須告訴他。

  他必須現在馬上立刻告訴他!

  就在他們飛到至高點,泰特準備噴灑農藥,安迪總算突破心防,對泰特告白。

  「泰特!我有話要告訴你!」

  「請說。」泰特漫不經心回應,看看自家農田的情況,準備豪邁噴灑。

  「我!我喜歡你!請你跟我交往!」安迪大喊出聲,不這樣大聲喊話,他會說不出口,他必須戰勝畏縮的自己。

  「該死!」泰特幾乎是同時咒罵,他一個不小心把農藥全灑下,趕緊放手,關閉閘門,剩餘農藥含量只殘存百分之二十。他看向農藥落下方位,至少集中在玉米田中央,還不算太虧。

  安迪在泰特罵完那句該死之後,他安靜下來,本來跟飛機升空一樣的激情情緒,通通沉澱下來。

  他懊悔不已,如果時間到流,如果他外星人給他的超能力,能讓他再次穿越時空回到過去,他肯定要告訴自己千萬別做傻事。就算蝴蝶效應會造成世界毀滅,他也要阻止他自己。

  安迪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等到泰特灑完剩餘的農藥,滑行降落倉庫前的大片空地。飛機引擎停下,一切安靜下來。

  泰特下飛機,發現安迪低頭沒動作,又回去找他,踩上階梯,直盯著他看。

  安迪垂頭喪氣,全身散發出失敗者的黑色氣息。

  「安迪,你怎麼了?飛機都著陸了,你還不下來?」泰特問他,十六歲的安迪纖瘦的體型,乍看之下脆弱得可以,他想了一會,又問,「是不是暈機了?」

  「才不是……」安迪終於說話,哀哀怨怨抬頭,他望向泰特,憂鬱說道,「我剛才跟你告白,你不是拒絕我了嗎?爲什麼你還能這樣若無其事的關心我?」

  「我什麼時候拒絕你了?」泰特覺得哀怨的安迪異常可愛,出手捏捏他的臉頰,直到那一陣青一陣白的臉色被他捏得紅潤起來,他才滿足放手。

  安迪一時間反應不過來,傻呼呼地任由自己的臉頰被摧殘,茫然地反問他,「不是拒絕我,那、那是答應了嗎?」

  「嗯……」泰特發出單音且拉得長,把人心都吊起。

  短短幾秒鐘的時間,安迪從失望到希望,再從希望到絕望。

  肯定不行了。

  就算他被泰特這樣鬧著玩,他也無法討厭他。

  這樣吊人胃口,太殺千刀了。

  安迪怨忿瞪他一眼,用眼神傳達是死是活請給個痛快。

  對方瞪人模樣太過可愛,泰特是有點情不自禁,伸手撫順他的髮稍,低聲呢喃,說給他聽,又像是說給自己聽,「你總是用欲求不滿的目光盯著我,我不是遲鈍的人,多少能察覺得到你的心思。我以為你不會說,我也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安迪有被發現的窘境,但又生氣,對方明明知道卻還想裝傻。

  「反正我是說了,不管怎樣你總得給我一刀。」安迪嘟嚷,本來已是泫然欲泣,一想到自己要被人再一次正面拒絕,他現在真的想哭。

  「別哭,你一哭又要上氣不接下氣了。」泰特語氣哄小孩似的,輕聲細語又溫柔。

  「你別拒絕,我就不哭。」

  因為對方哄人似的口吻,安迪自然而然耍賴,含淚怨懟。

  泰特必須答應,不然他會傷心。

  泰特嘆了口氣,百般無奈地回應,「好好,你想怎樣都好。你別哭,先下來好嗎?」

  「你是不是騙我?」安迪不信對方這麼好說話,對他充滿戒心。

  「不騙你,你快下來。」泰特說得信誓旦旦。

  安迪半信半疑,還是不肯動作,泰特探身,越過他的身體,幫他將安全帶解開,又催促他下飛機。

  安迪不動,兩人乾瞪眼,彼此對視著。

  「還不聽話?」泰特皺眉,他開始困擾了。

  安迪無措,他不想泰特討厭他,但又很想要泰特能說點什麼或是做點什麼來證明他不是說說而已。

  安迪情急之下,向他提議,「你吻我,我就相信你是真心!」

  語畢,作為提議者的安迪臉色竄紅,眼神閃爍,內心慌亂好一陣子之後,又重新對上泰特的視線。

  他以為泰特會覺得噁心,可能露出嫌惡表情,然後他必須死心。但泰特並不如預期露出任何厭惡情緒,他始終笑著,帶笑的眼睛微微彎起,帶點愉快、帶點壞心,盈盈笑意直望進他的眼眸。

  泰特開口,「只是一個吻就能證明嗎?」

  「如果能更深入的話……我絕對舉雙手雙腳贊同……」安迪說著說著,既不好意思又期待,眼神特亮看向他。

  泰特笑得更深,只怕安迪還不曉得他自己所說的更深入代表什麼涵義,被安迪用這種亮堂堂的眼神望著,還有誰能拒絕少年這般蠱惑。

  「你湊過來一點。」泰特嗓音低啞,命令他。

  安迪聽話,身體前傾,湊向泰特。

  眼看泰特越來越靠近自己,直到彼此嘴唇相碰,安迪反應過來,泰特是要親吻他,卻只是蜻蜓點水的吻,不,連吻都算不上。

  泰特稍稍退開,觀察他。

  安迪明顯不滿意,皺起眉頭,剛要開口抱怨,他的手臂被抓住了。泰特再度湊過來,一反剛才輕柔碰觸,充滿侵略性的吻他,靈活的舌竄入他口中,胡亂攪亂一通,舔過他的口腔。

  安迪有種酥痲感,從腳底傳上腦部,再傳達到下腹。

  他被吻得七葷八素,彼此的唾液互相傳遞,安迪沒和人接吻過,笨拙地承受他們兩人的唾液,控制不住那些口水就要流出嘴巴,他猛地一吸,連同泰特的舌頭都被他吸住。

  泰特呻吟一聲,隨後笑出聲來。

  安迪知道自己吻技太笨拙,靦腆不語,擦擦嘴巴,真是滿嘴口水,羞恥得說不出話。

  「行了嗎?滿意嗎?需要我抱你下來嗎?」泰特在他耳邊說話。

  安迪又是點頭,又是搖頭,自我混亂好一會,最後說話,「我、我能自己下來。你先下去,我、我就下去。」

  安迪紅著臉,連耳根都紅了。

  泰特一度盯著他的耳朵閃神,他想咬咬看安迪紅得通透的耳朵,想聽安迪在耳朵被咬時候發出的呻吟聲。

  安迪低著頭,所以沒注意到泰特的情慾,待他抬頭,泰特已經收回情緒,一手掌壓下,揉亂安迪頭髮,接著下到地面去。安迪慢了半拍才有動作,跟著離開飛機後座,步下階梯。

  他的心情飄飄然,沒有腳踏實地的實感,泰特在前方等他,給他一個微笑,跟平時沒兩樣。泰特的態度太過稀鬆平常了,安迪又開始疑惑,不安起來。

  他到底是哄騙我下飛機,還是真明白我想跟他交往呢?安迪緊皺眉頭,一臉憂鬱。

  「怎麼了?」

  安迪猶豫片刻,坦白,「我還是不太能相信,我們算是正式交往了嗎?」

  「安迪,你跟我告白了?」

  「是的。」

  「我答應你了。」

  「唔……,是的。」安迪吞吞吐吐,最後還是回答,偷看泰特神情,怕他反悔糾正他。不過他想太多了,泰特表情沒什麼變化。

  「我們接吻了?」

  「嗯、嗯,接吻了……」安迪回想起來,身體又熱起來,害臊一會,對泰特露出甜蜜呆傻的笑,重複說道,「我們接吻了。」

  「所以你還有什麼疑問?」泰特笑問他。

  他就像夏日裡的烈陽,陽光灼熱,奪目迷人。

  安迪停頓許久,回味過來,明白他的意思,心裡直樂,心花開。

  他們是真的開始交往了。

  天,順利得令人不敢置信。安迪感動至極,忍不住想黏著泰特,他好像回到年少時光,那時候泰特還沒接手農務,有很多時間陪他玩,他總是每天都獨自穿越玉米田來泰特家找他。

  「泰特、泰特!」

  「怎麼了?」泰特問他,語氣滿是縱容。

  「我好喜歡你!」

  泰特只笑,沒回應他,撫摸他的頭髮。

  即便如此,安迪依舊覺得甜蜜。

  「泰特,我能親吻你嗎?」

  「好啊。」泰特一口答應,表現得逆來順受。

  安迪決定忽視泰特像在對待小孩子般的態度,他走到泰特面前,很緊張,感覺手心冒汗,他擦擦褲子,把手汗擦去,然後雙手捧住泰特的臉,可恨的身高差,讓他不得不墊起腳尖,他用神聖異常的心態去親吻泰特。

  一個簡單的吻,多虧泰特的配合,讓他能順利與他的舌頭交纏。

  他真是想得太久了,所以只需一個簡單吻他就能得到極大的滿足,讓他感動得想哭。

  安迪哭了,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

  「就跟你說別哭了,你會喘不過氣的。」

  泰特無奈語氣中充滿寵溺,單手攬安迪的腰支撐他不倒下,單手摩娑安迪落下的眼淚。他親了安迪臉頰一口,滿心疼惜他。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jujuchang.blog126.fc2.com/tb.php/327-db8c4b45